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警隊內部瀕潰 港澳辦撐警 張建宗「被表態」

盧偉聰與四個警察協會逼張建宗收回向市民的「道歉」

由於林鄭政府未回應廣大市民的五項訴求,導致港九新界的示威不斷,警員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警察內部瀕臨崩潰四分五裂。(龐大衛/大紀元)

人氣: 1037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駱亞、葉依帆香港報導)元朗7‧21恐襲事件後,官位僅次於香港特首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事隔五日就事件向市民道歉,獲得市民好評,但卻招致警隊多個工會的不滿。在本週一(7月29日)港澳辦高調撐警後,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與四個警察協會的代表,週二(7月30日)早上在政府總部與張建宗會面,集體演繹「道歉論」。

港澳辦高調撐警後,盧偉聰7月30日聯同四個警察協會代表見張建宗,張建宗會後稱支持警隊工作。圖為張建宗(右)5月14日於記者會上回應《逃犯條例》修訂。(李逸/大紀元)

警司協會主席陳民德會後稱,雙方就道歉論「坦誠交流」,協會現時理解張建宗的說法。他又稱,張建宗支持警隊工作,並諒解警員辛苦。他又否認警隊為7‧21元朗襲擊事件道歉,期望張建宗未來在公眾場合解釋其當日言論的意思。

對於張建宗道歉後遭警隊反彈,以及「被表態」支持警隊,時事評論員方德豪分析:「很明顯林鄭月娥和張建宗是被警隊牽著鼻子走。張建宗要這麼高調會見警察方面的代表,還有被警隊質問,在警隊上甚至是高調到期望張建宗再次出來澄清,用到這些半逼供的字眼,其實也代表了政治上的強弱懸殊的情況。」

他認為警方強勢的原因,在於中共港澳辦29日高規格撐警。而這種做法也非同尋常,「因為香港是行政主導,整個警隊的最高領導理論上應該是林鄭月娥,但是(港澳辦)沒有對林鄭月娥致以崇高敬意,這件事就非常奇怪。」另一值得關注的就是警方對示威者檢控升級。

控44人暴動罪 民眾包圍港警署

香港警方上週日(7月28日)抓捕49名上環示威者,30日晚間火速以暴動罪檢控其中44人,1人被控藏有攻擊性武器。45人7月31日將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

7月28日,上環、西環一帶清場期間,催淚彈、橡膠子彈等槍聲不絕於耳。(李逸/大紀元)

30日晚約有700人在葵涌警署外聚集,人數陸續增多,警署落閘並貼出暫停服務告示。占據葵涌道往荃灣方向行車線的市民舉起「釋放義士」等布幡,高叫「沒有暴徒,只有暴政」、「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號。

方德豪指,暴動罪是一個低門檻檢控、但是量刑起點高的一個控罪,最高刑罰是十年。比如之前涉事的梁天琦,判刑是六年,「總而言之是可以將一個青年人他的整個青春時間都被判進監獄之中」。

對於警方坐大以及檢控升級,他質疑背後是港澳辦、中聯辦的勢力在支持。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則分析,中共不敢派軍隊,但就希望坐大香港警隊的權力,以達到穩定警隊這個專政的機器。其次,官方是可以再透過警隊來駕馭其它的勢力,包括其它的惡勢力,「令北京直接或間接地駕馭了兩種專政機器」。

港警被赤化的原因

今次香港「反送中」(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警民衝突不斷升級,尤其是元朗7‧21恐襲事件,警隊被指控和黑社會、中共勾結,無差別毆打市民,製造白色恐怖。外界一直質疑,究竟香港警察是由誰指揮?

方德豪表示,特首林鄭月娥在6月12日警方開槍後曾公開表示「我和警隊保持一致」,「我不會出賣香港警隊」,令人質疑「林鄭月娥是否擁有香港警隊的指揮權」,換句話說,警隊已經架空林鄭月娥。

事實上,警隊赤化一直備受質疑。

香港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在1998年擔任灣仔警區指揮官期間,就被中共邀請到北京清華大學修讀中國事務課程。2004年,曾偉雄又去北京國家行政學院修讀進階國家事務研習課程。這些課程用來灌輸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和政策。

2016年,前中共公安部一局局長李江舟,出掌香港「中聯辦警務聯絡部」。李江舟曾任局長的「公安部一局」,就是大陸的安全保衛局。「國保」主要負責國內的「維穩」工作。而李江舟在香港雨傘運動後被調來香港,被認為是中共對香港事務的高度重視。

方德豪質疑:「因為一局長期以來是負責港澳台事務的,所以他對於港澳台警隊的工作是一直有掌握。那他來到香港之後,我自己就有點懷疑,他的工作是否單單是聯絡這麼簡單呢?還是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實質上的黨委書記。」

港澳辦為何突然召開記者會?

港澳辦29日高調四次重申撐警鎮壓示威者,把所有榮譽都給了警察。港澳辦力挺香港警方的舉動,並不尋常。

評論認為香港警察與黑幫勾結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尤其是在7‧21元朗黑幫攻擊市民和學生,不僅親共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親臨現場為黑幫打氣,更鼓動他們向穿黑衣的學生施暴。

這次反送中系列抗議運動中,警方已成為擋在政府前面的一道牆。兩個月來,反送中(反《逃犯條例》修訂)抗議運動聲勢越來越大,抗爭活動越來越頻繁。香港警察疲於奔命,而且被香港民眾稱為黑警,成為政府和民眾之間的夾板。

兩個月以來,從警察內部流出的消息及內部講話在網絡上廣傳,警隊內部已瀕臨崩潰,警員內心壓力非常巨大。其中有警察稱本屬於中立的警隊被推到政治風暴中心,腹背受敵,士氣非常低落,且苦不堪言。

