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肠稻”奇闻 食一粒一年不饥

文:天羽

《赤壁丛林》(钟元翻摄/大纪元)

  人气: 180
【字号】    
   标签: tags:

古代到底还有多少今天的我们还不知道的秘密?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谜。例如,在古代曾有过和凤梨差不多大小的米粒,让我们今天的粮食专家也自叹不如。

晋王嘉《拾遗记‧前汉下》中记载:“宣帝地节元年(公元前69年),乐浪之东,有背明之国,来贡其方物。言其乡……有明清稻,食者延年也;清肠稻,食一粒历年不饥。”

再看《镜花缘》*中也有关于“清肠稻”的故事情节。

《镜花缘》“清肠稻”

有一天,《镜花缘》书中主角唐敖、林之洋和多九公来到了一片树林前。林之洋说:“九公,你看前面一带树林,那些树木又高又大,不知什么树?我们前去看看。如有鲜果,摘取几个,岂不是好?”

登时到了林中。迎面有株大树,高长有五丈,粗有五围;上面并无枝节,惟有无数稻须,如禾穗一般,每穗约长丈余。唐敖道:“古有‘木禾’之说,今看此树形状,莫非是木禾么?”多九公点头道:“可惜此时稻还未熟。若带几粒大米回去,应是罕见之物。”

唐敖道:“往年所结之稻,大约都被野兽吃去,竟无一颗在地。”林之洋道:“这些野兽就算嘴馋好吃,也不见得能吃得颗粒无存。俺们且在草内搜寻,务必要找出,好长长见识。”

林之洋说罢,各处寻觅。不多时,他拿着一颗大米道:“俺找着了。”一旁的二人近前观看,只见那米有三寸宽,五寸长。唐敖道:“这米若煮成饭,岂不有一尺长么?”多九公道:“此米何足为奇!老夫向在海外,曾吃一个大米,足足饱了一年。”

林之洋道:“这等说,那米定有两丈长了?当日怎样煮它?这话俺不信。”多九公道:“那米宽五寸,长一尺。煮出饭来,虽无两丈,吃过后满口清香,精神陡长,一年总不思食。此话不但林兄不信,就是当时老夫自己也觉得疑惑。后来因听闻当年宣帝时背明国来献方物,内有‘清肠稻’,每食一粒,终年不饥,才知当日所食大约就是清肠稻了。”

林之洋道:“怪不得今人射鹄,每每所发的箭离那鹄子还有一二尺远,他却大为可惜,只说‘差得一米’,俺听了着实疑惑,以为世上哪有那样大米。今听九公这话,才知他说‘差得一米’,却是煮熟的清肠稻!”

或许现代人不相信会有这样的“清肠稻”,但是谁又能断定一定没有呢?!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本“秋山木工”创办人秋山利辉于近日访台,为其中文版《匠人精神:一流人才育成的30条法则》进行新书宣传。大块文化于3月4日假诚品信义店The Library餐厅举办新书发表会,活动中特别邀请公益平台文化基金会董事长严长寿、稻禾餐饮集团创办人梁正中、稻禾餐饮集团总经理严心镛、肯梦Aveda创办人朱平站台,与秋山利辉交流人才培育的想法。
  • 清朝初年有一位记的前世经历,深受顺治、康熙俩位皇帝赏识的大官。他名叫李霨,字景焱,号坦园,直隶高阳人,生于明熹宗天启五年(公元1625),卒于清圣祖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享年六十岁。
  • “沧海桑田”这句成语,不只是一种面对多变人生的慨叹,其实,人们越来越清楚远古地貌、史前文明剧变的事实。在新疆的天山和阿尔泰山之间的准噶尔盆地发现的史前遗迹,让地球人近一步贴近我们地球的演变历史,一窥“沧海桑田”演变之亘古绵延,邈远超过人类想像力有限的跨幅。
  • 达舒尔金字为何是斜塔造型?波多黎各的工程师萨缪尔雷暴认为这个所谓的“错误”设计其实是故意的。为了解开这个谜,他应用了完美符号系统,之前,他用这个系统解开了大金字塔以及其他金字塔的几何设计之谜。
  • 中华民国行政院农业委员会与国际合作发展基金会组成的9人农业代表团,今天参访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里面附设全球最大稻米基因库,是以台湾稻米专家命名。
  • 美国史密森学会藏起关于我们祖先的真相。圣经和古代的世界文本中那些漫游地球的巨人真实存在!美国最高法院裁决,美国史密森学会发布机密文件,历史可以追溯到1900早期…
  • 一直以为,鲤鱼跳龙门是一种比喻,没有实际的意义。没想到有一天翻阅古籍的时候,发现了它的出处,在古籍《三秦记》中有一段它的记载,看后顿觉古人的智慧与科学的发达远非今天的人能够比拟的。
  • UFO在地球上现踪的事件越来越频繁,检视一些古代遗留下的岩画中,竟然也发现了外星人出现的征象。外星人可能在史前已经存在?
  • …唐代名相李德裕知道后大惊,因为这五百只羊到来,刚好凑够一万之数。他与僧人说:“我不食这五百只羊,是否有得救呢?”僧人摇头说:“事已至此,那五百只羊已归相公所有…食禄尽则命尽
  • 人的富贵贫贱,穷能寿化,其中以寿元最难算得准,因为它涉及八字以外的多方面因素。例如人们常说:“积德可以延寿,损德则减寿。人间偶也能实际看到这命运簿泄露的天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