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施英:一周新聞聚焦:高智晟和陳光誠妻受警方毆打引公憤

施英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2月6日訊】據北京人權人士胡佳消息,被關押的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11月24日(星期五)被跟蹤的國保毆打。胡佳錄下了與耿和的電話通話。事情經過是: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星期五下午在上街買東西時,因要求跟蹤的國保人員保持距離,被兩名國保嚴重毆打。事後半小時,她致電胡佳哭訴事件:「他們就罵我,把我的嘴巴牙齒全都打流血,小拇指頭蓋打的飛上去,衣服全都扯成碎片。兩個男的打的我。」

無獨有偶,11月28日(星期二),著名維權「盲人律師」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被警方傳喚。晚上九點,袁偉靜被十幾個警察扔在村口,被村民發現後通知家人攙扶回家,大哥陳光福說:「不到九點時一個村民把孩子(和袁偉靜一起被帶走的)抱回我媽媽這邊,他說袁偉靜在村頭趴在地上哭,他發現有兩輛車十幾個人把袁偉靜抬下車,扔在地上拖在路邊,車就走了。我去到那裡看見有四五個看管袁偉靜的在看,還有三四個村民圍觀。在村民幫助下把她攙扶回家,到現在她還不能控制自己,已經四十分鐘了,到現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耿和和袁偉靜被警察毆打和恐嚇虐待的消息傳出後,引發來自海內外各界人士的一致譴責。海外各大媒體BBC、美聯社、法新社、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德國之聲、法國國際廣播電台;香港的明報、蘋果日報、亞洲週刊等,台灣的中央社、中國時報、聯合報等,美國的華文報紙世界日報,中文網絡媒體博訊、新世紀新聞網、多維、觀察、大紀元、看中國等,紛紛報道這兩起令人震驚的暴行,也陸續採訪了當事人和知情人,專家和評論人士紛紛撰文,海內外網友就此也紛紛上帖,強烈抗議當局和警察的非人性的野蠻行徑。

儘管,中共在最近剛剛舉辦過掌權以來的第一次大型「中國人權展」,網上也傳出中國準備簽署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耿和和袁偉靜的遭遇恰恰卻說明中國政府並沒有誠意,屢屢發生當局公然侵犯人權的事件,誰能相信建立尊重人權的「和諧社會」?

下面是海內外各界人士紛紛撰文強烈譴責當局的野蠻暴力行徑。

▲「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士發表文章:《強烈抗議中共國保當局對耿和、袁偉靜的暴行》。文章說,我得知高智晟律師的夫人耿和女士遭國保大隊毒打的消息,我從網上聽到了耿和女士泣不成聲的哭訴。我為她的遭遇哭泣、難過和憤慨,但當時我忍下了。我要看一看,暴行還會不會繼續。

4天後……我又得到了這樣一條消息:袁偉靜被幾個穿制服的公安抬著四肢扔在村口了。她躺在地上泣不成聲。我再一次從網上錄音中聽到了一位女性的哭訴。

我無法再沉默了!這樣的惡行一再發生,我無法再忍下去了!

這究竟為了什麼?難道就因為她們的丈夫被你們抓走、正等待著接受你們的審判,而她們作為妻子,也就可以任由你們來踐踏?!難道就因為她們作為家屬,沒有老老實實呆在家裡聽候你們的判決,而要為自己的親人鳴冤叫屈?!如果她們同她們的丈夫一樣有罪,就應該堂堂正正地按司法程序辦理,為什麼要這樣下作,把享有天賦人權的公民當作賤民來對待,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地向這些毫無反抗能力的婦孺濫施暴行!

丁子霖繼續寫道:我希望國家主席胡錦濤先生、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先生能看到我的這份抗議書。一個不把人當人的社會,一個視法律為一紙空文的社會,一個暴行遍佈誰也管不了的社會,能是你們天天都在倡導的「和諧社會」嗎?你們不覺得這樣一種強烈的反差是對你們主張的辛辣諷刺嗎?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而且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發生這樣令人髮指的野蠻暴行,你們作為國家領導人,難道不覺的羞恥嗎?

