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是中共分裂了中國

吳江、姜友陸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2日訊】
一、前言(王會長擊中要害、唐樹備巴黎變臉)

三年前,聽說中共高官前海協會常務秘書長,現任中共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主任唐樹備接受旅法僑團邀請,在巴黎新中國城大酒樓舉行“兩岸問題研討會”,我們興衝衝的去參加。會議開始後,唐樹備表現“謙虛”,聲稱不論什麽問題,歡迎提出商討。

不一會兒,僑團中的〈法國文經協會〉王敦雍會長提問是:“從1912年1月1日,
由孫中山先生申令頒定‘中華民國’國號又簡稱‘中國’以來,國號至今未更改;中共政府自稱建國五十年,難道五十年國家中能分裂出歷史長達八十九年的國家嗎?”

王先生是針對中共硬扣“分裂帽子”,於臺灣各界人士中不願做中共應聲蟲而提的問題。其實這也是衆多華僑的共同問題。大家平心靜氣的等待唐先生解釋。

出乎到會人的意料,唐樹備突然變臉,站起來氣勢洶洶的大聲叫喊:“你是台獨份子!”,“如果你到大陸來,就把你打出去!”等等其他不堪入耳之言。會場氣氛馬上凝結、人人驚訝。坐在同桌的一位華人記者頻頻搖頭輕輕說:“中共官員水平太低。”一些僑領爲盡地主之誼,有求王先生不要再提問題,研討會在陰沈沈的氣氛下草草結束。唐樹備這次變臉,引起不少人的疑問:“是不是王先生的問題擊中了中共的要害?”

於是,我們決定分工合作,利用工餘時間,尋題研究在中共統一問題上,中共的態度、策略、行爲事實。查閱首選由中共出版的書刊及蘇共檔案解密資料在書刊已經引用過的資料,相信有 權威性、嚴肅性、可靠性及準確性。

二、民國政策是共和,政黨競爭有條件

孫中山創建的中國,倡導的是共和制度。確立人民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居住、信仰之絕對自由權,實際也開始落實。除同盟會合併改組爲國民黨外,還成立有自由黨、統一黨、統一共和黨、國民公党、佛教會、憲政黨以及共產黨等等。1921年7月23日在上海舉行"一大"說明各政黨平等自由。孫中山指出:“各政黨有相互監督的功能。”中共下屬"文史出版社"編印的《中華民國大事記》中,回避中華民國走政治開放、有民主有自由的政體。作爲一個參政党,中共完全可以競選,用和平方式達到政黨輪替。特別是在北伐勝利把各軍閥割據打倒後,理應多黨合作把中國管理好,怎樣可以在蘇俄支援下,搞暴動、搞武裝根據地、搞什麽蘇維埃政權呢!

今天,看得更清楚的是,除被中共分裂出去的大陸這塊土地外,凡中華民國實際行政管轄區內,人民已經獲得包括直選總統在內的民主與自由。這都是孫中山先生共和精神的貫徹。反觀大陸毛澤東等奪權後另立國名,毛死後鄧小平搶到金交椅,轉手江澤民並指定由胡錦濤接班;中共大陸政權絲毫無民主政治氣息。最近中共撕破香港基本法中規定的2007年與2008年直選立法會議員及特別行政長官一事,引起香港人民反抗是自然的事。中共不願用和平競爭的方式取得執政黨地位,採用武裝分裂方式搶奪地盤,即使搶到大塊土地,也逃脫不了分裂的罪名。

三、毛澤東是分裂中國的罪魁禍首

生於1893年的毛澤東,湖南湘潭人,字潤芝。年輕時就有巨大的野心。二十二歲時給同讀於湖南第一師範學校易詠畦同學的挽聯中,毛提出“生死安足論,百年會有役”的觀點。1919年7月14日毛創編並主編《湘江評論》,是年毛26歲。對孫中山先生開創的中國,毛就有拆臺之心。毛寫在創刊號文章中,說中國名爲共和,實則專制,愈弄愈糟,沒有希望。這些文章都是毛爲今後分裂中國作輿論準備。1920年6月18日,毛在上海《時事新報》上撰文,認爲中國的腐敗只有通過極大的努力“連根拔起”才能根治。其意指推翻孫中山先生創建的中國政府。該文中指“人民習慣於該說話不說話,該反抗不反抗,”號召湖南的事應由全體湖南人民自決。及至1920年9月3日毛發表在湖南《大公報》上一文,標題爲《湖南建設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明確提出:“要打破大國迷夢,謀求湖南自決自治,才能拯救湖南。”5日又發表《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一文在湖南《大公報》上,9月6日又發表《絕對贊成“湖南門羅主義”》一文。

