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3)

人氣 22

【大紀元6月12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謝謝,請現場嘉賓來回應一下剛才這幾個觀眾朋友的觀點。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李天笑:我覺得剛才講到平反,這個事情很有意義。當然「平反」這個詞,實際是中國民眾,包括海內外民眾表達自己心裡對六四民主運動真正的評價和認識。所以從這一點上講,他們心裡面已經把六四,中共定的案翻過來,這是沒有錯的。

但是問題在什麼地方?中共在這個事情上是個劊子手,是元兇,你不能希望一個劊子手去為死者來進行平反,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講,很多人都認為中共是沒有資格平反的,本身它就是罪犯,它要被清算才對,要被押上歷史審判台,推向歷史的恥辱柱,這是歷史對它公正的審判。所以它是被審判的對象,它是不能為別人主持平反的。

另外,剛才英國林先生講到中共走上不歸路,他想表達中共本質是暴力和謊言這兩點沒有變,但實際上中共在六四之前還有那麼一點點進行政治改革的跡象,而現在它完全採取黑社會化、法西斯化這種執政方式,從對老百姓各種各樣的鎮壓,各種封網等等,它已經走到末期,中共已經走向崩潰了。

當初老百姓對它還具有一種期望,幫助它進行改革,幫助它反腐敗、反官僚,但今天最大的不同就是老百姓對它已經絕望了,已經給共產黨足夠的機會,沒有再給它機會的可能了。今天我們就要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同時退出共產黨,跟它一刀兩斷,用這種方式來紀念六四死難的烈士。所以我覺得這是紀念六四的真正要點和實質。

主持人:陳先生。

陳破空:我覺得觀眾都講得很好,我想說的就是,剛剛觀眾講中共在六四走上不歸路,或說前途是黑暗的,這些說法都是對的。那麼最重要的是在六四之後,中共跟文明社會完全背離,中共本身它從起家到執政的過程都跟文明社會相悖,六四是更加走上和國際文明社會完全背離的道路,也就是說它什麼都反其道而行。

國際上有個常規、有個常識,經濟改革會帶來政治改革,經濟發展會促進政治進步,但是中共在這裡是反其道而行,它把經濟發展當成支撐政權的一個手段,今天它這個政權覺得經濟發展了,財大氣粗了,它能夠集中調動資源,能夠鎮壓異己,能夠鎮壓民眾、威脅國際社會。因此經濟發展不僅沒有給中國帶來民主,反而給中共帶來實力,帶來槍彈,武裝了它自己,這是一個。

另外,中共反國際社會,國際社會認為是經驗的東西,它當成教訓;國際社會認為是教訓,它認為是經驗。舉例來講,像四川大地震,當時中共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時,為了奧運會,它短暫的開放過媒體,短暫的接納過外國救援隊伍,但是一直到今年2010年的青海大地震,它就完全不這樣做了,它拒絕外國救援隊伍,拒絕開放媒體,為什麼呢?當初它把它的開放當作教訓,而不是經驗。它認為當開放媒體之後,暴露了豆腐渣工程,它認為當初開放了外國救援隊入駐之後,當地民眾可以去訴苦,所以今年它乾脆什麼都不幹了,都死死地捂住蓋子,甚至把去援救藏民的西藏喇嘛都趕走,實際上中共今年大地震的表現,一下回到了32年前唐山大地震,繼續的閉關鎖國、自我封閉。這是一個表現,把經驗當作教訓。

另外它也把教訓當作經驗,比如說六四大屠殺,蘇聯和東歐都把中國的六四大屠殺當成沉痛的教訓,當蘇聯和東歐出現民眾流血示威的時候,它的領導人就告誡說,千萬不要像中國共產黨那樣對民眾開槍,那可是千古罪人,它把它當成沉痛的教訓,因此東歐解放了,蘇聯解體了,這些國家人民得到了民主和自由。但中共居然把開槍鎮壓當成自己寶貴的經驗加以發揮,所以六四以後它一遇到民眾和平請願示威,就大開殺戒。

比如我剛才就講到,它幾乎年年都可以算出血帳來,幾筆大的血帳,如99年開始對法輪功進行群體滅絕,而這僅僅是個主張真、善、忍的和平團體;那麼在2005年,汕尾那些民眾僅僅是抗議拆遷,它就用軍警對民眾開槍,甚至最後連讓家屬領屍都不准;到了2008年,西藏民眾僅僅是和平請願,希望討一個自治的說法,中共是大開殺戒,不惜在奧運前對藏人再一次大開殺戒;2009年7月,它在新疆對維吾爾人進行大屠殺,這樣的大屠殺完全不亞於六四大屠殺。

