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古典舞風靡全球 舞蹈大賽受矚目

人氣: 69
【字號】    

【大紀元2012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王貫明紐約報導)美國神韻國際藝術團、神韻紐約藝術團與神韻巡迴藝術團正分別在歐洲、台灣與北美各大城市上演2012年度全新節目,所到之處往往是場場爆滿,令觀眾們驚歎稱奇的是舞蹈演員們高超的身法和技巧,令其回味無窮的是中國古典舞獨特的身韻,令其感動落淚的是那些舞蹈節目背後的中國神傳文化之深刻內涵。

中國古典舞是神韻藝術團最主要的表演方式,如果我們能真正瞭解中國古典舞,也就不難明白神韻藝術團為何選擇這種藝術形式,而其又為何能夠穿越不同民族的文化及語言障礙、將源遠流長的中國文化精髓帶給全世界觀眾了。

隨著全球每年一波高過一波的神韻熱,人們也更有興趣瞭解中國古典舞這種藝術形式。新唐人電視臺在過去幾年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正為公眾提供了這樣一個最好的機會。

中國古典舞基奠於五千年中華神傳文化、建立在深厚的傳統美學基礎上的舞蹈藝術,各種跳轉翻的技巧加上精妙深湛的身法和身韻,使得中國古典舞具有獨特的表現力。其優美的舞蹈動作可帶出人物內在的思想感情與內涵,體現出人性的特點,做人的標準、道德理念、思維狀態、價值觀等。

第五屆舞蹈大賽將於10月25日至27日在紐約舉行,現在正在接受報名。大賽評委任鳳舞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評委正是本著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舞蹈藝術標準,從中國古典舞身韻、身法和技巧的特點判斷選手們的表現的。對全世界選手們來說,可通過這一難得的機會提高自己的藝術造詣;對觀眾們來說,可在比賽中觀賞到並學會鑒別純正的中國古典舞。

本報記者採訪到一些歷屆舞蹈大賽的獲獎選手,他們的經驗對考慮參賽的選手與觀眾們會有所幫助。

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新唐人電視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旨在弘揚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舞蹈藝術,為有志於表演正統舞蹈藝術的未來藝術之星提供一個高水平的國際交流平臺。大賽將於今年10月25日至27日在紐約翠柏卡表演藝術中心舉行,現在正在接受報名,大賽章程、參賽資格與方式等詳細情況請參考網站:dance.ntdtv.com

兩屆冠軍吳巡天:以中國舞塑造人物形象

吳巡天於2012年3月在紐約接受採訪(大紀元)
吳巡天於2012年3月在紐約接受採訪(大紀元)

吳巡天分別於2008年8月與2010年9月參加「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均獲得青年男子組金獎。他2008年參賽的劇目是《執筆書懷》體現一古代書生的博大胸懷,2010年表演的《易水寒》則是刻畫荊坷準備刺秦王前「壯士一去不復還」的複雜心理。他說,每次參賽都不把能否得獎放在心上,只是將其作為對自己藝術境界一次挑戰的好機會。

他以相由心生的道理詮釋自己的舞蹈修行之道,「我喜歡學習古典舞中的技巧,但是當我成為一個成熟的專業舞蹈演員後,明白了舞蹈的內涵不僅僅在於技巧,更在於其內涵和演員的內心。」

*身韻表達難 台上角色反映演員內心

吳巡天出生在中國上海,四歲時來到美國。對於在美國長大的吳巡天來說,「身韻是最難掌握的,因為中國古典舞不但講究外在形象,對演員的各種素質要求也很高,還有心靈、心態等心理素質也是很重要的。身韻就是一個舞蹈演員不只是用身體來表現一個人物,而是用自己的內心去刻畫這個人物,表達出故事的內涵。」

「我父母總是提醒我別忘了自己的文化的根。我很喜歡跳中國古典舞,通過學習古典舞,使我感受到了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他認為,「個人的修養與舞蹈技能的提高是相符相成的。演員的心裏想的是甚麼,跳舞時給觀眾表現的能量就是甚麼。因此經常琢磨人物角色與要表達的情感,以及應該向觀眾傳達甚麼。在舞臺上表演時,覺得自己就是所表演的那個人物。」

*武松醉態 融合身韻、身法和技巧

談到動作與技巧的關係,吳巡天表示,一個最好的舞蹈演員就能把他所有的動作和人物的表現連貫起來。「動作和技巧是一個整體,不能分割開來。做技巧的時候,所有的轉、跳、翻和動作都要求在那個人物的那個特定狀態下完成。我喜歡練習技巧,因為跳翻騰比較好玩嘛。」

多年的舞蹈生涯,吳巡天在舞臺上飾演了石匠、荊軻、武松等各種不同的角色。他自己最喜歡是打虎英雄武松,「因為武松這個人物很有特點,我最喜歡跳的就是他喝醉酒的那一段舞蹈,那是把技巧、身韻、身法都融合在一起,用來表達喝醉酒的狀態。我不喝酒,所以不知道喝醉酒的感覺。但是通過老師的指導,然後對鏡長時間練習,將整個身心融化到角色中去,就把這個人物演活了。這個經驗非常有趣,很好玩。跳醉酒舞的時候感覺非常自由,特別高興。」

