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部分訪民:請胡溫關注監督上海巨額維穩費去向

上海畢和英等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2月26日訊】〈此文2月25日起,用郵政掛號專遞方式分別緻函上海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劉雲耕(XA25044888831)、上海委紀書記董君舒(XA25044887431)、上海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陳旭(XA25044889131)、同時,也分別緻函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全國人大第十一屆各位代表。〉

我們是上海市訪民,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兩會年年開、民生年年講,但為甚麼越開訪民越多?為甚麼越講民生,問題越多?老問題未解決、又添新冤?新債舊冤如同滾雪球,成為社會日趨激烈的不穩定因素。建立穩定和諧社會是國家的一件大事,為此,中央財政部每年都要撥出一筆數目巨大的維穩費用於地方維穩。以上海市普陀區為例,根據普陀區財政局局長周倩影《上海市普陀區2009年決算和2010年上半年預算執行情況的報告》09年預算穩定專項資金4000萬元,而用於維穩資金5468萬元,生活貧困最低保障6300萬元。2010年上半年預算維穩資金8000萬元,生活貧困上半年最低保障4600萬元,2010年半年已遠遠超越09年全年的費用。普陀區總人口是多少?需幫困人員是多少?訪民有多少?理應有本明帳。

但多年來,經過層層盤剝,真正無家可歸的、長期流離顛沛的貧困人卻得不到幫助,而這筆龐大費用的使用卻始終是一個迷?中央政府、人大、紀委、檢察院有責任進行監督這筆費用的去向:錢到底去到了哪裏?溫家寶說,「各類行政程序都要向社會公開,所有行政行為都要接受社會監督,確保一切行政權力在陽光下運行」。請上海市普陀區財政局和審計局公開這筆費用的去向!

我們家長期無家可歸,我哥哥更是命運坎坷、生不逢時,是70年代初17歲響應黨號召到農村江西、90年代後才回上海的知青,回滬後進單位,不久單位倒閉關門下崗,長期失業,雪上加霜,又遇權力橫行,房子被違法強拆,人生中一生的動盪與災難全攤上了。至今孑然一人,現已五十好幾的人了,仍上無片瓦、下無立足之地,還在為溫飽而四處奔波飄蕩,生活窘迫沒有保障,這就是當今中國上海實實在在被掩蓋的老百姓形象,勞苦大眾的典型形象,真實的國家形象,是和諧社會裏最最真實的現實版。像這樣真正貧困的難民,甚麼奧運會、世博維穩,上海普陀區政府從來未給予過一分錢的穩定費、從來也未幫助解決過任何實際問題。

我們訪民的悲慘生活、生存問題地方官員視而不見,卻以『維穩』為名,不惜以各種卑劣手段對待訪民,拖是最常用的一招、關是最省事的一招、更惡劣的一招是欺下瞞上、掩蓋真相、忽悠社會……,所以才有了這個年代的新名詞維穩。反正就是不給解決實際問題。頂著維穩的人頭名額,拿著那滾滾不斷的維穩費。借『維穩』撈錢已習以為常的官腐心裏面怎會真正想著社會的『穩定』和解決訪民們的生存問題呢?都給解決了,這不等於斷了地方官僚們的一條財路?

一個穩定和諧的社會靠的是法治,目前政府還在花巨額資金來維持穩定,只能說明法治太薄弱,所以就出現目無法紀,有法不依,權力大於國法憲法,造成各種冤、假、錯案、訪民的數量激增,從而也使中央維穩費用節節攀昇,如此惡性循環,造就出了一個地方政腐的截訪產業鏈,大量的維穩金就被進入該產業鏈。而真正需要解決問題、需要關心的訪民則遭受到更大的不公對待。地方政府用比花維穩費更省便、勞動力不值錢的下崗工人監視、限制訪民自由、或被關押、或被「莫須有」罪名迫害拘留、或被勞教、被判刑、被失蹤等等……。這樣的所謂維穩,是在踐踏法律,使法將不法,國將不國,且越維越不穩。而大量的維穩費順理成章進入了他們官腐的腰包。中央的維穩費豈能成為地方官腐生財之道?!更決不應成為地方官腐打壓訪民、借繁多名目撈取不義之財,在違法路上越走越遠的罪惡之源。

眼看著中國的維護穩定費用逐年遞增,中國財政部去年兩會向人大遞交的預算報告稱,2009年用於維穩費用達到5140億元人民幣,較上年增長8.9%,增幅超過國防預算7.5%,與國防開支相差無幾。更何況2010年上半年安排維穩費用已遠遠翻倍超越2009年全年,這樣的巨額維穩費用為甚麼不能用於解決訪民的實際問題?請中央政府、人大、紀委、檢察院關注監督維穩費的使用和審計,強烈要求中央政府、人大、紀委、檢察院對這筆費用進行詳細認真的審計,去認真核實,查一查我們普陀等各區的維穩費都用在了甚麼地方?並將其使用真相公之於眾。真正起到人大的監督作用!給付出血汗的人民–納稅人一個交代。

溫家寶強調,要拓寬人民群眾向政府提出意見和建議的渠道,創造條件讓人民群眾批評和監督政府,負責任地解決人民群眾的困難和問題。溫家寶在今年1月24日國家信訪辦接見訪民時說「只要訴求合理,問題一定會得到解決」。國家信訪局長周占順還特別強調,80%的上訪者「有理」,而80%的案件應該得到解決卻沒有解決。

