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迷魂黨橫行 預示什麼?

人氣: 39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14日訊】上月,首宗中國迷魂術犯罪團夥在海外落網,使得迷魂騙術已橫行大陸十多年的事實浮上台面。

與麻醉術劫財不同的是,迷魂術能夠控制人的意識,使人聽任擺布,對行騙人言聽計從。被害人深陷一種非邏輯思維的超現實而不能自拔,事後方才清醒,悔恨不已。令人驚訝的是,被騙者雖然喪失理性判斷能力,卻能按照施術者要求,想盡方法奉獻錢財,甚至能自行乘車回家拿錢,再原路送來。專業人士指出,它根本上是一種低靈巫術。

這類被迷魂劫財的案例,在中國各大小城市相當普遍,成為了詐騙中最保險的一類。受無神論意識型態的作用,警方一直不承認迷魂巫術的存在,迷魂術劫財被刻意混淆在藥物麻醉的搶劫案中,官方裏也沒有任何用迷魂藥控制人體思維的記錄,等於是變相鼓勵迷魂黨劫財。

故此,十幾年來,迷魂黨在中國大陸猖獗發展,甚至蔓延至鄰國。

究竟迷魂術是怎麼回事?面對騙術橫行的現象有沒有自保之道?命理師及氣場分析師指出,佩帶雕刻神獸形象的寶玉、鑽石、水晶等,能夠趨吉避凶。但佩帶的人必須心存善念,寶石的能量才能釋放出來供其使用。

曾有功能人士透露,一九四九年中共篡政在另外空間是大魔進場,許多巫術低靈被迫躲進雲貴山區,中原被共產邪靈掌控。如今,迷魂巫術東山再起,說明大魔罩不住局面了。萬魔出洞,似乎反向預示著末世大變革的到來。

迷魂黨東山再起
文 ◎ 任百鳴


九十年代初,廣州當地黑社會從香港引進一種類似迷魂藥的特製香煙,用於劫財,令民眾一時「談煙色變」。(AFP)

近年大陸迷魂案件頻傳,不同於麻醉洗劫,迷魂術控制人的意識,使人深陷非邏輯思維的超現實中卻能聽任擺布。孩童時代對「拍花」拐騙之人毛骨悚然的感覺,被當今「迷魂黨」一次次喚起。

傳說,以前拐賣小孩兒的人會一種絕活兒,用手一拍小孩兒的腦門兒(也有說是用一種迷藥粉一吹),小孩兒就神魂顛倒了,眼睛就「花」了,左面右面和後面全是獅子老虎和山澗,只有前面這個人那有路,因此就只會跟著這個人走,於是就被拐走了。「拍花」之人口蜜腹劍,專打幼童的主意。一經得手,便拐賣他鄉,牟取厚利。

孩提時代時常聽祖輩說起發生的「拍花子」故事。老人們用此來管束孫兒,謹防落入歹人之手。那種孩童時代對「拍花」拐騙之人毛骨悚然的感覺,卻被當今「拍花子」般的「迷魂黨」一次次喚起。

九十年代初,廣州當地黑社會從香港引進一種類似迷魂藥的特製香菸,用於劫財,令民眾一時「談菸色變」。

據說,歹徒接近目標時,常以借火吸煙為由,點燃這種「香菸」,爾後朝目標「漫不經心」地噴出一口菸霧,目標隨即失去思維意識,任憑歹徒擺布。待到迷魂藥失效,家中的積蓄或細軟早被洗劫一空。後來,這種特殊的迷魂術竟在全中國蔓延開來。

筆者當年在昆明某一科研單位同事的老爸就是這樣被迷魂,如同木偶一般,回家拿出錢財交付給借火者。老人最後在一偏僻角落被兒女們發現,身上僅剩褲衩背心。後來一打聽,昆明市區的老年人中類似的迷魂遭遇還真的不少。