從1920年9月3日到1920年10月11日的一個多月內,連續在湖南發表的其他文章還有《湖南受中國之暴,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9月7日〕;《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9月26日〕《釋疑》(9月27日)內容是湖南發起的自治暴動,不能寄希望于官辦自治,要努力造成湖南自治的事實;《再說“促進的運動”》〔9月28日〕;《“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9月30日〕,《“全自治”與“半自治”》〔10月3日〕;《由“湖南革命政府”召集“湖南人民憲法會議”制定“湖南憲法”以建設“新湖南”之建議》〔10月5日、6日〕;《爲湖南自治敬告長沙三十萬市民》〔10月7日〕;《反對統一》〔10月10日中華民國國慶日刊登,狼子野心,一覽無遺〕;《湖南自治運動請願書》〔毛澤東起草且在10月10日長沙萬人召開大會上宣讀,於10月11日刊在湖南《大公報》上〕。對照歷史,孫中山於1920年驅逐桂系軍閥,重回廣州,1921年當選非常大總統,組織正式政府,而毛澤東滿肚子是分裂中國的陰謀詭計。

四、揭老底──中共分裂中國的策略是從哪里來的呢?

毛澤東有著瘋狂的分裂中國的思想,上一節已暴露無遺。中共一整套分裂中國的策略又是從哪兒來的呢?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不是。是中共從娘胎中帶來的嗎?也不是。自從1991年12月26日蘇聯解體後,俄羅斯將“共產國際”的秘密資料解密,可謂精彩之極。原來中共採用的“打進去,拉出來,一會兒分化互解,一會兒統一戰線,以及五花八門的政治欺騙性口號”都是來自前蘇聯操縱下”共產國際”這個教唆犯。由於大多數讀者根本接觸不到共產國際的檔案材料,本文有必要重點介紹。

共產國際插足中國是在1920年8月在莫斯科的共產國際第二次大會後,命馬林(Maring,原名斯內夫利特)對“是否需要和可能在遠東建立一個辦事處,做調查”。1921年6月馬林到上海,7月23日馬林參加中共的“一大”。同年12月至1922年3月馬林會晤孫中山先生以及國民黨高層人士如張繼、陳炯明等。馬林根據所摸到的情況,於4月在上海對中共建議“中共應在國民黨內部展開工作”、“同時中共必須保持自己的獨立性”。(見馬林本人1922年7月11日向共產國際執委會的報告及其本人的記述)1922年8月馬林帶著共產國際拉狄克(Karl Radch)制定的指令與蘇俄(即蘇聯前身)全權代表越飛(Adofe Joffe)來北京。8月28日至30日馬林在杭州西湖的中共中央擴大會議上,傳達共產國際的指示,基本內容是“要求共產黨成員加入國民黨,並成立單獨的工作組織。中共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有可能進行自己的宣傳,反對的是廣州的地方組織,其領導人被我黨開除等等”。(見俄現代歷史文獻保管與研究中心所編的《共產國際與中國(1920~1949)》)。越飛與孫中山於1923年1月26日發表聯合宣言,國民黨確立聯俄容共之日,也就是共產國際下令中共滲透、分化乃至分裂國民黨之時。由於當年領導中國革命的是國民黨,因此分裂國民黨的實質也就是分裂了中國。對照共產國際檔案,看出毛澤東不則手段的策略包括武裝割據、打進去、拉出來、分裂對手、統一戰線等“法寶”,都是在貫徹蘇俄指示而已,蘇俄共產國際直接發號施令指揮著中共的陰謀分裂活動。

五、中山艦事件:中共奪權失敗,分裂陰謀暴露

中山艦事件發生於1926年3月20日,孫中山先生逝世後一年的時間。

據當年中共首領陳獨秀的記載,孫中山生前屢次向共產國際代表說“共產黨人既加入國民黨,便應服從國民黨黨紀。共產黨人若不服從國民黨黨紀,我便要開除他們;蘇俄若袒護中共,我便要反對蘇俄”,孫中山去世後,中共對國民黨策略是把國民黨人分爲左、中、右各派,分別予以聯合、拉攏和打擊的目標。中共日前對香港人士的做法及其手法策略,與80年前並沒有什麽不同。中山艦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共的奪權陰謀。

1923年6月中共在廣州的“三大”會議決議,第六條是:我們加入國民黨,但仍保持我們的組織……漸漸擴大我們的組織,以立強大的群衆基礎。很明顯,利用國民黨的威望推行中共私貨及擴張。同年陳獨秀草擬詳細計劃改組國民黨,各部門負責人名單上,除張繼、廖仲愷爲國民黨人士外, 其他有陳獨秀、瞿秋白、? 下劉、蔡和森、張國燾、於樹德、林伯渠、張太雷等部長級人物均爲中共人員。中山艦事件發生時,廣州國民政府主席兼軍事委員會主席兼國民革命軍總代表是汪精衛,支援汪的是俄國季山嘉和中笑;中山艦的負責人是海軍代理局長李之龍所兼,李之龍是中共黨員。