*寄語新選手:參賽不為獲得只為提高

除了跳舞之外,吳巡天的業餘愛好是打籃球,「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到NBA去打籃球。我也看過媒體對林書豪的採訪,我很佩服他。他很快就成名了,可是他很謙虛,我覺得他是我的一個榜樣。」

在舞臺上成功地塑造了許多藝術形象的吳巡天,在生活中活潑好動,談笑風生。他寄語第一次有意來參加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的選手,「喜歡舞蹈就努力地練習吧。不用帶任何執著想法去練,就是練,當著玩去練。其實比賽不要抱著一定要得獎的那種心裏,就是利用比賽給自己一個動力去練習技巧、身韻、不用為了得獎去比賽,比賽就是給你一個提高的機會。」

苦練技巧 郭芷貝精益求精

郭芷貝於2012年3月在紐約接受採訪(大紀元)
郭芷貝於2012年3月在紐約接受採訪(大紀元)

出生在美國的郭芷貝,13歲進入飛天藝術學院學習古典舞,年紀輕輕已積累了豐富的舞蹈表演經驗。於2010年「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獲得少年女子組銀獎的她認為:「在表演過程中最難的就是如何進入角色,如何與角色融為一體,也就是要把技巧與身韻、身法結合在一起。」

*以毅力超越苦難 帶傷獲獎

郭芷貝在舞蹈大賽中獲銀獎的劇目是《嫦娥奔月》,看她詮釋嫦娥拿到「仙藥」之後的那種喜悅和飄飄欲仙的輕盈姿態,誰能想到她當時是帶傷參賽的呢?她於參賽的前週一個試驗跳中「一跳起來落地的時候腳就被扭傷,腫了起來。但是因為已經報名了,不能退下來。我在比賽過程中,儘量不去想那個痛,只想著怎麼能進入嫦娥那個角色,只想著嫦娥的感受。雖然很痛苦,但是咬咬牙也就過去了。那是我記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情。」

郭芷貝表示,她平時的性格比較文靜也比較放鬆,所以跳出來的舞蹈動作也比較溫柔。由此看來,舞蹈動作與演員的性格有密切的關係。然而,當她要在舞臺上表演一個活潑的人物時,對她來講就是一種挑戰。那時的動作節奏比較快,就要突破性格的束縛。

談到如何突破技巧上的難關以及如何超越苦難,她認為「應該依靠毅力去超越苦難,不能只練自己熟悉的那些動作,迴避跳、轉、翻,這些是表演中經常需要用到的」。

*克服頭暈 「轉」出嫻熟技巧

談到練習技巧的最大難點時,郭芷貝說:「我感覺技巧中最難的就是『轉』。我從小就羨慕那些天生就轉得特別好的演員,因為我在旋轉時容易頭暈,所以開始練習『原地轉』的時候,一轉我就會暈。掌握平衡對我來說比較難。」

郭芷貝認為,學無止境。一套動作學會了之後,通過長時間練習體力也能練出來,但是換一套動作去練的時候感覺就不一樣了。動作不同速度也不同,速度加快了技巧的難度也提高了,那時的體力也需要再進一步提高。舞蹈沒有完美的終點,在練習的過程中,每天都能學到不同的東西,都有提高。

「表演的時候還要讓技巧恰到好處地完全符合劇情的要求,難度就大了。」

中國古典舞 改變鄭道詠性格

鄭道詠於2012年3月在紐約接受採訪(大紀元)
鄭道詠於2012年3月在紐約接受採訪(大紀元)

眉清目秀、輕聲細語的鄭道詠,畢業於臺北市中正高中,這所名校培育音樂、舞蹈藝術的學生已有20多年的歷史。她自七歲開始,在臺灣學習芭蕾舞與中國古典舞,也跳現代舞,曾在2005年和2007年獲得臺北市舞蹈比賽二等獎和三等獎。從2008年考入美國飛天藝術學院之後,主修古典舞。2010年,她以《鳳凰仙子》在第四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中獲青年女子組銅獎。

*受益於古典舞 待人接物更溫柔

鄭道詠說,自己來美國之前經常跳的現代舞只是一種情緒上的發洩,古典舞則非常講究內涵。她在改跳古典舞的轉變過程中,多次受過挫敗,也為難以突破而哭過。她認為古典舞深厚的文化內涵消去了她許多內心的負面因素,使她逐步達到了古典舞的標準。

通過學習古典舞,她發現中國傳統文化的內涵很深:「中國古代女子溫柔似水,所以我的內心世界也隨之改變。其實我原本是一個男性化的女孩,剛開始跳中國古典舞的時候,我還覺得很彆扭,在過程中,慢慢地受到傳統文化的熏陶,現在我在待人接物時也變得比較溫柔。」

*平時用心揣摩 上台自然功到渠成

「作為舞蹈演員參加大賽就是給自己一個突破、提高的機會。」當被問到上台前是否緊張時,鄭道詠談到,舞蹈大賽和平時演出群舞很不一樣:「因為是獨舞嘛,就你一個人,大家都盯著你看,一開始我也不很習慣,是有緊張,現在好多了。」

對於比賽上台前是如何專注自己,準備進入角色的,鄭道詠的經驗很獨到:「其實平時排練的時候一直體會揣摩角色的感覺,細節上如何去表現,等到了台上,音樂一起,感覺就有了,好像不需要怎麼醞釀,一聽到音樂,就進入(角色)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