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省府每年给医生总支出达110亿元

安省医生给医保的账单 该公开吗?

2012~2013年期间,向安省健康保险计划(OHIP)报账最多的前100名医生总计拿走1.91亿,其中,眼科医生报账最多,其次是放射诊断医生和心脏科医生。(iStock)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1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安省19名医生于2012~2013年期间,每人向安省健康保险(OHIP)基金报账 200多万元。但省卫生厅以隐私为名,拒绝公开这19人具体姓名,因此谁也不知道这些医生姓甚名谁。要求省府公开医生报账名单的呼声又重新响起。

今年年初,美国公开类似署有医生姓名的账单,使得安省民众又开始关注这一已经讨论了数十年的老话题,甚至省代理信息与隐私专员也已公开表示,是时候重新考虑公布这一数据的时候了。

隐私专员支持透明

《多伦多星报》根据资讯公开法获取数据显示,省府每年给医生们的支出总计110亿元,多数都是通过安省健康保险计划(OHIP)以服务收费支出。2012~2013年期间,OHIP报账最多的前100名医生总计拿走1.91亿,其中,眼科医生报账最多,其次是放射诊断医生和心脏科医生。报账最多的前22位医生中,报账最多医生仅1人就报走600多万,报账第二和第三多的医生也分别报走400多万。

《星报》要求公布这些账单,但以隐私原因被拒。随后《星报》质询省代理信息与隐私专员比密西(Brian Beamish)。比密西在回复声明中说,这类信息传统上被视作医生个人隐私信息,不能公开。但现在要求透明度,尤其是要求政府支出透明度呼声日益高涨,也许得重新考虑。

比密西说,隐私办公室2010年曾要求约克警察局公开警察局长和副局长年薪,被警察局以涉及个人隐私信息被拒,后约克警察协会(YRPA)以“公众有极大了解兴趣”为由上诉,成功迫使警察局公开上述信息。此次《星报》上诉要求省府公开OHIP报账医生名单,可能是个重新起头好机会。

赞成方:公布有利提高透明和问责制

赞成公布这些数据的人认为:卑诗省和曼省均已公开被公款养活的医生姓名,安省也公布了年薪10万以上公务员名单,医生怎么就特殊待遇了?公开医生姓名,在当前经济吃紧情况下,有可能提高医生责任意识;公开这类数据,有利人们关注医生薪酬合理化,在当前科技飞速发展情况下,一些专科医生薪酬远远超过其他同行。

赞成一方一直认为,纳税人的这部分钱是如何花掉的,纳税人应有更多知情权。如省前卫生副厅长斯科特(Graham Scott)说,如今公款支出日益透明,纳税人有权了解公款如何被花掉,判断是否享受到应有的服务价值。另一位省前卫生副厅长迪克特尔(Michael Decter)也一直支持公开这类信息,他说,这些本来就是公款,应该公开,不知道为什么安省医生就特别对待?

安省每年春季公开的高薪公务员阳光名单上,不包括OHIP医生,是因为他们不被当作公务员,而是被视作独立承包商。但社区医疗中心医生为公务员,因此会上阳光名单。迪克特尔说,公开OHIP医生名单,也很难解决省医疗系统中的残缺部分,却能引起人们关注公款可能被滥用问题。

多伦多大学Rotman管理学院前院长、竞争与繁荣研究所(ICP)现任主席马丁(Roger Martin)说,公开这类名单,如以惩罚或羞辱为目的,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但如以促进医疗系统改革为目的,就是一个很大积极进步。

ICP今年年初一份报告显示,2002~2012年期间,安省医生收入飙涨51%,成为全国工资最高的的医生,管理费扣前人均收入高达37.5万。与之相比,安省医疗系统中的就医轮候和方便程度等,仍远远落后其他医疗系统发达地区。

据悉,目前省府正和安省医疗协会(OMA)谈判,但谈判过程和内容禁止媒体报导。《星报》据多个消息渠道透露,此次谈判,省府对医生问责制的要求比任何时候都坚决。曾在2012年医生合约谈判中担任省府谈判组组长的斯科特说,透明度和问责制是相辅相成的,公款支出方面谈个人隐私是很站住脚的,没有透明也很难搞问责制,医生应和其他所有靠公款生活的人一样,也要接受收入被公布这样一个事实。

他还说,医疗系统所有方面都应做到透明和负责,公众非常支持健康保险医疗系统,但也发现该系统面临巨大挑战,如不改变,该系统未来堪忧。

反对方:公布会误导公众

反对公布这些数据的人认为:医生工作时间长,提供急需服务,公开医生姓名可能会导致意想不到后果;可能导致混乱,人们可能会将这些报账单认为是收入;公开这些数据并不提供其他重要信息,如医生工作时间长短,是否干好工作等?

如拒绝接受采访的OMA会长谈丹(Ved Tandan)医生、多大医疗政策管理与评估研究所(IHPME)教授亨利(David Henry)和大学医疗网络(UHN)主席高顿(Brian Golden)等人则认为,只公布OHIP报账医生名单,报账数字不代表医生实际收入,可能会误导公众。如果公布名单只为羞辱,就太没必要了。公布这些数据,对一些医生严重短缺的地方,可能还会带来严重伤害。

医生收入的来源

曾在一家大医院做会计工作的辛女士对《大纪元》说,一些有名的医生有不少收入的渠道,除了OHIP可报销的收入外,可能还有OHIP不包括、需要消费者自负的医疗服务,比如美容服务等。有些医生在大学有兼职的教职,在政府资助的不同研究项目里还有工作。

她说,这些医生如果面临要被公布名字的话,可能会少做OHIP报销的医疗工作,保证他们这部分收入低到不被公布名字的程度;同时多做其他工作来挣钱。如果是这样的话,有些OHIP报销的、已经在排长队的医疗服务,可能排队的时间会更长。◇

责任编辑:文芳

评论
2014-12-10 12: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