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利中看祸福得失

青竹

人生祸福皆有因缘,一切都在天理的安排之中。(clipart.com)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

人来时一身空,走时还是一身空。可是在世间,一些人受名利驱使,往往认为钻营求取就会得到益处,却没有想过人生祸福皆有因缘,一切都在天理的安排之中。而妄心贪念侥幸的希求,反会害了自己。这就是古人说的“取之有道,得之有命”、“一切福田,不离方寸”的道理。

据史载:唐朝时,新平县官吏裴璞死了之后,他的外兄华元到陇右做客,在路上遇到了一位武官,后面跟有很多随从。华元仔细一看,武官原来是裴璞,于是惊喜的问:“您不是已过世了吗?怎么又任武官了?”裴璞说:“我现在的职务是西川刷掠使,专门负责管理世间财务的盈缩增减。要晓得世人的一饮一啄,都是命里注定的,何况钱财呢!阴司都有登记,所以一个人获得的钱财,也都有一定的限制;若是超过了限制,就会被刷掠掉。或是被自己消耗浪费掉,或是遭遇横祸,或是做生意投资亏掉,或是疾病消散,都是由我这个刷掠使来掌管。人们经过勤劳付出所得,也只是得到了本分中应有的,没有一丝额外的;若是不勤劳,则连本分中所有的都会失去。其他事情也是一样。唯有行善可以增加福报,你应该多做善事啊!”裴璞说完之后就不见了。

宋代的刘颃文章写的颇好,一心想早些取得功名,就来到终南山向诩圣真君叩问自己功名的事情。真君说:“你的文章虽好,但是命太薄了。你若能够安分退守不营求,还可以保有余年;若是过分的营求,必定会折损你的寿命。如果能多行善或许可以弥补缺失。”刘颃未能听从真君的劝告,他想尽办法也没考中,结果因过分营求而生病死了。考取功名是要有福德的,怎么可以用智巧的手段去求取呢?只有认真的积累德行,一切福份才会自然到来。

明朝的两淮盐运司耿九畴淡泊名利,为政清廉,凡是有请托办的私事和礼物,一概回绝。平素不结交权贵,公事之余就焚香读书。他说:“为官者最亲近的是百姓,若按官场请托的办,百姓则会受害。凡事有是非曲直,岂能以私心而废弃了公理?”他的廉洁之名,妇孺皆知。有一次耿九畴在水边感叹的说:“水这样清啊!”旁边就有位小孩对他说:“河水的清澈,比不上您操守的清廉啊!”耿九畴成为全国官吏和百姓的榜样,后来被任命为掌管全国官吏风纪的都御史,后任尚书。他的儿子耿子裕遵守他的教诫,十九岁就考中了进士,后来任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品行和他父亲一样廉洁。

自古以来有道德的人,都不会为金钱名利所动。恪守职分,修德向善,不仅可以戒除各种私欲贪念,保持清净的心境,而且能够使福报更加久远。而执著名利,只会给自己增加苦报和罪业。因为人生在世,道德和良知才是人生命本质中最美好的东西,是人生命中最重要的!

──转载自新三才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陈怡莲采访报导)谷歌离去,有人扼腕,有人愤慨,有人无所谓,其中利弊得失,说法不一。而中国作家、前吉林省艺术学院戏剧系教师卢雪松表示,谷歌“不作恶”的企业理念并不激进,而是一个道德标准的底线,也正因为它秉持这一标准,不得不选择与中共决裂。

  • (shown)现在,我不再被外界的忙乱带动、不被多余的欲望搅扰,把帮助别人的事和工作上的事都当作自己想做的事,只想着做好我应该做的,这样能把事情做的又快又好,没有了“忙”,只有心无旁骛的“快”,没有了“烦”,只有随其自然的平静。
  • (shown)我们没有调整心态去面对失去,没有从心理上承认失去,只沉缅于已不存在的东西,而没有想到去创造新的东西。
  • 社会既然有人为了争“名利财货”这也是社会上的正常现象,因为社会的财富不均,劳力不平衡的关系。为什么有人已开始要虚名?有人收藏财货呢?
  • 从1984年薄熙来由北京空降大连市金县当书记,到2004年其被闻世震等地方官员挤出辽宁省,先是七品芝麻官,后是国企大省的省长,然后是国家商务部长,薄熙来不仅名利双收,而且其太太孩子,以至老子薄一波,岳父谷景生等都一荣俱荣,鸡犬升天,其生活腐败,出入招摇,派头风光,不可一世,在大连以至辽宁省,凡知情者无不切齿痛恨!正如大连晚报一记者说的那样,他操控媒体强奸了民意,否则就他们家族干的坏事,披露万分之一,就地法办,都足够枪毙他十个来回!
  • 经过两个多月的犹豫与焦灼,在整个决策层综合考虑了道义责任和利益得失后,谷歌最终离开了中国大陆。
  • 谷歌离去,有人扼腕,有人愤慨,有人无所谓,其中利弊得失,说法不一。而我以为,面对谷歌的离去,我们如果不能审视一下我们自己,那才是最大的损失。
  • (shown)我们来世间,不过是个过客,小住数十载就要回到老家。一切一切都是过眼烟云,我们可以如神仙般的逍遥自在享受一切,享受自己现有的一切。不要想占有,你就能放下一切,就能忘了那一切。
  • 俄罗斯数学天才佩雷尔曼( Grigory Perelman)2003年解了悬赏100万美元的宠加莱猜想。但日前,这位数学奇才却不愿领取这笔巨额奖金,宁愿躲在他位于圣彼得堡的,家徒四壁到处是蟑螂的简陋单元屋内。他陋着大门对外宣称:“我想要的所有东西,我都已得到了。”
  • 这出戏已落幕,我依然是台下的观众。潇洒的转身,走向百丈红尘,洒脱的背后是饮尽孤独,飘忽的心却因此可以自由的穿梭来去,无拘无束,无牵无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