據《一個老兵的回憶》一文中述:“汪精衛爲鞏固一己的權力與中共勾結,想排除由黃浦軍校所建立的軍隊,同時,共產黨陰謀以中山兵艦發難,奪取廣州。”另外陳肇英在其《八十自述》文中記有:“中山艦原光由共党重要分子,代理海軍局長李之龍所把持。3月18日李令該艦駛黃浦,斷絕軍校交通,要挾蔣校長(中正)將黃浦軍校讓與汪精衛。事前已準備好蔣中正及其秘書陳立夫的出國赴俄護照。”蔣中正當事人在同年9月份告汪精衛秘書陳公博說“汪先生要謀害我,你不知道嗎?汪先生是國民政府主席,是軍事委員會主席,對我不滿意,免我職好了,殺我也好,不應用陰謀害我。”中共這次陰謀失敗後,又搞迎接汪精衛到武漢,造成又一次“寧漢分裂”大事。

六、翻閱中共歷史,全是分裂中國事

認真閱讀中共歷史,我們肯定中共在很多大事上,淨說謊言。在對大陸人民宣傳資料總是講:“由於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代表中國政府收繳了上海工人糾察隊的軍械,國共合作才破裂。”實際上,是中共按俄共指示,早在1927年“4.12”事件之前,就在全國搞暴動。在一個允許通過政黨競選決定執政黨的民主國家中,搞暴動不就是分裂國家嗎?下面是從中共出版的《中共八十年歷史記事》一書中的一些摘錄,該書爲了誇耀中共的“革命”成就,結果是露出分裂的鐵證。(湖北人民出版社)

★1923年11月24日中共“三屆一中”全會決定“要通過党國秘書小組在國民黨內部貫徹共產黨的綱領和政策”。這就是中共所謂的"國共合作"。

★1926年8月中共黨員龍超青,以國民黨特派員身份作幌子,回到家鄉寧崗,10月發起暴動,1927年1月成立中共寧崗縣委。史稱“寧崗暴動”。

★1926年11月劉伯承、朱德到四川,策動順慶、合川和瀘州的地方武裝暴動,劉伯承任總指揮。

★1921年廣西束蘭暴動,中共建左右江根據地。

★1926年10月23日中共在上海舉行武裝暴。中共史稱“上海工人第一次起義”。

★1926年4月15日中共在廣東澄海縣暴動,領導人劉錫山。

★1927年3月中共在河東杞縣、睢縣等地暴動,中共史稱“豫東起義”。

★1927年2月11日中共黨員趙世英、羅亦農在上海發動暴動失敗,中共史稱“上海工人第二次起義”。

★1927年3月1日在浦口查獲俄輪“巴米亞.列寧”號,以裝茶葉爲名,裝有大量破壞中國社會組織的宣傳品,船被扣押。外交部電令駐俄代辦鄭延禧向俄指出,不允許利用外交機構,有意接觸中國治安,破壞中國秩序。(《東方雜誌》第24卷11號)以上看出中共一面搞“合作”,另一面一直在搞分裂,而1927年的“4.12”事件,就是由於國民黨革命人士不堪中共搗亂而作出反擊。同年4月2日曾提出‘國民黨內的共產黨員叛變證據’,4月6日又在俄大使館中抓獲中共骨幹60餘人,查出蘇俄赤化中國重要文件,俄武官急忙縱火銷毀部分文件,4月12日公佈了蘇俄軍事專家及密探的中國軍事報告。蘇俄及中共可謂“老羞成怒”,“4.12”以後,變本加厲掀起暴動高潮:1927年5月1日江西崇義暴動,1927年6月1日湖南寧鄉暴動,5月12日廣東梅縣暴動。以後就不多說了,因爲《毛選》和中共黨史、大陸教科書中充滿割據、蘇維埃政權、井岡山根據地、邊區政府等等分裂中華民國的行爲,不以爲恥,反以爲榮。毛澤東的不擇一切手段,搶到政權就是王的指揮下,中國真正被越撕越大,中共達到分裂的目地。

中共在沒有奪到政權以前,用盡一切卑鄙、毒辣、陰險、狡詐、分裂、統戰的手段在推翻別人;中共掌權之後,則用盡一切卑鄙、毒辣、陰險、狡詐、分裂、統戰的手段,來防止人民要求民主與自由。這是一位被中共整死的歷史家生前肺腑之言。

七、後語(紅衛兵無意揭露,唐樹備真心掩蓋)

1966年毛澤東發動“文革”中,“紅衛兵”爲了表達對毛的“無限忠心”,將毛的早期文章公之於衆,“紅衛兵”是無意的揭露了毛的分裂中國思想與謀略,中共不出版毛的“全集”目地也是掩蓋。而作爲海協會一把手,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的首腦的唐樹備,對中共分裂中國史,心中清清楚楚。如果在海外民主自由社會中進行狡辯,難於自圓其說。畢竟唐樹備是聰明人,他採用發怒方式掩蓋尷尬處境而已。

本文寫得較簡單,希望有學者更深入研究“中共是如何分裂中國的”這個課題。

近日來國際原油飈升,原油價格大幅上漲,是中共大量收購造成的。我們指出,這是中共備戰的迹象,打擊的目標肯定是臺灣。臺灣在大選後,如果再要分藍綠界線,實在不太明智。我們正告臺灣人民,過去中共分裂中華民國,如今中共依舊在分裂中華民國,臺灣人民要警惕啊!

(完)
二00四年五月於法國巴黎
@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8-12 4: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