我強烈要求政府有關當局徹查和嚴懲那些以折磨人、虐待人為樂事的行兇者,毫不留情地把他們從公安司法部門清除出去。我呼籲溫家寶先生立即著手整頓司法系統的違規犯法行為,堅決杜絕上述戮殺人性、人道的惡行。

▲維權網發表聲明,抗議國保毆打被監禁人權律師家屬,要求有關機構調查追究刑事責任。聲明說,「維權網」獲悉,高智晟律師妻子耿和被兩名跟蹤她的國保男警察毆打受傷。半小時後,她在電話上向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哭述這一暴行時,仍滿嘴是血,她的牙齒被打鬆動、右小指指甲蓋翻轉過去。國保還用非常骯髒的語言辱罵她。事件直接起因是因為耿和抗議國保對她的騷擾,對方便乘機出口罵人、大打出手。

「維權網」強烈譴責國保對被監禁者家屬採取的這類殘忍、非人道的待遇,以達到恐嚇、威脅、「殺雞嚇猴」的目的。這種株連家屬的做法純屬非法,嚴重違反了中國政府多年前就簽署的(1988年對中國生效)的國際人權公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維權網」將向聯合國反對酷刑特派代表和其它相關人權機構反應。 北京有關司法機構應該立案調查這一行暴事件、如果事實確切,應該對執法違法的國保人員追究刑事責任。

▲「維權網」夏濃女士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覺得關於這件事,起草《維權網》聲明的人說的比較清楚了,就是說它的違法性。從中國法律的角度和違反中國憲法的違憲性,以及對中國政府已經承諾的人權的違背都是非常清楚的。

對高智晟律師的關押純粹是任意性的。『任意』這個字,是個技術性的字。幾種形式的羈押,一種就是按照當事國自己的法律,就是違法的;第二,被羈押的人,真正的原因是因為他(她)行使了自己合法的人權,而受到這種報復行為;第三種就是按照國際文獻裡邊規定的法律權是不是被違背,違犯了比如說法律諮詢權和公正審判的權利、家屬和律師去拘留所看望的權利。所有這些,我覺得在高智晟這個案例裡都受到了違犯。

第二個更嚴重的事就是對家屬的騷擾和虐待,包括毒打。我覺得這是完全沒有任何法律根據的,是非常明顯的對基本人權的違犯。如果說家屬也有犯罪行為或者涉嫌犯罪,你可以提出法律文件,對她也進行拘留起訴,通過法律程序來進行。如果沒有的話,那你就沒有任何理由對人家進行監視、跟蹤、騷擾,甚至就是行暴。這個事太嚴重了!」

前面提到『酷刑』,記者向夏濃女士請教現在國際社會有關『酷刑』的界定。

她說:「酷刑專員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前兩個月的會議上,他有一個非常清楚的說明。『酷刑』,國際公約的理解是很廣泛的。就是說,如果你把一個人放在一個無能為力。。。對他進行威脅,讓他沒有辦法,不得不服從的這種情況下,這就是酷刑。不一定要要毒打他,給他身上潑冷水,也不一定不讓他睡覺、不讓他吃飯、喝水。。。你就是如果進行這種威脅,把他和外界隔離起來,讓他完全沒有任何能力去回應這種局勢的話,這就是對他施酷刑。」

▲網絡編輯、獨立中文筆會會員野渡先生在接受採訪時說,「國際終止婦女受暴日」是聯合國於1999年制定的紀念日,以此來表示「反對男人以暴力加害女性」的決心。野渡先生說:「每年的11月25是聯合國發起的一個針對女性的暴力行為的,它是每年的11月25日到12月10日,主題是什麼呢,是承諾,參與這個活動的人的承諾,不針對女性使用暴力。」

此項活動起源於加拿大,在歐美、紐澳及南非等地已非常流行。加拿大每年幾乎有50萬人佩戴白絲帶。然而此類活動在國內卻少有人知。「這方面的活動,媒體的報道很少」,「特別在我們大陸」「它(國安)是把握的很厲害的。因為他們發現這樣的活動也可能涉及到社會穩定的問題。所以這也是我們想將這個活動推廣出去的原因。畢竟現在針對這個女性的暴力確實是很厲害的了,就像耿和這個例子,是個很明顯的例子。」(野渡)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先生表示:就是從耿和被打的那一刻,就覺的這種婦女兒童受到傷害的事情實在是太惡劣了。作為施暴的一方我們也想對他進行規勸,啟迪他向善。我們想以這種卡片的形式來傳播這樣的一種情感和這樣一種理念。那麼恰好在11月24日她(耿和)被打,25日就是聯合國認定的減少對婦女傷害日,我們就以這個日子作為依托,設計了這個賀卡,通過網絡廣泛傳播。這個賀卡設計的很美。裡邊白色的玫瑰和紅色的玫瑰,紅色的玫瑰代表給耿和的這種支持和安慰,白色的玫瑰是想讓兩名毆打耿和的國保的男警官,要讓他們能夠在心靈上有所懺悔,然後能在這種事情上翻然悔悟,能在這個領域上有所改觀,以後不要再對女性施暴。