香港評論員廖仕明說:「林鄭月娥處於風尖浪口中,信譽早失。如由林鄭挺警,警方會遭民間更大怒火。北京要想解決香港目前執政危機,這次中央政府就通過港澳辦來挺警隊,解決目前警方內部已四分五裂的情況。」

廖仕明認為,從港澳辦7月29日的新聞發布會的信息顯示,中央政府不可能派軍隊接管香港治安。這樣,警隊士氣就是目前維穩的關鍵。

廖仕明指,若解放軍入港軍管,會被國際社會認為在香港上演第二次「六四」,香港的世界經濟地位一旦失去,中共經濟危機就加大。為穩定香港局勢,港澳辦要力挺警方。

他分析,港府信譽體系盡失之際,香港社會趨於失控,中共唯有力挺警隊。這就是在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在元朗暴力事件後向民眾道歉後,及香港電台、NOW新聞等多家媒體曝光警黑勾結製造元朗襲擊市民暴力事件的實況後,警隊面臨崩潰情況下,港澳辦迅速召開新聞會的真實用意了。

警務人員網絡發信:元朗警黑合作內幕 鄧二哥疑涉貪

「反送中」警民衝突,矛頭指向香港警隊,指港警過度使用暴力,一群署名「熱愛香港的警務人員」30日發出致「全體香港市民」書,要求高層問責下台,以挽回警隊聲威。信中指名道姓揭發香港警務處高層有人操控警黑合作內幕,並稱現任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疑涉貪。

信中首先強調,維持治安是警察的首要任務,「以除暴安良、服務社群為己任」。然而,在這次香港風波中,「近日元朗傷人案、黑警合作等,不是偶然,而是確切道明鄉、紳、警、黑的關係千絲萬縷。」

信中並要求高層問責下台,以挽回警隊聲威。如此「警隊方能重回正軌,嚴正執法,重振士氣」。

信中更指明「元朗區副指揮官游乃強」實則警黑勾結,特意對「白衣人」視而不見,見而不捕,因其主要考慮到「香港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鄧炳強」(俗稱「二哥」)出任元朗區,與「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屬於結拜兄弟,為報答其黑道之恩,定期帶手下「總司謝振中」與黑道往來並有收受賄賂。

早前也有港警親屬悲憤致特首林鄭月娥公開信寫道:「必須服從高層一些不合邏輯與常理的指令,『被』出生入死。前線警員被迫承擔政府施政失誤的後果,導致警民關係極速惡化,已臨無法挽回地步。」

中美貿易正在談判 中共不敢在港貿然軍管

香港這次的反送中運動發生在中美貿易談判期間,自去年3月開始,持續超過一年的中美貿易戰將中共擺在了一個很被動的位置。因此即使香港反送中抗議升級,中共也不敢貿然出動軍隊接管。

據《China Crisis》(中共危機)作者、英文《大紀元時報》評論員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去年11月發表的評論文章《川普(特朗普)總統的新貿易鐵政是否能粉碎中共政權想要超越美國在全世界的霸主地位的夢想?》(「Will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tough new trade policies shatter the Chinese regime’s dreams of surpassing the United States in global dominance?」)中的分析,世界只要跟中共進行貿易,就無可避免受中共的操控,因此,川普在貿易戰上更深層的想法是在貿易上孤立中共。

戈里認為,貿易戰暴露了「中國優越」謊言及其真正的經濟脆弱,這從中共對美國加稅的反應可見一斑;中共的反應並不是以增加中國商品的競爭力為對策,而是告訴領導層如何加強「控制」。

戈里分析說,面對貿易挑戰,習近平是可以放權於民,就是讓資訊、點子和經濟活動自由流通,這樣中國的經濟一定會增長得很快,而且會很有效率。但如果是這樣做的話,就需要中國共產黨放開其對經濟的控制,這將消減黨的權力和合法性,可能令黨和習的地位不保,甚至引起革命,也因此多年來,中共都是關心如何維持它的控制。

分析指,習近平對川普政策的應對也揭示習近平心中明白:來自美國的挑戰不單純在於對中國產品臨時加收的關稅,其更深層意味著美國政策的長遠轉移;川普的策略可能不單不允許中國產品入侵美國市場,長遠來講,讓西方的主要市場都要孤立中共。

面對貿易戰,中共如何應對?如果有可能的話,增加與歐盟的貿易,不過,這也是有難度的,因為川普已經和加拿大及墨西哥達成貿易共識,就是不能跟「非市場經濟」(指的是中共)進行貿易,否則就是違約。川普更準備跟英國、歐盟、日本進行類似的貿易協議。

戈里認為,川普的貿易政策是有道理的,並反問,為何發達國家要允許他們的技術、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識產權)、生產基地、就業率等被一個以盜竊、欺騙、無法無天、鎮壓、奴役勞工來獲得優勢的國家所篡奪?在中共的重商政策下,這些西方國家都不能進到龐大的中國市場。

他說,川普政策長遠可能想見到的成效是:在中國經濟承受很大壓力時,可能會引起中國國內一些地方爆發大規模的抗議,迫使北京聚焦到控制那些不滿的人民。中國的經濟和共產黨將在其腐敗、債務和低效中倒下。

在香港反送中事件中,中共遲遲沒有行動,甚至中共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陳道祥少將在6月13日曾向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首席副助理部長海大偉(David Helvey)表明,駐港部隊不會破壞他們一直以來不介入香港事務的原則。那是因為軍隊一出動可能就會引起國際社會的制裁,這不正是美國貿易政策希望達成的長遠效果嗎?

所以根據戈里的分析及駐港部隊司令的表態,在香港反送中事情上,中共不敢貿然出動軍隊。#

責任編輯:連書華

評論
2019-07-31 5: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