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研究:中共億萬巨資維穩 越維越不穩

人氣 126
標籤:

【大紀元4月19日訊】(大紀元綜合報導)近日,清華大學社會研究課題組發佈研究報告指出,儘管公安支出達5140億元,接近軍費開支,但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的數量非但沒減,反而不斷增加,整個社會陷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而造成這種局面的根源恰恰是因為當局將弱勢民眾理性的、基於利益的矛盾衝突政治化或意識形態化,不恰當的將其上升為危及基本制度和社會穩定的政治問題,並一味的壓制和進行運動式打擊的結果。

數萬億巨資和龐大的線人網絡 中學生也被盯管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在其首屆「清華社會發展論壇」上發佈了《以利益表達制度化實現社會的長治久安》的報告。報告寫道,「現在許多部門和機構都有一份不穩定因素排查表,把日常生活中許多正常的、與穩定問題毫無關係的矛盾和衝突都列入,甚至有中學也列出一份長長的排查表,將同學之間的小矛盾、學生對伙食的意見,也列為『不穩定因素』。」

據今年兩會上的國務院報告,2009年中共公安方面的財政支出增加了16%,而今年8.9%的增幅已超過國防開支增幅,總金額亦逼近後者,將高達5,140億元人民幣。《西澳人報》3月30日發表文章《中國花億萬巨資打擊內亂》(China spending billions to fight internal unrest)指出,來自中共財政部的數據顯示,中共2010年的「維穩」支出比迄今安全控制最嚴酷的2008(奧運)年還要高出44%。

財政部稱,這筆資金將用於龐大的官方和非官方的警察網絡,其中包括僱用大約500萬人的保安隊伍,這500萬名保安人員將被公安部當作非官方的警察部隊使用。中國社會科學院資深研究員於建嶸說,自2007年以來,中國每年發生的大規模抗議活動超過90,000起。而且特大群體性事件一直在增加。一些省份,如遼寧省,政府花費預算的15%保持對局勢的控制。在西部新疆,去年發生群體抗議事件導致200多人失去生命,當局已將那兒的安全預算增加了近一倍。

2009年8月份新華網發表的一篇採訪報導中,內蒙古開魯縣縣長助理、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劉興臣對記者炫耀,他「有一個巨大的線人網絡」,可以對任何的異議和反抗都保持「高度敏感」。這個網絡有多大?且看劉興臣開列的數字:開魯縣由公安局掌握的線人高達12093名。該縣是個擁有40萬人口的縣,在這40萬人口當中減去約佔人口四分之一的18歲以下未成年人,等於每25個成年人口當中至少布有一名「線人」在盯著。

據中國國家公安部部長孟建柱所宣稱的以「街面防控網、社區防控網、單位內部防控網、視頻監控網、區域警務協作網」和「虛擬社會防控網」這六張網為核心的「奧運安保模式」,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線人佔人口比例遠高於這種偏遠地區。這些「線人」的最底層就是在網路上活躍的「五毛黨」,以上傳一條帖子得五毛錢(即0.5元人民幣)報酬而得名。但因現在就業艱難,這一出賣靈魂的「職業」也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所以報酬貶值。湖南省衡陽市政府部門近日公佈:每個帖子只發一毛錢,每個人每月不得超過100元。

還不止這些,中國高等院校內部也建立了「安全信息員制度」。何謂「安全信息員」?即負責監視告密的兼職特務--線人。線人制度以「安全信息員」名義出現,據能夠搜索到的資料,最早的試點是上海師範大學。該校於2002年5月21日頒布《上海師範大學部門信息員工作職責》。全面推開是2005年下半年,不少大學及學院均公開在其網站貼出招聘安全信息員的公告及《學生信息員工作條例》,名稱與內容大同小異,如江西南昌大學的名為《學生教學督導信息員工作條例》,華南師範大學增城學院的稱之為《教學管理學生信息員工作條例》,東北電力大學則叫做《學生信息員隊伍組織管理辦法(修訂)》。學校當局從學生裡面挑選一些「政治可靠」的學生,發現教師與學生有「政治不正確」言論,及時向校方有關部門報告。

分析人士指出,這樣廣為分佈、自成系統的「線人」制度,除了毛澤東時代發動民眾告密的「積極份子」機制之外,古今中外無出其右者。

壓制和犧牲弱勢群體成為當局普遍做法

清華大學的報告指出,當局將民眾的利益表達與社會穩定對立起來,將公民正當的利益訴求與表達視為不穩定因素。當局通過壓制和犧牲弱勢群體的利益表達,來實現短期內的社會穩定,成了相當普遍的做法。結果是不僅治標不治本,反而起到了維護既有利益格局的作用,對社會公正造成嚴重損害。

