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轨迹(一):从太空探索说开去

周正

西方古文明中对天文的认识也是很丰富的。图为被誉为“世界十大古天文台奇景之一”的乌斯马尔(Uxmal)玛雅古城的乌斯马尔大金字塔。(图片来源:玉清心/大纪元)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生命从何而来,又向何而去?这是古往今来人们一直关注著的问题,而且也在孜孜以求的探索著:从哲学到历史,从天文到地理,从生物学到考古学发现,都贯穿着这一主线。

美国《时代》杂志2010年11月8日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外星人,你在哪里?”(Is Anybody Out There?)。 文章中说,不管是在银河系还是在广阔的宇宙中,恒星是大量存在的,而行星却是很难寻找的,一直到1995年人类才发现太阳系外的行星存在。在这个发现之后,人们就开始考虑生命在上面存在的可能性。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些行星要么太大,要么离其恒星的距离太近。在过去的15年里,科学家们发现了近500颗这样的行星,但是还没有找到类似于地球、环境适宜于生命存在的星球。

由此可见,人们为了探索这一领域花了很大的功夫。事实上,2009年发射的开普勒太空望远镜(Kepler space telescope)就是为了探索外星生命这一目标的。它跟踪观察著十几万颗恒星的亮度,希望能借此找到新的行星。

在这里不禁想起古人对天文的探索,其研究角度与此大不相同。古人认为天上星象和地上的人与事对应,人类社会随天上的变化而变化。根据这种天人感应,人们就可以通过天文观测来预知人间祸福。《易经·彖传》中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三国演义》中对星象占验的描写特别丰富。比如刘表、曹操、关云长、张飞、诸葛亮、刘备等人的死都有天象显示;在重大决策上,如刘备称帝、蜀吴联盟、诸葛亮设坛借东风火烧赤壁、蜀国北伐中原等等,几乎都与天象有关。

古人已将全天分为二十八宿的天区体系。《晋书·天文志》称:“在人曰三公,在天曰三台。”《三国演义》中也提到诸葛亮所观测的本命“三台星”。三垣二十八宿形成了庞大而又独具中国特色的星官体系。因此,星象占验就可遍及全天。这些在古籍多有记载。比如,就与风有关的占验而言,《汉书·天文志》中称:“月为风雨,日为寒温”,当月亮运行到某些星宿时就会起风。《尚书·洪范》里称:“箕有好风”,即当月亮运行到箕宿时,就要扬尘起风。《孙子兵法·火攻》篇也称:“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

西方的古代文明中对天文的认识也是很丰富的。举例说,埃及文明的繁荣,与尼罗河息息相关。可是,河水的定期泛滥,也带来了许多灾难与苦恼。后来,一名僧侣在观察天象时发现,当夏日某个清晨,有一颗叫做天狼星的亮星随着太阳在地平线上同时升起时,尼罗河水就会在这一天开始上涨;几天之后,当太阳的升起比天狼星晚一点时,河水就要泛滥。大约一年之后,天狼星又与太阳一同升起,如此往复、周期循环。知道了这些之后,人们于是就在河水泛滥之前提前撤离,退出洪水泛滥地;等到风平浪静后再回来播种、收获,享受河水带来的肥沃土壤。这是人类顺应自然、与之和谐相处的范例。

谈到古文明的智慧,如果有人认为上面这个例子多少有些巧合的话,那么玛雅文化中在天文领域的了解就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了。古代玛雅人不知道现代的望远镜,却了解天体的精确运行周期,并与现代天文研究的结果极为相近。比如,太阳年(即一般意义上的一年)现代的精确测量值为 365.2422天,而古代玛雅人却知道太阳年的长度为365.2420天,两者差0.0002天;类似的,玛雅人概念中月亮绕地球一周的时间为 29.530588天,而现代的测量值为29.528395天。玛雅人对金星的会合周期的计算能精确到每6000年只差一天。玛雅历法中对金星也有超乎寻常的研究,他们能准确的算出一个金星年是584天,如果按他们的方法去推算金星的运转周期,一千年仅有一天的误差,这是一个极为惊人的天文学成果。玛雅文化只是一个例子,类似的情形还有不少,比如非洲有一个叫做“多汞”(Dogon)的部落,他们在很久远以前便对天狼星具有十分详细的了解。

