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中共不亡 天理不容

——寫在中共建黨90週年

胡平

人氣 21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7月02日訊】今年7月1日,是中共建黨90週年。

  共產黨在根本沒經過納稅人同意的情況下,大肆揮霍納稅人的錢,大張旗鼓地給自己慶賀生日,自己給自己歌功頌德——都21世紀了,中國竟然還有這等景觀!

  慶賀活動包括推出一部大片《建黨偉業》。諷刺的是,很多觀眾卻從這部影片中讀出了完全相反的意思。當然,這未必是因為影片的編導存心在那裏借古諷今,指桑罵槐,而是因為今天的共產黨和昨天的共產黨正好構成對立面。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好比兩頭都是刃的一柄劍,握哪頭都割手。一頭叫革命,一頭叫改革。中共成立90年就干了兩件事,一件叫革命,一件叫改革。如果革命是對的,改革就是錯的;如果改革是對的,革命就錯了;很可能是,革命也錯,改革也錯(事實正是如此);但決不可能是,革命也對,改革也對。

  別再誇耀甚麼改革的偉大成就了。自六四之後,中國的改革就走上歧途,權貴私有化已經積重難返。共產黨先是以革命的名義,憑藉血腥的暴力,把所有平民的私產變成所謂全民的公產;然後又以改革的名義,倚仗專制的鐵腕,把屬於全體人民所有的公產變成官員自己的私產。兩件相反的壞事居然讓同一個黨在幾十年的時間裏就全做了。以共產黨這樣前後矛盾,翻雲覆雨,無恥加殘忍,無論你信仰甚麼主義,認同甚麼原則,只要你當真,只要你一貫,你都會不可避免地得出反對它的結論——不是從這邊反,就是從那邊反。那些替共產黨辯護的人,其理論之荒謬尚在其次,更要命的是他們都不講邏輯。這也難怪。因為一講邏輯,他就辯護不下去了。

  七一前夕,中組部負責人得意洋洋地宣佈:中共黨員的數目已經超過八千萬。這有甚麼可誇耀的呢?要知道,如果按黨員在人口中比例算,中國還比不上齊奧賽斯庫治下的羅馬尼亞;而第一大共產黨,你猜猜是誰?是北朝鮮。

  中組部負責人說,在八千萬黨員中,35歲以下的青年黨員占24.3%;在新黨員中,大學生占38.5%。

  這就引出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為甚麼有這麼多青年人、有這麼多大學生想入黨?

  這個問題很簡單。因為在共產黨統治下,是黨員才吃得開,因此,自然會有很多人為了吃得開而去當黨員。

  第二個問題是:這些青年黨員們是真的相信共產主義嗎?信,意味著甚麼?不信,又意味著甚麼??

  不消說,如果他們真信,那是很可怕的。真相信共產主義,那就意味著要開展階級鬥爭,要消滅私有制,要和傳統徹底決裂,要實行無產階級專政,要解放全人類即向全世界輸出革命,如此等等。這一切已經在上個世紀下半葉實行了一次,其可怕的後果已經舉世皆知;如今中國竟有一大批年輕人信誓旦旦要繼續幹下去,難道不可怕嗎?

  如果他們其實並不相信,那不是不可怕,而是更可怕。

  早先蘇聯有則政治幽默:正直,聰明,共產黨員,三者不可兼得。如果你正直,聰明,你一定不是共產黨員;如果你正直,是黨員,你一定不聰明;如果你又聰明又是黨員,你一定不正直。這就是說,如果你真相信共產主義而加入共產黨,那說明你不聰明,弱智,沒頭腦;如果你其實不相信還要宣誓信仰共產主義加入共產黨,那說明你不正直,缺德,沒良心。缺德當然比弱智更糟糕,沒良心當然比沒頭腦更惡劣。

  事實上,早在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對共產主義的信仰就已經破產。不過在那時,還有人號召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生,加入共產黨。他們說,加入共產黨是為了改造共產黨。是的,要入黨就要說假話,就要發假誓;可是在那時,老革命們還控制著黨,你必須撒謊騙過他們,然後才能混入黨內;等以後這些老革命都退出政治舞台了,共產黨成了我們這代人的天下了,共產黨就和平演變了。

  二三十年過去了,老革命都退出政治舞台了。現在的共產黨已經是改革開放後起來的一代人的天下了,再加上蘇東巨變和經濟改革的縱深發展,黨內黨外,大家都是早不信共產主義的了,整個國家也早已把共產主義那一套扔到九霄雲外了,為甚麼不能捅破那張紙呢?為甚麼還要繼續說假話發假誓假裝信仰共產主義呢?要說騙,現在又是為了騙誰呢?

  這就和「掛羊頭賣狗肉」一個道理。明明是狗肉店,店家卻要掛出羊頭做招牌。在這裡,店家不是為了騙他的夥計,他的夥計當然知道他們賣的是狗肉而不是羊肉;店家也不是為了騙顧客。店家希望顧客知道這是狗肉店,而顧客也都知道這是狗肉店而不是羊肉店。這就怪了:既然店家和顧客都知道羊頭是騙人的,為甚麼還要把羊頭繼續高掛在那裏呢?

