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海】神秘「145號」病人 死也不用毛澤東的藥

人氣: 9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9月26日訊】原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消化系主任醫師兼門診部主任楊漢勤,先後在武漢、北京及廣州等地醫院從事臨床工作40餘年。在彭德懷生命的最後兩個多月裡,他一直是他的住院醫生。1974年,他接手了廬山上「跌下馬來」的「145號」彭德懷。

楊漢勤第一次進「145號」的病房看到,彭德懷半坐半臥在病床上,他稀疏枯白的短髮,呆滯而憂鬱的神情,似已病入膏肓。彭德懷已經走到了生命的最後兩個多月。

彭德懷指著床頭病歷卡片說:「我不叫這個『145號』,我是廬山上那個彭德懷!」他說:「我在廬山會議上沒有錯,我錯在哪裏呀?……」此時的彭德懷已手術1年零5個月,癌症已擴散到肩部、肺部及腦部,身體每況愈下,受盡病痛折磨。

有時,他會突然變得很沮喪,呆呆地望著窗口投射進來的一束光線發愣;有時,他會痛苦地閉上眼睛,或許是沉浸在回憶裡;有時,他會獨自流下眼淚,嘴裡不停地念叨著舊事。很多時候,他陷入了極度激憤和悲傷之中,吃不下飯,睡不好覺。他到死都不知道有何罪,他說:「我彭德懷有甚麼罪?我這樣死,死不瞑目!」

彭德懷因癌症轉移,週身疼痛,尤其肩膀腫痛難忍,痛苦不堪,以致他在床上拚命掙扎。有時,他痛得用牙咬破被子、床單,將它扔在地上。護士只能為他更換床單、更衣及擦澡。給他輸液,他把針拔掉。當看守戰士阻止時,他罵得更凶,喊著:「我不用毛澤東的藥!」

他已經預感到自己的生命將不久於人世。給他餵食物,他打落在地,喊著:「我不吃毛澤東的飯!」於1974年11月29日15時35分,這顆跳動了76年的頑強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責任編輯:李平)

評論
2012-09-26 8: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