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種有機茶 賽德克茶農走信心路

人氣: 5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31日報導】─原住民創業專題之一(中央社記者高照芬台北31日電) 堅持不灑農藥、不使用化學肥料,即將於9月取得MOA有機認證的「阿朗茶」,是第一個原住民茶農生產的有機高山烏龍茶,也是馬英九總統致贈外賓的台灣特色茶品。

事實上,來自南投賽德克族部落的「阿朗茶」,背後有一段社服團體與原住民茶農踏出信心之路的故事。

原住民種茶的不多,種出好茶的更是少之又少。「阿朗茶」是生長在南投縣仁愛鄉,海拔1000公尺以上的高山茶,也是天主教新事社會服務中心輔導的果實,更是原住民茶農產銷一元、自創品牌的成果。

有感於921大地震後,南投地區受創嚴重,台灣經濟遲滯,買茶的人少了,有些茶園也就荒廢了,原住民茶農的生活更是辛苦,加上中盤商在山區收購茶葉,處於經濟弱勢的原住民毫無議價能力,部落經濟無法繁榮。

以輔導原住民產業發展為職志的天主教新事社會服務中心,921時進駐南投山區;他們希望經濟較弱勢的原住民茶農辛苦的成果能回饋到自已身上,減少中間轉手的剝削,因此輔導部落茶農種茶、製茶及賣茶。

猶豫 躊躇 開始種有機茶

當他們到南投仁愛鄉賽德克族部落,宣導種植有機茶的理念時,卻遭到原住民的質疑,原住民茶農觀望的多,實際跳下來做的人少。

還有原住民帶著質疑的態度問:「你們為什麼要幫我?」、「你們能幫我們多久?」又有人說:「有機茶很難做的啦!」、「有機茶做不成的啦!」。

一連串的質疑排山倒海而來,在旁人潑冷水下,原本就沒有信心的賽德克族茶農,轉型栽種有機茶的信心就更小了,加上之前原住民沒有種植有機茶成功的例子,以致賽德克族茶農猶豫、躊躇,裹足不前。

新事社會服務中心主任韋薇修女排除萬難,她帶著花蓮布農族原住民杜英香等人上山,不忘對賽德克族茶農信心喊話。

這個時候,杜英香原住民的身份派上用場。她對賽德克族茶農說:「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原住民」、「請大家想一想,921大地震後,進來南投山區幫忙的團體有多少?」茶農回答:「多的數不清」。

她又問:「如今還留下來幫忙你們的有多少?」茶農回答:「只剩下你們了」。

不過,茶農們仍舊質疑:「你們會留下來幫助我們多久?」杜英香說:「我在新事社會服務中心工作多年,新事一直以來輔導原住民產業發展,等到你們能夠站起來,不再需要我們了,我們才會離開」。

韋薇修女更以新約聖經中「耶穌履海」的故事,勉勵賽德克族茶農要做原住民的先驅,栽種有機茶,讓祖先留下來的土地能永續利用。

她說:「這是一條信心路,回頭就什麼都沒有了」。

好不容易有10位原住民茶農與新事的理念一致,願意轉型裁種有機茶;但是為了顧及家中生計,他們多以一半的茶園轉型為有機茶栽種,另一半仍為維持原先的種植方式。

遭蟲咬 缺資金 摧毀不了信心路

由於賽德克族茶農種植的有機茶,堅持不灑農藥、不使用除草劑,不用化學肥料,沒想到附近茶園的蟲子都跑過來了,茶樹上的葉片被啃食的千瘡百孔,賽德克族茶農十分灰心。

新事社會服務中心趕緊請來南投茶葉改良場的專家指導他們如何驅蟲、如何做好田間管理,才能生產出有機好茶。

剛開始時,有機茶的產量極少,幾乎不到以前耕種方式的4分之1。接下來,製茶過程也考驗著原住民茶農的耐心,加上茶葉產銷也需要龐大的資金,茶農及新事社會服務中心面臨許多考驗。

為解決資金問題,新事社會服務中心透過聯合勸募撥下來的經費,與原住民茶農一起討論如何購買製茶機器,補助共同工廠、認購費用、培訓費用;先後添購烘茶機等機器,讓茶葉產銷能夠一貫化,以便確實掌握利潤。

這還不夠,鑑於市面上的高山烏龍茶眾多,如何能顯出原住民好茶的獨特性,還得從包裝設計及行銷上下功夫。

新事社會服務中心公開徵選設計師,獲選的設計師得知是一個公益團體需要的設計,幾乎是半買半送的、就將設計的作品送給了賽德克族茶農。

阿郎茶外包裝以環保紙質做成三角立體的包裝盒,紅黑相間的色彩,勾勒出有稜有角的原住民圖騰,象徵藉高山與深谷,內有「阿朗茶」兩字,十足的原住民風味的設計。

阿朗茶 「我的部落」茶 來自天國的茶

接下來是命名,也是重頭戲。南投仁愛鄉的茶農是賽德克族,賽德克族語中的A Lang,就是「我們的部落」的意思;取名「阿朗茶」(A Lang Tea),是讓外界知道這是來自原鄉部落生產的茶葉。

「我們的部落」也是賽德克族語中「天國」的意思;「阿朗茶」意指「我們的部落」茶、來自天國的茶。

民國96年,新事社會服務中心在網路上開設「喜娃舖子」商店,正式在網路販售「阿朗茶」,並有英文及日文的包裝設計,次年將「阿朗茶」商標正式註冊登記。

有了好的行銷及包裝做後盾,白天,原住民茶農照顧茶園;晚上,茶農一家人折起紙盒,進行真空包裝,在家自行包裝茶葉。

韋修女說,栽種有機茶是繁瑣且辛苦的,透過聯合勸募的穿針引線,一通來自總統府的訂單,讓「阿朗茶」躍上國際舞台,成為馬總統致贈外賓的特色茶品。消息傳來後,激勵賽德克族茶農更起勁的工作,將辛勞拋在腦後。

去年,「阿朗茶」拿到有機轉型認證、無毒驗證,今年9月,「阿朗茶」可望取得MOA有機認證。

「阿朗茶」的產量雖然不多,但賽德克族茶農們很欣慰,兼顧自然環境的有機栽種方式,讓祖先留下來的土地能夠永續利用。

韋薇修女打包票,「阿朗茶」是正港的台灣有機高山烏龍茶,消費者不用擔心買到的茶葉是越南或是大陸混充的茶葉。

儘管原先新事社會服務中心網羅的10位茶農加入有機茶生產行列,如今剩下7位堅持到現在。韋修女更盼望「阿朗茶」產銷穩定後,能擴及其他品級的茶葉,吸引其他茶區的原住民茶農,一起種有機茶。

賽德克族茶農踏出信心的一小步,堅持有機栽種,「阿朗茶」不僅讓祖先留下來的土地永續利用;在兼顧水土保持、山林保育下種出的「阿朗茶」,它特有的茶香,伴隨著果香,能喝出原住民山頭特有的風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