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東岳妹妹:哥哥是為了他人的英雄

人氣 18

【大紀元6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馬有志舊金山報導)6月12日,受美國舊金山「人道中國」的邀請,89民運期間天安門三君子」中的喻東嶽和余志堅來舊金山灣區,陪同他們前來的是喻東嶽的妹妹喻日霞、和余志堅的妻子鮮桂娥和兒子。喻日霞說,她這一路陪哥哥來到美國,歷盡滄桑;含淚與9歲大的兒子不告而別,是為了能夠完成父親的囑託,幫助哥哥治好他的病。

出走,心都碎了

喻日霞說,當有朋友安排哥哥喻東嶽逃出中國、去泰國時,父親囑託我說,爸爸老了,身體也不行了,哥哥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把哥哥帶出去,幫助哥哥治好他的病。

「我有自己的一個家,有老實巴交的丈夫,還有一個每天離不開媽媽、不見媽在邊上就睡不著覺的兒子。要走的時候,不巧兒子在學校從樓上跳下時把腳摔斷了;這邊要出走,那邊兒子剛出事。所以,我們逃出來,連丈夫兒子都沒有告訴,不辭而別,含淚而走的。」

「到了泰國,我才給丈夫打電話告訴他。我的心都碎了,不知道兒子和丈夫是怎樣過來的。」

高精度圖片
喻日霞在燒烤午餐會上。(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他們真的是沒有人性了」

「國安的人在哥哥被放出來前,找了家裏所有的人,威脅我們說,喻東嶽是政治犯,你們都不可以管他、不要管他。我說,不管他是不是什麼政治犯,哥哥是人,我們不管誰管?」

「當發現哥哥已經被折磨的精神失常後,我氣憤極了,就連續寫了三篇文章,向大家呼籲求救。」結果國安來威脅她和擔驚受怕的母親,還說,「瘋了一個就算了,不要出第二個了。他們這樣說,真的是沒有人性了。」

之後,喻日霞帶哥哥去找監獄和政府,要求他們賠償對哥哥犯下的罪行,5次起訴他們,但對方全都不理不睬。倒是在他們出國後,省裡不得不派人來瞭解喻東嶽被迫害後精神失常的事。

「共產黨麼,他們就是從殺人起家的。假話說盡了,老百姓真的是被他們害慘了。我哥哥、我、我們家都是受害者,我痛恨共產黨的無賴,痛恨它表面上一直在變著花樣的狡猾。」

高精度圖片
喻日霞和哥哥喻東嶽在美國舊金山灣區費利蒙市風景秀麗的伊莉莎白湖畔為他們舉辦的燒烤午餐會上。(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哥哥是我心中的天下英雄」

「在我的心中,哥哥就像大家說的,是天下英雄」。

談到哥哥,喻日霞眼睛充滿神采,「哥哥是我們瀏陽大山裡第一個大學生,是老師的得意門生。哥哥出外讀書時,專門來看我,背了紅薯蔬菜、還借了錢送給我這個妹妹;他就是這樣一個好哥哥。
我對政治沒甚麼想法,但是知道哥哥曾經做了一件他想做、必須做的事;而且,他做的事不是為了他自己。在瀏陽街頭小巷或坐公車時,常常有人說,『我們瀏陽出了三位天下英雄。』我知道他們在說我哥哥他們。」

同時喻日霞也坦言,其實到今天我對於出國這件事還是很矛盾的。「出來後是生活在一個自由、可以用自己的勞動換來平安的地方;但是,瀏陽是我生長的地方、我的家,那裏有我的兒子和丈夫,我的親人和朋友。我想念他們哪。」

在美國,我現在經過三次考試,終於獲得了護理助理的執照,可以自己掙錢付房租了。我們山裡人那時靠打柴背到山下一梱賣一塊五都活下來了;到美國,我不是乞討來了,我要完成爸爸的囑託,在這裡幫助哥哥治好他的病;這就是我的願望。

「瀏陽出了三位天下英雄」

1989年5月,三個來自湖南瀏陽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喻東嶽、余志堅和魯德成來到北京,聲援當時在天安門廣場爭取民主的學生。他們製作了一對寫著「五千年專制到此告一段落,個人崇拜從今可以休矣」的特大橫幅,張貼在天安門城樓主門洞兩側。5月23日,三人用紅色油漆和雞蛋潑污在城樓上的毛畫像上。但隨後他們被當局逮捕,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余、喻、魯三人因「五.二三」事件而獲罪,所獲刑期分別重達無期徒刑、有期徒刑二十年、有期徒刑十六年。兩年前,余志堅和喻東嶽兩家人一起在中外友人的幫助下成功逃離中國,經泰國抵達美國。

高精度圖片
喻東嶽在燒烤午餐會上。(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高精度圖片
喻日霞和哥哥喻東嶽在美國舊金山灣區與關心他們的朋友們合影。(攝影:馬有志/大紀元)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3)
【新紀元】中共審查制度 幻化為無國界的魔獸
趙靜芝:審丑時代與六四「平反」
【熱點互動】80後與中國前景(3)
最熱視頻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新聞第一現場】52國與中港有引渡條約 入境可送中
【視頻】武漢再被淹 鄭州湧噴泉 包頭現異樣雲
【珍言真語】楊健興:國安法嚴苛 傳媒風險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