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督導組各地巡視 訪民遭死亡威脅

6月初開始,中共「打黑除惡督導組」開始在各省市巡視,地方政府拚命維穩,堵截、軟禁訪民,甚至恐嚇他們:不許跟督導組人見面,否則打死你。(訪民提供)

人氣: 474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從6月初開始,中共「打黑除惡督導組」開始在各省市巡視。訪民反饋,地方政府採取軟禁、毆打、堵截、綁架的手段拚命維穩,瘋狂阻止訪民反映冤情,甚至恐嚇他們:不許跟督導組人見面,否則打死你。

78歲王英強遭死亡威脅

陜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區渭城街道的王小琴告訴記者,6月3日,中央第12督導組到達陜西,11日一大早,她的父親王英強準備去反映冤情,剛出家門就被街道辦事處的打手吳國榮堵截、拉扯,吳國榮想動手打人時被旁邊的人制止,吳國榮又叫來街道辦的維穩人員佘鵬、任彪等四五個年輕男子,將老人團團圍住,足足鬧騰了三個多小時,強行將王英強拽回家,並將其褲子撕破,肉皮都露出來了。

吳國榮還叫囂:街道辦領導說了,中央第12督導組在陜西省期間,你們家人不允許出門,如果敢上訪的話,我就打死你。

王英強老人褲子被打手撕破。(受訪人提供)

王英強女兒被軟禁

而王小琴本人也被軟禁在家,不能出門,此前她去北京遞交上訪材料,遭到五六個西咸新區駐京辦的人員晝夜跟蹤,被逼無奈,她四處躲藏,聽說督導組到了陜西省,便想回家反映問題,結果又被軟禁在家裡。

王小琴說,每年中央來的所謂「打黑除惡」的人都住在西安市丈八賓館,全省各地市截訪人員有數百人,也都住到丈八賓館附近的酒店賓館裡,丈八賓館外的道路兩旁停滿了數百輛截訪的車。

「他們每天拿著錢,吃住全部報銷,攔截各地區訪民,難道督導組都不知道這些被堵截的事情嗎?」「打舉報電話也沒人接,身邊的訪民也有不少人郵寄信件,但沒聽說有得到回覆的,督導組完全是搞形式擺樣子。」

王英強的兒子王小剛,十多年前在中國能建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有限公司西安蒲城項目部工作,期間被同事在工作時間惡意放狗咬傷,受驚嚇得了精神病,還三次遭到單位領導指使的閒散人員毆打,其母親為此事悲憤交加而離世。王英強12年上訪的結果是四口人一死兩殘,雖然案情得到李克強總理「儘快妥善處理」的批示,但以陜西公安廳為首的各級政府對他們實行長年暴力維穩、跟蹤監控,王小琴曾被吳國榮暴打致傷。

走在街上被綁架毆打

記者還從陜西省其他訪民處了解到,他們近期被當局上門警告、跟蹤、威脅等,已是普遍的現象。.

西安市訪民趙女士說,8日,她跟朋友走在街上,突然被幾個不明身分的人(西安市長延保辦事處打手)堵截,將她打得滿身是傷,後將她帶到社區,直接推下警車,趙女士三次報警110,卻無人出警。趙女士說,她遭綁架的原因是遞上去一份「掃黑除惡」的材料。

趙女士被街道的打手打傷。(受訪人提供)

西安市60多歲的柳姓老婦,11日下午遭到居住地派出所警察上門警告:不允許去丈八賓館,不允許向督導組反映問題,如果她敢偷偷跑出去的話,就要「收拾」她。

另一名60多歲的訪民陶女士,12日到咸陽紀檢監察委遞交材料,不料被把守的公檢法人員將她們一群訪民全部抓到一小屋裡,不讓出門,直到傍晚才放她們回家。次日,她又去丈八賓館,也被攔截。

她說,督導組說是可以通過電話、寄信、郵件反映問題,她和其他訪民多次撥打督導組公布的舉報電話均無人接聽,郵寄的信件也不見回覆。

死盯死守在京訪民

不僅在家的訪民遭到威脅,連在外打工的訪民也不得安寧。陝西寶雞市陳倉區赤沙鎮西明村訪民周志銀向記者表示,他多次收到村裡維穩人員的恐嚇威脅,始終被24小時跟蹤監控,周志銀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難保。「不知道這些人究竟想幹什麼,如果有一天我失蹤或被抓了,就是陳倉區赤沙鎮西明村村長帶人幹的。」

王小琴認為,只要有共產黨的地方,就沒有老百姓說話的地方,共產黨本身就是黑惡勢力,怎麼會真正掃黑除惡,只有把它們消滅了,老百姓才有好日子過。「一黨專制,從上到下,沒有一個官員的雙手不沾滿老百姓鮮血的。」王小琴說。

陶女士指,「我就是從小被共產黨洗腦,太相信共產黨的話了,走了司法程序被套住。」「中國人趕快覺醒,不要再被共產黨欺騙。」

據陸媒報導,此次「打黑除惡督導組」已覆蓋大陸31省。上海訪民也遭到嚴厲看管,6月12日下午,部分維權人士去找中央督導組送信,舉報上海黑惡勢力強拆百姓住房等問題,被強制送往府村路500號集散中心,至傍晚才被放回。

上海市浦東新區冤民丁菊英夫妻,也因前去舉報被送到集散中心,王港派出所的人告知他們「涉嫌尋釁滋事」。#

上海訪民被強制送往集散中心。(受訪者提供)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06-14 4: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