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欣賞】雁翎甲

鼓上蚤時遷倒掛上樑
袁榮易
  人氣: 43
【字號】    
   標籤: tags:

將思想予以形象化,屬於中國表演體系的一項重要特色。例如《雁翎甲》塑造時遷的形象就是一個顯著的例子。時遷的綽號叫「鼓上蚤」,形容他像跳蚤,不受地心引力束縛的自由彈跳,飛簷走壁竄高竄低;而且縱使在鼓上蹦蹦跳跳,也不會發出一點聲音。文字「鼓上蚤」三個字包涵這麼多意義,這個形象性強的綽號讓人一下子明白時遷的本事。

戲曲表演卻不容易演跳蚤,因為它太小,觀眾對它的視覺印象不深;鼓上蚤在想像中不成問題,在舞台上就不行。舞台上怎麼塑造時遷?甬崑把時遷形象化成人人都熟悉的麻雀,麻雀小而敏捷,一下在屋簷,一下在地上,時遷行為的特殊模式與思想反應的細微狀態藉麻雀都容易發揮出來。

《雁翎甲》是齣崑曲戲,而且是甬崑,這是寧波在地化了的崑曲,甬崑以精彩武戲聞名,像這齣《雁翎甲》就創造出時遷走「雀步」的形象:「一蹲一跳、忽飄忽着,顯得敏捷輕靈,無拘無束,好像是一隻麻雀在地上的歡快蹦跳」。原本「鼓上蚤」三個字舞台不易表現,轉換成麻雀形的動作,立刻把神偷身手的輕盈、位置的出沒不定(以防被跟蹤或鎖定)等等情狀,具體呈現在觀眾眼前,觀眾一下子就能抓到重點,而演員更可以將這個形象衍生,做成藝術性的創造。

《雁翎甲》描寫一個有霧的夜晚,時遷奉宋江之命,潛入徐寧家盜甲。他出場先自報家門:「我,時遷奉宋大哥將令,著我到徐寧家去偷取雁翎寶甲。我日裏行來,已是黃昏時分了。阿呀,妙吓!你看星迷霧鎖,月暗雲升,眞個是天隨人願」,接著開始唱曲,同時他在舞台上使用雀步特色的身段表演,輕靈迅捷。

時遷攀過一進一進的宅院,時間也一更二更三更的流逝,中間有一些突發狀況,時遷巧妙一一化解。進入內院的室內,天已四更,他發現裝雁翎甲的小箱高懸在最高屋脊上,他豎蜻蜓,再兩腳勾上,彎腰挺身到樑上,上到最高的樑,將甲箱取走。

高精度圖片
《雁翎甲》時遷(杜道誠飾演)有許多類似燕子、麻雀等鳥類的動作。

高精度圖片
時遷(杜道誠飾演)一個跺泥亮相,顯得身段乾淨俐落。

高精度圖片
時遷(杜道誠飾演)在撬開門之前,先仔細諦聽室內的動靜。

高精度圖片
室內之人彷彿聽到門外有聲音,叫醒丫頭去察看,丫頭面露懼色,時遷悄然跟在後面。復興國劇團演出。

楊蔭瀏曾訪問崑曲老藝人李靜軒,存錄下崑劇的資料,其中包括《雁翎甲》裏的倒掛,說這是觔斗中最難的:「(最難)莫如《水滸記-盜甲》中小丑所扮時遷之反千彎腰觔斗。當其登高桌時,用豎蜻蜓式將兩足插入凳次,然後彎腰翻身而上,既得甲箱,更翻身輕滾而下,足無聲息,文班武角,咸以為難矣(1926.3.15錫報)」。(楊蔭瀏音樂論文選集)

現在演出,架起由低而高的樑,演員施展「彎腰觔斗」宛如特技,一般正面朝上攀爬已很困難,像這樣倒掛的彎身向上,如果腳沒勾好,腦部著地摔下來就非常危險,這不是一般未受訓練的人所能演出的。

晚清楊鳴玉是武功很高的著名武丑,蕭長華誇讚他的幼工底子與武技特別好,且主要是楊鳴玉善用這些武技、絕技來刻畫人物性格,突出劇情,而非賣弄技藝。蕭長華說楊鳴玉演《盜甲》的時遷,楊鳴玉不是把時遷演成一個賊,而是把他演成一個飛簷走壁、身輕如燕而氣概不凡的好漢。還說:「他的動作,不論怎樣『翻騰跳竄』,全不失好漢的機智、敏捷、靈巧的本色,使人感到那麼可愛。」可知,時遷所採取形象化的表演方式,並非只在模仿小偷動作,而是藉輕巧如燕、雀般的動作,表現出一種精神上、思想上的技藝高超境界,使人佩服、嚮往。

