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澳洲召開

11月25日,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在墨爾本Mercure酒店開幕。(陳明攝/大紀元)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曾妮墨爾本報道)倍受關注的「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於11月25日在澳大利亞墨爾本Mercure酒店開幕,同時通過網絡會場向全球開通。此次會議吸引了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澳洲、香港、台灣各地的近50名自由知識分子參加,共收到學術論文25篇,計50萬字。另有21名中國大陸作家因中共阻撓無法赴會。

第一排座位空著,留給被關押或因中共阻撓不能前來赴會的大陸作家。(曾妮攝/大紀元)


袁紅冰致開幕辭。(陳明攝/大紀元)


自由文化運動協調委員會首席委員袁紅冰在開幕辭中說,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的宗旨是「自由地思想,自由地創作,自由地表達」。自由是艱難而神聖的事業,最令人心神黯然的艱難,>並非來自中共鐵牢的凶殘,而是來自中國民族人格的墮落。「我們是在一個應承受天譴,而不配得到高貴文化精神救贖的墮落時代,召喚屬於自由文化的命運」,「最終的心靈決戰,將在自由文化精神和墮落的民族人格狀態之間展開。」

開幕辭之後,大會宣讀了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 麥克米蘭-斯考特及達賴喇嘛發來的賀信。

大會宣讀了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 麥克米蘭-斯考特及達賴喇嘛發來的賀信。(陳明攝/大紀元)


袁紅冰表示,截至大會開幕為止,共有300餘人簽名支持「中國自由文化運動」,其中208人來自中國大陸,此種情況令人深受鼓舞。支持者名單已在自由聖火網站公佈。

悉尼作家陶洛誦代表東道主歡迎了來自全球的作家、學者。

第一位發言的是已故著名異議人士王若望先生的遺孀羊子女士。羊子說,下個月是王若望先生逝世五週年,在這樣的時刻來到墨爾本參加大會讓她感慨不已。王若望一生堅持打倒共產黨的立場,以推翻共產黨一黨獨裁為目的參加民運,組建民主黨,為了中國的自由,奮鬥到生命的最後一息。

悉尼作家陶洛誦女士。(陳明攝/大紀元)

王若望先生遺孀羊子女士。(陳明攝/大紀元)


前英國駐北京大使館一等秘書蓋思德(Roger Garside)演講。(陳明攝/大紀元)

黃翔充滿激情的朗誦引來陣陣掌聲。(陳明攝/大紀元)


前英國駐北京大使館一等秘書蓋思德(Roger Garside)發表了題為《中國民主牆與新詩運動》的演講,記敘了他在北京工作期間,親歷西單民主牆運動的感受。他說,詩人黃翔貼在王府井大街和天安門廣場的組詩,像驚雷般在毛澤東的腐屍上空炸響,宣判「暴君死了 」。對於他,這是一個全新的時刻,他對中國人民的精神,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蓋思德的演講中夾雜著黃翔充滿激情的朗誦,引來陣陣掌聲。

來自德國的學者仲維光向大會提交了五萬餘字的論文《自由文化運動與中國知識傳統的重建——極權主義及其文化問題批判》。

仲維光在論文的開篇寫道:「最近二十年中國社會的變化,最近十幾年法輪功的出現和發展,以及最近幾年有關如何評價時下中國社會的思想與政治問題的爭論,使得每個人都能感到,有關文化問題、知識分子問題,從來也沒有像今天這樣引起人們如此嚴重地關切。所以我認為,這也是袁紅冰先生發起這個自由文化運動大會,並且能夠得到很多知識分子響應的原因。」

仲維光還說:「對於極權主義文化的抵制和反對在中國出現並且形成規模,令人驚異地不是在中國的知識界,而是由一個信仰群體,法輪功學員們發動的。法輪功學員在九評中突出提出黨文化的問題,使得黨文化百年來第一次成為中國公眾社會關注的重要題目。這個黨文化就是當代極權主義文化。激促使我們尋找反省自己的鑰匙。自由文化運動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的一種努力。」

仲維光在演講中。(曾妮攝/大紀元)


楊春光、王若望、林牧遺像被擺放在講台邊,以示自由文化運動的歷史傳承。(曾妮攝/大紀元)

黃翔及「長毛」梁國雄在聽眾席中。(曾妮攝/大紀元)

