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关键4分钟降低伤亡——坚持到最后的9·11空姐邓月薇

【大纪元2017年09月16日讯】16年前的9月11日,美国在全世界的注视下遭受史上最严重的恐怖攻击事件,地球上每一个电视画面不断播放着惨烈的爆炸伤亡现场。至今,大部分人都能够清楚回忆当时自己正在哪里,正在做什么事,然后突然放下手边所有事,目瞪口呆地盯着那个非常不真实的电视画面。

这场巨难不仅改写了美国人的世界观、种族观、价值观,更改变了全世界的政治生态。这场浩劫也让许许多多平时在自己的工作冈位上兢兢业业服务的平民百姓,因缘际会地变成了救人的无名英雄,包括机上人员、救难人员和纽约市民。

就像当时任职于美国航空的华裔空姐邓月薇(Betty Ann Ong,1956—2001)一样。她是紧急向地面通报911事件的第一人。

她的英勇事迹已经远远超过了她平时的专业训练,因为没有一份职业会要求员工,在工作岗位上面临生死关头时还把别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关键的4分钟 阻止伤亡波及更多无辜生命

2001年9月11日大约8时20分,北卡罗来纳州的美航订位中心票务员接起电话时,他完全没想到这将是一通致命的求救电话。

通报电话录音里是一个镇定清晰的声音:“我是第11次航班乘务员,我是Betty Ong。”

当时美国航空第11号班机的商务舱已被恐怖分子施放的梅斯毒气充满,使人呼吸困难,但她临危不乱地悄悄拿起经济舱后排的电话,向美国航空地面中心通报遇劫。

她冷静地传达机上情况,完整的讯息足以令地面航管紧急中心确认为劫机事件,并立刻采取行动,及时取消所有班机、管制领空。

后来联邦调查局公布了当时的危急求救录音,更让世人感佩她的英勇,但同时也深深地叹息,一个美好的生命被无辜牺牲了。

在许多转载这段电话录音的影音网站下面的回馈中,有许多世人向她致敬,感谢她的坚强。这段留言尤其令人不胜唏嘘:

“她的冷静沉着令人敬佩!

“可是最令人不忍面对的,却是听到地面中心值勤人员和紧急专员的无言以对、不知所措。这不能怪他们,因为绝对没有人会想像世上有这么悲惨的事,我几乎可以听到他们心中欲哭无泪的呐喊‘其实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却不能明说,只能默默为在遥远的空中那一端正使尽力气保持镇定的邓月薇祈祷。”

结束年仅45岁的生命之前,在“9·11”前一天, 邓月薇还和姊姊通过电话,并说:“我好爱你们。”是不是,冥冥之中她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对邓家一对高龄父母来说,心爱的女儿用如此悲壮的方式结束生命、离开爱她的家人,这是一辈子无法愈合的痛。每年的9月11日,父母亲都前往北加州避开各种纪念活动,安静地用家人的方式怀念女儿。

美国人永远不会忘记:“失去”使我们更勇敢

川普在本周一的悼念仪式上特别向所有受难者家属致敬,他说:

“这段黑暗日子的恐怖和痛苦,将永远被记入我们国家的历史。我们永远不能抹去你的痛苦,或让你们的亲人复活,但是他们的牺牲激励我们下定决心,尽一切所能保护人民安全。”

2003年9月,一个父亲制作了一面美国国旗——“荣耀之旗”(Flag of Honor),他的儿子是遇难的消防队员之一。这面国旗上面写着3,000名遇难者姓名,而邓月薇的名字被排在第一行。2012年9月10日,9·11事件救难人员、也是9·11终身义工的里维艾拉(Germano Riviera),手举著这面旗缓步走向当初受创严重的世贸中心附近,以行动向事件中所有受难者致意。

每年的9月11日,是旧金山市定下的“旧金山邓月薇日”。

用慈善延续对英勇生命的怀念

邓家为邓月薇成立儿童健康及福利基金会(Betty Ann Ong Foundation),帮助贫穷家庭的青少年建立健康的饮食观念和习惯,延续她舍己为人的精神,这应该就是纪念她最好的方式吧,因为她生前就是个爱孩子、热心公益又敬老扶幼的善良女子。她生前的同事说,飞行夜间时段的航班时,邓月薇是唯一一个半夜起身查看老弱、儿童乘客的空姐。

基金会也得到史丹福大学图书馆的支持,以严谨的历史考证方式编成文献,记录关于这段英勇历史的一切。#

纽约九一一国家纪念博物馆,北池的N-74面板上,印着邓月薇和美国航空11号班机上所有旅客的名字。(维基百科)
纽约九一一国家纪念博物馆,北池的N-74面板上,印着邓月薇和美国航空11号班机上所有旅客的名字。(维基百科)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