我們現在設計的思路是用這個卡片的形式,但是如果願意的話,也可以去做條白絲帶,戴著它。」「我們這個事情沒有什麼身份呀、群體的限制,誰支持這個,誰都可以去傳播它。

▲北京作家王德邦發表題為《耿和、袁偉靜血祭「國際消除針對婦女暴力日」》的文章,文章寫道:在世界為消除對婦女暴力而宣傳呼號時,在為紀念被獨裁者暗殺的3位多米尼加女性——米拉貝爾三姐妹的特殊日子裡,中國警察以其對婦女的「勇武」,用婦女的鮮血來回應著國際社會消除對婦女暴力的努力。當然,在此之前耿和已受到了近一年的監視跟蹤,尤其在其丈夫高智晟律師因上書而於8月15日被捕後,她更是被軟禁,受威脅,遭辱罵。同樣袁偉靜因丈夫披露臨沂野蠻計生而被「連坐」軟禁達15個月之久,期間多次被打,至於威脅、辱罵,那就更不待言了。

在人類進入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在人的自由、尊嚴等普適人權價值日益為世界所公認之時,在中國提倡構建和諧社會、標榜依法治國的口號下,在首都北京,在山東臨沂居然還公然長時間上演著這種與歷史背離,與文明相左的反人性的野蠻而罪惡的鬧劇。這種在光天化日之下、在眾目睽睽之中,肆無忌憚的為惡,完全是對人類的蔑視,是對人類文明的嘲諷,是對人類人性的污辱。對於如此長時間公行的罪惡,人類不能及時制止,一則顯示著人類的軟弱無力,再則預示著人類的災難深重。人類無力阻止一個政權對一個弱女子的暴力,人類就更無力阻止暴政對整個世界文明的顛覆。殷鑒不遠,看看納粹早期先對本國婦幼施暴,再對種族揮刀,最後就對別國動炮。

▲流亡民運人士魏京生先生在新西蘭發表談話,談及耿和女士和袁偉靜女士剛剛遭到的暴力迫害,魏先生悲痛的說,這不是當事警察的個人行為,而是走投無路的中共政權最新開發的流氓政策。因為表面上的法律條文和以前的迫害手段已經無法嚇阻國內民權運動,中共的政法系統才研究出了這種新政策,故意當街迫害耿和、袁偉靜—她們不僅僅是人權律師的妻子,也是優秀的人權義工。

▲流亡異議作家任不寐先生發表文章《耿和,你怎麼哭了……》:

高智晟女兒格格在網絡上的哭訴,一直縈繞在我的耳邊。在那種折磨人的苦痛中,我起草了一份公開信。然而今天,當格格的母親透過網絡哭訴的時候,我完全失去了寫作的能力。淚水淹沒了我和家人的週末——女兒流著淚問我:爸爸,那阿姨為什麼不打電話給警察啊?我只能告訴她們:欺負阿姨的就是警察……望著孩子滿臉的迷惘,我感到加倍的窒息。

耿和仍然在電腦裡絕望的哀哭,令我灼痛不安——忿怒和羞恥都已經是漢語思想的奢侈品,國家剝奪了我們所有的表達意志和表達必要。我曾想問:耿和,你怎麼哭了……我感到我這個問題很愚蠢。除了哭泣,這個被國家欺凌的女子還能幹什麼呢?

我一直很反感從北京傳遞出來的那種聲音:中國現在崛起了,強大了。我有我自己的理由相信這是習慣性的政治謊言。然而今天,那個偉大的強國以鐵的的事實將我駁倒了:在耿和和她的年幼的孩子面前,這個國家的確是無比強大的。我因此也理解胡錦濤先生和李肇星先生在「國際舞台上」樣板式的自信。那是一種充滿力量的自信,這力量充分展示在他們的衛士身上,這些國家精神的象徵可以英勇地將一位有良心的律師,一位普通的的丈夫和父親勝利地抓進監獄,而在這之後,又能頂天立地威風凜凜地把她的妻子打的遍體鱗傷,而這可憐的女人在整個的強國裡面找不到一個地方去講理,只能透過密不透風的網絡無助地痛哭失聲;不僅如此,在這哭聲引起一些微弱的同情之後,這個崛起的國家還能更強大地指控這女人打傷了他們全副武裝的士兵。