袁紅冰表示,仲維光論文中深厚的精神價值和理論建樹讓他感到非常欣喜。論文鮮明地提出了當代極權主義的兩個階段的劃分,即「教條的極權主義和充滿機會主義的、無信仰的、實用主義的極權主義」階段,這從理論上說明了中共的所謂改革開放,實質上仍是極權主義的機會主義和實用主義階段的表現。

仲維光表示,在全球化的時代,極權主義的存在,在環境和道德問題上,如同曾在中國產生的薩斯和禽流感一樣,將威脅到世界每個角落的民眾。「千年縱過,共產黨罪孽難消!對於今天的自由文化運動,亡羊補牢,只望為時未晚!」

下午的大會時間裡,點爆民主牆運動的詩人黃翔作了題為《民主牆與中國新詩運動》的演講,向與會者分享了他在中共四十七年的封殺中,不懈地追求自由和對黑暗的反叛及超越的歷程。

他說:「『民主牆』絕不是一道煙霧迷濛、含混不清的『牆』,也絕不是一道『藝術』地與一個血腥和罪行纍纍的社會互為默契,協同其轉移社會視向、遮蔽其扼殺人類自由精神的殘暴面目和本質的一道『牆』。在一個正常社會,思想、文化、藝術應有平等和公正的平台,彼此有多元紛呈和共同存在的權利。但一種萎縮、病弱並且能為專制者所利用的文化現象,卻絕不意味著對專制的『叛逆』,而只能是『寄生』性質,並且趨向於務實和功利,無論其精神實質和表現形式是『藝術』的還是『美學』的。它也絕非『民主牆時代』作為一場『自由精神運動』的詩歌的主體精神的象徵!」

黃翔在演講中。(陳明攝/大紀元)


獨立中文筆會及《傾向》雜誌主要創辦人、詩人貝嶺宣讀了論文《被遮蔽的傳統--中國的地下文學》,論述了中國地下文學的歷史、現狀及地下詩人、作家的文學成就,並比較了中國的地下文學與前蘇聯及東歐流亡作者之作品。

貝嶺還強調,地下刊物、民間刊物的創辦,是一種良性的「實體」,他希望文化界、文學界各路人士,都能多做一些良性的「實體」性貢獻,少做一些「虛無」的、非良
性的猜測。

貝嶺在演講中。(曾妮攝/大紀元)


郭國汀律師宣讀了不能到會的大陸文學評論家周冰心的論文。(陳明攝/大紀元)


來自加拿大的郭國汀律師宣讀了不能到會的大陸文學評論家周冰心的論文《中國自由文化運動與當代中國文學》。

周冰心表示,海外流亡自由知識分子的存在,「使得進入普遍消費犬儒社會的中國大陸還有一絲真骨氣在海外支撐著中國的良心和真相」,但流亡知識分子「迎來了自由表述的天空,卻失去了故土的乾涸大地」。他尖銳地批評了當代「慾望色彩眩迷、感官刺激至上、遊戲生活無序、物化消費盛行、審丑庸常拼帖、反文學性『肆虐』」的「消費文學」,「文學不再承擔『國家——民族——歷史』這類宏大主題敘事的功能,而是深陷『私我——隱秘——庸俗』小型敘事的泥淖」。

他表示,只有「掙脫掉『意識形態』大手的鐐銬與監視,向著獨立不移人格、不從精神、拒絕順從、自由主義思考的方向前進,才可以洞悉到深幽、真實、苦難、堅韌的『真相中國』。」悉尼自由思想者、法學教師袁鐵明宣讀了不能赴會的焦國標教授的論文《極權中國的意識形態潔癖》。

部分與會者合影。黃翔、袁紅冰、費良勇分持已故楊春光、王若望、林牧遺像。(曾妮攝/大紀元)


大會議程共四天,在接下來的三天裡,徐文立、郭國汀、胡志偉、陳泱潮、梁國雄、費良勇、傅正明、謝田、曾建元、夏禱、彭小明等人將進行公眾演講,另外還將宣讀張嘉諺、安樂業、蔣品超、烈雷等人的論文。

悉尼作家陶洛誦表示,無論是參與這次大會的人員,還是大會論文的份量,都讓她感到非常震撼。她相信此次大會必將寫下中國自由文化史上重要的一頁。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6-11-25 11: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