「你不要管」

迷魂藥與一般的麻醉藥截然不同。《水滸》中「智取生辰綱」所使用的蒙汗藥就是一種使用麻醉藥物劫財的典型案例。據悉,當前使用三唑侖等化學「迷藥」的案件也時有報導。

與麻醉術不同的是,迷魂術使用的藥物是控制人的意識,使人聽任擺布,且到達一種令人難以思議的地步。被害人似乎深深陷入一種非邏輯思維的超現實之中而不能自拔,專業人士指出它根本上是一種低靈巫術。

昆明六十多歲的高女士受害者向筆者詳細描述了自己的受害過程。一日她正走在街上,有人過來問她要不要買手錶,隨即一只錶湊到她的眼前。事後她回憶說,在錶的面上一定是塗了藥。就在她不買推託之際,兩位男人一左一右把她夾在中間,其中一位小聲的告訴她:「你的兒子出車禍了,現在在手術臺上,需要錢,快去把存摺裏的錢取出來,給我們去救你的兒子。」

奇怪的路遇加上離奇的故事,高女士竟然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異樣。顯然迷魂起了作用,兩人夾住高女士又走了一段路,然後說,就在這裏等她,要她兩小時後必須把錢送到這裏,否則她的兒子就沒救了。

接下來,高女士表情木訥,卻懂得如何坐公共汽車,因為她的家離那裏還有三站。匆匆趕到家後,二話不說,就翻箱倒櫃找存摺。剛好家裏老伴在家,問她找什麼,高女士像被封了口,什麼都不說,只有一句,「你不要管」。

據了解,迷魂術的一個特徵,就是不向其他人解釋原因,總是說「你不要管」,使得在場的其他人搞不清底細。

當時,老伴沒了主意,趕緊給兒子打電話報信,「你媽在家裏很反常。」她在單位工作的兒子迅速打來電話回家,此時高女士剛好拿到了存摺,電話裏明明兒子一切正常,高女士卻只是說「還不是為了救你,還不是為了救你」。

兒子感到不妙衝了回來,但為時已完,高女士已出門直奔銀行,取了錢坐公車逕直而來,總算在約定的兩小時內交上了錢,施術人在那裏等著。就這樣,高女士交了錢,再次回到家的時候,見到了趕回來的兒子,但在邏輯上卻順不過來了,還是反覆的說,「都是為了救你。」

老人不承認自己被騙,臉色蒼白。幾個小時後,才逐漸的回過神來,知道被騙,痛心不已。

此類迷魂術已經不是一般意義的麻醉劫財,而是地地道道的巫術配合藥物的意識控制。

「我好像不屬於我自己了」

據河南《大河報》報導,他們熱線不斷地接到女性市民的反映,述說她們在與陌生人接觸過程中,不自覺就失去了意識,對方讓幹什麼她們就幹什麼,毫無防備心理地就把自己銀行卡的密碼告訴對方,致使錢被取走,手機、首飾等貴重物品也被捲走。她們告訴媒體,之所以失去了意識,肯定是騙子在給她們借手機、撐雨傘等過程中用了迷魂藥。

報導說,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晚七時,年輕的黃女士在文化路上的鄭州工學院站下了公車,她正準備步行回家時,一個穿得很體面的男子攔住了她。

「我是從香港來鄭州旅遊的,我的錢包被偷走了,手機在內地不能用,現在我是身無分文,一天沒吃飯,也沒有錢住宿,能不能借用你的手機,給我家裏人打個電話?」男子說。

「看著他說得怪可憐,穿得也像是有身分的人,我就好心把手機借給了他。」黃女士說,男子用她的手機打了幾分鐘電話,她就站在人行道上左顧右盼,等男子把手機還給她有幾十秒的時間,她拿著手機感覺有些「身不由己」。「肯定是在我不注意的時候,他在我的手機上抹了迷魂藥,我聞到後他讓我做啥我就做啥,我好像不屬於我自己了。」