  其實,這裡面的奧妙也很簡單。因為按照中國習俗,「狗」常常是用來罵人的,吃狗肉是很不體面的。若是把狗頭當招牌打出去未免太粗俗太不雅觀,讓店家顧客都很沒面子,都很不好意思。所以他們要掛出羊頭做招牌。掛羊頭的目的雙方都心照不宣,那就是免得讓彼此都太丟臉。

  共產專制的本質是蔑視人民。它把人民當個屁(這是深圳海事局官員林嘉祥的「名言」)。它也強迫人民知道他們只不過是個屁。不過這話它不敢公開講出來。因為人都是有自尊心的,沒有人下賤到這個地步,以至於樂意公開承認自己是個屁。你共產黨要是敢在人民日報上、在CCTV上、在黨的N大會議上或全國N屆人大會議上公開指著人民說「你們算個屁」,那等於逼著人民都去造反。因為誰在這時還不造反,那不等於自己承認自己是個屁嗎?誰丟得起這個臉啊?所以共產黨要給自己的狗肉店掛出羊頭做招牌。這就給那些沒有勇氣反抗的人加上了一塊遮羞布,使他們在屈服的同時不至於太難堪。

  共產黨自己更需要羊頭這塊招牌。如果沒有這層遮掩,共產黨的醜陋,相信連共產黨人自己看著也會噁心,也會感到羞愧難當。這一期《外交政策》雜誌(Foreign Policy)發表了美國企業研究所學者列昂.阿隆(Leon Aron)的文章「關於蘇聯的崩潰,你知道的每件事都是錯的」。文章指出,蘇聯的崩潰實際上就是源於戈爾巴喬夫及其支持者們不堪忍受生活在謊言中。不是別的,而是對國家過去與現在殘酷的道德審視和對尊嚴的尋求,挖空了強大的蘇共專制政權。當民間的抗爭超出戈爾巴喬夫最初的預想,衝擊到體制本身,戈爾巴喬夫頑固地拒絕斯大林式的鎮壓,那不是因為他擔心軍隊靠不住,而是因為他不願意背叛自己心中的道德信念。

  同樣的道德衝動或曰良知起義,也出現在中國八九民運的體制內人士。例如在5月4日首都新聞界數百人上街遊行,打出的標語就是「首都新聞界要洗刷恥辱」,「不要逼我們造謠」;例如趙紫陽,寧願放棄總書記的寶座,寧願被軟禁到死,也決不肯贊同鎮壓和平抗議的民眾。

  在今日中國,共產主義的羊頭還高高掛在那裏,還有人在裝模做樣地對之信誓旦旦。這無疑就更可怕。過去,有許許多多共產黨員出於真心信仰的狂熱,犯下了駭人的罪行,但他們還有藥可醫;因為你還可以對他們啟蒙,他們還可能幡然醒悟從而痛改前非。可是對於現在那些其實早就不信的人來說,要讓他們改正就難上加難;因為你沒法叫醒一個假裝睡著的人。

  有些人入黨,僅僅是為了好吃好喝,那倒好辦點。嚴重的問題是,在中共裡還有不少人野心勃勃,熱衷於權力。他們是自覺的為惡者。我們就是在被這樣一批把良心自願出賣給魔鬼的人統治著,用不容挑戰不容替換沒有制約的權力統治著我們。他們還想把這種狀態持續下去,鞏固下去,發展下去。這是怎樣一種可怕的情景!

  「中共不亡,天理不容。」這話不是一句簡單的詛咒。所謂天理,就是指人心,指人心中固有的分辨善惡的能力,對善的追求和對惡的憎惡;而這種分辨和愛憎是普遍的,是共同的。儘管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常常屈服於惡的壓迫,但是我們從心底裡對惡總是拒絕的。我們知道,惡有可能得逞於一時,但我們堅信惡決不可能得逞於永遠。戰勝惡的辦法說來很簡單,那就是發揚我們心中的善,讓我們心中的善充分彰顯。從根本上講,反對中共暴政的鬥爭,是一場道義的鬥爭。我們對勝利的信心,是基於我們對人性的信心。

  ——《中國人權雙週刊》

相關新聞
香港5.2萬人「七一向前走」
胡平:從甘肅泥石流災害看中國的官員問責制
胡平:中美關係新動向
胡平:誰是大興縣血案的罪魁禍首?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回應突降調 美日艦圍觀遼寧號
【時事縱橫】英加回擊大外宣 溫家寶諷習遭禁?
【重播】美前情報總監:中共為何是頭號威脅
【新聞看點】美日捨5G搶攻6G 聯澳建海底電纜
【微視頻】劉長樂賣鳳凰股份 馬雲的螞蟻還遠嗎
【秦鵬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軍演 目標是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