中共把別人當成教訓的東西,它當作經驗,它把屠殺當作經驗,認為今天中國人就只配殺,只要中國人起來說不,批評它或者遊行或者示威或是請願,它就拿子彈對付,它認為這樣最有效,而且既然要殺就要殺到底。所以今天中共的確就像剛才大家和李博士所講的那樣,法西斯化、黑社會化,是黑白兩道共治,它跟整個文明國際已經完全對立了。

所以,對這樣的中共完全不可以再抱以希望,如果還有人對它抱希望,希望它棄惡揚善,希望它回到人民那邊,中共它自己都不相信,它自己都不相信它能做這種改變。因為它要做這種改變的話,它認為它會被清算,它會上法庭,會付出代價,所以它就乾脆用這個一黨專制,一方面方便自己大肆貪汙,另一方面集中財力物力繼續鎮壓,能維持一天算一天。但是中國人民絕對不會停止抗爭,所以說六四這道防線遲早要突破,我們會守住,我們也會突破,所以中共的解體,大家也是昭然若揭的。

主持人:好,有觀眾朋友在線上等了一會兒了。我們接一下加州丁先生的電話,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主播好,陳破空教授好,李天笑博士好。陳教授久違了,首先非常感激上回陳教授替我有效反擊那兩位攻擊我的聽眾,陳教授要到台灣去,無論要幹什麼我跟國民黨都無條件替陳教授作保。好,不講這個,那中共有沒有改變?除了經濟上外表上有點改變,其它統統沒改變,有的可能還開倒車。所以我認為中共要趕快替六四被屠殺的民眾,無論是好人壞人都要徹底平反,而且當時上海人民廣場也差一點,上海同胞比較鎮定都沒有衝動,沒做出任何中共不喜歡的舉動,否則上海人民廣場也會出現大屠殺。

還有昨天吾爾開希差點要衝撞中共駐日領館,很危險,他說他以後還要回去看他父母,他千萬不能回去,他一回去馬上就沒命,他這條命,對我們每個人而言都非常寶貴。還有柴玲,他們也很寶貴,暫時不能回去,至於王丹做為一號領袖,他已經被中共整肅過,也受很大的折磨,我們感到很難過,他的身分似乎在中美兩邊都已經合法了,我們有什麼訊息要傳給善良大陸同胞,我們可以拜託王丹這位偉大的中國民運領袖,他是位很好的中國學運領袖英雄。

主持人:好,謝謝紐約的丁先生,我們再接下一位紐約的張先生,張先生您好!

張先生:安娜小姐好,兩位嘉賓好,今天是六四21週年紀念日,是一個很沉重的日子,所以在這樣一個時刻,我向所有在六四屠城當中喪失生命的人表示最大的敬意,也表示深深的哀悼。相信有正義有良心的,無論身在何處,在大陸在海外也好,跟我的心情都是差不多的,這是我要講的第一點。

第二點,我完全同意兩位嘉賓和各位六四親身參與者的發言和評論,順便提一下剛才李天笑博講到劊子手,我就覺得中國古代秦朝有陳勝、吳廣,現代中國有楊佳、朱軍,那麼再往後有可能有李佳、李軍,那麼有些人認為現在的年青人忘了六四,不見得忘,可能六四的主題,六四的那種方式可能有所改變,但是反抗中共專制的這個主題不會變。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六四屠殺21年,中共變了嗎?」我們先回應一下觀眾朋友們的意見,陳先生。

陳破空:對,剛才張先生講到劊子手,講到古代有陳勝、吳廣,現在有楊佳、朱軍、鄧玉嬌這些,的確是這樣的。就89年的時候,中國民眾那種善良,那種純真、那種真誠,可以說在世界歷史上是沒有見過的,既沒有拿槍拿刀,甚至把潑毛澤東像的那幾個人給送去公安局。那中共把槍扔出來,還把槍還回去,甚至還給子弟兵去送水,中國民眾的這種表現對各國來說,跟泰國街上的抗議,跟伊朗街上的抗議完全不能比,中國人民是那樣的柔和、那樣的溫和,僅僅指望一個自由的時間,自由的日子。

89年的那兩個月,從4月份到6月份,那兩個月,那短短的兩個月,中國人民的確品嘗了自由的快樂,那個時候天天像盛大的節日一樣,連小偷都罷偷了,連最陰暗的一面都罷偷了,而且北京的交通有學生可以指揮,運作自如,整個老百姓都是非常感動的,整個國家處在「覺得中國有希望了」的這種歡欣鼓舞的狀態中,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政府會把槍指向自己。當然,那時候只有一個人不高興,那就是鄧小平,他那個時候根本不想國家,也不想民主,只想著他85歲了,他要安度晚年,他還手上掌握軍權,掌握著刀把子,他要殺人。