接著,男子告訴她,他在電話裏讓家人把錢打到她的銀行卡上,讓她拿著銀行卡一起去櫃員機上把錢取出來。就這樣,她和男子一同來到了附近的一家銀行。

「當時,我妹妹往家裏打電話,說她與朋友在銀行,忘了銀行卡上的密碼,輸了兩次都輸錯了,想問問我密碼是多少。我感覺她說話聲音特別大,就提醒她在大庭廣眾之下,怎麼能把自己的密碼報出來。她可能是邊給我打電話邊試著輸密碼,結果,我話還沒說完,她就告訴我想起來密碼了,把電話掛了。」事後,黃女士的姐姐對記者說。

黃女士的銀行卡裏有兩千多元錢,進入操作程序後,她取出兩千元給了男子。兩人從銀行出來,男子要請她吃飯。在一家西餐店裏坐下後,男子稱要給家裏打個電話說一聲,借過她的手機走出西餐店。十幾分鐘後,她漸漸清醒過來,仍不見男子回來,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小紅傘一撐,我就跟她走了」



受害者彷彿不屬於自己,「打開傘後我接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本來不想去,結果她們讓我跟著去我就去了。(AFP)

「我是做生意的,平時就特別小心,誰會知道,那個女人說天熱把小紅傘給我撐起來,傘撐起一會兒,她說讓我跟著她走我就跟著她走,小紅傘裏肯定有迷魂藥。」在鄭州做生意的劉女士說起自己被騙兩萬元的經過時,仍記憶猶新。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上午,劉女士來到德化步行街購物,在一商店門前,一中年女子走了過來,自稱是從外地來鄭州看病的,問她煙廠後街在哪裏。說著,中年女子從手提包裏掏出一張紙讓她看,上面寫著一個老中醫的名字和煙廠後街的門牌號。「我聽人說,這個老中醫看病特別靈,啥病都能治。」中年女子說。

「我知道煙廠後街的大概位置,正準備給她說時,又過來一年輕女子,聽我們在說老中醫,馬上接上話茬兒,稱她知道老中醫住在哪裏,還說這個老中醫一般不接診。對於老中醫是否能看病,我沒有一點兒興趣。」劉女士說,她轉身就要進商店,那名中年女子馬上對她說:「大姐,要不咱們一塊兒去看一看,誰平時還沒有仨病倆災的。」說著,中年女子像是討好似的拿出一把小紅傘,說:「大姐,外面天氣熱,打把傘吧。」

「她的傘是對著我撐開的,打開傘後我接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本來不想去,結果她們讓我跟著去我就去了。」劉女士說,她們打了一輛計程車來到隴海路上,在車上,年輕女子打了一個電話,說是老中醫的孫子在路邊等著。下了車,一男子上前向她們打招呼,稱他的爺爺不在家,不過,他爺爺有個偏方能治百病,可以賣給她們。聽說這樣的偏方才賣幾百元錢,兩名女子均表示要買,同時也勸劉女士多買一些。

「她們問我帶了多少錢,我說就帶了幾百元錢,她們說可以從銀行取錢,我們就又來到旁邊的一家銀行,在我往櫃員機裏輸密碼的時候,她們在一旁看著;當我取的一千元從櫃員機裏『吐』出來時,突然,年輕女子說這地上是誰的錢,我低頭看了一下,在這個時候,她們把我的銀行卡掉了包。」劉女士說,她拿著一千元錢和銀行卡出來後,買了偏方就與兩名女子分手了。等她回去與家人說起此事時,家人都說她肯定是上了兩名女子的當,她才急忙拿著銀行卡去查自己卡上的錢,發現無論如何也輸不對密碼,從銀行工作人員處了解到,這不是她的銀行卡,而她銀行卡上的兩萬元錢已被轉走。

