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書】劉紅霞:中國黑暗信訪現狀(7)

——強權暴政乃害民之源

東風路辦事處搶劫條幅遭群眾圍觀(作者提供)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1月18日訊】2006年至2013年間,中共當局的腐敗加罪惡婚姻法製造了一個驚天新聞:筆者婚後財產數千萬離婚卻一無所有反背數千萬債務。

強權公開搶劫

2005年12月20日,筆者戶口因婚遷至鄭州金水大鋪村,依法享有村民福利。婚後分有筆者與丈夫閆鵬兩套村民福利房、並5家合股(合資180萬貸款100萬)購買樁機設備(當時兩套房20多萬、樁機投資50萬資金不足曾經向筆者娘家借款25萬)。後樁機因有股東(其股資涉嫌挪用公款)國有企業山西巖土河南分公司經理秦生發、杜瑞生,業務量不錯,幾天就是幾十萬的利潤。賺到錢後蓋了幾千平方米的房產。

婚後,筆者丈夫閆鵬拒不歸還筆者娘家債務,轉移兩套村民福利房的產權至其父、其妹,「盜竊」筆者財產,長期依仗其家族人多拒絕筆者居住房屋並虐待筆者。其行為非但沒有得到中共當局的的制止,卻利用多起行政暴力(該立案的盜竊案不立案、故意不告知離婚訴訟的開庭時間、在沒有訴權的勞教所強迫筆者開庭、在筆者在勞教所年工資只有72元的情況下強迫繳納幾萬元訴訟費、長期虐待筆者卻明知不出具證據來支持筆者提起刑事自訴)來助其搶劫達到全部財產由閆家人員掌控的目的,造成筆者維權6年、一年勞教、一無所有、負債數千萬、舉債告狀。

暴政乃剝奪民權之源

勞教在中國境內作為一種行政處罰,按說應該允許被勞教人員進行行政起訴,可河南省女子勞教所卻剝奪了筆者訴權。其原因在於筆者是法律和正義的維護者,當權者才是踐踏法律的禍首,所以容許不了筆者的行政訴訟。而勞教腐敗受害者,也虧中共高人才想像的出來。因此暴政,筆者直接或間接地失去了所有財產。此乃萬惡之暴政,乃打壓百姓維權的工具,乃萬夫唾罵之罪源!

揭腐敗遭圍觀、搶劫

由於筆者走訪、信訪、網絡信訪逾萬次無果。2013年1月7日,筆者在河南省信訪局信訪接待處門口打條幅。2013年1月8日至11日,筆者在河南省公安廳門口打條幅。2013年1月14日,筆者在鄭州市金水區法院、金水區委打條幅。該反腐條幅得到大批群眾圍觀也遭到來自東風路辦事處的「搶劫」(未遂),同時公安廳領導、河南省信訪局領導、金水區領導信誓旦旦承諾解決筆者訴求。

無望的反腐

筆者希望依法解決筆者訴求,希望鄭州市公安局金水第二分局在2011年8月筆者舉證後重新審查證據決定立不立案的法律文書儘快給筆者,使筆者儘快可以走法律程序來解決筆者訴求。

但筆者感覺自己的合法訴求在中共當局目前的社會狀況下很難實現,自07年上訪以來,筆者一直在失去!失去工作、失去青春、失去財產、失去婚姻、失去福利、失去房子、失去衣物,甚至現在被東風路周艷紅等人搞得失去親情……

在這個萬惡的黑暗裡,筆者不知道自己還有甚麼可以失去,更不知道自己還可以擁有甚麼,感覺正如筆者條幅所稱「犯罪不查人心寒,瀆職警察仍為官;貪污腐敗沒人管,層層貪官難維權……忍亦死兮抗亦死,一條殘命莫珍惜!」

(責任編輯:魏敏)

評論
2013-01-18 11:2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