這時候我們就想到了北洋軍政府,當時都說北洋軍政府腐敗,說他又是什麼賄選、又是什麼……但是北洋軍政府面對學生遊行的時候,僅僅因為開槍殺死了一個人,劉和珍君,魯迅就說是「民國史上最黑暗的一夜」,那麼如果魯迅還在的話,這89年那一夜不知道怎麼寫,這「黑暗」兩字不知道還用不用得上?另外北洋軍政府打死了一個人還那麼樣的低聲下氣,北洋軍政府的總理段祺瑞終身茹素,甚至對死者下跪,而中國政府、中共這個腐敗集團連北洋軍政府都比不上。那有的知識分子就說了,你連北洋軍政府都不如,那你還革什麼命呢?你革命究竟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中共是用六四的槍聲否定了它自己,它本身用文革什麼大躍進在否定自己,用六四的槍聲一錘定音徹底的否定了它自己,它連歷史上歷朝、歷代最壞的皇帝、最壞的統治者,甚至北洋軍政府也好,連日本鬼子都不如。我們還沒有聽說日本鬼子對和平示威的學生大開殺戒的,它可能只針對精壯男子、戰爭衝突什麼的,而共產黨的罪惡真是超過了日本鬼子屠殺中國人的罪惡,更不用說它這50年、60年所積累的罪惡,遠遠超過了中外對中華民族種種傷害的總和還要多,而六四這件事的確是把中共鐵板釘釘,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主持人:那您覺得六四之後,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呢?

李天笑:很多變化。首先因為中共在六四鎮壓以後,完全否定了政治改革,根 本不提任何改革,所以中共的腐敗啊不可抑制的發展、滋長起來了。當時中國黨內還有一派人,民眾還願意幫助它改革,但江澤民執政以後,把所有的這個腐敗從全黨擴大到全國,成為人人都腐敗,人人都腐敗的話,那就不用反腐敗了。

到現在為止,胡錦濤提出來說要學明朝的一個輔臣張居正,這個張居正本身不是說就不貪汙、不腐敗,他是說有能力治國就行了,所以說胡錦濤講這個東西就是要讓中共可以永遠腐敗,而表面的反腐敗也到了一個轉折點,這是一個。還有一個,中共現在整個的鎮壓,各種形式的高壓政策使民眾不敢說話,再加上它另外還有收買政策,在利益面前很多人也不敢說話,這樣就造成中國整個民眾都不敢說話了。同時它用高壓政策,民眾在遭強力拆遷之後產生「以暴制暴」,各種各樣的反抗,比如楊佳、鄧玉嬌、朱軍、劉大孬等等,這些像雨後春筍般的起來,所以中共現在面臨著一個非常尷尬的境地。

俄國有一句話「改革是為了防止革命」,但現在革命到處都興起了,陳勝、吳廣遍地皆是。另外中共用謊言來欺騙老百姓,使得很多人相信它,但現在問題是2004年《九評》出來,大陸很多人都看《九評》。《九評》的一個非常大的效應是退黨,退黨已經成為中國大陸不可抑制的一股潮流,現在三退的人數已經有7400多萬。

我們提到六四的間接效應是在東歐發生了整個的巨變,當東歐發生巨變時,軍隊沒有參與,很重要的原因是退黨,德國有20%退黨,其它國家也有一定比例的退黨。今天中國退黨的人數已經超過了當初東歐的比例,也就是說一旦發生突發事件的時候,中共很可能就在這個過程當中發生軍隊的「嘩變」而被民眾所推翻。所以中國的巨變實際上已經處在一個「前夜」了,這東西已經是看得見了。

主持人:那麼怎麼避免今後再發生六四這樣的慘案呢?

陳破空:如果說中共這個制度、一黨專政的制度還存在,這樣的慘案就不可避免,我們看到年年都在發生,只是大六四、小六四而已。要避免這樣的悲劇重演,就只有改變制度,只有結束中共的一黨專政,讓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社會多元化,讓中國進入世界文明的行列。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精采的評論,也感謝幾位當年民運的學生來上我們的節目,和大家談您們的感想。我們還有觀眾朋友在線,因為時間的關係,非常抱歉沒辦法接您們的電話。我們還有在這方面相關的報導,您可以看新唐人的新聞,可以上我們的網站觀看,網站地址是ntdtv.com。另外我們每個星期二和星期五晚上都有這樣的直播節目,討論全球和華人社區的熱點,您也可以在線上觀看,您就進了我們的網站之後點直播,就可以在線看。非常感謝各位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六四」屠殺21年 中共變了嗎?(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韓朝會重開大戰嗎?
中國留學生為何頻觸美國法律(1)
朱耀明牧師:一定要看中共倒台
中國留學生為何頻觸美國法律(2)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自詡「大國擔當」中共須答七問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直播回放】4.3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10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