「性情大變,一生的奇恥大辱」

提起不久前發生的受控被騙的經歷,張老漢向本刊記者感嘆,「真是一生中的奇恥大辱」。

南京八十多歲退休在家的張老漢,家住南京市新模範馬路附近。老伴田大媽說,老張一生中從不求人,更不用說開口向人借錢了。但卻在四月的一天,敲開對門鄰居的門,向鄰居劉大嫂當場借了一千塊錢,不是自己急用,而是轉過身,交給了家裏的兩位陌生來客,再加上自己從家中硬搜出來四千元,一共湊足了五千元奉上。

原來,張老漢在回家的路上,「偶然」的同兩個陌生人攀談起來。一「聊」就成了家鄉人,再「聊」原來是自己的鄉下大侄子的好朋友。為了讓張老漢相信,他們拿出手機說是打給他侄子,接通後遞給張老漢,電話裏一通嗯啊;接著又是一個電話,打給侄媳婦,聽到一個女聲和他打哈哈。兩個電話下來,張老漢已中了迷魂術,對來人堅信不疑。

有人分析迷魂藥就塗在手機上,可能第一次張老漢通話時間短,對方發現迷魂力度不夠,故又讓其再續談一個。

「迷魂黨」告訴張老漢,搞運輸的車子壞了,正在修理,需要借五千塊做為修理費。張老漢二話不說,就帶他們回了家。因平時老張不管錢,翻箱倒櫃的也沒找到現錢,於是打電話讓管錢的老伴趕快回來。

田大媽回來後,還想詢問些什麼,被張老漢一個勁的催促快拿五千塊錢,並表示他已查過了,來客絕對沒有任何問題,他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證是鄉下侄子介紹來的人。看到張老漢的著急樣,田大媽翻出了四千塊錢,推說家裏只有這些現金。其實田大媽留了個心眼,沒有動藏在另一處準備旅遊的錢。事後,田大媽說,可能是她常念「法輪大法好」口訣,有神佛保護,所以就沒有像老頭子那樣被迷得六神無主。

一看還缺了一千,張老漢竟然一改一生中的生活原則,很要面子的他,竟然敲開對門,向不太富裕的老鄰居借現金。整個人的性情全改變了。

田大媽說,整個過程只有一位和他們說家鄉話,另一個人始終沒有開口,可能是不會說,怕露餡。但是最後還是露出了破綻。田大媽介紹說,兩人說等會再回來吃晚飯。但是發這個「吃」的時候,田大媽感到怎麼不是蘇北家鄉的發音,像是個無錫周邊的口音。

遺憾的是,沒有抓住這一閃的念頭。來人一走,兩老人就開始懷疑自己受了騙,果然應驗。

據悉,像這樣被迷魂劫財的案例,在中國各大小城市相當普遍,成為了詐騙中最保險的一類。受無神論意識型態的作用,警方一直不承認任何迷魂巫術的存在,他們只當作普通搶劫、詐騙案立案。官方檔裏也沒有任何用迷魂藥控制人體思維的紀錄,等於是變相鼓勵迷魂黨劫財。

故此,十幾年來,迷魂黨發展相當猖獗,案件非常普遍,許多人都有親身遭遇,尤其是婦女、老人成為最大的受害群,事後只是被警方告誡以後要小心,不要輕易相信人而已。

警方稱「從未遇到過這種迷魂藥」

被騙錢財的許多女性作證,她們之所以被騙,主要是騙子在近距離接觸過程中,給她們下了巫術迷魂藥,思維受到控制。

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公安分局刑偵大隊負責宣傳的張景燕卻否認這種說法,「靠物體傳遞的方式,用迷魂藥把人迷倒的現象,我們從來沒有遇到過。」他說在報案的市民中,的確有被迷倒的,但主要是當事人喝了騙子的飲料。