回顾这些历史上的文明,不禁令人深思。广阔的宇宙中、大千世界里,生命的奥秘可能比比皆是,远非我们习惯所认识的那样。其存在方式也不仅限于人们所熟知的这些。中国古人讲:三尺头上有神灵。西方也有类似的说法。人也常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里面也许蕴含着很深的道理。人间的许多大事,不是人说了算的,是有其规律的。所以顺天意而为,也就变得很重要。就个人而言,人的所做所为,一言一行,也不是做完就没事了,而是会有后果的。也就是说,做好事得善报,做坏事得恶报。

为了太空探索,人们还发射了其它的天文望远镜,如1990年发射的哈勃(Hubble)望远镜和1999年发射的钱德拉X射线太空望远镜。它们拍摄的许多图片也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其中有新星的生成过程、也有天体的衰老消失;在银河系内也有许多前所未有的变化,而且银河系也似乎在与其它天体分离……那些奇妙而又壮观的景像令人惊叹不已。愿意进一步了解的读者不难在网上搜寻到相关信息。这些天体的变化都说明,我们所处在的时代是一个特殊的时期。

由此可以看出,生命的存在方式不只限于现代科学所认识到的那些。当放下旧的观念时,可能会发现,生命的真相远在天边,也近在身旁。自己生命的未来,有时取决于匆匆生活中的一念。(待续)

参考资料:
Is Anybody Out There? http://www.time.com/
http://xinsheng.net/xs/articles/gb/2002/5/4/14648.htm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说起那些曾经辉煌,后来被淹没的古老文明,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亚特兰第斯(ATLANTIS)”,也叫大西洲。据说那里有发达的港口,现代化的城市……却在大约一万二千年前因一场世界性的大地震和大洪水灾难而沉入海底。
  • (shown)按照传统历史学与考古学的观点,美洲文字历史不超过2300年,而这个新发现使学界不得不重新评估奥尔梅克文明的重要性。
  • 人的生命都是有生命轨迹的、是有规律的,如果人能掌握了自身的生长、发展规律,人对人生观的认识就会发生根本的改变。
  • 科胡利希(Kohunlich)是前哥伦布时期中美洲的玛雅文明考古遗址。尤卡坦半岛上的科胡利希,在半岛的金塔纳罗奥州(Quintana Roo)、切图马尔(Chetumal)城以西约 60公里处。掩埋在热带丛林棕榈园中的科胡利希,是由美国人雷蒙德‧默温(Raymond Merwin)于1912年发现的。
  • 卡巴(Kabah)是尤卡坦半岛上的另一处玛雅遗址,在半岛的Puuc地区。Puuc名字来源于玛雅语,意思是“山丘”。由于Puuc在这地区是唯一高的地理环境,因此它被称为Puuc地区。卡巴距乌斯马尔(Uxmal)遗址约20公里、名城梅里达(Merida)南约 80公里。
  • 图伦(Tulum)古城是尤卡坦半岛上晚期的玛雅遗址,是唯一一座建在海滨的玛雅古城。文化古迹与自然风光,使这里成为热门旅游景点。
  • 帕伦克古城是尤卡坦半岛的另一处著名玛雅遗址,据说是玛雅文明考古的最早发现地,这里有举世闻名的“铭文神殿”和帕伦克国王巴加尔的墓室。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 玛雅遗迹之二:乌斯马尔(Uxmal)

    位于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北部、距尤卡坦首府梅达尔市8公里的乌斯马尔(Uxmal)玛雅古城,是玛雅古典晚期的奴隶制城邦遗址,保存较好的一座玛雅古迹。据说,它是少数几个基本保持了原貌的玛雅遗址之一。199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 今年随欧洲“神秘玛雅文化之游”热门旅游团去墨西哥走了一趟。
  • (大纪元记者王佳惠、全宇首尔报导)近日,为纪念韩国博物馆开馆100周年,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举办了世界系列古文明展的第三个特展“太阳的儿子,印加”。向韩国公民展示了印加神秘的古文明,参观者表示,古代人的聪明智慧令人惊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