一個以專政的強大武器,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踐踏女兒、母親和妻子的國家,一個拳打女人以維護和諧和穩定的現代中國,它屹立在世界的東方。它所養育的精神瀰漫在那強國以及文明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這精神滋長著裡面更強大的犬儒、成熟和精明,這些堅硬的盤算蒙住了無數的心靈。我的祖國是強大的 ,也因為世界,堅定地站在它一邊。

然而,我不知道中國和世界,專制主義和自由主義,滿兩血污和一臉正義,你們打算怎樣處理這位妻子的哭聲。

▲《亞洲週刊》發表紀碩鳴文章《維權者最寒冷的冬天》指出:維權律師高智晟被公安關押後,他的妻子耿和被北京公安二十四小時監視,二十名警察分四班,每班一名男警帶四名女警貼身監視,而營救高智晟的北京獨立維權人士胡佳亦被軟禁家中。近日,耿和更被毆打致傷,滿嘴是血,牙齒鬆動,右小指甲蓋翻開。海外網上最近流傳高智晟夫人耿和指責被北京公安毆打的錄音,淒泣的哭訴聞者揪心,高家及幫助高家的人都陷入被公安殘虐的「寒冬」。

▲異議學者、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劉曉波博士在接受法國廣播電台採訪時表示:囚禁人家的丈夫不算,還毆打她們本人,這太過分太野蠻了。對高律師和陳光誠的家人的迫害,並非偶然的孤立現象,也決非地方警察的為所欲為,而是現政權嚴厲打壓民間維權的必然結果。事實上,自從高律師和陳光誠身陷囹圄後,兩位良心犯的的妻子及其家庭,就一直處在官方的嚴格監控下,失去了人身自由,耿和與袁偉靜及其家庭已經受到極大的傷害。沒想到,國保人員能夠對她們施以暴力。耿和被打得遍體鱗傷,袁偉靜被當地警方傳喚九個小時後,警察居然把她像丟東西一樣地扔在路上。

耿和的哭訴還在網絡上迴盪,又傳來袁偉靜的哭訴。這種禍及良心犯的妻兒的野蠻行為,居然發生在中共官方舉辦第一次大型人權展的時期,豈不是自打耳光!虐待婦孺,難道就是所謂的「大國崛起」?難道大國崛起了,就可以為所欲為、更加殘暴?

▲異議人士、未來中國論壇發言人伍凡先生發表聲明,強烈抗議中共政權對高智晟律師全家法西斯殘酷迫害,文章說,近三個多月來,中共政權把耿和、格格、天宇三個人折騰得筋疲力盡,現在開始毆打耿和。事實上,高智晟是被秘密綁架坐牢,耿和三人是由特務警察24小時被監視跟蹤和毆打,毫無人身自由,也等同在家裡坐牢。

為什麼中共政權要如此虐待高智晟全家?唯一可解釋的理由是高智晟律師毫不低頭,不屈服,不認罪,中共拿不出任何理由對高智晟判刑。因此用虐待耿和三人來打擊高智晟,企圖用親情和血肉之情來瓦解高智晟的堅定意志。

▲北京維權人士曾金燕對陳光誠妻子被毆打非常憤慨,她撰文《嫂子,緊緊地擁抱你》:嫂子只是哭,非常痛苦,許久不能平靜下來。家人把她送到醫院,她說了一句”再也不相信法律,要殺人”,到現在她沒有說更多的話,我們不知道她被當地警方帶走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嫂子是一個堅強的知識分子型的女性,光誠被宣判入獄,她還是堅強地撫養孩子,理性地照顧自己和家人,並且和外界溝通尋求救援的方法。然而,現在她如此絕望地痛苦和哭泣,又拒絕說話溝通。上班的路上,我的眼淚伴著恐懼默默地流著。把偷拍機對準我跟蹤我的男國保,在北京陰冷的晨光裡,顯得更加猥瑣、醜陋、骯髒而且無能!

嫂子是一個堅強的知識分子型的女性,光誠被宣判入獄,她還是堅強地撫養孩子,理性地照顧自己和家人,並且和外界溝通尋求救援的方法。然而,現在她如此絕望地痛苦和哭泣,又拒絕說話溝通。上班的路上,我的眼淚伴著恐懼默默地流著。把偷拍機對準我跟蹤我的男國保,在北京陰冷的晨光裡,顯得更加猥瑣、醜陋、骯髒而且無能!

