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探索︰人命與國運皆由天定

作者 : 泰源

(攝影:Fotolia)

  人氣: 312
【字號】    
   標籤: tags:

被稱為命理天書和命理學中的聖經——《滴天髓》,相傳為宋人京圖撰,明朝開國功臣劉基(伯溫)注。但據命學先賢徐樂吾先生於1937年所寫的一篇自序稱,《滴天髓》一書,為明誠意伯劉基所撰。見於年譜,原署京圖撰,劉基注。然細察之,文注出於一人之手。

劉伯溫深知明太祖朱元璋猜忌成性,所以假名京圖撰,自已只是注述,而不是自己所作,用以避嫌疑而遠離禍害也。此書自明朝到清朝,四、五百年,世少流傳,秘錄珍贏,視同鴻寶。清道光四年,休陽程芝雲氏,收入百二漢鏡齋,為四種叢刊之一,始得流布於世。然而此書義精理粹,讀者難之。

清代道光年間,士人任鐵樵畢生研究命學,針對當時命理學偏離陰陽五行生剋制化的正理,混亂蕪雜,偏重於格局和神煞的問題,結合一生命理實踐,分篇增注,闡微發隱,正本清源,並以大量時人命造作為例證,這才掃除迷誤,使命理學返回大道,並更加成熟。此書一出,一時洛陽紙貴,人們爭相傳抄,作為經典應用,並世代秘傳,被古人推崇為命理學中的聖經。

《滴天髓》一書中,有一篇「何知章」,專論人的富貴貧賤吉凶壽夭:何知其人富?財氣通門戶。何知其人貴?官星有理會。何知其人貧?財神反不真。何知其人賤?官星還不見。何知其人吉?喜神為輔弼。何知其人凶?忌神輾轉攻。何知其人壽?性定元氣厚。何知其人夭?氣濁神枯了。

筆者依據多年的論命經驗,只要用神沒取錯,的確十之九驗。可見有關人命中的富貴貧賤吉凶壽夭,的確是由命中註定,而命則是由天而定,所以人們常說,人命在天。

中國歷代的文人筆記和小說中也多有涉此一命題,如《朝野僉載》中記載:唐朝魏徵任僕射時,有兩個主管為他辦事。長參時,魏徵剛剛躺下,兩個人就在窗前議論。一個人說:「我們的官職,都是這個老翁決定的。」另一個說:「都是由天定的。」魏徵聽到後,就寫了一封信,派那個說「老翁定的」的人送了侍郎府。信上說:「請給此人一個好官職。」但這個人不知信的內容。

不巧,他出了門就心口痛,不能去,只好靠那個說「由天定」的人送信。第二天下來批註「由老翁定」那人被流放;「由天定」那人被留下。魏徵很奇怪,問到他們,他們就把實情全告訴了魏徵。魏徵於是長歎說:「官職俸祿認為是由天定的,大概不假啊!」

其實何只是人的命運由天而定,一個地區,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整體大的命運,何嘗又不是由天而定的呢?人有人命,國有國運,其吉凶順逆,昌盛衰敗,亦不離上天的意志。

人命吉凶禍福,在《滴天髓》一書已見一斑。而一個地區,民族,國家的命運,又是由如何上天來決定的呢?據《劉氏耳目記》中記載:唐朝天祐初年,有個叫李甲的常山人,因為遇到災荒年景,將全家搬到邢臺西南的山谷中居住,每天打柴維持生活。有一次他夜間來到大明山下,正趕上暴風雨,便躲進神廟裏面避雨。一直到半夜,雷雨才停止。李甲只好睡在廟裏的松柏樹下。

過了一會兒,他忽然聽到有官員出行時前呼後擁的么喝聲,由遠而近。隨即又看見旌旗招展,聽到車馬行進的聲音。來的人中有的身披武將的盔甲,有的拿著長矛,有的戴著高高的帽子,穿著寬大的鞋子,還有的穿著官服,拿著象簡,他們互相謙讓著登上臺階,按順序坐在堂上,大約有十多個人。

坐下之後,擺上酒宴,笑談暢飲。坐在東面的第一個人是大明山神,他身材高大魁梧,氣宇軒昂。坐在西面的第一個人是黃澤水神,他瘦小乾枯,但說話的聲音卻清晰宏亮,他旁邊坐的是漳河河伯,其餘的就不知道是誰了。

他們談論探討著陰間和人世的事。其中的一個說:「我在天宮接受玉皇大帝的任命,管理太行山一側到清河和漳河岸邊方圓數百里的廣大地區,雖然受命主持一切,但不敢懶惰懈怠,貪圖安樂;不敢貪贓枉法,兢兢業業,認真治理這一方土地上的一切,以便報答天帝。所以年年有豐收的喜報,百姓安居樂業,沒有瘟疫流行,我所治理的這個地方,如今就達到了這個程度。」

