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評論:勞教所解體,戴罪獄警們何去何從?

——從河北省女子勞教所解散說起

人氣 5

【大紀元2013年11月12日訊】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迎接唐山法輪功學員李珊珊出獄的一百多名親友和同修,一大早就佇立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門外。

勞教所警察企圖拖延時間時,門口親友們開始同聲呼喚:「珊珊,出來!珊珊,出來!」於是,驚慌的獄警立即放人,李珊珊走出鐵門,眼含淚水接過親友送上的美麗花束,乘上親友的車子駛離了迫害她兩年多的地方。

其時,她身後勞教所的外牆鐵欄已經被推倒,滿目斷壁殘垣。一幫勞教警察和試圖將她劫持回唐山的國保警察都瞠目結舌,呆望無語,滿臉無法掩蓋的驚慌與失落……

一、中共勞教制度在罪惡中解體

去年萬聖節前,一份藏匿在萬聖節飾品中的呼救信被一名美國婦女朱麗葉發現,信中披露,馬三家關押了被非法勞教一到三年的人,其中很多是法輪功學員,他們受到酷刑折磨,非人虐待,被強迫長時間勞動等。朱麗葉在震驚中把求救信貼上自己的臉書,中共勞教黑幕被世界主流媒體關注。

今年一月七日,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全國政法工作會議上強調,對於勞教制度應適時停止。同一天,新華社官方微博「新華社中國網事」發佈微博稱:「期待把維穩式勞教掃進歷史垃圾堆。」三月十七日,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北京兩會的中外記者會上表示,有關中國勞教制度的改革方案,有關部門正在抓緊研究制定,年內有望出台。

需要說明的是,中共官員的這些表態,並不是中共主動停止犯罪,而是在法輪功學員十四年頑強反迫害和國際社會的壓力下,中共不得不做出的姿態。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在持續,雖然停止了非法勞教,但非法判刑和洗腦班迫害更加猖獗。

四月七日,大陸《財經》雜誌旗下的《Lens視覺》發表兩萬字的調查報告《走出馬三家》,揭露了部份馬三家勞教所的黑幕。但是這篇文章卻沒有明確指出在馬三家遭受迫害的主體是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從而使這篇調查報導嚴重失實。不管這篇報告的背景如何,但它能在大陸發表,說明中共畢竟半遮半掩的承認了其罪惡。

五月一日,《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杜斌製作的紀實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在香港和台灣首映,並同步在全球網路中英文公映,該片透過十二位受害人的口述,揭露了遼寧瀋陽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慘絕人寰的反人類酷刑,同時曝光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在掩蓋的迫害法輪功的罪證,其酷刑之慘烈令人髮指,其魔鬼獄警之心理變態令人毛骨悚然。其中,親歷者女訪民劉華說:「馬三家女子勞教所把我們這些捍衛權利和信仰的上訪人和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用電棍擊打我們的乳房、陰部,插進陰道裡電擊,往陰道裡灌辣椒麵,把牙刷插進陰道裡旋轉,用陰道擴張器擴張我們的嘴,給我們灌食來侮辱我們。」……

九月二十八日,現年四十五歲的遼寧法輪功女學員尹麗萍,在忍受多年巨大的痛苦中終於打破沉默,在明慧網發表《我被馬三家秘密投入男牢的遭遇》長篇揭露文章,把自己和其他女法輪功學員被馬三家和遼陽等教養投入男牢慘烈迫害的一段恐怖經歷置於公眾視線之下。在網絡上看到這篇自述文章的人們紛紛流淚了。翻遍古今中外的史料也找不到的殘害女人的卑鄙下流招數,竟然是中共勞教所的平常手段。在無畏的法輪功學員們持續的揭露之下,中共在全國各地的勞教所的黑幕都被一次次層層揭露出來,引起國際社會的一次次震驚,中共再也沒有能力粉飾、掩蓋與隱匿了,所以只有廢棄一途。

數月來,各地勞教所紛紛換牌、關門。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也在六月二十六日時,拆了門口大牆,掛上戒毒所的牌子。到九月初開始,這家勞教所釋放了所有被勞教人員,但還是拖延著解散的時間,無理關押著唐山法輪功學員李珊珊不放人,還從少管所借來一個普教「陪著」, 以此極力維持著一個勞教大隊的編制(所謂「三大隊」)。