▲「聲援高智晟聯合會」之「援救母親和孩子」委員會日前致函美國第一夫人勞拉,敦促她營救高律師及其家人。信中介紹了高律師及其家人受打壓的遭遇,並指出,「耿和及其孩子所受的精神傷害是不可估量的。中共當局對她們的惡劣行徑嚴重違反國際社會及聯合國的人權公約。如果這種嚴重侵犯人權和人類道德底線的非法行徑不被制止的話,那我們可以預見中共將帶給全世界什麼樣的災難。」

「聲援高智晟聯合會」兼「援救母親和孩子」委員會發言人張雪容接受採訪時表示,她們還會將此信寄送聯合國相關組織、德國總理默克爾、台灣副總統呂秀蓮、日本首相夫人等。她們還將著手聯繫各國婦女兒童權益組織,以期對耿和及孩子提供各種形式的援助。

▲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盛雪女士對大紀元表示,耿和被打的事情非常鮮明的突出了中共政權的脆弱和無恥。中共掌握著這麼大一個國家機器,掌握著軍警特系統、司法、輿論等所有的社會資源,它還要用這種下流的、直接的、赤裸裸的暴力手段,去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柔弱的女人,說明中共已是完全用盡了伎倆。

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任何一個有同情心、有正義感、還有一點善念的人,都應該對這種暴行予以譴責。

海外人士應該藉助於我們在這樣一個西方民主社會的優勢,向自己所在國家的政府呼籲。很多西方民主國家都有婦女和兒童的團體,這些組織有些有跨國功能。我們應該盡一切可能把這個聲音傳到國際社會上去,讓整個國際社會對中共這種無恥行徑形成強大的、一致的譴責聲浪。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首屆年會全體代表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胡溫當局暴力毆打和凌辱高智晟夫人耿和的流氓行徑:

驚聞高智晟夫人耿和目前在北京街頭遭中共流氓當局秘密警察施暴,我們,全體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的代表,表示最強烈的抗議,並嚴正責令胡溫當局立即停止對高智晟先生和他家人的騷擾、監控,以及任何暴力的侵犯行徑。

高智晟先生是中國的良心,他為中國人民的自由、民主和人權而抗爭暴政,中共當局罔顧全人類最起碼的人倫道德底線,迫害完全無辜的婦女兒童,是可忍,孰不可忍!?

在此,我們全體代表對胡溫當局表示最強烈的抗議和嚴正的譴責。歷史將會讓住你們犯下的每一個罪行;歷史將會對你們犯下的每一個罪行進行正義的審判。

▲貴州異議人士吳玉琴發表題為《「和諧社會」下的罪行與醜惡》文章,文章寫道:對於耿和被打的這一行為,我們表示嚴重的抗議和譴責!不要說高律師在以往幫助弱勢群體維權的行為中,我們認為沒有絲毫犯罪的故意,就算是高律師真的犯法了,也不應該牽連到他家人的身上。三個多月來,「國保」警察對高律師家人無休止的監控和跟蹤,是毫無人性和非常殘忍的做法。而「國保」警察動手打人,更是讓人不可思議,歷來都有「男不和女斗」的說法,可現如今警察卻把自己貶為專政機關的一個流氓、打手。光天化日之下兩個大男人對一個女人大打出手,這種行為難免讓人認為當局構建「和諧社會」是假,施行黑社會弱肉強食的手段是真。也不知打人者是否是父母所生?家中是否也有女人和姐妹?為什麼不換位思考一下,如果被打的是你的親人,你們將會作何感想?世事難料,誰也無法預料自己的明天。不要因為自己的一時無知,而種下叫人終身不得安寧的惡果。

▲方影竹先生在《大紀元》發表評論,文章寫道:在耿和被毆打的時刻,北京金碧輝煌的民族文化宮裡正舉辦「中國人權展覽」。北京國保惡徒的拳,將那裡中共自我吹噓的人權神話,擊得粉碎。展覽廳裡有數以百計的圖片,中共敢不敢把耿和被毆的照片掛出去?廳裡還找了兩個人「現身說法贊人權」,結果有人幾個提問就駁倒了他們,在警察保護下溜走了。廳裡販賣人權謊言,廳外人權倍遭摧殘,掛羊頭賣狗肉,獨裁者恬不知恥到何種地步!

