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宇:基尼指數與「小康社會」

孟天宇

人氣 3

【大紀元2013年01月27日訊】中共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用「建成」取代十七大報告的「建設」,被黨媒比之為「一字之易,寓意深遠。預示著小康社會建設進入全新的歷史時期,小康社會正在躍出東方地平線。」

小康,在中國古代指儒家理想中的所謂政教清明、人民富裕安樂的社會局面。現代人理解的小康社會,不僅僅是解決溫飽問題,而是要從政治、經濟、文化等各方面滿足城鄉發展需要。

中共在十六大報告中,從經濟、政治、文化可持續發展的四個方面界定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具體內容。就是六個「更加」:經濟更加發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教更加進步、文化更加繁榮、社會更加和諧、人民生活更加殷實。十八大則提出「實現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

那麼,我們不妨就從中共自己界定的小康標準上看看,中國到底在哪方面達到了「小康」或接近了「小康」。

經濟發展:

近些年,黨國經濟的發展帶來房價、物價、學費、醫療費的高漲,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如果再翻一番的話,這種差距會拉得更大!

最近中國的基尼係數已經突破了0.61,遠遠高於0.4的警戒線,顯示社會收入分配不均已達到懸殊程度。很多人擔心這種社會收入分配不公會造成社會動盪。基尼係數是國際上用於判斷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一個通用指標,這個指數介於0和1之間。0表示社會收入絕對平均,即所有社會收入絕對平均地分配給全體社會成員。1表示社會收入絕對不平均,即所有社會收入為一個人所有。正常情況下基尼係數應該偏向0一端,超過0.4就表示社會收入差距較大,超過0.6就表示社會收入差距懸殊。

其實,很多西方的社會學、經濟學理論、模型和數據體系在中國都不適用。因為這些都是根據西方社會的結構、市場經濟體系歸納、總結和建立的,而中國並不是這種社會結構,不是真正的市場體系,中共黨國的整個國家,包括國家機器、政權機器、軍隊機器、社會制度與體系、社會財富都是黨產,黨是這個國家的所有者,而非國民。占社會人口5%的黨群佔有全部國家意識形態、全部國家機器、全部國家財富。所以,在中國不是社會收入分配公與不公的問題,而是黨產對社會財富的極權式掠奪和佔有的問題。

即使如此,基尼係數也能從一個側面顯示這種貧富差距的不公問題,只是它遠遠不能真切確實地描述中共黨國不公的實質。

民主健全:

在一個全民都沒見過一張選票的國度談論「民主更加健全」簡直就是笑話,先讓人民知道甚麼是真正的民主,再談「更加健全」吧。國家級違憲的勞教制經歷半個多世紀依舊堂而皇之地實行著,上訪民眾被非法關押強迫勞動,甚至被酷刑折磨。政法委首腦的一句話依舊大於法律大於憲法的今天,還是不要提「健全民主」,首先提「實現民主」還比較切實。

科教文化:

在科教文化方面,新聞審查,出版物審查,電影審查等等,控制全社會的各種審查制度,把輿論宣傳牢牢掌握在黨的手中,更加變本加厲地實行著「洗腦式教育」。不允許任何不符合黨觀念的文化形式及作品出現。唯一的「繁榮進步」大概就是在國外辦孔子學院。打著孔聖人的招牌,行黨文化輸出之實。

社會和人民生活:

在一個沒有民主,貧富差距懸殊,言論甚至思想都被監察控制的社會裏,來談「社會更加和諧、人民生活更加殷實」簡直是無稽之談,尤其「和諧」二字,讓筆者想起網上被網管刪除或被中共網絡自動屏蔽的關鍵詞。而在現實中被「和諧」的,就是打著「維穩」旗號,抓捕、鎮壓、消滅所有中共認為對己不利的人和事物。

就是這樣一個社會,在中共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中,卻是這樣的面貌:「國家統計局自2003年開始研製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統計監測指標體系。2011年末,國家統計局依據經濟發展、社會和諧、生活質量、民主法制、文化教育、資源環境六個方面23項指標,計算出截至2010年中國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實現程度達到80.1%。北京、天津、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和廣東等7省(市)的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程度超過了90%,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僅有一步之遙。」

看到這樣的數據,中國同胞也許會想,我們辛苦勞作養活著這樣只為黨塗脂抹粉的國家機構到底是為甚麼?

另一方面,也許國統局的數字確實接近真實,那就是無數貪官的巨額私房錢被全國貧困小民的可憐收入平均了。試想,一個家資億萬的貪官能平均多少貧困線以下的小民、讓國統局的數字顯示出「小康」的收入水準?

相關新聞
基尼係數停12年內幕:太子黨操控經濟 江家幫掏空國庫
中國貪官卷款外逃急拋房產腐敗程度令人髮指
法媒:中國去年被捲走一萬億美元
德媒:貪官面對反腐:拋售房產、轉移資金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直播】余茂春博明國會作證:中共經濟野心
【新聞看點】拜登被迫上架?美稱中共威脅空前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珍言真語】梁錦祥:大紀元被打壓證明有實力 值得自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