曾經因猖狂迫害法輪功學員而惡名昭著的原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大隊長劉子維,如今只能作為三大隊的一名普通獄警,對著空落落的勞教大樓,不免心中淒慘。這些殘存的「勞教警察」無不極度失落、惆悵、憤懣,甚至不敢聽人說勞教所解體。有一天,專程從唐山趕來要人的李珊珊親屬們與警察提起勞教制度解體的事實,一個名叫尤傑的勞教警察一下子變的歇斯底里,藉口家屬給他們拍照了,咆哮著叫來「110」警察要抓人,可「110」警察沒有抓人,而且告訴他勞教所解體確有其事,這樣他才不再囂張,蔫了。

二、勞教制度蓋棺,勞教警察真正應該恐懼與擔心的是甚麼?

在大陸的「天涯社區」,曾有看到末日來臨的勞教警察發帖哀歎:「費勁吧拉的考上了公務員,考的勞教所,本以為當上警察可以消停工作了,卻聽說勞教製麵臨改革或撤銷,不會下崗失業吧……」有警察則跟貼調侃:「現在(勞教所)加掛了強制隔離解毒所的牌子,聽說,將來還準備陸續成立強制隔離戒酒所、強制隔離戒煙所、強制隔離戒賭所、強制隔離戒淫所、強制隔離戒××所……全都交給司法行政一手打理!有得咱們忙的!反正他們就喜歡搞這個,擅長搞這個,全都給看住了!全都給戒了!社會就和諧了!」

被中共長期用謊言灌輸劫持了靈魂的警察們其實很可憐,有人至今不懂中共的勞教制度是甚麼樣機構,也不懂中共廢棄勞教所的真正原因,所以也就不知道自己從事過這種「職業」,必將面臨與承受的天理報應和法律嚴懲有多麼嚴重。

有人相信中共灌輸的:勞教制度是「新中國一項特有的法律制度,是有中國特色的法治實踐」,意識不到中共在不能自圓其說時,都拿「有中國特色」抵賴耍流氓。

勞教制度的首創者是前蘇聯獨裁者斯大林。為了打擊、鎮壓持不同政見者,目的是要把人的思想「高度統一」以為所欲為才創立了這種制度。其實就是以「教養」的名義,以思想入罪,公然獨立於憲法、法律之外,很方便的將人關押起來進行肉體上、精神上、物質上的摧殘,甚至消滅掉。中共在六十年代引進了這項制度,在八十年代初拋出了一個漏洞百出的「勞教試行辦法」,規定其勞教的方針是所謂「教育、感化、挽救」,其實身為勞教警察的你們最清楚,那只是說來好聽、寫在牆上好看,真正執行的是拷打、上吊、老虎凳、裝鐵籠、注射精神藥物、強姦、冰凍、火烤等等,集人類各種酷刑之大全,應有盡有。每年在教養場所被打死、打殘及用自殺、自殘來抗爭的人數令人震驚。某些勞教警察就公開說:「每年死幾個人,太正常了,上面給非正常死亡指標。用不著擔心害怕。」而勞教效果如何,他們自己都說:「從教養院出去的,沒有一個變好的,反而更壞了。」一直如此,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更是邪惡達於極致。

中共真正喜愛、依賴與仰仗勞教制度的原因,不過就是僅僅因為勞教制度繞開了憲法與法律的約束,連編造「罪名」、製造偽證、走「庭審」過場都省略避免了。只要公安機關的派出所上報至分局的法制科,只需幾分鐘時間就能把人「勞教」。