據專家人士指出,目前官方的策略是把涉嫌低靈巫術的迷魂詐騙,一概用麻醉性質的化學迷藥劫財處理,保護中共無神論的意識型態。

鄭州火車站公安分局負責宣傳的張向勝介紹,該局刑偵大隊在案件偵破過程中,發現有犯罪分子把麻醉藥放在飲料裏把人迷倒的,也有用含有麻醉成分的噴霧劑噴在當事人臉上的,還有就是把含有麻醉成分的香菸遞給當事人吸的。至於通過借菸火、用手機、撐傘等方式把人迷倒的,只是聽說過,但尚未接到這方面的報案,並且在偵破的案件中,也沒有犯罪分子交代使用過上述手段。

麻醉醫生:這種「迷」法迷不倒人

據悉,目前醫院所用的主要是麻醉性鎮定藥,通過口服的方式讓患者使用,如果把含有麻醉成分的藥物放在飲料、食物中,量過大的話,當事人就啥也不知道了;量小的話,當事人意識會比較恍惚,反應能力差。另外,市面上還有一種吸入麻醉劑,即通過噴霧劑噴在當事人臉前,讓當事人通過鼻子吸入造成短時間內反應遲鈍。這都是屬於麻醉搶劫的範疇,與控制意識的迷魂術完全不同。

對於迷魂現象,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麻醉科主任韓雪萍認為,「如果是雨傘或是手機上有麻醉藥成分的話,這種麻醉劑濃度很低,根本不可能把當事人迷倒。」

對於當事人確實出現高度的心智迷障,韓雪萍只能給出一種無可奈何的判斷。當事人之所以錢財被騙,應該是騙子採取了「攻心戰術」,把當事人的精神給麻痺了。

當代「拍花子」

據了解,在中國,施加迷魂巫術騙錢劫財被刻意混淆在藥物麻醉的搶劫案中,至今沒有任何獨立的案件紀錄,「迷魂黨」成為當代「拍花子」一族,四處橫行,卻安然無恙。

曾經有中國氣功研究會的人士透露,一九四九年中共篡政在另外空間是大魔進場,為搶地盤,中共橫掃「牛鬼蛇神」。確實有許多巫術低靈躲進了雲貴山區,中原被共產邪靈掌控。

如今,迷魂巫術東山再起,世間亂象橫生,當代「拍花子」們的紛紛出籠,說明大魔罩不住了局面,萬魔出洞,似乎反向預示著末世大變革的到來。◇

=========================================================================================

巫術迷魂蔓延鄰國
文 ◎ 張海山


馬國警方蒐查出涉嫌迷魂術施騙犯罪人的證件與相關物品,五名嫌犯中一男三女為中國籍,另一名為華裔。(AFP)

近年,巫術騙錢手法在大陸氾濫,受害者不計其數,然而在無神論的屏閉下,迷魂術不被承認,迷魂黨被刻意混淆為藥物麻醉搶劫,也沒有巫術迷魂犯罪相關立案,以致於迷魂術行騙蔓延到了鄰國。

據馬來西亞《光華電子報》報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馬國威南警方「雨傘行動」奏效,成功地在旅遊景點高淵巴刹偵破中國籍男女涉及「迷魂黨」欺騙案件,並逮捕五名男女,延長扣留協助調查。目前施用邪靈巫術再配合迷藥粉控制人的靈魂的迷魂術施騙案件在中國大陸盛行。

巫術迷魂首度海外落網

據悉這是首次涉嫌迷魂術犯罪團夥在海外落網。據大陸各地報導,近十多年來,用巫術配合藥粉控制人心智的迷魂術施騙案件在大陸盛行。行騙人選擇老年人做為目標,受害者在被迷魂後,心智遭控制,對行騙人言聽計從,對十分荒唐的藉口,也深信不疑。令人驚訝的是,被騙者雖然喪失理性判斷能力,卻能按照施術者要求,想盡方法奉獻錢財,甚至會自行乘車回家拿到錢後,再原路送來,事後方才清醒,悔恨不已。

