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韓國著名電影導演奉俊昊

人氣: 12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7月13日訊】電影《駭人怪物》、《殺人回憶》、《非常母親》的導演奉俊昊在韓國被譽為「頂級天才導演」。他的古怪、出乎意料的製作風格不但在韓國,在海外也受到很多關注。最近他的一部新作品《末日列車》在北美上映了,片中有Chris Evans、Tilda Swinton、John Hurt等多位好萊塢影星們參與演出。

《末日列車》是根據法國科幻漫畫改編,講述了因為全球氣候惡化而溫度驟降,倖存的人類只能乘坐在諾亞方舟般的列車裡,這個自給自足,能永恆不滅地運轉下去的列車卻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要麼在前區奢華度日,要麼在後區被壓搾,辛苦勞作。末節車廂的人們不堪忍受如戰俘收容所般的惡劣環境,決定起來反抗……

上週在充滿藝術、有著朝氣的紐約下城Tribeca的一個酒店裡,見到了來紐約做宣傳的導演奉俊昊。他的穿著很休閒、樸素。因為繁忙的日程,看起來有點疲勞,不過他很誠心地接受了Kristina Skorbach (epochtimes) 和我的聯合採訪。

本文作者慧秀與奉俊昊合影。
本文作者慧秀與奉俊昊合影。

●慧秀:這部電影是根據小說《末日列車》改編的,您是怎麼想到把它拍成一部電影﹖

奉俊昊﹕因為我是一個漫畫迷,我收集漫畫書。一個偶然的機會,在2005年,我在書店看到了《末日列車》的原著漫畫,一看到這本書,我立刻就被火車上的倖存者這一獨特的題材吸引住了,該書的想法非常有吸引力。我站在店裡閱讀完整本漫畫書。當走出那家書店時,我便萌生了將其搬上大銀幕的想法,不過整個過程歷時約九年的時間。

●Kristina:您為甚麼選定這些演員﹖

奉俊昊:當為某些演員編寫劇本時,有一些特殊情況,比如,在《非常母親》(Mother) 影片中飾演母親的金惠子(Hye-ja Kim),我答應和她一起合作並為她寫劇本。出演電影《末日列車》的高雅星(Ah-sung Ko)、宋康昊(Kang-ho Song),還有蒂爾達‧斯文頓(Tilda Swinton)和約翰‧赫特(John Hurt),他們在正式簽約前就已經投入到影片的製作 。

在蒂爾達‧斯溫頓出演電影《奧蘭多》(Orlando)時,我已經是她的粉絲了,我想見見她,但直到2012年的戛納電影節上,我們才終於見面。我們說「讓我們一起努力吧﹗」。然而當我回到酒店時,我才意識到影片中沒有她可以出演的角色。當時我正在寫這劇本,我把原先編寫的一位中年男子角色改變成一位女性的角色,為了蒂爾達,我最終將此角色改編成更適合她出演的角色。

●慧秀:我看過您在MBC的記錄片。

奉俊昊:啊!我不該做那個記錄片!很不好意思。

●慧秀:不,我很感動,讓我更加瞭解您了。

我覺得作為一個導演,不僅僅要拍攝出好的畫面,引導您的員工並與他們良好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當您與許多來自其他國家的員工合作。這一定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我想知道您是如何解決和克服困難的﹖

奉俊昊:我們有來自美國、英國和捷克等地的工作人員,但是拍電影的主要機制是一樣的。我們使用相同的設備,我們都必須在中午時候吃午餐(哈哈……),所以生活模式幾乎是一樣的。不同的是這次我們有更多的員工,英語是我們通用的語言,而且我的合作製片人崔斗浩(Doo Ho Choi),他安排了可以講韓英雙語的工作人員,同時也有翻譯,所以我們不會有語言溝通方面的問題。

之前我在拍《震動東京》(Shaking Tokyo)時,我曾與日本工作人員和演員合作過,在拍攝《駭人怪物》時,我也曾與美國的特殊效果團隊工作過,所以與外國人一起工作的環境並不陌生。

●慧秀:感覺您非常有活力(來自紀錄片)!

奉俊昊:他們編輯成那樣的。我其實在拍戲的時候是很緊張、很遭罪的,我經常使用冰袋。

●慧秀:當人們談論「奉俊昊」時,他們經常描述您是一個非常有創意、有奇思妙想和獨特風格的導演,您總是有這樣超凡的想法。當我們看您的電影時,總會有不可預知的場面、場景或情境,給觀眾一個驚喜。我認為這些都是很新鮮、意想不到的,這是您的影片的最大特徵之一。您的靈感從何而來?您是怎麼得到啟發的﹖

奉俊昊:許多人常常問我關於我電影中的奇思妙想和不可預測的情景,我覺得這些可能來自於我的個性、我的習慣或生活方式。我不是故意在我的電影中做出不可預知的、奇思妙想的情景的,我不會有計劃地像「哦,我要在這裡補充一點奇思妙想」。但我的個性是相當的……我是一個注意力很難集中的人。我不是一個很擅長與任何團體或情況溶於一體的人,從某種意義上說,我是一個怪人,即使在酒會上。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末日列車》劇照。

●慧秀:但是這個弱點成為了您的強項?是不是?

奉俊昊:哈哈,幸運的是當我創作的時候……這種個性不會使你在酒會上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你應該在酒會上跟他們一起喝酒並與他們一起聚會玩耍。但我始終是奇怪的人,很容易尷尬的。所以以前我的個性使我很痛苦。但是怪人或圈外人會有更多的機會觀察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事物,因為你脫開這個圈,以第三者的角度看問題。我認為這對我拍電影,做創作是件好事。如果我去普通公司或機構,我一定是個不受歡迎的人,我會受到虐待,哈哈。

●Kristina:您現在正在做些甚麼項目﹖

奉俊昊:我正在同時寫兩部劇本,無論是在做影片宣傳還是在飛機上,或在我的酒店房間裡。我正在寫,我必須儘快完成,因為我的兒子馬上就要上大學了,我需要錢。2009年,我發表了「母親」,2013年和2014年,我完成了《末日列車》。兩部影片之間相隔很久,期間有很多時間。也可能我太懶,我需要加快工作,但我需要寫出好的作品,需要花費時間。這兩部劇本都不太長,比《末日列車》要短,是用韓語寫得,我還不知道怎樣形容兩部劇的類型,但它們都屬於很獨特的、有些奇怪的。

道地韓國人慧秀(HYE-SOO),資深娛樂時尚編輯,《娛樂新幹線》、《STAR LUXE》資深編輯,《韓流世界》、《ESTAR韓流風》主持人,精通韓、中、英三語,在紐約這個世界中心為大家解析最新韓流動態。
道地韓國人慧秀(HYE-SOO),資深娛樂時尚編輯,《娛樂新幹線》、《STAR LUXE》資深編輯,《韓流世界》、《ESTAR韓流風》主持人,精通韓、中、英三語,在紐約這個世界中心為大家解析最新韓流動態。

◆敬請關注:TIME WARNER 1414美東每兩週五晚7:30的電視節目。
粉絲專頁:facebook@EstarKR

(責任編輯:洪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