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中國權貴們恐懼的是什麼?

標籤:

【大紀元2月13日訊】沒有想到,一個物業稅讓高房價的利益群體如此恐懼,在全國10個城市耗費了納稅人的巨額稅收,動用了大批的人力,空轉了六年,就是不敢開徵。由於全國民眾要求開徵物業稅的呼聲日益高漲,這幫權貴們正在算計,不開徵是不行了,可在如何開徵上,又如何不影響權貴們的利益,頗費腦筋。先是說只對商業地產開徵,立即引來一片嗤笑;接著又放出風來,說只開徵公寓。哈哈,一個鳥樣。

無論是開徵商業地產還是開徵公寓起,都違背了物業稅充當社會財富調節機制的基本功能,而這也是物業稅開徵的全部意義所在,也只有這樣才能還中國百姓一個公平,還天下蒼生一個朗朗乾坤。從中國國情來說,所謂物業稅,就是對持有多套住宅的家庭課以重稅,符合公開公平公正的市場法則,實現天下糧倉,萬民共食;天下財富,百姓同享;天下住房,有我一所的社會理想。

可是,誰都知道,商業地產用於出租的收益,很多已經交納了營業稅,這種稅上稅的徵收辦法不符合目前的經濟現狀,也完全不屬於物業稅徵收的重要物業。現在中國社會兩極分化極為嚴重,很多人持有多套甚至幾十套甚至上百套物業,而普通百姓卻連一套住宅也承擔不起。政府的社會保障住房功能缺失,投機炒房客大量囤積房源,導致房價居高不下泡沫衍生。所以,適時開徵物業稅,將這部份的稅收用於解決一部份社會保障住宅,是地方政府的一條路徑,除非政府根本就不想為普通民眾解決住房問題。

可是,物業稅的開徵,居然讓權貴們如此恐懼,遲遲不肯開徵。說起來,他們的一個最大的心理障礙就是,開徵了物業稅高房價就會崩盤。但是,難道不開徵物業稅,房價泡沫就不會破滅,高房價就不會崩盤嗎?顯然不是。中國的高房價是這個瘋狂的年代,一顆悖逆經濟規律、悖逆民生的毒瘤,遲早會被拔去。

就目前來講,愚蠢而又瘋狂的權貴們,是自己將高房價送上了崩盤的邊緣。他們漠視民生,炒買炒賣哄抬房價,已經把房價泡沫放大到了一個無法不破的地步,而且迄今為止仍然阻止不住這種瘋狂。全社會的資源資本都湧進樓市,導致資源錯配,大量豪宅過剩,宏觀經濟的三駕馬車蹦了兩架,只剩一個投資還不知道回頭,侉侉侉的不斷釋放大量貨幣,直接導致幣值不穩,人心不穩,社會不寧。

超量貨幣為投機炒家掌控,終端消費群體的購買力被通通絞殺。美國次貸危機並不是金融衍生品的危機,而是終端消費缺乏支撐力,因為房子最終是要人來住的,沒有人住的房子就是泡沫的一個象徵。可笑的是,美國當時住宅的空置率只有3%,而中國70個大中城市住宅空置率已經超過了15%,你這個房價由誰來支撐呢?印多少鈔票也撐不住。而且,也根本不是一個再印鈔票的問題,更與物業稅是否開徵沒有關係。

我調查過一線城市的租售比,也做過大量的論述,揭穿了住宅投資的種種謊言。住宅的直接投資就是住房租金,試問,2009年買的房子有誰會去出租?沒有,因為租金不可能支撐月供,國際上一般要100至250個月的租金收回全部房款,中國一線城市要500個月,你這樣的投資只有傻瓜才會幹。投資而沒有收益,這與物業稅是否開徵也沒有關係。

無論物業稅是否開徵,高房價注定崩盤。但是,開徵物業稅對中國社會來講,一個最大的作用就糾正錯配的資源,調節社會財富的分配機制。中華民族已經被高房價壓迫的苟延殘喘,奄奄一息,如果連一個物業稅也開徵不了,連一個陽光法案也無法出台 ,那說明權貴們恐懼的不是物業稅,而是千萬民眾的怒吼。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紐西蘭三少年持槍搶冰淇淋 
世運開幕煙火 小試牛刀
牛刀:地產腐敗是官商勾結掠奪民眾
聽奧/黃金男雙 「桌」金跨首步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一句話讓富人不寒而慄
【時事縱橫】拜登無實權?習讚打土豪
【財商天下】東北人口危機 全國爆發前兆?
【探索時分】從未被敵機擊落過的戰機F-15
【直播】2021保守派大會首日 小川普演講
【珍言真語】謝田:中共搶奪民企 馬雲是標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