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嬸不肯乖乖坐月子

文/鄭宗弦

坐月子是產後調理身體的好時機,只是30天不能洗澡洗頭跟外出對現代人來說比較辛苦。示意圖。(圖/Shutterstock)
人氣: 539
【字號】    
   標籤: tags:

我小時候,不過就是六年前,由於本人長得非常可愛,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膨膨的兩腮,因此常常成為親友們爭相邀請的婚禮嘉賓─花童。當花童很簡單,不必笑口常開,也不要求迷人的姿勢,只要不哭不鬧,乖乖的給人化妝,穿上小禮服,聽從指揮,就可以賺到「大紅包」。

聽從什麼指揮呢?非常簡單喔!提提花籃啦!拉起新娘禮服的長尾白紗,跟在後頭走啦!站好給人照相啦!

還有一種,不必打扮成花童也能賺「大紅包」的方法,那就是新娘禮車駕到時,手捧一盤柑橘到車門前,給剛下車的新娘子摸一下就行了,任務超級輕鬆。

只可惜這麼「好康」的打工機會,在五嬸的大兒子,也就是我的大堂弟「鄭有和」三歲之後,就全都給他奪走了。

記得五嬸嫁來那一天,禮車門打開時,就是我「捧柑仔」去給她摸的。我賺到一個一千塊的「大紅包」,然後紅包瞬間轉進我媽手裡,我成了過路財神。

不過這不影響我快樂的心情,在等待喜宴的同時,我邊吃著「孔雀捲心餅」邊去找新娘子。因為在「捧柑仔」的時候,我近距離的看了她,覺得她很漂亮。

我偷偷潛進新娘房,看見一尊美麗的大理石雕像。其實那是我的五嬸,一襲雪白婚紗的她,孤單的坐在梳妝台前面。

「你好漂亮。」我很真誠的拿起一顆餅乾,又說:「請你吃。」

「啊!你好可愛,你是誰?」她親切的問。「你幾歲?」

「我是鄭有禮,今年六歲。」

「有禮呀!你好乖,可是新娘在入席前不能吃東西,你吃就好了。」

然後她又問我是誰的孩子,有沒有讀幼稚園……等等。就在一問一答中,我把餅乾吃完了,胃也撐滿了,後來吃酒席的時候,只想喝汽水。

就因為這樣,五嬸對我印象深刻,特別疼我。在大醫院擔任護士的她,有時拒絕不了病人私下贈送的水果,拿回來之後會偷偷塞給我吃。她總是左顧右盼,小心翼翼的壓低聲音說:「噓!不要跟別人講。東西不夠分給每個小孩,所以不能公開,不然人家會說我偏心。」

想不到,我當時沒有送出去的餅乾,竟然換到那麼多蘋果、葡萄、水梨……,而且都好大顆,好香甜,真是賺翻了。

後來大堂弟出生,我跟爸媽到醫院去看五嬸,只見她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苦笑說:「三哥三嫂,我平常看到那麼多產婦在唉唉喊痛,沒什麼感覺,今天才知道他們的痛是那麼的痛。我足足痛了兩天,生的時候更痛,真是生不如死,痛到好想去撞牆喔!」

媽媽握著她的手,笑著說:「第一胎都是這樣啦!以後就很快了。」媽媽看我一眼,又說:「你看有禮,是我的第四胎,我還記得那時候剛吃完晚餐在收拾餐桌,忽然覺得肚子痛痛的,接著羊水破了。我趕快叫你三哥去找產婆,有蕙扶我躺到床上,然後我喘口氣,噗!就生出來了。」「哈!哈!哈!」我被那個「噗!」逗笑了。

可是奇怪,五嬸卻不笑,反而紅著眼眶,憂愁的說:「我都沒有帶孩子的經驗,真擔心能不能把孩子養大……」

爸爸說:「你這個呆瓜,家裡面那麼多人幫忙,完全不用操這個心。」

「你啊!」媽媽鄭重其事的說。「現在最需要擔心的,是好好坐月子。」

說著,就把帶來的小提鍋打開,瞬間一股濃厚的麻油香和米酒嗆竄進人鼻子裡。

「我知道,麻油可以促進子宮收縮。」五嬸說著,坐起來吃。

這時阿公和五叔走進病房,阿公笑呵呵的說:「我剛剛去看過小孩了,

長得很漂亮。進福,你再帶他們去看。」

「好。」五叔滿面春風的帶我們去育嬰室看小寶寶。透過透明大玻璃窗,我看到裡面至少有三十個小寶寶,每個都露出紅通通的小臉,長得沒什麼大差別。經過五叔指點,我終於看見期待已久的新生命,那時他正慵懶的打著呵欠呢!

哼!就是這小子「鄭有和」,後來搶走了我當「花童」的獨門生意。不過,聽說我哥鄭有義只當了一次花童就被我取代,看來「長江後浪推前浪」,「江山代有才人出」,我也就不跟他計較了。

坐月子
五嬸不肯乖乖坐月子。(圖/聯經出版提供)

五嬸那時很聽阿嬤的話,乖乖的坐足四十天的月子,只是她天天愁眉苦臉,像是監獄裡的囚犯。還會埋怨說自己全身亂七八糟像個瘋婆子。終於忍到最後一天,她請小姑姑看孩子,然後換上一件蕾絲長裙裝,穿上高跟鞋,跑去大姑姑的美髮店。首先把封藏已久的頭髮大洗特洗,接著又剪又燙,還修指甲,擦指甲油,夾睫毛,徹頭徹尾的大變身。當她重新踏入家門時,眉飛色舞,踮腳跳步,滿嘴哼歌。那時我終於了解,原來童話中的灰姑娘變成公主,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五年過去了,這一回,五嬸生了二堂弟「有平」,卻不肯老實的坐月子,第一天就洗頭,還吹頭髮,阿嬤知道之後非常不高興。