三、勞教所被稱為人間地獄,「勞教警察」 幾乎不可能不違法犯罪

中共在編警察人員分為五個系統,即公安民警、國安特務、法警、監獄警察和勞教警察。其中,在勞教所工作的勞教警察的胸徽和臂章上和所有獄警一樣標注著「司法」二字,警號是七位數字(其他警察的警號是六位數字),但它隸屬於中共司法部的所謂勞教局。即使在中共警察圈子中,在中共整體腐敗的大環境下,只因打交道的都是法律沒有認定有罪的老百姓,權力、油水有限,貪污與敲詐勒索範圍狹小,勞教警察都被認為是最底層的、最憋屈的一類人。卻不知,特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封閉邪惡的工作環境,升職、晉級、拿獎金的多少與逼迫多少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轉化」為依據,勞教警察幾乎人人都揹負了一身罪惡。

很多勞教警察,剛來勞教所上班的時候還都是面孔明淨、正常的男孩,女孩。那些女獄警最明顯,她們在家裏也是人女、人妻、人母。在勞教所門外,她們也會笑語嫣然;但是在勞教所時間一久,這些人就像換了一個人,臉孔變得僵硬凶蠻,聲音高出八度,甚麼粗魯的聲音和動作都會做得出來。冷酷、殘暴,擅於高調謾罵、威脅,不擇手段的毆打、酷刑折磨是他們的工作方法;柔腸盡失,冷漠扭曲、心狠手辣被視為心理素質好;肆意給他人製造痛苦,享受生殺予奪的快感成為他們的職業常態。很多有良知的勞教警察受不了這種邪惡「職業」。如大連勞教院,自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三年短短幾年間,就有七十多名勞教警察以各種方式離開教養院。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成立於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每年被從全省各地非法劫持來的法輪功學員都有二百多人左右。二零零八年奧運時期,關押法輪功學員人數曾達到四百多人,占總關押人數的70%(冤屈的上訪的人士和其它信仰的占20%左右,而偷盜、賣淫、倒賣人口等真正犯罪的不到10%)。勞教所警察和這不到10%真正有罪的人員沆瀣一氣,利用她們充當虐待善良無罪的法輪功學員的打手和工具。例如前面提到的原河北省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大隊長劉子維,在給警察們開會時說:「對法輪功要嚴加看管,不聽話就打,你們打不了就讓朱莉英打。」劉子維經常利用的打手,一個是名叫朱莉英的吸毒犯,還有一個是名叫劉娟的練過跆拳道、善於打架鬥毆的悍婦。二零零八年夏天,法輪功學員路素華因為煉功,被劉子維銬在小庫房的暖氣管和窗戶上,瘋狂打臉部,打得路素華六、七天看不清東西,肋骨還被劉子維踢壞;當年九月中旬,劉子維又把抗議絕食的路素華拖到走廊盡頭,左右開弓、拳腳相加,瘋狂毆打,不僅把路素華打得遍身青紫,臉部變形,還用帶刺的橡膠棒把她打的左小臂骨折。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劉子維強迫給未婚的女法輪功學員張艷春剪頭髮,扒光張艷春的衣服,把內衣也剪掉,一絲不掛用電棍電了足足40分鐘。後又把張艷春單獨關到小庫房內,雙手吊銬,打的渾身是血。第二天,劉子維再次揮動拳頭,狠狠打在張艷春已經腫的高高的臉上,直到打累了,她才罷手。她還唆使朱莉英、劉娟毒打張艷春,將張艷春身上的頭髮和身體其它部位的毛髮扯得滿地都是。劉子維竟然還拿來一種類似女性梳頭用的金屬利器,在張艷春的兩臂及身體皮膚上不停地此,不停地刺,張艷春本來已經斑斑駁駁傷痕纍纍的身體上,很快又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傷口,每個小傷口都不斷的向外滲血,用完一大卷衛生紙還是無法止住。

據不完全統計,迄今為止在河北女子勞教所被關押、奴役、洗腦「轉化」過的法輪功學員已核實的就有五百多人,被各種酷刑折磨迫害致殘、致重傷留下不同程度殘疾的法輪功學員至少五十多人。越是殘暴邪惡的警察越是得到中共的獎賞;違法犯罪的壞事幹的越多,越是在勞教所耀武揚威。

在全國中共建立了三百五十多個勞教所中,尤其在對法輪功長達十四年多的迫害中,要說哪個勞教警察沒犯下這種濫用職權、虐待及酷刑等等嚴重罪行而被受害人甚至被國際追查組織記錄在案,反而是難得的稀罕事。

