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言:說說「非正常死亡」

真言

人氣 6

【大紀元2012年09月17日訊】記不清從甚麼時候開始,生活中多了一個「非正常死亡」的概念。剛接觸到這個詞,覺得這是個學術概念,有一定的水平,不是一般人能說出來的,也不是一般人說的,似乎只有官方說才比較合適,好像是發佈甚麼事情時的一個專門用語,比較鄭重其事,比較正規、正統。同時也覺得這個詞有點拗口,有點故作高深裝嚴肅,不就形容個死嘛,也不是針對個人,為安慰誰的悲傷情緒,需要婉轉的講究點辭令。大統套的說,面對公眾,直來直去的,是怎麼回事說怎麼回事就行了,何必要繞彎子呢!把個簡單問題弄複雜了,好像不這麼說,顯不出你是公家人似地。

後來接觸得多了,慢慢發現問題不是那麼簡單,這個詞彙的出現並不簡單。為甚麼毛澤東時代沒有呢?這幾年才漸漸的多起來了呢?再仔細品品咂摸咂摸滋味,才如夢方醒,原來又被洗腦了!原來官方並不是無聊的在玩弄辭藻,而是實實在在的在遮掩真正的死因,在掩蓋事實真相。毛澤東時代基本是軍管,三動不動就是無產階級專政,無法無天,直接說,老百姓也反不出去。現在世界主流社會都講民主,需要裝裝門面,別讓人認為自己有多獨裁,所以需要忽悠,需要更高級的騙術。

維基百科是這樣解釋的:在歷史上的含義中:在中國大陸非正常死亡還被特別用來婉指下列兩個歷史事件的死亡:
1、三年困難時期中餓死或營養不良致死的人,估計人數為1500—5000萬。
2、文化大革命中因政治原因被處決、受迫害死亡和自殺的人,估計人數為172—773萬。

這裡,維基百科用「特別」來形容、強調其獨特性和唯一性,用「婉指」來形容「非正常死亡」的替代作用。不難看出,「非正常死亡」一詞是作為一種公眾不宜的替代詞。顯而易見,無論是「大饑荒」還是「文革」都是大量的死人,直接說難免引起公眾的憤怒情緒,引發對共產黨的對抗思維。為了避免這一點,就用了這樣一個詞彙。這應該是「非正常死亡」一詞氾濫的源發。在此之前,「非正常死亡」只是一個學術概念,一個法律上的專用術語,只在專業領域裡使用,後來中共當局發現了這個詞的妙用後,就把它社會化了,賦予其社會意義,讓其擔當起維穩的責任。有了黨的重視,「非正常死亡」從此時來運轉,成了社會熱詞,被人常掛在嘴邊。共產黨的愚民真是全球一絕!

細心琢磨一下這個概念,「非正常死亡」一詞具有很強的煙幕作用與麻醉作用。死亡無疑是一種極端事件,是一種容易引起人或是悲傷或是仇恨憤怒情緒的負面事物。一般人的反應,也就是人基本的本能的反應,多半是激烈的而不是平和的,死亡在人的心目中絕對不是好事。即便死者與自己毫無關係,人也會不自覺的有一種傷感,而決不會是高興。除非是自己的仇敵死亡。那麼,這種容易引發進一步激烈思想行為的事源,如果加以掌握引導,也許就可以緩釋以至消解。現在,共產黨用「非正常死亡」這個詞來闡釋實際的死亡,無論是聽到和看到這個詞彙的人,就會首先面對「非正常死亡」這個概念本身,而不是實際的具體死亡事件。這樣,這個概念實際就橫亙在事實之前,像一道門坎一樣,你需要先邁過去,實際起到了一種緩衝和阻擋作用。面對這個概念,你的思想中,首先要處理這個信息,這個不是平常說法的詞。你首先會琢磨這個詞的涵義,琢磨他說的對不對,如果不對應該怎麼說,而且這是個看上去比較專業的詞彙,自己不要弄錯了,讓人笑話。他能用這樣專業的詞語,說明他還有兩下子,是不是比自己高一些。等等。本來面對死亡時人的直覺、本能是悲傷的或是憤怒的,而當你的腦子轉了這麼多彎之後,你的情緒就被消散減抑了很多,也許你原本會嚎啕大哭,現在卻只會嗚嗚的哭;也許你原本會嗚嗚的哭,現在只會是默默垂淚。總之,激烈的情緒削減了許多。

這一「理性」可不只是表現在哭上,其它方面也同時「理性」起來。本來因礦難或是事故人死了,家屬會不依不饒的,現在可能會想,人都死了,爭也沒甚麼用了,還是節哀順變吧!這都是命啊!如此一來,本來的劍拔弩張的氣氛或許會轉變為雙方的對話。官方再把客觀原因一擺,賠付條件一談,這條人命可能就此了結了。又一個和諧社會!

以上大概就是「非正常死亡」概念所能起到的心理現實作用與作用機制。一句話,這概念、這說法就是那滅火劑,用來敗火的。是一種主要是在心理層面起作用的騙術。

數點一下這個世界,這個詞兒的這種用法,大概就是中國有,保險不會是進口的。絕對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產物。從詞義學上說,要表述相關聯的同類事物,一般行文方式為「……等」,或「……等等」。而一個事物如果是唯一的,那就應該直截了當的點明,是甚麼就是甚麼,不需要借代,不需要形容。比如,學生洗澡死亡,就應該直接說是被淹死,不能說是「非正常死亡」。當然,如果是學生個人責任,一般也不會出現此問題,只有老師帶隊出現此種情況,因為涉及官方纔會有此種說法。這種表述就不僅在表述事件了,還暗含著責任的推脫,事件的淡化等因素在裡面。

最近這些年,「非正常死亡」一詞已經是語亂中華了,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非正常死亡」的標籤下,變成了一個個冷漠的數字,一個與自己無關的數據。因此而維護了中共的大局,維護了中共的穩定。很多人已習慣了這個概念,這個毫無感情色彩,冷靜的近乎殘酷的概念,正在扼殺中國人的良知與血性,正在毒化民族的性格,讓人們變得冷血、自私,而這正是極權專制的中共所要的。實際上,這是一個假象,這是中共愚民手段的一種。

「非正常死亡」只有在非正常國度,在非正常體制下才會成為常態,每個國人無論你是否直接面臨「非正常死亡」,你都是受害者,都應該抵制這種黨文化,以自己的良知,以自己作為公眾一部份的責任,去追尋真相,只有這樣,「非正常死亡」才會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才會恢復事物的本相,我們才不會被一再矇蔽、欺騙。

相關新聞
血紀(341)
血紀(341) 人氣 1
血紀(342)
中央軍委7成換血 太子黨或將全面掌軍權
【酈劍鋒】:釣魚島問題中共為什麼如此暴怒?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大祕或晉升 北京急刪紅歌內幕
【新聞看點】習近平直接發力 江曾勢力遭重創
【時事縱橫】台灣有望入CPTPP?中共多部門叫囂
【秦鵬直播】房產泡沫要破 中共準備恆大倒閉?
【有冇搞錯】美中衝突 比冷戰更「熱」
【微視頻】恆大賣房抵債 債主應小心後續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