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詩中的雲

智真
font print 人氣: 1823
【字號】    
   標籤: tags:

雲是古代詩歌常見意象之一,如同自然界的雲,五彩斑斕,形態萬千,古代詩歌中的雲意象也具有豐富的意蘊與文化內涵。在很多膾炙人口的詠雲詩中,詩人的理想、品質、操守、氣節、感悟等都寄寓其中,從中可以感受到其心靈境界、審美境界和人生追求,使人受到啟迪和勉勵。

人們每每抬頭望天,悠悠白雲飄然而來,飄然而去,輕盈、透明,一種雲卷雲舒的氣度會引起人無限的遐思。由於雲輕、淡、隨風吹送、高舉脫俗,常成為詩人關注吟詠的對象。

《詩經.齊風》裏便有:「英英白雲,露彼菅茅」;戰國時屈原在《楚辭》中寫道:「青雲衣兮白霓裳」,以「青雲」為衣「白霓」為裳,寄寓詩人精神上的高潔。雲常與青山相伴出現於詩作中,元代張養浩生動形像地描述了雲山之美:「雲來山更佳,雲去山如畫,山因雲晦明,雲共山高下」。

白雲繚繞在山間,令人神往,綠水倒映著白雲,同樣也是一幅美麗的圖畫:「雲日相輝映,空水共澄鮮」(謝朓〈登江中孤嶼〉)。宋代姚鏞訪問友人時,竟然「相逢未暇論奇字,先向水邊看白雲」(〈訪中洲〉),因此詩人也常以雲水對舉,烘托出一種行雲流水的意趣。

古語云:「天降時雨,山川出雲。」可見,雲與雨也有著密切的關係。如唐代李白寫的:「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唐代王維寫的:「雲裏帝城雙鳳闕,雨中春樹萬人家」。

雲以「從龍為霖」的濟世之義,被詩人賦予了儒家經世濟民之志和道家功成不居的精神,如清代張伯行在〈雲〉中寫道:「靈山藏雲根,鬱鬱生岩竇。直上九天表,須臾彌宇宙。乘時作霖雨,遂使嘉禾秀。膏澤遍蒼生,普世登仁壽。不自居其功,飄然復歸岫」。

雲形態萬千、瞬息萬變,亦常用於比喻變幻不定的世事和時光的流逝。如唐代崔顥在〈黃鶴樓〉中寫的:「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寫出對歲月如流、時光不再的感嘆;唐代杜甫在〈登樓〉中寫的:「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雲變古今」,寄寓著人世滄桑的感慨;宋代岳飛在〈滿江紅〉中寫的:「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表現出其為國為民的強烈使命感和責任感。

一重山水,一弦清音,一片素心……精微處含宇宙,恢弘處見精神。雲是詩人的精神家園,古詩中「雲」往往與歸隱、修行連結在一起,以雲象徵淡泊無爭,表現超然物外的人生態度,象徵著無意功名利祿的隱逸精神。

無論是田園屋舍的靜謐悠遠,還是蔥鬱山川的雲飛水動,皆神韻天然,一種自然清新之美、超世拔俗之境悠然鋪開,滌淨著人們的心塵。

晉代陶淵明筆下的田園之境,親切寧靜,無塵無染。讀了他的詩,人們便想起他的品德,「翼翼歸鳥,晨去於林;遠之八表,近憩雲岑」(〈歸鳥〉),詩人以歸鳥自喻,有時飛到極遙遠的地方,有時憩息在高入青雲的山峰;「靈鳳扶雲舞,神鸞調玉音」(〈讀山海經〉),描繪出雲中世界的美妙;「遙遙望白雲,懷古一何深」(〈和郭主簿〉),詩人仰望天邊的一抹白雲,表明自己潔身自好,棄官歸田,不與黑暗勢力同流合汙,堅持安貧守道的素志,也把讀者的思緒引向了風俗淳美的古代社會。

南朝陶弘景在山中修道時寫下了:「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以飄逸的白雲委婉地謝絕了皇帝的出仕之邀。唐代僧皎然寫的:「逸民對雲效高致,禪子逢雲增道意」,使人們從雲意象中,體會出清高曠遠的意境。