第三天,小寶寶已經抱回家了,阿嬤趁著去給他「作膽」的時候,苦口婆心的對五嬸說:「玉芬啊!你要聽話啦!三十多年前,我生完進泰之後,剛好遇到年底大掃除,我仗著自己體力不錯,又刷又洗,爬高爬低的,忙得手腳痠、抽、痛。那時年輕,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心想休息個兩天就可以恢復了,沒想到這一痠、抽、痛就是三十多年,一路打針吃藥都無法斷根。」

「卡桑,那些規矩,我生第一胎時就已經老老實實的做過了,可是四十天不洗頭,實在太痛苦了。」五嬸理直氣壯的說。「我們當護士的還不懂嗎?那些說法很多都沒有科學根據。」

「不要不信啊!」阿嬤撫著手腕,皺著眉頭,又嘆氣說:「唉!人家說『月內風沒藥醫』,真的是這樣。不只是我這樣,菜市場賣菜的阿桑和賣魚丸的頭家娘,一個常喊頭暈,一個常說眼睛澀,也都是『月內』時頭去吹到冷風和流眼淚造成的。你不信,到時候就知道痛苦了。」

但無論阿嬤怎麼說,五嬸就是不肯聽從,連阿公都好焦急。

第四天,阿嬤把我找去,說:「有禮,你五嬸最疼你,你去跟她講,叫她好好的坐月子。」

「不要。」我尷尬的說。「我又沒有生過孩子,完全沒有說服力。阿嬤,我們老師有教『青年守則十二條』,你乾脆寫一張『坐月子守則』給她,她想看的時候自己看,你就不用一直對她碎碎念了。」

「這辦法聽起來不錯,但是不行啊!阿嬤是在日本時代讀日本公學校的,會寫的漢字沒幾個。如果用日文寫,我恐怕也寫不出來,就算寫出來,你五嬸也看不懂。」

「要不然,你講給我寫。」

「你寫的字,她一看也知道……」

後來我們決定,由阿嬤口述,我先寫下來,然後阿嬤再抄寫一遍。

想不到這份「守則」寫著寫著,最後寫成了一封信。

親愛的玉芬:

卡桑這幾天實在很煩惱,包括你的多桑也是一樣,因為你一直不肯好好聽我們的話。坐月子真的很重要,不小心一點的話,一輩子都會被病痛纏住,很可憐的。卡桑是過來人,深受其害,不希望你將來跟我一樣。現在我把該注意的事項寫給你,你要詳細讀完,真正去做,好嗎?

第一、四十天內不能洗頭,不能吹頭髮,不然以後會頭暈、頭痛。第二、不能刷洗東西,爬高爬低,不然手腳會痠痛。第三、禁吃甘蔗,禁啃肉骨,否則會掉牙齒。第四、不能哭,不然以後眼睛會痠澀。第五、不要站跟坐,要盡量躺著,龍骨才不會受傷。

四十天而已,你要多忍耐。很多「月內風」在少年時不明顯,到了五十歲以後才開始發作,拜託你要聽話,不要讓卡桑一直煩惱,擔心你到你五十歲啊!

卡桑筆

我自認為文筆已經很淺顯了,想不到阿嬤邊抄還邊問我,幾乎每個字都很陌生。看她彎著背,架著老花眼鏡,吃力的刻畫筆順,真希望五嬸能體會阿嬤的用心良苦。

當我擔任信差把信送去五叔家給五嬸時,小姑姑也在那兒看小寶寶。

小姑姑一把搶過去讀了,驚訝的說:「天哪!這是卡桑破天荒寫的第一封信耶!竟然被五嫂你得去了,這真是你的榮幸啊!至於卡桑的愛心,我看,你就不要辜負了吧?」

我也把阿嬤寫字時,艱難辛苦的模樣講給五嬸聽。

五嬸疑惑的拿走信紙,慎重的讀著,然後一邊讀一邊紅了眼眶。

「不行!不行!不能流眼淚。」我和小姑姑急忙提醒她。

五嬸忍著淚,眨眨眼睛說:「我知道啦!唉……四十天不洗頭,我怎麼受得了……好啦!你們去跟她說,我會忍耐啦!」

哇!任務順利完成,我開開心心的回去覆命。阿嬤聽了我的報告之後,臉上一掃陰霾,然後她帶我去找阿公,阿公聽了之後綻放笑靨,我這「小小傳令兵」當得好有成就感喔!

到了第十一天,小姑姑來跟爸爸要了一小包「紅番仔染」,說是要做「紅蛋」。隔天阿公阿嬤去給有平「剃髮」,好收集起來請人家製作「胎毛筆」。五嬸家的桌上已經擺了一大臉盆做好的「紅蛋」,準備在剃髮後,分送給親朋好友。

地上也有臉盆,裡面還裝有水和其他東西。阿嬤抱著小有平,輕輕的把他的頭挨向阿公手中的剃刀,阿公則是小心翼翼的把那些細嫩的幼毛緩緩刮下來。剃完之後,阿嬤拿紅蛋在有平的頭頂滾三回,嘴巴唸著:「乎你頭殼頂紅紅,紅頂做大官……」

蓬頭垢面的五嬸把我拉到一旁,橫眉豎眼的瞪著我,小聲發牢騷:「鄭有禮,看你害的,我又變成瘋婆子了……」

<本文摘自有禮這一家:生命禮俗大揭祕,聯經出版提供>

.福原愛撰文 向日本人介紹台灣坐月子文化

.媽媽坐月子 該去月子中心還是找月嫂?

.坐月子的禁忌與調養原則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9-05-08 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