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膽:舞蹈無疆 怎奈高牆?

苦膽

人氣 5

【大紀元2012年06月26日訊】由海外中文媒體新唐人電視台主辦的第五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將於8月18日、10月25日分別在香港與美國紐約舉行亞太和北美賽區的比賽。北京方面一仍其舊地阻擾賽事,中共政法委係統以內部通告的方式下達密令,要求中國舞蹈界大面積抵制新唐人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全面阻止大陸舞蹈選手參加比賽。

且不談去國外賽舞,就是在國內,你跳舞也是受制約的。回望神州大地,你可以由著性子跳樓、跳河(因為那是一次性的),卻不能由著性子跳舞。尤其是作為文藝演出的舞蹈,其中那些帶節奏感的動作和肢體語言,更是不能由著你的意想發揮,你必須圍著黨文化的指揮棒跳,那是政治工具。至於那些事業的開拓者與真理的追求者,從某種角度說,他們都是在戴著鐐銬跳舞。

中華民族是一個能歌善舞的民族,而中國舞又源遠流長,其中的主幹和精華部份,正是在大賽中競艷爭芳的文化內涵深厚的古典舞。

現下,這個專制政權又一次不准中國的舞蹈選手走出國門參加國際性的中國舞大賽,這種阻撓真是太蠻橫無理,太霸道了,「和諧社會」再一次發出了極不和諧的聲音。其實,只不過是跳跳舞,只不過是參加一下跳舞比賽,犯得著如此緊張嗎!那曼妙的舞姿莫非比坦克、機槍還厲害?中共當局害怕甚麼呢——害怕弘揚真善美的正統藝術比照出他們的假醜惡來?害怕參賽選手投奔自由?害怕人心進一步渙散?有一點,中共比誰都清楚:跟著紅歌跳集體舞的時代正漸行漸遠,獨立的舞步已不再隨舊曲旋轉。

集權是自由的天敵,而自由是阻擋不住的。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蘇聯舞蹈家紐瑞耶夫、巴瑞辛尼可夫先後投奔西方自由世界,做出了衝破專制禁錮,為自由而舞的表率。還有一個中國人自己的範例——八十年代初,有幸在美國休斯頓芭蕾舞團訪問、學習的中國芭蕾舞「王子」李存信,在訪問結束的前三天,毅然決然地投奔自由,留在美國。此舉當時遭到了中領館的強行扣留,由於時任副總統的老布什的介入,李存信才獲得自由,並從此走向國際舞台,後來還被《紐約時報》評為世界十大優秀芭蕾舞演員之一。

一個喜歡跳舞的人,或可一輩子跳下去。然而,對於一名舞蹈演員來說,其藝術生命是短暫的。像這樣規模宏大的全球性的中國舞大賽,讓你展示才華、開闊視野,機會難得,怎麼能錯過?容國團有言:人生能有幾次搏?自然,處於共產專制下的中國舞蹈選手,面臨的是雙重的「搏」。

在中國大陸,一個有信仰有抱負有藝術追求的舞者,會有一種「起舞弄清影」的淒美和孤獨。其他亦然。高牆豎在你的面前,人在牆內,而自由的「清影」已投在了牆外。這個「舞」就看當事人怎麼「跳」了。

相關新聞
中國古典舞風靡全球 舞蹈大賽受矚目
中國古典舞專家陳永佳談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石真中國舞塑風雲人物 演繹道德文化
文化作底蘊 李博健演繹中華男兒精神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傑森:德州大停電的深層原因
【首播】專訪李南央:中共深藏稱霸野心(2)
【新聞大家談】禁議20大洩習處境 緬軍親美遠中?
【微視頻】美1.9萬億紓困 全球債務貨幣化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