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薄熙來「打黑」撬開文強嘴 最想知道甚麼

文伽昊圓胖的臉龐,跟他父親文強長得很像。(網絡圖片)

人氣: 161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2年12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近日,官方新華網高調以《文強之子稱在獄中曾被打 父親告誡勿仇恨社會》為題轉載《瀟湘晨報》的報導。當年文強在北京深夜被抓後,其妻子和兒子文伽昊在重慶立馬被上門抓捕。文伽昊在羈押期間曾被打過,被審問的主要問題是,文強和重慶市公安局及哪些重慶市領導交往。薄熙來聲稱要挖文強背後的保護傘,矛頭直指其前任汪洋、賀國強。文強臨死前對王立軍說: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一語成讖。

重慶打黑1號大案 文強在北京「入甕」

薄熙來2007年底主政重慶後高調「打黑」,在公安局局長王立軍主持下,重慶市「唱紅打黑」運動搞得轟轟烈烈,許多他們認定的黑社會頭目被批捕入獄。

文強,前重慶司法局局長,被列為「黑社會頭號保護傘」,2009年重慶打黑1號大案主角,是薄熙來重慶打黑的標誌性人物之一。

2009年8月6日,文強正在北京參加中共司法部召開的「全國司法廳(局)長座談會」。當天,司法部部長吳愛英、司法部副部長張蘇軍、郝赤勇、中紀委駐司法部紀檢組組長韓亨林、司法部政治部主任李如林等司法部高官都參加了此座談會。

從重慶飛往北京之前,文強並不知道在北京已經有個「大口袋」等他去鑽。2009年8月7日凌晨1點過後,文強所住的賓館房門被敲開,他被時任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密令派員抓捕。此前,薄熙來及王立軍進行過周密的部署。

文強兒子:專案組最想知道文強跟哪些市領導交往

文強之子文伽昊近日對《瀟湘晨報》記者講述這幾年的人生際遇——在父親離世、母親坐牢、他獨自一人面對社會是如何生活的。面對記者時,他話很多,語速很快,挺著個大肚子,讓人感覺像個憨厚而單純的大學生。

文強剛剛在北京被重慶警方控制,文伽昊和他母親在2009年8月7日凌晨3點左右就被從家裏帶走。

他回憶,上門抓人的人說是司法局的,要找文強匯報工作。文伽昊和他母親都不信。他們報了警,110來了,得知是文強專案組的人,又走了。

文伽昊開了門後,就被帶走。他先被帶到重慶沙坪壩看守所,呆了幾個小時,又被帶到北碚看守所,在那被羁押10個月左右。

文伽昊說,被羈押期間,專案組人員主要問他,文強跟公安局和市政府的哪些領導有交往。

文強手戴鐐銬被押回重慶 王立軍「接機」

2009年8月7日上午,清理完文強的居住地現場之後,王立軍帶著薄熙來的命令,親自到重慶江北機場等待北京方面人員押解文強回渝。

從北京飛往重慶的國航CA1419航班落地後,手戴鐐銬的文強顫顫巍巍走下旋梯,王立軍迎上前去,不是握手、不是送花,而是拉著文強的手銬,將他押送進警用防暴車。此後,文強被臨時關押在武警二隊招待所。

專案組要挖文強的保護傘 文強態度強硬

大陸出版的《重慶黑社會組織大揭祕》一書中稱,文強落網後,專案組對他展開了密集的突審,希望撬開他的嘴。要從文強嘴裡獲得的信息包括:文強的上面還有沒有更大的保護傘;這麼多年來,重慶的黑社會組織對於公檢法系統的滲透有多深;警局裡還有多少黑社會的內鬼沒有被挖出來等。

面對專案組人員的審問,文強態度強硬,拒絕交代,他甚至向辦案人員叫囂:「我想吃的時候就要讓我吃,想睡的時候就要讓我睡,別想通過審問從我口中獲得更多的東西!你們審問我的方法,是我以前審問罪犯的方法!」並且還揚言:「你們不判我死刑就罷了,要是判了我死刑,沒那麼便宜,我甚麼都要說出來,大家就等著一起死吧!」

