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法律 加拿大留學生租房遇欺凌

人氣 768

【大紀元2014年03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伊鈴多倫多報導)出國留學已經成了華人學生中的一道亮麗的風景。留學生新來咋到,首先面臨的是租房。為了落地後儘快安頓下來,有的人是在出國前通過中介幫忙找房;有的是落地後自己看廣告找房,也有的是朋友幫忙找房。
  
俗語說:「在家千日好,出門萬事難。」留學生初來咋到,人生地不熟,對當地的法律常識不了解,加上年紀偏小,社會經驗不足,在租房過程中遭遇各種各樣不公正對待時,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感到孤立無助,以致敢怒不敢言。
  
約克警局華裔警官韻寧認為:「留學生來到一個新地方,首先要熟悉當地法律,以便遇到問題時用法律來保護自己。租房一定要有協議,即使是口頭協議,只要有證據或能說清楚,也有效。在遇到租房糾紛時,可到房東租客法庭解決,還可以通過學校途徑或求助於社區機構幫助。一旦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一定要報警,千萬不要私下處理,否則會對自己很不利。」

入住三天遭房東驅逐

蘇珊(化名)是從台灣來的留學生,2013年在士嘉堡的一棟私人住宅裡租了一間房子,獨用廁所,廚房與房東共用。
  
剛住進去的第1天晚上,蘇珊因為洗澡時間太長,而被房東指責;第2天晚上,還是同樣的問題,房東對蘇珊惡語相向;第3天,房東要求蘇珊搬出去。蘇珊感到很無助,不知道該搬到哪裏去,情急之下,不得不求助於台僑社區服務中心。
  
經過台僑服務中心的干預,蘇珊在警察的保護下,從租住的房子搬了出來。並要求房東把剩下的房費退回,但遭到房東拒絕。隨後台僑服務中心幫助蘇珊到安省小額法庭起訴,要求房東退還餘下的租金。
  
由於蘇珊租房時,既沒有跟房東簽合約,也沒有租金數據,因而無法向法庭提供證據。所幸的是,蘇珊在第2天與房東發生衝突時,用手機全程錄音。就是憑著這個錄音,找到了法庭想要的證據,蘇珊贏得了這場官司。

留學生遭遇不公平要發聲

台僑社區中心秘書長潘超慶表示,留學生在租房過程中被欺負的現象很常見,尤其是在私人住宅裡,通常沒有合同,發生不公平的事情更多;但是願意說出來的是極少數。主要是留學生不熟悉加拿大的法律,認為自己是留學生身分,不受保護;還有些華人學生,尤其是大陸來的留學生,他們認為這裡的警察可能跟大陸一樣,擁有很大權力;自己不是加拿大居民,擔心得不到公正對待,從而忍氣吞聲,或者是私下解決問題。從而導致不僅無法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還可能帶來更多麻煩。
  
他表示,不管租住的房子是否符合租客權益保護法範圍,在法律上人人平等。不要認為自己沒有加拿大身分就得不到法律保護,其實這是錯誤的認識。不管是甚麼身分,只要在加拿大的國土上,都會受到法律的保護。
  
潘超慶說,房東欺負留學生表現在方方面面,主要是限制使用水、電、暖氣、押金不退、提前趕走房客及惡言惡語對待等。
  
潘超慶建議:「留學生在租房時盡量跟房東簽合同,所有的條例要寫清楚。這樣一旦遇到糾紛時,就可以找到責任方,否則就很難辦。因為加拿大法律講證據,口說無憑,弄不好被房東反咬一口都有可能。」
  
潘超慶認為:「留學生在遇到被房東欺負時,一定要敢於表達出來, 報警或向社區機構求助,這樣至少對房東有震懾作用。如果不說出來,大家都忍聲吞氣,房東還會用同樣的方式對待下一位。」
========================

人生地不熟 無辜被欺凌

孫小姐是來自山東的留學生。來加拿大5年,一共搬了5次家,自稱見識了各種各樣的房東,期間也遭受了各種各樣的不公平對待。
  
剛來加拿大時,孫小姐在Centennial College學習平面設計。為了能在落地時就有地方住,孫小姐出國前就通過中介在學校附近找了一間房。當時中介告訴她,這間房子條件很好,房東是本地加拿大人,只有奶奶和一個14歲的孫女兩人住在裡面。房價每月370元,還可以共用房東的廚房炊具。
  