俞正聲在2009年11月17日接受媒體專訪時《重制度創新 回應群眾關切的問題》中說過:「他的要求合法合理的,必須滿足他,哪怕造價升高也得滿足,他的要求不合法,但有合理性,你必須適當的考慮」。我們是幾十年老問題故意不解決拖成歷史遺留問題又不斷增添新冤。如果要統計一下冤民數量,中國肯定可以創世界之最。現已進入2011年,甚麼問題都未解決,看來說假話、大話、空話是政府官員的專利。這也帶動助長了各級官員假話盛行,假貨市場、假的表面現象繁榮。普陀區如此,其他各區情況也大同小異,由於政腐官員長期不作為、亂作為的言行,已讓老百姓變成了「老不信」。

上海市訪民聯署簽名:

畢和英 (13120756751)、 許正清 (13003121701)、 盧銀娣 (15710138946)、
彭蓉琴 (02159195097)、 孫東明 (13601681373)、 劉義良 (13311826898)、
趙迪迪 (13482668367)、 高信翠 (13661858454)、 劉愛平 (13774410688)、
張海萍 (15821441830)、 梅雲發 (18964196836)、 杜陽明 (02156631289)、
金月花 (13918030465)、 沈佩蘭 (13764885120)、 曾霞敏 (13816732008)、
劉愛芳 (13636382091)、端木家壽 (15001705883)、胡福慶 (15821988319)、
畢和平、李建榮、沈德寶、浦愛珍、劉海林、鄭培培、陳國貴、王扣瑪、秦裕泰、
張君偉、張君令、徐 鳴、 金建明、周 娟、李玉芳、沈永梅、倪國芬、陳燕燕、
葛 蓉、朱金娣、沈金寶、孫玉蘭、 魯 俊、衛玉華、沈佳君、劉淑珍、崔福芳、
范桂娟、楊崇新、張貴蘭、沈蘭珍、楊滬英、陳萬風、丁菊英、溪仁娣、劉培裕、
吳黨英、吳慧群、謝金華、孫建敏、尹國良、馬金寶、劉 萍、 王月琴、趙 淵、
王惠明、丁慧莉、忻菊珍、張 瑜、 韓忠明、童莉雅、劉 珊、 吳如雲、張修芹、
杜林強、史林娣、楊 莉、 曾廣銀、王海鳳、丁錫友、王永風、錢文英、季勤娣、
吉永玲、朱效莉、馬秀萌、周繼根、龔華珍、楊臘梅、丁壽綱、王佩雲、唐建中、
孫婉麗、王愛英、陳真理、張龍生、周銘德、陳年喜、謝玉香、郎兆鋼、王學義、
高文娜、杜金花、周菊仙、申琴芳、鄒海清、許毓敏、徐慧娟、王美莉、江翠英、
丁土珍、何雲詳、許鴻英、周志榮、陶銀龍、劉洪賢、趙文秀、楊玉新、王 強、
顧惠珍、沈偉國、趙 銀、 黃阿茹、吳珍芳、付香芝、周扣珠、牛美蘭、鄧志鑫、
劉桂芳、蔡 盛、 劉小玉、徐小妹、張 立、羊根妹、 陳菜弟、崔國良、毛菊華、
卓承英、張杜妹、許美雲、楊淑娟、尹月仙、董琦雯、顏秀英、顏蘭英、顏桂英、
陳志方、葛鳳珍、顧中妹、傅玉霞、黃國明、江 莉、 劉春妹、陳雅娟、潘金花、
徐利英、朱國美、邱貴榮、王堯年、顧愛琴、沈福娣、陳禎祥、陳仙林、黃榮源、
周錦南、陳月華、周海琴、徐風琴、張文鳳、徐玉秀、周美娟、陸美芳、王雪英、
陳紋芳、俞雅琴、朱亞娟、周翠華、沈亞囡、莊秀珍、俞引南、喬小妹、唐忠妹、
喬紀花、劉墨仙、梅文通、劉妹芳、王正興、張永明、朱引芳、劉小妹、吳亞華、
季芳華、丁連芬、顧金妹、符國勝、朱雲風、李順有、袁鴻菊、傅如琴、張阿秀、
丁 斐、 甘延長、鄔月明、鄒智勇、章金根、孔琦珊、孔寶雄、錢文英、瑲金妹、
鄒文斐、盧桂蘭、盧 亞、 盧 漢、 徐建風、於義明、陸美英、朱瑞英、朱妙生、
孫伊華、張小慶、邱鐵兒、李美華、周建英、王振良、施瑞磬、鍾德建、孫玉妹、
景蕙娟、謝禮祥、華玉桂、楊碧芝、黃幼吾、張雅秀、孫美倍、姚筱弟、倪美英、
陸 路、 何義東、孫玉蘭、劉志強、翁來英、馬家嚴、沈慧珍、嚴永敏、繆芝芹、
蘇培民、張 念、 朱美金、李紅耕、嚴萬明、宋志華、周國興、薛 艷、 張悅靜、
劉建芳、徐 瑋 、趙寶珠、丁 平、 韋開珍、 騰根兄、吉敏華、李 琴、王併發、
朱 政、 胡阿巧、蔡敏成、宗金花。

2011年2月25日

評論
2011-02-26 1: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