有關專家指出,因涉及無神論,大陸警方不承認迷魂術的存在,民間所稱的「迷魂黨」被按一般的麻醉迷藥劫財或一般詐騙案件處理,沒有涉及巫術行騙等此類案件的立案,也沒有相關偵察以及作案人員落網報導,因此十年間,造成大陸用此巫術騙錢十分氾濫,受害者不計其數,以致於當今迷魂術騙錢蔓延到鄰國。

據報導,威南警區主任沙菲安警監在新聞發布會上透露詳情時指出,警方在高淵成功花園大巴刹設立的「雨傘行動」單位,於五月十五日上午九時接獲公眾人士投報,指四名中國籍男女及一名馬國華裔公民,疑涉及欺騙事件,駐守該處的三名警員調查後,將有關男女逮捕歸案調查。

警方說,有關被捕者年齡介於三十四歲至五十七歲,四名中國籍者為一男三女,他們持旅遊護照進入馬國,而馬國公民則為男性華裔(四十四歲),來自雪州加影,相信是負責載送的司機,他們已經被延長扣留以協助進一步的調查工作。

 

馬國警方蒐查出涉嫌迷魂術施騙犯罪人的證件與相關物品,五名嫌犯中一男三女為中國籍,另一名為華裔。

中國迷魂黨馬國屢犯

威南警方在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接獲一宗投報,一名華裔高齡婦女,在高淵成功花園的巴刹,遇到四名中國籍男女,其中一名女性聲稱事主身體有病,必須醫治,並向事主推介治病藥物。事主被迷魂後,深信不疑。沒有現錢,便將一些金飾交給該名女性來購買藥物,並在迷魂狀態下,前往銀行提取三萬六千令吉交給中國籍女性,總共被騙走大約四萬令吉(約人民幣七萬八千;新台幣三十七萬三千元)。

警方說,在當時接獲有關投報後積極展開調查工作,但相信當時該批中國籍男女已經返回中國,而一時不能有所行動。

經過一段時日後,今年五月十五日上午九時,「迷魂黨」再度共乘一輛UNSER休閒車到高淵巴刹故技重施,擬進行騙術時,遭公眾識破,並被受害者認出有關人士面貌,即刻向在該區設立的雨傘行動單位投報,結果該批人士在欲乘車離開時被一網成擒。

沙菲安警監指出,警方經過調查後,將嫌犯押往彼等在北海住宿的酒店進一步調查,並起獲一些中藥、藥物、地圖、全國各地區約五十個巴刹地區之名冊等,但未起獲任何金飾或現款。

在被捕的中國籍嫌犯中,三名女性皆姓吳,男子則姓劉,他們分別來自海南與廣東,於五月八日赴馬,預定二十五日離開,警方相信其中一名五十七歲的女性為主謀,因為其護照顯示擁有來馬國三次的紀錄。至於充當司機的馬國公民,其每天可獲得兩百令吉的酬勞金。

警方相信這些人也曾在其他地區進行欺騙行徑,而且他們的目標皆是上了年紀的婦女,因此,希望未報案之受害者能夠挺身而出協助警方調查。馬國警方援引四百二十欺騙條文進行調查,一旦罪成,可被監禁至少一年及不超過十年,以及罰款。

大陸有關專家指出,海外警方並未認識到此類案件的特殊性。很可能這是此類巫術迷魂行騙被抓的第一起案件。◇

=========================================================================================

破解迷魂巫毒有招數
文 ◎ 王金丁


命理師及氣場分析師陳本源認為,只要心正就不怕低靈。(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究竟迷魂術是怎麼回事?受害者為何對現實失去正常的思維邏輯?面對騙術橫行的現象有沒有自保之道?命理師及氣場分析師有法寶。

近日台北的友人碰到了一件啼笑皆非的事。他在電視購物網站買東西,隔天就接到了冒充購物網站的小姐打來的電話,一聽就是大陸口音,打來的號碼是國際電話碼,說他匯過去的錢太多了,要退錢給他,請他告知提款卡號碼。友人憤憤的說,連這麼粗糙的欺騙招式也使得出來。

