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从动物细胞到人体细胞

植物也有情绪 (7-4) 情报单位的重复实验

克里夫‧巴克斯特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4月7日讯】我的老友约翰‧亚历山大上校(Col. John Alexander)在美国陆军情报安全指挥部(U. S. Army Intelligenceand Security Command)担任尖端人类科技处总长(Chief of Advanced Human Technology)期间,为该部部长毕‧司塔伯班少将(Major General Burt Stubblebine)安排了一次到圣地牙哥实验室的参观行程,时间是一九八三年的一月。同行的有亚历山大上校以及该部的科学顾问艾德温‧史毕克曼博士(Dr. Edwin Speakman)。我们在这次参观中安排了植物及人体体外细胞展现“生物通讯”能力的示范。

一九八三年三月间,该部多次再度派员造访我们的圣地牙哥实验室。同年七月,我前往该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总部,花了几天时间与约翰‧亚历山大一起检查重复人体细胞体外实验所需器材。这次的重复实验非常成功,其间有效地观察到人体细胞在相距十二英尺的状况下所展现的“生物通讯”证据。在另一次架构较不严谨的实验中,研究者则观察到细胞间相距五十英尺时所产生的反应。

一九八五的上半年,实验室成员除了史帝夫‧怀特之外,又增添了一位义务帮手──强‧史贝勒(Jon Speller)。早在纽约市,当我们准备第一份公开发表的“生物通讯”报告──〈植物具有“原始感知”的证据〉──的时候,强就已经帮了非常大的忙。一九八五下半年,在强‧史贝勒的协助下,史帝夫‧怀特与我共同撰写了一份报告,名为〈“生物通讯”能力:细胞捐赠者与体外白血球间的感应〉(Bio-communications Capability:Human Donors and In Vitro Leukocytes)。经过介绍,我们将这篇报告投稿至《国际生物社会学研究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social Research)。由于实验涉及人体细胞(生物),而我的专业背景又是测谎(社会),这份期刊对我们而言似乎非常恰当,而他们也接受了这份报告。(注2)

报告刊出前,我在华盛顿特区的宇宙俱乐部(Cosmos Club)作了一场演说,演说中包含了报告中的内容。由于强‧史贝勒透过俱乐部的一位会员为我们牵线,我们才得以使用这个著名的俱乐部。这名会员是海军的退役军官麦尔斯‧杜瓦上校(Captain Miles P. DuVal),以撰写有关巴拿马运河的文章而闻名。

在门厅的墙上,诺贝尔奖得主的照片一字排开,卡尔‧萨根(Carl Sagan)的照片非常显著。听众是一群个别邀请的当地科学家以及政府职员。在演讲中,我们放映了报告中所提到的,所有十二个白血球样本的实验样例。我并不确定宇宙俱乐部当时是否有准备在自己的地盘上看到这样“前卫”的实验结果发表,但是这场演讲的反应还不坏。

同样是一九八五年,在报告还未刊出之前,我受邀至分子矫正医学学会(Ortho-Molecular Medical Society)演讲,题目是“人体白血球与其捐赠者间的‘生物通讯’交流”。这个学会的医生们相信补充维他命及改善饮食有助于病人复原,莱诺斯‧鲍林(Linus Pauling)也是其中之一。由于当时刚过六十岁生日,我还在演讲中提到自己常年服用天然维他命E和维他命C。要不是莱诺斯‧鲍林提醒我他有个与我同年纪的儿子,我还在为自己的活力沾沾自喜呢!

注2:克里夫‧巴克斯特与史帝夫‧怀特合著,〈“生物通讯”能力:细胞捐赠者与体外白血球间的感应〉(Biocommunication Capability:HumanDonorsand In Vitro Leukocytes),Backster Research Foundation,Inc.,一九八五年。发表于《国际生物社会学研究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social Research),卷7,第132至146页

(转载自博大出版社《植物,也有情绪》一书)(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八○年六月三十日,我请史帝夫‧怀特用“克林海默法”从他自己的口腔中收集白血球。史帝夫当时已经是实验室固定的兼职员工。我们不知怎的讨论起《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这是一篇对威廉‧沙克利(William Shockley)的访问,他当时是一位颇受争议的科学家。我对史帝夫说,我的学校合伙人鲍伯‧韩森应该在他的办公室抽屉里放了一本当期的《花花公子》杂志,并自愿下楼去拿。当我找到那本杂志,将它带回楼上实验室时,史帝夫已经完成了白血球的收集程序,并将它们接上电极。
  • 一九七七年七月,住在德州休士顿市郊的查尔斯与尔玛‧胡克斯(Charles and Irma Hooks)夫妇邀请一些科学家到他们的住所为一些宾客作演说。查尔斯与尔玛曾与超心理学家比尔‧若耳(Bill Roll)一同拜访我在圣地牙哥的实验室,因此他们邀请了我参加这个聚会。
  • 做过动物细胞组织的体外实验之后,我了解,要获得有意义的反应结果并不困难。如此一来,我更急着想要用人体分离出来的细胞作实验。我想到,也许可以将EEG装置的电极连接至人的精液。一旦成功,我将取得上千万个精虫的集体反应。一九七二年五月,我将一些精液样本接上电极作了初步的观察,但直到下半年我才进一步改善实验方法──将银线电极插入一根装有精液样本的五毫升试管中。
  • 我们在植物、鸡蛋和多种细菌身上得到了意义非凡的实验结果,暗示它们具有“生物通讯”的能力。我开始好奇,是否人体细胞也具有类似的能力?由于细胞为结构复杂的器官的一部分,若采用体内实验,所产生的反应可以有太多解释,最后终究会归功于神经系统的活动。看来,排除这类问题的办法就是自人体取出细胞样本,置入试管中,再连接上电极──即进行所谓的体外实验。
  • 二十年前,埃克森瓦迪兹号油轮在阿拉斯加威廉王子港泄漏了一千一百万加仑原油,这被认为是这个时代最严重的环境污染事件。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说,他们已经清除了漏油,并且自称是个优秀的企业公民,但是环保人士说,那里的海水永远不可能恢复原样。那里的自然环境、野生动植物,甚至当地的居民,仍旧没有从灾难中恢复过来。
  • 布朗克斯植物园
    Wollman 溜冰场
    布鲁克林海军造船场
    ......
  • 过去七年来,我一直是加州人文科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Human Science)的固定教员之一。这所由加州州政府认可的学院座落于圣地牙哥以北二十英哩的恩西尼塔市(Encinitas)。其他几章中提到的史丹利‧克李普纳博士、亚历山大‧杜布洛夫博士(Dr.Alexander Dubrov)与约翰‧亚历山大博士(Dr.John Alexander)都是该校的客座教授。
  • 阿里山樱花季期间,也是一叶兰的花期,这种台湾特有植物,因姿态优雅,曾6度获英国皇家园艺会奖,但也受盛名之累,早年因滥采濒临绝种,所幸保护得宜,才能绽放阿里山间。
  • (据中广新闻报导)据英国媒体报导,1970年,年仅16岁的美国佛州少女(爱德瓦达)误服药物,不幸成为植物人。39年过去了,这位(睡美人)从未苏醒过。她是迄今世界上昏迷时间最长的植物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