北京國保惡徒的拳,該使那些聽信中宣部花言巧語的人,那些聽信楊振寧之流的拍馬文字的人,那些興沖沖準備觀看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人,清醒清醒了。北京是權貴階層的大本營,上訪冤民的集中營,警察和特務的淵藪。當然,北京也有人民的意志在,人民的覺醒在,人民的英雄在。高智晟便是代表人物之一。至於對待國保惡徒,則可送給他齊白石的題《蟹》名句:「看你橫行到幾時!」

▲澳大利亞民主陣線關於耿和女士被毆事件譴責中國政府:

驚悉耿和女士在北京被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野蠻毆打,我們對北京公安的暴行予以強烈的譴責!

高智晟先生已經被捏造罪名囚以囹圄,但北京市公安局並沒有就此停止對高智晟家屬的迫害,跟蹤、監視,甚至無理限制耿和女士及其子女的人身自由。今天這些便衣警察竟然野蠻毆打耿和女士,其行徑令人髮指,簡直失去人性!我們試問打人的警察:你如何可以對一個柔弱女子下手?我們也要問問北京市政法委,難道這就是你們在北京實施的”和諧社會”?難道你們的”和諧社會”就是靠流氓般無恥的手段來維持的嗎?

我們也正告負責跟蹤監視耿和女士的北京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東城國保支隊、北京市公安局十一處、小關派出所等單位及具體參與迫害耿和的公安人員,你們的肆無忌憚也許在今天會得到中國政府的支持,但你們的惡劣行徑同樣也會被中國人民所牢記,你們的無良行徑終究要得到懲罰!

▲家庭教會部份成員就耿和遭毆打事件的聲明,聲明說,經證實:高智晟律師的妻子耿和於2006年11月24日在北京被兩名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性特務殘暴毆打,一個懦弱女子竟然被中央政府授權的彪形大漢濫施拳腳,我們驚得目瞪口呆。更加難以置信的是,這樣駭人聽聞的暴行竟然發生在標榜「和諧社會」的胡溫當局主政的中心,中國的首善之區—— 北京!我們實在無法接受,但凡有良心的國人不得不發問:中國高層的險惡居心究竟何在?

▲詩人和作家、獨立中文筆會會員歐陽小戎發表詩作:《致袁偉靜女士--故土上的流亡者》。

11月29日,忽聞偉靜女士進公安局之後,被用車拉回,拋在村口,神志不清,問之,口中無詞,唯失聲痛哭。動用國家機器對無辜婦孺施以侮辱,可以斷言該機器已爛透骨髓。

          候鳥啊?
          你們可願在這霜凍的季節
          飛往北方?

          夫人,
          請允許我
          摘一顆最小的星星,
          掛上你屋簷。
          要是沒有鳥兒傳遞,
          請睜開你憂傷的雙眼,
          看看
          這獻給你的歌兒。
          然後它會變成信封,
          載寄給你,
          我遙遠的星星。

          願它入你懷中之時,
          還未燃盡。
          那是我的希望,
          正在遠方
          為你搖曳一個初冬的黃昏。

          這茫茫的故土上,
          流浪著一個無辜的年代。
          原諒我,
          不知如何
          分擔你所承受的一切。
          越過這濃霧下莽莽崇山向你眺望,
          我看見了,
          臘梅花被冰雪驚動的歲月。

▲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採訪報道:

西安民運人士馬育忠先生強烈譴責警察暴行。(錄音)

北京維權人士倪玉蘭指責警察人性全無,只會向百姓揮舞拳頭。(錄音)

貴州民運人士在網上發表文章譴責當局的卑鄙手段。(錄音)

北京民運人士李海表示,絕不能讓這樣惡劣的行徑重演。(錄音)

一位上訪人士聽到這樣的消息,徹夜難眠。質問:中國的撒達母什麼時候槍斃!(錄音)

一位退伍軍人表示,中國的法律不保護守法的人。(錄音)

中國的司法機關是製造冤,假,錯案的工廠。(錄音)

打人的警察其下場比他的主子還要可悲。(錄音)

▲耿和,不要哭(揚帆 大陸)

耿和,你好!

得知你的境遇後,我非常難過。我讓你不哭,但擦不干我自己的淚水。在現實生活中,在危難的環境下,一切輿論上的支持都顯得蒼白無力。我深刻地感到你的孤苦與無助。但我們不哭,外強中乾的是它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女和兩個尚未成年的孩子就足以把中共嚇得不敢合眼了。滾滾的退黨大潮更是把它們嚇得屁滾尿流。胡錦濤、溫家寶對中國的人權問題始終裝聾作啞。180的兩個高大警察對你的暴力毆打是對和諧社會的最好詮釋。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所有正義之士的努力都不會白費,光明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原載《民主中國》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12-06 12: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