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工作上因为大意出了差错,造成一些损失。在整件事情上,始终没有人责怪我,甚至宽慰我:“真好,找到哪错误了真好!”我却因此陷入了自责的深渊,内心十分的内疚。晚上消极的坐在电脑前,怎么也提不起劲来处理手边该完成的资料。就在当下,一位朋友找我。告诉我他因为和女友分手,喝了一晚上的酒。
导演魏德圣描述1945年日据时代结束,日本人都要被遣返回日本,一个日本老师和一名台湾女学生,因为环境的改变,被迫必须分开,整整一甲子的思念;透过7封来不及寄出的情书,串连着其中点点滴滴感人的故事,剧中有争执、火爆、仇恨,而终至彼此真诚的包容。
最近常有网友找我要资料。有位网友说 :“我活得无奈,对人生没什么目标,学习也不怎么好,人格普普通通,我想解脱!可是不知道怎么做?练法轮功能帮助我吗?能告诉我怎么练法吗?”
打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我一直在课业上追逐第一名。当时班上第一名不是我就是一位姓曾的男同学。同学们因此老喊我:“曾大嫂”。那时姐姐总是帮我梳着两条长辫子,每回当我听到这个称谓,内心总极度不悦的瞪眼嘟嘴,男同学们便拉扯我的辫子,这事始终令我难以释怀。
好久不见朋友霖,在不期然的相遇下,得知他的老婆在婚后因为早产,生下一名小女婴,仅五百公克重。除了花费钜额之外,夫妻俩疲于奔命、操尽了心。我听着霖平静的陈述,感动于他在得知生机渺茫下,依然四处筹款克服万难,没有放弃这个小生命;虽然女儿最后离开了他们,但他们付出了最大的心力。霖坦然平静的面对,默默祝福女儿有个全新的开始。
“我一直有个心愿终于在多年后的今天实现,你有时间听我说说吗?”一个女性网友这么问我。 她告诉我:“有很长一段日子,心情一直遭透,我静不下来阅读任何书籍,可是朋友借给我一本书,这书我不但阅读完,还将全部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出来。只是,书还给朋友了,打下来的内容后来也不见了。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再见到这本书。”
上回我们参加一个活动。事后罗姐说:“那天午餐时,才知道我们预先订好的便当是不够的。内心忐忑不安,想把自个儿的便当让出去,可已经食用了。”真真听了心有戚戚焉的说:“是啊!我也是吃的战战兢兢的,宁可先给没有餐盒的朋友。”
“奶奶您们好!”老奶奶告诉我,她已经80多岁了,她和老爷爷互相扶持着一同前来桃园县政府观赏画展──“坚忍不屈的精神国际美术巡回展”。今天看画的人潮川流不息,当我正帮来宾导览说明画作时,注意到奶奶始终站在画前,久久未曾移动脚步。老爷爷也在一旁专注的看着画。
第一次学炒菜,是在读高中时。当时自以为区区一把不到30公分的锅铲,何难之有?不就是大火快炒即可上桌。可是看似容易,当我如法炮制的学着母亲翻炒时,锅铲怎就不听使唤的?只好给自己找个台阶的说:“其实也没什么诀窍,就是多加练习嘛!”
家乡是个小渔村,图书馆位于一座山上的寺院中。我读高中时在那读书的时间极多。寺院的大殿,供奉著三尊大佛双盘而坐。每当我于佛前礼敬合十时,总感到沐浴在佛庄严慈悲的场中,内心祥和而宁静。从寺院外居高临下,看着山下密密麻麻的房子,远处港边的灯塔,灯塔上的钟,一切彷佛都变得渺小、沈寂而微不足道,山下捕鱼的人家,正勤于缝补破网。
“万事皆有缘,恩怨皆有因。”我可以感受你的心情。在这个世上,谁做了什么将来都得自己偿还的,别人错了,我们也随波逐流,过后仍然要承担自己所做的错事。知道么?如果你还不能选择原谅,思想与行为也不要被带动!仇恨并不能帮助你什么,只能是把你拖入一个痛苦的深渊,别把自己封闭起来!
