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故事】人算怎如天算 莫為名利所驅(3)

作者:致遠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0月30日訊】古語云:「禍由惡作,福由德生」。古人認為世事無常,人生如夢,莫費盡心機貪求名利等身外之物,唯有積德行善,向道向善才是人生之正途,因為天道佑善。反之,貪圖利慾之人,必定只有自我的私念,少有大道的追求,也就不配上天的輔助與護佑。人若是想要趨吉避凶,前程光明,必定要遵循天理而為善,正信因果客觀規律,方能不迷不謬。

有的人不肯依著本份,而只認為鑽營求取,就會得到益處;卻沒有想過:人生的富貴貧賤,都是命裡注定,怎麼可以份外的去營求呢?而妄心貪念僥倖的希求,不但是毫無益處,而且可能會因此而折福呢!只有積累善德才是人永遠隨身受用不盡的福份。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真理,何不認真的體會古人所說「取之有道,得之有命」、「一切福田,不離方寸」的道理呢?有人認為自己做壞事隱蔽沒人知道,要知道上天卻沒有不報應的惡事啊!人就是再怎麼的所謂聰明機巧,但是上天卻更是能夠巧於報應啊!怎不教人慎重、警惕呢!以下為古籍中記載的幾個這方面的例子。

四、貶正排賢

宋代的丁謂,年少時就「機敏聰穎,書過目輒不忘」,棋琴書畫、詩詞音律,無不通曉,多才多藝。他雖然才智過人,卻沒有用在正路上,為了權力變得邪佞狡詐,為了向上爬和鞏固權位,奉承皇帝,做事「多希合上旨,天下目為奸邪」。他鼓動皇帝大興土木,建造了一批豪華宮殿,耗費了大量的民脂民膏,累進工、刑、兵三部尚書、宰相,顯赫一時。

詩人穆修為人正直,從不趨炎附勢,詩作的非常好,又很出名。他常常到京城裡遊玩,有人就把他作的詩,題在皇宮的牆壁上,宋真宗見到穆修的詩,非常讚賞,並且還問道:「這是誰作的詩啊?這個人詩寫的這麼好,朝中的大臣為甚麼不向我推薦他呢?」丁謂就向宋真宗說:「此人的品行比不上他的文章啊!」從此以後,皇上就不再問了。丁謂的居心,竟是如此的陰險。

丁謂不顧國家與百姓的利益,一味迎合皇帝,並給皇帝出壞主意,自然會遭到正義之士的反對。後來寇准擔任宰相,丁謂擔任副宰相,丁謂向寇准阿諛逢迎遭到拒絕,寇准當眾指出其諂主媚君,有失大臣的本份。丁謂懷恨在心,千方百計羅織罪名極力排擠,將寇准貶為道州司馬,一直貶到雷州半島。又趁機將朝中凡是與寇准相善的大臣全部清除。故時人稱寇忠丁奸,寇君子丁小人也。丁謂玩弄權術,陷害好人,貪污受賄,因作惡太多,不久被罷相,流放崖州(今海南省),抄沒家產時,從他家中搜得「四方賂遺,不可勝紀」。丁謂在崖州又遇到強盜襲劫,隨身所有一洗而空,不久即死去。他的四個兒子、三個弟弟全部被降黜。丁謂本人也上了《佞臣傳》。

為官當以公正清廉、為百姓做好事,當作自己份內之事;若是為了求取自己官位的陞遷,而使用奸巧欺騙的手段,這是心術不正。自古以來,小人得到功賞、權勢,用盡奸心詭計,以為權位威勢可保長久,嫉賢妒能,欺壓百姓,怎知因果不爽,天理循環報不差,權勢只在一時,轉眼之間一朝失勢,其結果害人終害己。

五、以偽代真

以偽代真就是把假的貨物攙在真的裡面。清代年間,有一個福建人顧某,住在江蘇省江陰縣,偷偷地賣假銀子,他帶著假銀子到市場上,居然沒有人能夠辨得出真假來。但是假銀是無法超過十天的,若是超過了十天,假銀就會現出本質來。

某甲知道內情,就用金子,跟顧某換取二十兩的假銀,然後就用假銀到閶門去買紗緞,買完之後就乘船返回。在夜裡經過華蕩的時候,突然天起大風,把船給吹翻了,某甲所買的紗緞和隨身的行李,全部都沉入了水中。幸而某甲善於游泳,才沒有被水淹死,隻身回家。而顧某就在當天被雷震死,而製造假銀的爐錘,也被雷擊碎如粉。

這則事例的兩個受報者當初發心都為求財,但其所為卻是欺詐損人的惡行,自以為精明,但最終卻是一樁完全折本的生意,得不償失。顧某以奸術詐騙世人遭受天誅被雷打死,這是理所應得的;而某甲卻因一念之貪,以至頓然失去本有的金子外帶衣被行李,而且還差一點就賠掉了性命,淹死在波浪之中,實在是太危險了。生意做到了這種地步,可以說是賠本到家了,所以無知的小人,就是如此的可憐!只圖佔便宜,怎麼會知道佔人家半分的便宜,卻損了自己一分的福德啊!況且損人利己,必定會有天殃雷火之焚等等的報應,當死期倏忽而至時,懊悔何及!其實人所取得的錢財,原來是自己命中本來就有的,如果因為來路不正,於是就導致了自己人財兩失;對於來路不正的錢財,分毫都不能苟取,而自己命中本有的財祿,必定會從其它方面正當的得來。千萬不要見錢眼開就隨便啊!
(待續)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4-10-30 9: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