另一人著說:「我治理的地方人煙稀少,區域遼闊,西靠大山,東臨大海,湖泊連著沼澤,有千里之遙。我秉承上帝的旨意,管理這廣大的區域和民眾,打雷下雨由我作主,颳風掀浪由我指揮,人是不能干涉我的行動的。但我若不是奉了上天的命令,也不敢做任何事情。」

又一人說:「崇山峻嶺,溝壑縱橫,高低不平,有各種飛禽走獸生長出沒,不讓他們傷害百姓是我的職責,不用我來一一陳述和表白,來應付上天的審查。」大家都點頭稱是。

這時大明山神忽然舉目揚眉,唉聲歎氣地對眾人說:「大家鎮守一方,管理萬物,或是在湖泊,或是在陸地,各有所長。然而天地運行由法則所決定,人類生靈的厄運即將來臨,到時候盜賊興起作亂,災難降臨。雖然大家善於治理,但也無可奈何。」

大家一齊問他:「你根據什麼這樣說呢?」大明山神說:「我昨天上天去朝拜玉皇大帝,偷偷聽到了眾位上仙在議論將來的事情。他們說在以後三十年裏,戰亂不斷,死傷人民六十餘萬人。到時候,如果不是仁義行善,忠孝兩全的至誠君子,都不能倖免。再加上西北方向的華婿和遮毗兩個國家,乘機侵犯中原領土。難道老百姓就無法保護,就應該遭受屠殺嗎?」

大家聽了,都皺著眉頭,互相看著說:「這些我們都不知道。」大家吃喝完了,天已拂曉,便各自登車而去。大明山神也不知道上哪裏去了。

等到天亮以後,李甲精神恍惚,好像是在做夢,回到家裏以後,他將遇到的事情詳細記錄下來,並告訴了鄰居中有知識、有威望的人。

從這以後三十多年,黃河岸邊上的強梁,找機會互相攻擊對方,唐朝亡後,進入五代十國的時代,西邊的胡族國家侵犯中原,刀兵四起,戰亂不斷,被戰爭殺害的老百姓超六十萬人。正如當初大明山神偷聽到了眾位上仙在議論將來的事情一樣。可見,一個地區,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整體大的命運,該發生什麼事情,都是由上天說了算的,人從來沒有當家作主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上文談到「身旺無依」,在常人社會中往往與「非僧即道」連想起來,而且帶有貶義的意思。所以有些自學者,一查到自己的八字中日主過旺時,就擔心是不是僧道命呀?怕找不到女朋友,怕一生窮困潦倒,孤苦伶仃,這也難怪一般人有這樣的想法。
  • (shown)在當今社會中,人們追求物質生活甚於精神生活,尤其在中國大陸所謂改革開放以後,人人向錢看,每個人都關心自己能否發財,找人看相算命,問最多的問題之一是,我能發財嗎?
  • 八字命理學流傳至今已有千多年,歷代學者們根據所學和經驗實踐,總結出種類繁多的論命口訣,言簡意賅,便於後學者學習和傳承,但初學者往往難以入門,現試以實例來說明。
  • 上文談到已發之命和未發之命的事,及論命看其運已發、未發,關係極重。本文舉些具體例子來說明。
  • 美國史上金額最大的「威力球」獎,最終由佛羅里達州的小鎮澤佛西爾斯的一人獨得,獎金達5.9億美元。相信看到的人都羡慕得不得了:假如是我就好了,首先我會辭掉目前的這份無聊工作,然後和自己的家人環球旅遊。
  • 上文談到傷官星是聰明、智慧、才華之星,在女命考取大學方面有積極的作用。但須建立在日主身旺用食傷,或身弱有印相扶等配合適宜的格局上。假如身弱洩氣太過,無印、劫相助,性反愚魯。
  • 一年一度的美國各大學畢業典禮陸續登埸,隨著那樂團奏出「畢業歌」的輕快旋律,穿著學士袍的莘莘學子,經過幾年的努力,終於如願走上人生新的旅程碑。被邀請來的親戚朋友在看臺上歡呼著,大聲叫喊著,真的是一個十分感動人的場面,這樣的場面我也參加過幾次,而且還錄了像。
  • 前些日子,美國史上金額最大的「威力球」獎(5.9億美元)在全美40多個州發行,每注兩美元,引起大量民眾排隊購買。
  • 古訓《增廣賢文》中有兩句話:「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說起這兩句話,我還是七十年代中期,在一個很特殊的場合聽到的。
  • 八字命理,俗稱「算命」,在近代的中國大陸,六十多年來一被稱為「封建迷信」的東西;但即使在中國古代歷史上,作為神傳文化之一,也只是在少數人之中傳承,並沒有成為一種像中醫、針炙等那樣的專門技能,也未能登上所謂「開科取士」等的大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