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嚴家偉:「申公豹」式的「理論家」可以休矣!

嚴家偉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8日訊】近一個時期以來,隨著中共執掌政權60週年的臨近,什麼「新中國華誕」,「六十年輝煌」的「歌德派」大合唱,真是叫人聽得「耳」不暇接,其分貝之高,更令人感到震耳欲聾。無疑是官辦媒體的「主旋律」。然而在這頌歌盈耳,歌舞昇平的同時,人們看到的卻是首都北京如臨大敵般的狀態。公安、武警、國保傾巢而出,一齊上陣猶嫌「兵力」捉襟見肘,還須動員數十萬「紅袖標」協同「參戰」。進京車輛車車必檢,人人必查。「安保」措施超過奧運。甚至殃及網絡,「自由門」、「無界網」均無法訪問境外網站。更有「五毛黨」黑客之流狂吠要「黑」掉境外一切他看著不順眼的網站,給媽媽六十大壽「獻禮」……這一切似與大喜大慶的「主旋律」形成極不和諧的落差。不禁使人驚詫莫名。也是世界上任何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不應有、也不會有的怪現象。更突顯官民予盾的白熱化程度。

於是不可避免的要引起人們質疑:從1949年到現在六十年了,中國在政治上究竟有多少進步,甚至有沒有進步?於是必然產生出一個「比較」的問題。俗話說「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到商店購物只要「貨比三家」,你自然就會把鈔票花費在哪家店裡。

說到「比」,又產生了下一個問題:和誰比?是與同時代先進文明的「比」,還是與過去的、落後的、野蠻的「比」?中國神話小說《封神榜》上有位申公豹先生,此人的後腦杓子朝前面,臉卻是在相反的方向。所以,他雖然腳在向前面走,眼睛卻一直是向後面看的。我們現在有些「學者」、「叫獸」、幫閒文人與申先生就大概可能有完全相同的遺傳基因。你一說人權,他就拿幾百年前販運黑奴或印第安人幾百年前的處境來「論證」,現在他治下的「人權」起碼比人家好5倍。還振振有詞,一副理屈而氣壯如牛的樣子。港人一說要一人一票普選「特首」,他就說:當年香港總督是普選的嗎?於是他的「欽定」又天然「合理」了。

所以中國在政治上有沒有進步,無疑應和當今世界先進的民主國家相比。民主國家這個概念,並不等同於「西方」。日本、韓國、印度、菲律賓、印尼、同是中國人的台灣……哪一個屬於西方?它們都實行的是民主憲政。現在伊拉克、阿富汗這些過去曾是極端邪惡專制獨裁的國家,也都紛紛加入到民主國家的行列中來了。所以國無分大、小(尼泊爾無疑是彈丸之地的小國,也同樣是實行民主憲政);人口無分多、寡(印度也和中國一樣是土地與人口的大國);國民文化無分高低(印度、阿富汗民眾的文盲比例都比中國高),只要當政者不把少數人的特殊既得利益看得來重勝泰山,高於一切,那麼還權於民,由票箱子裡出政權,就必然是天經地義的事。而毋須去瞎扯淡什麼「中國國情特殊」,「中國特色的民主」之類的廢話。

然而,六十年過去了。1949年出生的嬰兒,於今也應是兩鬢華髮的退休老人了。而中國仍然是一個政黨,一個主義,一黨攬政,一黨專權。所謂的「民主黨派」只不過是些精美的花瓶擺設,只不過是對民主憲政絕妙的嘲諷。所以說中國這六十年來,在民主憲政上乏善可陳,進步甚微,許多時候甚至是進一步退兩步,也絕非誇大其詞。

然而現在有一些「申公豹」式的「理論家」,卻煞有介事地說,我們現在比毛澤東年代,比「反右」、「文革」時期已經好一千倍、一萬倍了,言下之意自然是你們應該「知足常樂」,別不「知趣」,太「激進」了。這些話乍一聽來,似乎有點道理,實則荒謬絕倫。如果人類都像這些先生們如此「知足」,那麼我們現在都還生活在茹毛飲血,穴居野處的石器時代。哪會有鐵器,哪會有火藥,哪會有蒸汽機?更不可能有原子能和電子計算機了。何況這些人用來作比較「標準」的毛澤東年代,是中國、乃至世界歷史上,空前落後、野蠻的年代。特別是文革,那更是人類史上極其少見的兇殘與暴虐。甚至中共領導人都稱其為「十年浩劫」。什麼是「浩劫」?就是巨大的災難。這些申公豹式的「理論家」,豈不是認為只要不是處在巨大的災難(浩劫)中,只要「暫時當穩了奴隸」(魯迅語)爾等「屁民「就該知足常樂,就應該歌頌「太平盛世」,就應該禮讚「輝煌」,就應該叩謝天恩了。這與神話中的申公豹雖然腳在向前面走,眼睛卻在向後看,有什麼區別?

「比」,固然是判別優劣的一種重要方法。但決不能只是縱向的、向後看著與落後的、殘暴的、野蠻的來比。這樣的「比」實則是一種忽悠術。永遠都會「自我感覺良好」,永遠都可自封偉大英明。哪怕1957年殘害了上百萬的知識精英,也是「輝煌勝利」。三年人禍災害,餓死幾千萬人,還是「勝利輝煌」。文革、8964……「勝利」接著「勝利」,「輝煌」連著「輝煌」。一路「輝煌」到今天。除了你自說自話,自愚自樂還有幾個人信?

一位詩人說得好「千年古國貧、弱、愚;一代新邦假、大、空」,真堪稱千古名句。「申公豹」們專挑著貧、弱、愚,專挑著毛式暴政來比,你怎麼不把眼睛「搬」到前面來,橫向一「比」,別說比英美法,日本,韓國,就是比印度,台灣,我們現行的一黨專政的制度都是當今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幾個最落後的制度之一。除了北韓和古巴這樣行將就木的破落戶,我們還能比誰優越呢?

這就是申公豹式的「理論家」們的荒誕與可惡。其實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當今權貴資本主義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至少也是分享到了一杯羹的。所以才如此昧著良知大施其忽悠之術以誤導民眾。

人們應該認清這些幫閒(即幫兇)者的真面目,讓這些申公豹式的「理論家」們及早「下崗」,提前「下課」吧!

2009年9月20日完稿。@

──原載《觀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10-08 4: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