四、真正瞭解中共廢棄勞教所的原因,解救自己被中共劫持的靈魂

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從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一三年七月,僅僅突破中共網絡封鎖在明慧網曝光的法輪功學員被勞教迫害案例就達25411起之多,比同期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案例的11597起多出一倍還多。

中共對勞教制度如此喜愛與仰仗,為甚麼在得心應手的使用五十多年後放棄這種迫害工具?中共怎麼捨得?難道中共真的要「將權力關進籠子」,改變「法律」是其統治工具的定性,不再隨意玩弄、踐踏法律?其中真正的玄機在哪裏?其實,中共不過是在玩弄「斷尾求生」的障眼法,要用放棄一種罪惡深重的迫害工具,比如勞教所;犧牲一批打手的職業前途,甚至殺一批惡人、懲罰一批貪官污吏等等,給人們製造它要「變好」的假相,以苟延殘喘。恰恰說明「天滅中共」的腳步已經逼得多近,中共被掃進歷史垃圾堆的時間已指日可待。

且不用說全國各地風起雲湧的維權抗暴群體事件天天不斷,就在中共所謂「三中全會」前的敏感時刻,從殘疾訪民在首都機場、新疆民眾攜母親和妻子在天安門引爆炸彈,到山西省委門前的連環大爆炸,可見中共社會已經是一個巨大的火藥桶,新的更大的爆炸還在後面。民眾在忍無可忍情況下用自己的方式向中共問罪,而中共的「維穩」招數也早已經用盡,這已是不爭的事實。

更深刻的背景是學者們早就指出的,中共已進入無法挽回的「五盡」之局,即:信用喪盡;名譽毀盡;親信離散盡;民窮、國家財用盡;執政者除了說些空話大話之外,無所作為,只能自欺欺人。執政者的信用徹底敗壞,從國家、廠商到個人間的信用均蕩然無存,統治集團成員的道德廉恥喪盡。空氣污染、食品不安全,民眾怨聲載道,統治集團的聲譽蕩然無存。金融資產的80%集中於20%的人手中,大多數民眾貧窮無助,地方政府大都負債纍纍、房價成了壓迫民眾的一座大山,最後只剩下嚴厲控制媒體、管制網路,讓媒體天天報導各種「正面消息」自欺欺人。而凡屬肥水衙門的高官,動輒可以聚斂幾億、幾十億美元的財富,小小村官貪污上億的都已出現若幹起。數百萬「裸官」家屬移民海外,他們唯一需要的「特供」,是中國生態環境瀕臨崩潰的產物,即保障其食品、飲水、空氣安全的種種「特供」。

中國社會長期生存要素的生態環境、倫理道德與生存底線都已陷入坍塌與半坍塌狀態,只剩下以政治暴力為主的政治整合力量在起作用,且已經走到盡頭。有人發微博說今日中國:高層左右搖擺,中層陽奉陰違,基層無法無天;豪富移情別戀,中產憂國憂民,貧民憤而無力;官媒鶯歌燕舞,自媒悲慘世界,民間笑話戲言。如此這般,如何了得?

而據中國央行網站,從90年代中期以來,外逃黨政幹部,公安、司法幹部和事業單位、國企高管人員以及駐外中資機構外逃、失蹤人員高達16,000至18,000人,卷款8,000億人民幣。還有知情者稱,在中國大陸,裸官捲走人民幣4,000億。由於貪污、腐化橫行,僅1995至2005年中國大陸的「裸官」人數已高達118萬。中共中紀委內部通報的統計資料則稱,黨政部門、機關、國有企業和事業單位中,黨員、黨員幹部失蹤共6528人,外逃則有8371人,自殺死亡高達1252人。

與此同時,在一些出遊國外的中共官員當中,也悄悄的風行起另一時尚,即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自救保平安。據海外媒體報導,在歐洲景點,講真相的三退義工說,如今中共省委、市委、縣委書記,有帶著保鏢秘書的,司局級幹部,都在那一車一車地三退。

那麼,作為已被中共拋棄的昔日打手的勞教警察,你應該如何面對這一切,如何看待自己的一身罪惡,又如何選擇自己今後的命運?