殊不知粗糙低劣的行騙手法容易識破,迷離隱晦、牽涉另外空間低靈巫術的「迷魂黨」才真正可怕。他們用低靈巫術配合藥粉控制人的心智,對行騙人言聽計從,對十分荒唐的謊言也深信不疑。令人驚訝的是,被騙者雖然喪失理性判斷能力,卻能按照施術者要求,想盡方法奉獻錢財,事後清醒悔恨不已。

記者也「撞邪」


曾有廣州記者遭遇迷魂黨,對目睹手機被搶完全沒有反應,對上車離開的過程也完全沒有記憶。(AFP)


近年來大陸這種用巫術騙財的勾當十分氾濫,甚至有記者也親身經歷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晚十時多,廣州一記者完成採訪後,獨自走到位於市中心繁華地段的公交車站準備乘車回家,新買的價值兩千多元的手機放在腰間的手機套裏。一直站在身旁的男子在走到距他不到半米處,拿出一個瓶子模樣的東西在其面前晃了兩下,他面前隨之出現了一陣「香霧」。當時該記者並未在意。

他回憶說,當上了公交車後,像夢遊般隱約聽到耳邊不停地有人朝他大喊:「你的手機被搶了!你是不是『撞邪』啊?我們一直叫你,你都沒有反應,你的手機被別人拿走了!」

等他恢復意識發現手機不翼而飛時,同一站上車的目擊乘客對他說,上車之前一名男子從他腰間搶去手機,儘管旁邊的人不斷向他示意,但他卻如同「撞邪」般沒反應,還跟大隊上了車。

奇怪的是,時至今日,該記者對於當時自己是如何上車、如何坐在座位上完全沒有記憶,更不知道許多人在上車後對著他又推又叫。

他說:「如果不是親身經歷,我也和許多人一樣,不相信現實中真的存在能在極短時間內讓你失去意識、卻能任人擺布的『迷藥』!」

寶玉石有助辟邪


佩帶寶石的人必須心存善念,寶石裏的神靈才會把能量釋放出來給他用,心地不好的人佩帶寶石達不到辟邪效果。(Getty Images)

究竟迷魂術是怎麼回事?受害者為何對現實失去正常的思維邏輯?面對騙術橫行的現象有沒有自保之道?命理師及氣場分析師陳本源認為,宇宙中存在著無數的另外空間,每一個空間又存在著無數的生命,高層空間有高級生命,而低層空間也充滿各種不好的低靈,「迷魂術」即屬於一些低靈的東西,它雖然層次很低,但在另外空間能輕易掌控人的心智。表現在現實環境,則類似於神壇與金光黨結合的手法,金光黨是一些騙徒,神壇則牽涉巫術低靈與黑社會,「黑的遇到黑的就更黑了,更邪惡了。不過,只要心正就不怕這些東西。」

陳本源表示,抵擋這種低靈巫術,可以佩帶雕刻神獸形象的天然礦石,如玉、鑽石、水晶、銀等,能夠趨吉避凶。因為天然礦石含有高頻率的能量,低靈的東西一看到就害怕,它們只要靠近高頻率能量的東西,頭會疼痛不堪,像魔音傳腦那樣。

陳本源舉親身例子說明——過去曾佩帶黃水晶,有一次過馬路時,黃水晶的串線忽然斷掉,還是剛換的新線,他就轉身去撿地上的水晶,撿完了水晶一回頭,看到公車跟計程車撞在一起,就在他剛剛站的位子,水晶的串線斷了是警醒他,幫他辟邪,「結果我撿回來的水晶少了一顆。水晶看起來是死的,其實它是活的。」