李白寫的:「靜坐觀眾妙,浩然媚幽獨。白雲南山來,就我簷下宿」,南山白雲對詩人像故交一般友好和親近,詩人與白雲似乎神交已久;他送別友人時寫道:「楚山秦山皆白雲,白雲處處長隨君」,寫出友人無論去到哪裏,處處都有高潔的白雲相伴,友人的隱士之風盡在不言之中。

縹緲的白雲使人想起神仙或仙境。「藐姑射山,有神人居焉……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莊子》),古代的遊仙訪道詩常出現「白雲」、「五雲」、「彩雲」等意象。

古人嚮往神仙世界,通過描寫永恆的仙境、仙人、仙物,勉勵世人踏上修道、向善之正途。如宋代黃庭堅寫的「桃源仙境」詞:「瑤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無數,花上有黃鸝。我欲穿花尋路,直入白雲深處,浩氣展虹霓」(《水調歌頭.遊覽》)。

「白雲」之仙家意象,則使白雲出現超然、哲理的意味。古人勤讀詩書,修身養性,在傳統道家、佛家思想影響下,充滿對神佛的正信。

唐代王維潛心修道,其詩有一種空明澄淨、清幽絕俗的美,「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之禪境,「白雲回望合,青靄入看無」之佳境……寧靜中蘊涵生機,達到「神與物遊」的境界。

李白遊遍名山大川,求仙訪道,昊天、白雲等都成為其詩歌中理想空間的廣闊背景,如他在〈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中寫道:「遙見仙人彩雲裏,手把芙蓉朝玉京」,仿佛遠遠望見神仙在彩雲裏,手拿著蓮花飛向玉京。

他在〈下途歸石門舊居〉中寫道:「余嘗學道窮冥筌,夢中往往遊仙山。何當脫屣謝時去?壺中別有日月天。俯仰人間易凋朽,鐘峰五雲在軒牖」。在他看來,紛擾的人間世事,只如過眼煙雲,轉瞬即逝,規勸世人要超脫名利,不為物慾所牽累,及時修煉,追求美好的永恆之境。

古人用雲寄託了對理想境界的嚮往,因此古詩中的雲意象既是具象又是理念,清代錢竹初寫道:「海上秋風江上莼,塵顏久已悵迷津」、「勞生那復計年華,歸識吾生本有涯……他日並登皇甫《傳》,始知真契在煙霞」。

塵世中的人們早已渴望指點迷津,無限美妙在煙霞的深處,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真諦,關注天地永恆的大道,追隨宇宙真理,達到生命的永生、永純和永恆,這是人明智而永遠不悔的選擇。

--轉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聞過則喜,顧名思義,就是別人批評自己錯誤時依舊保持一種良好的心態,欣然、虛心的接受意見。這不僅體現著個人的修為與素養,更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精髓。
  • 嚴冬過後,美好的春天來臨了,春是一年之始,天地間萬物復甦,生機無限,人們所見所聞皆是春意盎然...
  • 傳統儒、釋、道文化皆從因緣、因果關係,來探討人生意義和歸宿問題。
  • 以寬宏大度的態度去對待別人,是一種美德、一種風度、一種仁愛無私的境界。人生之路需要寬以待人,成功之路更需寬以待人。
  • 說起李白,幾乎無人不曉,人們讚賞他的輝煌藝術成就,更敬佩他一身浩氣,濟蒼生、報國家,矢志不渝追求理想的精神。
  • 北宋時期有一位儒生,他的名字叫劉庭式,當時的蘇東坡,很賞識、敬重他的人品。
  • 昔日孔子在齊國聽舜帝時代創作的大樂舞《韶》樂後,「三月不知肉味」。孔子感嘆道︰「不圖為樂之至於斯也。」
  • 杜甫崇高的藝術成就,源於他仁愛、無私的崇高思想境界,在國家、民族面臨危難之時,他關愛百姓,關注未來,呼喚正義,揭露黑暗勢力,用詩歌反映出一代文人道德良知的社會責任感與歷史使命感。
  • 中華傳統文化是神傳之半神文化,半神文化當然有它的神跡在。據古人留下的文藝專著和其它記錄中,半神文化的神跡表現遍佈歷代的詩、畫、樂等文藝形式中。
  • 傳統文化非常重視教育,「師道尊嚴」、「尊師重道」是人們非常看重的道德觀念和倫理準則。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