報告寫道,「大量的研究表明,在諸多矛盾衝突事件背後,是利益表達機制的缺失。若不從根本上解決利益失衡與社會公正的機制問題,一味以穩定為名壓制合法的利益表達方式,則只會積聚矛盾,擴大衝突,使社會更不穩定。」

中國青年報4月19日報導,「近些年來,我們實際上已經陷入『維穩的怪圈』:各級政府將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用於維穩,但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的數量非但沒減,反而不斷增加,在某種意義上已經陷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

報告指出,近年來,當局在各級政府中普遍設立「維穩基金」,採取「花錢買平安」的「權宜性治理」方式應付矛盾衝突,所謂「人民內部矛盾用人民幣解決」。在實際操作中往往只憑負責官員的個人判斷,「忽視、扭曲甚至排斥法律的作用」。民眾由此被提供的預期是:「如果你想讓你的問題得到解決,就得製造點『威脅穩定的事端』;如果你連『穩定』 都不會威脅,你的問題就別想得到解決。」一些群體或個人只能採用法律外的方式、甚至暴力來表達和發洩不滿,也就是俗稱的「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導致社會矛盾越加激烈。一些權益受侵犯者一旦進入維權過程,就等於踏上一條「不歸路」,他們又成為地方政府眼中「不穩定」現象的「職業製造者」。

運動式整治民眾 成本巨大 破壞道德正義

報告指出,中共當局的「維穩」工作,在基本採用「運動式治理」。「面對表現形式比較激烈的社會衝突時,一些地方政府往往輕率地把警力推到第一線。」「維穩」耗費大量人力、財力投入。由於「零指標」和「一票否決」的巨大壓力,地方政府不得不擴大編製增設「維穩辦」、「綜治辦」 等機構,只要進入「敏感時期」或者遇到「敏感事件」,就大規模動員,各個部門齊上陣「力保轄區平安」。

課題組專家認為,如果繼續這樣「維穩」,維穩費用無疑將會成為各級地方政府和社會的一個日益沉重的負擔。

報告指出,這種維穩行為,「不僅嚴重增加成本,而且會破壞全社會的是非觀、公正觀等價值理念,在道德正義上削弱了政府形象,非但不能促進社會公平,反而加速了社會基礎秩序和社會價值體系的失范」。

課題組認為,長遠來看更為不利的是,一些重要的改革措施,往往由於擔心造成不穩定而被束之高閣。

課題組專家說,「有的政策和措施雖然短期內可能帶來一定利益衝突,造成一定社會波動,但從長遠看,有利於理順社會中的利益關係,它們往往被擱置了。一些必要的改革措施因此錯失時機,導致不均衡的利益格局遲遲得不到有效調整,既得利益集團不斷坐大,社會甚至失去了對其應有的制約。」

衝突背後:壓制正當的利益表達

課題組專家指出,近年來,大量舉國震動的公共事件案例都反映出以上的問題。這是因為當局「維穩」往往以壓制正當的利益表達為前提,這在基層尤為明顯。

報告顯示,在近年發生的社會矛盾和衝突中,徵地、拆遷、農民工工資拖欠、勞工權益等往往是主要起因。「不難判斷,這些現實中的矛盾和衝突,基本上都是因利益之爭而引發的,是屬於人民內部矛盾範圍的利益衝突與利益矛盾。」

「我們應當認識到,基於利益的衝突是理性的衝突。而長久以來,有關部門卻往往將這樣的矛盾政治化或意識形態化,不恰當地上升為危及基本制度和社會穩定的政治問題。政治矛盾、宗教矛盾和意識形態矛盾通常是不可調和的,但利益矛盾是可以用談判、妥協、討價還價等理性方式解決的,其中能夠造成大規模社會動盪的因素是很少的。」

「在目前的維穩模式下,通過壓制和犧牲弱勢群體的利益表達,來實現短期內的社會穩定,成了相當普遍的做法。結果是不僅治標不治本,反而起到了維護既有利益格局的作用,甚至對社會公正造成嚴重損害。」

「大量的研究表明,在諸多矛盾衝突事件背後,是利益表達機制的缺失。若不從根本上解決利益失衡與社會公正的機制問題,一味以穩定為名壓制合法的利益表達方式,則只會積聚矛盾,擴大衝突,使社會更不穩定。」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華民國大陸過渡政府》成立宣言
傳駐京辦擬搬家轉地下
萬人上訪維權聯盟註冊被拒 為領導安睡抓人
世博會上海示白色恐怖 冤民赴聯合國告狀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鍾劍華:港官染文革作風 打壓初選
【珍言真語】典型藍變黃 周小龍取消移民而參選
【紀元播報】袁斌:2020庚子年中國為何異象頻現?
【思想領袖】司徒文:對華關係三錯 美低估台灣
【拍案驚奇】江西大潰堤唐山又震!回顧1976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