那麼這些天然礦石為什麼會有辟邪的效果呢?陳本源表示,自從人類有歷史以來,就有「辟邪」這種東西。辟邪是一種古代的神獸,有著獅子的身體、老鷹的翅膀,專門保護帝王、保護善良人民,妖怪出現時牠會把妖怪吃掉。中國古代這種神獸特別多,「辟邪」這種有翅膀的獅子,能趨吉避凶。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獸,被視為辟邪的神獸。(網絡圖片)
中國古代最有名的四神獸是青龍、白虎、朱雀(鳳凰)、玄武(烏龜),當天上的王降生到人間當帝王的時候,四神獸就會跟著下來,有的轉生成人,變成帝王的大將軍,有的維持動物的樣子守在帝王的身邊,保護帝王的領土。古代人知道四神獸會保護善心的人民,比如鳳凰看到壞的龍,就一口把牠吞掉,像雞啄米一樣,據古書上記載,鳳凰比龍還大。

因此,四神獸也被中國人當作是辟邪的神獸,有很多地方用到神獸的形象,比如黃帝穿的龍袍、廟宇梁柱屋脊上的雕龍飛鳳,龍、鳳的神靈保護廟裏面的神,作護法神。中國人自古喜歡把這些神獸的形狀雕刻在玉之類的天然礦石上面,帶在身上辟邪。

陳本源表示,寶石、玉等天然礦石其實是來自天國的產物,是高層空間的垃圾,到了人間就變成寶石,它也是天上神的一部份,所以它的能量很強、頻率很高;礦石的硬度越高,頻率就越高,能量就越強,人間最強的就是鑽石。鑽石的能量是爆炸性的,如果放到氣功師手裏,馬上整隻手會麻掉,強到這種程度,「重點是要把它的能量激發出來使用的話,它會挑主人,因為萬物都是活的,萬物都有佛性,而且寶石都有天上的神靈住在裏面,只是一般人肉眼看不到。」

心善才有能量抵擋低靈

陳本源指出,通常佩帶寶石的人必須到達一定的心性標準,寶石裏的神靈才會把能量釋放出來給他用,心地不好的人佩帶寶石達不到辟邪的效果;有些人帶水晶會破掉,就是沒那個命,除非他有修行,達到了神的標準,水晶才會把能量釋放出來,「水晶是白色的,它的能量就是白色的,從拍攝氣場的照片可以看得出來。因為它是活的、有靈性的,它知道你是怎樣的命,該給你用時它就會給你用。」

陳本源表示,像玉、寶石這些天然礦石戴久了之後,跟人的能量場溝通了,人有災難的時候它會先知道,通常這個寶石或者玉會破掉或是斷掉,就是在提醒人。

自古以來中國人辟邪方法很多,也有的以唸經或唸咒來辟邪。唸經或唸咒能讓人的心跟神靈溝通,神靈會賜福給人,但祂不會完全幫你,因為各人業障各人擔,就是唸經或唸咒可以得到高級生命的保護,小災小難可以幫,若命中注定的大災難還是會發生。如果拿著水晶或寶石唸經、唸咒,唸久之後就會變成人的法器,「這串珠子,不管它的材質是木頭、塑膠或是寶石,只要你長期唸咒,它都會被你的咒語的能量加持,加持之後會改變它的分子結構,但肉眼看不出來,可是它的能量卻已經很強,有的人唸到木頭的能量比水晶還強,但必須他本身有修為,身口意都清淨才行;如果心術不正,唸咒也是沒有效果,神聽到都是髒話。」

陳本源表示,只要心地善良,常做善事,佩帶寶石等天然礦石,寶石的能量就會保護人,就可以辟邪;假如心正而唸經唸咒,能量會更強,就不怕那些低靈爛鬼的東西,「巫術都是很低的東西,有些人他只戴鑽石,就能百毒不侵,就是因為他品德修養好,能抵擋外來的低靈入侵。」◇

本文轉自【新紀元週刊】125期「封面故事」欄目(2009/06/11出刊)
http://mag.epochtimes.com/127/index.ht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6-14 9: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