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97.9%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4月16日讯】法轮功(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方法,以真善忍为原则修炼,性命双修。简言之就是以真善忍指导日常生活,提升人的道德品质,同时通过五套功法强身健体。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以来,各方面正面效果显著,深受社会各界欢迎。


1998年5月,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来长春调查法轮功情况

1998年5月以来,国务院两次批示,将气功和人体科学归口到国家体育总局统一管理。国家体总根据这一精神,下达了一系列专门文件,并对在健身功法中发展最快,在群众中影响最大的法轮大法(法轮功)进行了全面、公正的调查了解。

为了配合体委这次调查,笔者同由不同专长的医师、医学教授等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于98年9月对广东省的广州、佛山、中山、肇庆、汕头、梅州、潮州、揭阳、清远、韶关等市约1.25万余名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身心健康状况进行了表格抽样调查。

这次表格抽样调查学员12553人,其中男性占27.9%,女性占72.1%,50岁以下的占48.4%,50岁以上的占51.6%;其中患一种以上疾病的学员10475人,占调查总人数的83.4%,通过2-3个月至2-3年不同时间的修炼,患病学员的身体状况大为改观,祛病效果十分显著,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高达97.9%。

同时7170名学员填写了年节约医药费数字,共节约医药费1265万元/年,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可见其经济效益也十分可观。特别是被调查者的心理状况和精神状况得到极大改善,有89.4%的学员认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后心性变好,道德回升,心理得到了彻底的自我调节和提高,只有129人填写“没有变化”仅占被调查对像中的1%。

在这里值得特别提出的是:通过调查,我们发现了法轮大法学员们修炼后出现了许多奇特的现象,这些现象不是个别案例,而是一个普遍的群体现象。其超常性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绝大部分学员在修炼后身心健康状况迅速得到了改变,其速度和效果令人惊奇。有的在听完李老师讲课或在家看书,三、五天之内就出现了症状消失,全身一身轻的感觉,大部分在数月或一到两年之内能达到疾病症状完全消失或好转。这次调查的12553名学员中,96年之前学大法的老学员不足三分之一,97年和98年开始学大法的占72.3%,他们中98%的人都在一到两年内达到了祛病健身的效果,只有2%的学员填表回答没效果,而这其中包括一部分炼功前本来身体就健康的学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达到无病的状态,这是他们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也就是现代医疗手段不可能做到的。

第二,许多学员在炼功前是有名的“药罐子”或“医院常客”,炼功期间他们竟然能做到不需继续吃药和打针,而疾病不会加重与重发,反而身体状况越来越好,这其中既有正在进行化疗的肿瘤患者,也有被医生告知“不能停药治疗”的糖尿病患者,这些现象若站在现代医学的角度上看是不可思议的。

第三,在修炼前患病的学员中,有一些是患有医学上认为的顽症、绝症或疑难病,他们有的被医院判了“死刑”有的被权威专家下了“无法治愈”的定论。可是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却奇迹般地得到了康复。简直让医学专家目瞪口果,震惊之余百思不得其解。这次我们调查广东省境内21地级市,每个市都有一部分曾患癌症、绝症和疑症的学员,修炼法轮大法后,经医院复查,癌细胞消失,绝症杂症消失,恢复了健康。

第四,在法轮大法修炼者中不但病症消失,而且身体普遍出现向年轻方向退的现象。老年修炼者出现皱纹减少。头发变黑,脸色红润,皮肤光滑,出现“返老还童”之状。特别难以解释的是,许多老年妇女还会重来例假,其中连88岁高龄的老年妇人也出现了重来例假现象,向年青方向返退。

法轮大法修炼学员所出现的以上几种神奇现象和真实效果,令现代医学夷非所思,实证科学根本解释不了。为什么现代医学治不了病。修炼法轮大法后可治、有救呢?为什么现代医学攻克不了的难题,对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来说却是轻而易举呢?这对于我们这些从事医学教学与临床工作的人来说,确实难以从现今的医学理论中找到答案,只能说这是一种超常的科学现象。

气功修炼能祛病健身、延年益寿已为大众所接受,但要说修炼可以达到“返老还童”“青春长驻”,对许多人来说就不可思议了。但调查中我们确实发现,法轮大法修炼人群中普遍出现身体向年轻方向退的现象,特别是老年人更加明显。

法轮大法修炼人群出现的这一特异现象,说明了法轮大法有着十分超常的功效。总之,法轮大法修炼人群中的这些奇特的现象与事例,已远远地超出了现代医学所能认识的范畴,法轮大法这一超常的科学现象值得我们医学界和科学界的深思和探讨,这对于提高全人类的健康水平和文明进步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也为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方向。

(中国大陆某军医大学病理教研室教授×××供稿)

──转自《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责任编辑﹕金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