孫小姐一家人都認為這家條件不錯,價格也不貴,就同意了,還付了500加元中介費。
  
剛住進去時,房東奶奶很客氣。然而,孫小姐很快感到了不適應。由於中、西方人生活習慣不一樣,因此,孫小姐無論做甚麼都讓房東很不滿意,經常被房東指責;廚房的炊具本來事先說可以用,但是都被房東用食品佔用,孫小姐不得不去買了一套新的。
  
「尤其令人煩惱的是,房東的孫女經常進我的房間,還偷走一些東西。這個小女孩還有個毛病,上完廁所從來不沖,而房東奶奶總是讓我去給她沖。」孫小姐說。
  
由於人生地不熟,孫小姐感到鬱悶、煩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忍聲吞氣的在這個家庭繼續住下去。直到一年多後,對環境慢慢熟悉了,孫小姐才和同學一起另租房子,從此搬了出去。
  
去年,孫小姐從Centennial College畢業後在多倫多找了份工作。她和朋友一起在士嘉堡租了一套2居室的套間,每月租金1000元。這個套間位於一棟私人獨立房子內,房東一家住樓上。獨立使用廚房廁所,廚房是由房東自己改裝而成。
  
5個月以後,孫小姐的室友因工作變動需要搬走,她本人也希望搬到離工作地更近的地方,於是他們向房東提出退房,不料遭到房東拒絕。2個女孩子跟房東整整談了2小時,房東還是不同意。孫小姐無奈,向房東妥協,表示願意再多住一個月,這樣可以讓房東多收一個月的租金。
  
因為沒有簽合同,房東沒辦法阻止她們搬出去。可是房東開始對她態度變得很惡劣,特別男主人說話很兇,言詞帶有威脅的意味。還強行要求她把搬走的那位女孩的房租也付了。
  
孫小姐感到很恐懼,想報警,但又顧慮重重。「不想把問題搞這麼殭,又擔心報警後,事情鬧大,對大家都不好。」
  
最後一次,男房東又是故伎重演。孫小姐實在受不了,就拿著手機嚇唬他:「我已經錄音了,如果報警,就可以把你抓起來。」即使這樣,男主人並不買賬,還繼續對孫小姐惡語相向。然而他的岳母嚇壞了,感到事情的嚴重性,趕緊跑過來對孫小姐賠禮道歉說好話,希望孫小姐不要報警。孫小姐也不想繼續糾纏,只希望儘快從這個家搬出去。◇

========================

押金被扣 求助學友

施小姐是大陸來的留學生。曾在漢密爾頓附近的一所大學讀書。剛來時,她從報紙廣告上找到一家學校附近出租房,房東是一位來自地中海的移民。施小姐不熟悉當地規矩,向房東交了一個月房租做為押金。大約在入住前2周,一位中國人告訴施小姐:「千萬別住這棟房子,冬天不開暖氣,熱水也很少,而且很多人共用一個廚房,房子內還有老鼠出沒。」
  
施小姐了解這個情況後決定不搬進去了,去找房東,希望能把租金退回來。但是遭到房東的拒絕。施小姐覺得自己沒住過一天,就把錢沒收了,感覺很冤枉。「那時剛來,用加幣兌換人們幣,幾百元的加幣是好大一筆錢。可是又沒有辦法。人生地不熟,好無奈。」
  
當時施小姐住學校的學生宿舍,她的斜對面住著一位黑人學生,1米90的個子。施小姐和他聊天,得知這位學生是法律系的碩士研究生,於是就把情況告訴了他,希望他能幫忙。這位黑人學生也樂意,就跟施小姐來到房東家。或許房東出於對這位學法律的黑人學生的畏懼,總算把錢退給了施小姐。
  
施小姐說:「做為華人留學生,有時感受到來自方方面面的壓力。有來自外族裔人的欺負,也有來自華人的欺負,還有來自同學、同捨及鄰居的欺負。有時感到十分孤立無助。雖然學校也有國際學生管理部門,但是那只是在選課時提供一些幫助,其他方面的幫助很有限。」

相關新聞
加碎屍案 華人留學生未受衝擊
加留學生借「信用」卡之便回中國前大套現金
留學生逃課多 加拿大政府擬加強監管
兒行千裡母擔憂 中國留學生安全專家談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左派科技竊權 天才博士駁拜登勝選
【重播】密歇根就大選計票問題舉行聽證會
【重播】三名爆料人現身揭郵寄選票舞弊
【新聞看點】4大驚人舞弊 亞利桑那強認證遭批
【遠見快評】頂級專家加盟 川普優勢在哪?
【直播預告】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