五、抓住上天給予的最後機會,喚醒人性與良知,徹底悔罪從而走向新生

中共在歷史與現實中對人犯下的罪惡已經被全面揭開,連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牟利的罪惡都已經在全世界面前曝光。隨著大量勞教警察的清醒,與受迫害人擺脫恐懼後的控訴與揭露,中共更多慘絕人寰的罪惡將大白於天下,人類怎會繼續容忍中共混跡於人類之中,存在於地球之上?那麼,最起碼在勞教所親身見證了難以計數的無辜法輪功學員被喪心病狂的折磨、虐待、打殘、逼瘋,甚至被奪走性命的「勞教警察」們,此時此刻,難道還不能夠按照正常人的思維,對中共的所作所為有清醒的認識,繼而對自己的過去進行認真、誠實的反省,從而對自己的命運作出選擇?

有的勞教所在被拆除,有的在被改建,有的投入了其它使用。但是中共打手們——勞教警察與罪犯們瘋狂使用過的高壓電棍還在,那些用做「小號」的昏暗小庫房、把人銬在上面折磨的暖氣管、那些沒有被褥,卻落滿了你們從法輪功學員身體上瘋狂撕扯下來的帶血的毛髮的光板鐵床,不會立即從你們的記憶中消失。恐怕那些因被你們歇斯底里毆打,從那些女孩、阿姨、老母親們體內流到她們肚皮上、身上、地上的鮮血,那些滿是黑紫泡的臉、腿、胳膊、胸、背、手腕、腳面,尤其那些被灌食、毆打致死的佈滿纍纍傷痕的屍體,等等,會成為你們永久的噩夢……,

你們因為這種邪惡職業,都能最近距離的觀察法輪功學員,和他們朝夕相處,你們對她們的信仰、修煉後的所思所想,她們的道德境界、做人原則,她們為人處世的方式,憑良心說,你們知道她們是多麼善良、高尚的一群人。只要是真正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時時刻刻都在努力虔誠的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她們連個髒字都說不出來,很多人在外面德高望重,有的是企業家、大學教授、中小學教師、各種專家、醫生等等社會精英。她們有的年齡大到與你們的奶奶同齡,對待你們的心懷就像愛護你們、真心為你們好的母親,那是真正的菩薩心腸。

有一位法輪功學員出獄後,偶然在街上碰見一個殘酷折磨過她的勞教警察,就像遇見老朋友那樣笑著和她打招呼,那位勞教警察嚇的疾走:我不認識你!裝作不認識逃開了。其實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想起來這人打過自己,也沒任何記恨,只是拿她當熟人,熱情出自內心的熱誠。他們更不會把勞教警察們看成不可救藥的魔鬼,儘管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的確是魔鬼行徑。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真心希望那些曾經的惡警們清醒,真心悔過、贖罪,從而獲得一個好的未來。

那些曾經被中共控制、操縱著滿身罪惡的勞教警察,能夠在職業變動中認真反思自己做過的一切,從而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與即將滅亡的必然結局,幡然醒悟,從而擺脫中共的控制,真正能夠站到正義立場,徹底悔罪、贖罪,尚不至於失去自己的未來,隨著中共下地獄。如果在中共昭然若揭的滅亡敗像面前,在已經烈焰四起的中共沉船上裝睡,拒聽呼喚營救下船的聲音,甚至繼續迫害善良,增加自己的罪惡,那就真的是自甘墮落,到時誰也救不了你。

相關新聞
勞教人員被解散 中共仍劫持法輪功學員
中共沒想到中央司法部公務員會這樣認識
湖南新開鋪、白馬壟勞教所面臨解體
勞教所改制下廣東被精神病案開庭 引社會聚焦
最熱視頻
【唐浩視界】學生墜樓扯出案外案 中共統台5部曲
【探索時分】遼寧號出海 海軍副參謀長出事
【拍案驚奇】中共欲房產稅試點 共軍練搶灘登陸
【預告】專訪余茂春:中共統治模式威脅世界
【珍言真語】袁弓夷:襲梁珍應是中共610指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