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府每年給醫生總支出達110億元

安省醫生給醫保的帳單 該公開嗎?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2014年12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平多倫多編譯報導)安省19名醫生於2012~2013年期間,每人向安省健康保險(OHIP)基金報賬 200多萬元。但省衛生廳以隱私為名,拒絕公開這19人具體姓名,因此誰也不知道這些醫生姓甚名誰。要求省府公開醫生報帳名單的呼聲又重新響起。

今年年初,美國公開類似署有醫生姓名的賬單,使得安省民眾又開始關注這一已經討論了數十年的老話題,甚至省代理信息與隱私專員也已公開表示,是時候重新考慮公布這一數據的時候了。

隱私專員支持透明

《多倫多星報》根據資訊公開法獲取數據顯示,省府每年給醫生們的支出總計110億元,多數都是通過安省健康保險計劃(OHIP)以服務收費支出。2012~2013年期間,OHIP報賬最多的前100名醫生總計拿走1.91億,其中,眼科醫生報帳最多,其次是放射診斷醫生和心臟科醫生。報賬最多的前22位醫生中,報賬最多醫生僅1人就報走600多萬,報賬第二和第三多的醫生也分別報走400多萬。

《星報》要求公布這些賬單,但以隱私原因被拒。隨後《星報》質詢省代理信息與隱私專員比密西(Brian Beamish)。比密西在回覆聲明中說,這類信息傳統上被視作醫生個人隱私信息,不能公開。但現在要求透明度,尤其是要求政府支出透明度呼聲日益高漲,也許得重新考慮。

比密西說,隱私辦公室2010年曾要求約克警察局公開警察局長和副局長年薪,被警察局以涉及個人隱私信息被拒,後約克警察協會(YRPA)以「公眾有極大了解興趣」為由上訴,成功迫使警察局公開上述信息。此次《星報》上訴要求省府公開OHIP報賬醫生名單,可能是個重新起頭好機會。

贊成方:公布有利提高透明和問責制

贊成公布這些數據的人認為:卑詩省和曼省均已公開被公款養活的醫生姓名,安省也公布了年薪10萬以上公務員名單,醫生怎麼就特殊待遇了?公開醫生姓名,在當前經濟吃緊情況下,有可能提高醫生責任意識;公開這類數據,有利人們關注醫生薪酬合理化,在當前科技飛速發展情況下,一些專科醫生薪酬遠遠超過其他同行。

贊成一方一直認為,納稅人的這部分錢是如何花掉的,納稅人應有更多知情權。如省前衛生副廳長斯科特(Graham Scott)說,如今公款支出日益透明,納稅人有權了解公款如何被花掉,判斷是否享受到應有的服務價值。另一位省前衛生副廳長迪克特爾(Michael Decter)也一直支持公開這類信息,他說,這些本來就是公款,應該公開,不知道為甚麼安省醫生就特別對待?

安省每年春季公開的高薪公務員陽光名單上,不包括OHIP醫生,是因為他們不被當作公務員,而是被視作獨立承包商。但社區醫療中心醫生為公務員,因此會上陽光名單。迪克特爾說,公開OHIP醫生名單,也很難解決省醫療系統中的殘缺部分,卻能引起人們關注公款可能被濫用問題。

多倫多大學Rotman管理學院前院長、競爭與繁榮研究所(ICP)現任主席馬丁(Roger Martin)說,公開這類名單,如以懲罰或羞辱為目的,可能起不到甚麼作用,但如以促進醫療系統改革為目的,就是一個很大積極進步。

ICP今年年初一份報告顯示,2002~2012年期間,安省醫生收入飆漲51%,成為全國工資最高的的醫生,管理費扣前人均收入高達37.5萬。與之相比,安省醫療系統中的就醫輪候和方便程度等,仍遠遠落後其他醫療系統發達地區。

據悉,目前省府正和安省醫療協會(OMA)談判,但談判過程和內容禁止媒體報導。《星報》據多個消息渠道透露,此次談判,省府對醫生問責制的要求比任何時候都堅決。曾在2012年醫生合約談判中擔任省府談判組組長的斯科特說,透明度和問責制是相輔相成的,公款支出方面談個人隱私是很站住腳的,沒有透明也很難搞問責制,醫生應和其他所有靠公款生活的人一樣,也要接受收入被公布這樣一個事實。

他還說,醫療系統所有方面都應做到透明和負責,公眾非常支持健康保險醫療系統,但也發現該系統面臨巨大挑戰,如不改變,該系統未來堪憂。

反對方:公布會誤導公眾

反對公布這些數據的人認為:醫生工作時間長,提供急需服務,公開醫生姓名可能會導致意想不到後果;可能導致混亂,人們可能會將這些報賬單認為是收入;公開這些數據並不提供其他重要信息,如醫生工作時間長短,是否干好工作等?

如拒絕接受採訪的OMA會長談丹(Ved Tandan)醫生、多大醫療政策管理與評估研究所(IHPME)教授亨利(David Henry)和大學醫療網絡(UHN)主席高頓(Brian Golden)等人則認為,只公布OHIP報賬醫生名單,報賬數字不代表醫生實際收入,可能會誤導公眾。如果公布名單只為羞辱,就太沒必要了。公布這些數據,對一些醫生嚴重短缺的地方,可能還會帶來嚴重傷害。

醫生收入的來源

曾在一家大醫院做會計工作的辛女士對《大紀元》說,一些有名的醫生有不少收入的渠道,除了OHIP可報銷的收入外,可能還有OHIP不包括、需要消費者自負的醫療服務,比如美容服務等。有些醫生在大學有兼職的教職,在政府資助的不同研究項目裡還有工作。

她說,這些醫生如果面臨要被公布名字的話,可能會少做OHIP報銷的醫療工作,保證他們這部分收入低到不被公布名字的程度;同時多做其他工作來掙錢。如果是這樣的話,有些OHIP報銷的、已經在排長隊的醫療服務,可能排隊的時間會更長。◇

責任編輯:文芳

相關新聞
肉香背後之憂:抗生素的濫用
房產公司總經理遭非法關押三月 左眼失明
華裔學子獲狀元、榜眼和探花
戴隱形眼鏡喪視力 加醫生籲小心對待
最熱視頻
【直播】G7峰會結束 拜登召開記者會
【思想領袖】香港鐵娘子劉慧卿:遊戲未結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