薄熙來「打黑」肅政敵 18大常委奪權位

文強在重慶當了十幾年公安局長,2000年1月提升為廳局級,2003年任公安局黨委副書記,2008年7月任司法局長。賀國強和汪洋兩人先後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期間文強被重用提拔;文強是汪洋和賀國強在重慶倚重的人馬。

十分瞭解薄熙來的前香港文匯報駐遼寧記者姜維平在2009年發表的《抓文強和黎強 薄熙來鬥賀國強與汪洋》一文,揭祕薄熙來在重慶的「打黑」,大搞紅色恐怖,是操控司法的故技重演。

薄熙來在遼寧經營20年,整肅大量政敵,以權謀私,貪腐驚人;從商務部被貶到重慶,難逃被中紀委調查的命運。薄熙來深知他到了重慶後的尾巴,有可能被政敵抓住,才在太太谷開來的策劃下搞了「打黑」,企圖抓住汪洋、賀國強等人的把柄,和胡溫講條件,使自己轉危為安。

姜維平當時表示,薄熙來的目的是通過文強牽制原重慶市委書記、現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18大政治局常委爭奪權位。

在看守所被打過 4個月無人理 外界傳文伽昊失蹤

文伽昊說,在看守所期間,他沒坐「老虎凳」,但有次被打了。他說,項目組提訊、做筆錄,他說了一點點,筆錄卻寫了很多,他不簽字,結果被打。

2010年1月至5月,大約4個月時間裏,項目組沒有一個人來見他,似被遺忘了。這期間,外界盛傳文伽昊失蹤了。家裏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家人為他請了律師,但文伽昊說,他直到出去也沒見到這個律師。他不知道家裏的信息,不知道父母的消息。後來才知道文強案2010年2月2日一審,4月份一審宣判判處死刑。2010年5月21日,文強案二審宣判,法院駁回上訴。

2010年6月2日,文伽昊被釋放了。

最後一面 向文強磕3個頭

2010年7月7日,文伽昊和他阿姨接到通知,要他們一大早趕到重慶市第三中級法院見文強。重慶三中院一個大廳裡,幾十個人等在那,有法警、武警、法官、專案組的人。文伽昊說,過了一會,父親戴著腳鐐手銬出來了。

他迎上去叫了一聲爸爸,然後一起聊了十多分鐘,「當時周圍又是拍照又是攝像的,干擾很大,氣氛很不好」。

他說,父親跟他說,要他對母親好一點,要他找份工作,找個女朋友,結婚生子,還說了那段後來廣為流傳的話:不要仇恨社會,不要受他的事情的影響,不要去恨別人。

文伽昊問父親,覆核下來了嗎?文強沒回答。文伽昊說,他當時想以後還有機會見面的,因此沒有說太多。

見面結束時,文強跟他說,孩子,你給我磕頭吧。文伽昊說,自己當時也沒在意,跪下磕了3個頭。

這天下午,文伽昊得到消息說他父親已經被執行了。「不可能吧?上午還見了面。」文伽昊說他一下子急了。後來他看到報導,才知道確實是真的。他後悔自己的後知後覺……

文強為兒子 轉變強硬態度

據說文強寫了很多材料,但最後這些都沒有曝光出來。在文強死刑執行前,王立軍單獨會見文強,並談了近一個小時。

姜維平表示,薄知道文強最心疼兒子,也最怕他兒子誓言報仇,故先違法抓捕了他兒子做人質,而且不到節骨眼不放,此時,派王立軍來向文強攤牌,放掉你兒子,並讓你見他一面,但你臨死前必須閉嘴,把你知道的東西埋在肚子裡,否則,你兒子將以「毀滅證據罪」判刑!於是,文強轉變了強硬的態度,並拒絕了記者的採訪。

「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文強被處死,坊間盛傳文強臨死之前曾對王立軍說,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姜維平當時預言說,「薄熙來!你繼續表演吧,文強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到那時,不僅國內有贊同的標語展示,海外還會有歡呼的鞭炮聲伴隨!至於谷開來轉移到新加坡和瑞士銀行的巨款,你先替窮人存著,和文強一樣,他是藏在農民的魚塘裡,你是放在洋人的口袋裡!反正都是一樣,你們都逃不過可悲可憐的下場!」

事實證明,文強的昨天正是王立軍、薄熙來的今天。

(責任編輯:劉曉真)

評論
2012-12-17 11: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