《京伶十三絕傳略》寫楊鳴玉:「將捷賊真形攝取無遺,輕如乳燕,巧似狸奴(古稱,今稱為貓),其武功之純,非數十年爐錘不為功也」。簡單的幾句話,說出對其人其藝的贊賞,而且也是形象化(爐錘-鐵在爐中不斷錘煉蛻變成鋼)的表達。@*

高精度圖片
時遷(杜道誠飾演)點火照亮室內,找尋甲箱的位置。

高精度圖片
時遷(杜道誠飾演)倒掛上樑,行話稱做「反千彎腰觔斗」。

高精度圖片
時遷到達最高的樑上,用手觸摸甲箱可能的位置。

高精度圖片
時遷(杜道誠飾演)終於安全著地,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古人對欲望的態度,其實沒有排斥,只是講究克制與忍耐。現代人不明究理,動不動就講解放,好像古人不懂解放,其實《活捉三郎》演的正是解放欲望所帶來的嚴重後果。耶穌說「世上的水喝了還是會渴」,這是宗教上對欲望的生動比喻,可是常人不能理解,情願做欲望的奴隸,飲鴆止渴。
  • 《魚腸劍》是齣老戲,編排樸素,主要由二個老生(分飾伍子胥、公子光)、三個花臉(專諸、王僚、劉展雄-公子光的侍衛)演出。花臉王僚的小心翼翼中(其行事風格宛如今年北京十一禁止鴿子、風箏飛,害怕出事)顯露出他的工於心計,他的唱詞裏帶著難逃命運的恐慌
  • 但到中共竊國,他受命為一些新戲編腔。例如《白蛇傳》(田漢編劇,田漢是個學者,對京劇明明是個外行),白素貞唱「你忍心將我害傷,……」王瑤卿編這段控訴許仙的新唱腔,就依共產黨要的帶著歇斯底里的味道。中共恭維他「革新創造」,其實別有目的。只不過是假借他,為情緒激昂的樣本戲鋪路。樣本戲那種十足煽情的鬥爭、對立、喊口號,稍微懂一點傳統京劇的人都明白,那是灑狗血,不登大雅之堂。王瑤卿是個很願意幫助別人的人,如果他看到後來京劇都變成什麼樣子了,他就知道上了大當
  • 京劇裏,程式化的程度越高,技術性也就越強。尤其武戲是高程式化的表演,所需要的技術,如果不下苦功夫去練是無法呈現的。《兩將軍》的戰場,白天馬張二人是穿靠騎馬,使用長槍交戰,需有熟練的把子功;到夜戰卸靠貼身肉搏,也要配合的分秒不差,例如馬超一個「跺子」下來,「烏龍絞住」踹張飛一個「搶背」,馬超同時一摔甩髮,乾淨俐落,台底下的人都發出喝采。
  • 花旦這一角色能反映出傳統中國文化的寬容,花旦不遮掩、不謹小慎微、聰明愛嬌,大家都喜歡她。從花旦就知道「禮教吃人」的話,根本是在誣指中國文化,禮教吃人就不可能出現那麼多不被禁忌束縛的花旦,幾乎有中國戲劇時就有花旦這個角色(可能稱呼不同,叫做小旦、貼旦等)。也許有很多人喜歡端莊的青衣,可是同時存在嗔笑沒壓力的花旦,她代表人心的無拘無束。
  • 《蘆花蕩》這齣戲主要就在看身段,演員能按口訣來練,精氣神飽滿,身體才有瀟灑與圓容的勁道,讓觀眾恍如看到真的張飛。我們試看一下口訣:「心意想,奔於腰,歸於肋,行於肩,跟於臂」,是說演戲時演某人、某種狀況、某種感情,需氣沉丹田由腰主控,然後氣歸於胸,兩肩放鬆等等。
  • 古代政治很有智慧,御史(諫官)品級非常小,反而可諫大官,享有相當程度的言論免責權。皇帝因而可用小諫官處置惡勢力龐大的大權臣。
    2006年中國政府「不小心」竟與西班牙簽訂引渡條約。2009年11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一項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包括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等五名高官,他們至少要被判20年的徒刑。
  • 尚小雲為人耿直,他是真正的不餘遺力的幫助窮人,完全不像共產黨只是藉著說要幫助窮人而騙取政權。照道理說尚小雲出身窮苦又幫助窮苦人,共產黨應當對他好一些,或給予表揚吧,沒想到卻是完全抑制他,將他高貴的情操踏在腳底下。
  • 《珠簾寨》全劇突出西皮快板的唱腔,像珠珠串聯(用珠簾這個名,準確的傳達出視覺效果),連珠發放不停歇,彷彿大珠小珠落玉盤爽脆的聲音。李克用與程敬思西皮快板的對唱,以前也稱為互咬,你咬我、我咬你,節奏緊湊好不熱鬧,前輩藝人安排唱腔真是神奇!他們的互咬,爭的不過是生活中人人都有,但又牽動最大的一個「情緒」問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