总是有网友问我:“网络上通知中奖,以身份证领取电脑和奖金是真的吗?”我反问对方:“其实你心中是有答案的,否则就直接一头栽进去了不是么?也不需要问我啰!”真的假的?其中总有考验人心的部分。
凌晨十二点多,正打算休息时,接到一则聊天讯息,使我不忍离去。他说:“我从学校出来就得了肝病,现在还没好,在年前又要失去工作了,我都不知道到时候我还能干什么?我又没学历!”我感受到他的沮丧和无助。
每年生日时,总会收到“玲”自己制作的卡片。透过她的美术创作,和剪纸艺术的搭配,充满着中国古典风味,柔和中还带着一丝丝的喜气,一打开来仿佛就见到她亲切的笑容,果真是见字如面!前些日子也收到一位远方朋友的来信,正楷的毛笔字、文言的语法和辞汇。瞬间,我被那一撇一捺和内文所深深吸引,格外的赏心悦目。
知道奶奶过世,内心却异常的平静,没有泪与哀伤。奶奶享年89岁,从小跟她亲近。告别式时,望着那慈祥的照片,往事历历浮现。
邻居家娶媳妇,热情邀约村子里每户人家参加喜宴,流水席就设在巷口的空地。因为音箱就在我身边,摇滚乐在巨大的音量下,成了难耐的噪音。当时我的内心不经意的冒出了一个念头:“要是这音乐能停止就好了!”没想到隔了约2分钟,音乐果真没了,原来发电机烧掉了。
今晚我回家已经快11点了,警察将我摩托车拦下来,要我到路旁说话。每到晚上10点后,一路上总会有好多的警察在临检。他说:“有驾照吗?给我看看。”另一名警察又拦下一名看起来还小的学生:“你有考照吗?”我瞧见那名学生摇著头。
有一回,和朋友到骑马场去骑马,虽然那些马都已受过驯服,动作缓慢,可当我骑上马背时,依然感到它们的高大。只记得当时内心充满了恐惧,双腿拚命的用力夹着,手紧勒著缰绳,当马儿奔驰时,一颗心砰砰的跳着,因为太害怕从马鞍上摔落了,内心的恐惧让我体会不到那种马上的潇洒。
“玲”是我读书时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同班同寝室。我来自台湾东北的宜兰,她来自台南。她大我两岁,对我特别的照顾。刚认识她时,室友们都觉得她实在太特别了!
最近跟我要资料的大陆网友越来越多,一网友看过功法录影后隔天发来讯息:“我昨晚练了,练到一点多,今天起来感觉真的很舒服。”
很快的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提醒自己:“保持祥和的心,多一份善意。”内心果然空了,没有了想法。我坐好后拿下眼镜,不一会儿她拿着镜子要我看看后面头发:“这样可以吗?”
常常遇到失恋的网友给我发来讯息,找我交流。今晚,我正在回信件时,一网友加我为好友,传来讯息:“我现在想自杀”。我回她:“万万不可以哦!”“我男朋友不要我了,我怎么办?我真的好伤心。”
今天清晨到学校炼功时,天色依然昏暗。停好摩托车时,远远有位老太太问我时间,清晨茶园间的空气带着几分冰凉,她戴着帽子,大手巾蒙着整个脸和脖子,是来操场练健身操的。见她依然站在远方若有所思,我便径自进入校内。
一个网友沮丧的告诉我,他全身肌肉酸痛、头疼,懊恼自己前一晚到歌厅狂欢。原来他还吃了“摇头丸”。我查了一下:摇头丸,亚甲二氧甲基苯丙胺,是一种化学合成毒品,主要功用是刺激脑部,滥用者滥用后可即兴随音乐剧烈地摆动头部而不觉痛苦,出现幻觉,进而使人多话而不知停止。
有一段日子,我总搭玲的便车到读书会。我们在车上无所不谈,我很喜欢和她交流。玲的心地善良、凡事先考虑他人;性情温和、待人诚恳,对待周遭的朋友,总是怀着包容和鼓励,交谈中不时的流露着亲切的笑容,带着优雅的古典美人气质。
“人生有七情六欲,一步一步从小到大!其中有很多辛酸…….苍天赐予我们的生命,要好好滴珍惜。”“看了你的文章,我正在追根究柢,上帝为何创造人类?”以上是网友们在看过我的文章后给我的留言。
那是我踏出学校走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那时学校主任推荐我到台北县一家制钢厂担任会计。如果白天我同老板出去开会,下了班必定将工作完成才离开;老板娘对我工整的字迹和勤快敬业的工作态度感到很满意,我进去一周即给我加薪,对我疼爱有加
他的声音很真诚,却带着无助。谈话中,我与其交流聪明与否在我看来并不是最重要,我一直重视的是我们面对事情的态度和善良的心。他静静的听着,在谈话最后,我叮咛他:“记得我说的话吗?保持善良、乐观的心哦!”他平和的回答我:“嗯,好。谢谢姐姐。”
前天上午,一位网友发来讯息:“我电脑系统重装,资料全不见了!能再传给我吗?”这位网友之前问过我哪里可以得到炼功资料?当下我重新传了电子书、音频、录像和炼功音乐等相关资料给他。语音中,我分享了他的喜悦,重获至宝般的一再向我致谢。
一项没有运动细胞的我,国中时却进入了以体育竞技成绩闻名的学校就读。体育老师在与大家认识过后随即给我们上了一门课:“渐进超载原理”,勉励我们要有突破、超越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