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系列報導之三

中共軍事化活摘人體器官黑幕

人氣 4775

【大紀元2015年12月3日訊】
系列報導之一:谷開來離奇謀殺案 牽出驚天黑幕
系列報導之二:周永康和中國器官移植量暴漲之謎

(大紀元記者穆清綜合報導)「其中一個醫生拿著手術刀,從劍突下(胸骨下)作切口,一直劃到臍部,作一個大切口。當時他的腿在抽搐,他的喉部已經發不出來聲音。然後醫生把整個腹腔打開。當時,血啊、腸子啊一下就冒出來。一個醫生把腸子往對面一推,很快就取到一側腎臟;對面的醫生負責取另一側的腎。

「只聽到醫生說讓我去剪動、靜脈。當時要求必須留出來一截做吻合用。當我用伸出去的剪刀一剪下去,血一下就噴出來,身上,手上噴的全是血。這血還在流動,證明人是活的。」

「同時,我對面的醫生讓我去取眼球。我當時是坐著,我向他的臉部看去……我看到,他睜著一對十分恐怖的、無法用語言表達的眼睛,看著我……恐怖,無法用語言表達的恐怖。真是看著我,他的眼皮還在動,他是活的……

「我想起頭一天晚上住(軍隊)招待所時,裡面的一個軍官來告訴我們負責人說:不到18歲,是個非常健康的活體。難道是他?活體摘除器官,太可怕了。」

以上描述來自瀋陽軍區的一項軍事任務,事發上世紀九十年代。當事人喬治曾是某軍醫學校即將畢業的學生,正在瀋陽陸軍總院泌尿外科實習。在經歷了多年來自內心深處、壓抑許久的痛苦後,2015年初,喬治向大紀元時報獨家曝光了當年親身經歷所執行的這項軍事命令。

喬治說:「當海外媒體曝光大陸活摘器官時,我一下就明白了: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在中共的軍隊系統早已存在。只不過,鎮壓法輪功讓他們找到一個更大的器官供應源。」

軍醫蔣彥永兩會曝光軍隊活摘器官內幕

2015年初,中共兩會期間,原北京301軍方醫院外科醫生蔣彥永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踢爆軍中腐敗內幕,並稱軍隊醫院普遍存在擅自移植、買賣死囚器官的違法行為,甚至連301軍方總醫院都要派車到刑場拉死囚爭搶活鮮器官。

蔣彥永表示,大陸肝移植源來自被處以極刑的死囚,包括301醫院、北京軍區總醫等都設有「器官移植中心」,這些部門主要是做器官移植和買賣等違法勾當,經濟效益很高,也是醫院和醫護人員灰色收入的主要來源。

報導稱,為了能弄到器官,他們和公檢法等串通,只要有死囚要槍斃,就派車到刑場接屍。有的犯人一槍還未被打死,就被拉回醫院手術台摘除器官,然後向患者移植。其手法慘無人道,令人髮指。

2003年在北京SARS病情被掩蓋時,蔣彥永曾實名公布SARS真相,並揭露公共衛生「宣傳戰」的謊言。蔣彥永還曾呼籲為1989年六四事件平反。今年初《亞洲週刊》報導,最近蔣彥永醫生致函中共總後紀檢部,申請出國探親,仍無法成行。

被稱為「良心軍醫」的蔣彥永在兩會期間曝光軍隊醫院活摘器官黑幕。(視頻截圖)
被稱為「良心軍醫」的蔣彥永在兩會期間曝光軍隊醫院活摘器官黑幕。(視頻截圖)

為甚麼「奇蹟」唯獨在中國頻繁發生?

過去十幾年,赴中國「器官移植旅遊」盛行一時,高效得不可思議的移植手術屢見報端,有醫生一年完成二百四十六例肝移植,也有病人四十八小時內兩次換腎……國際醫學專家對於中國龐大的器官來源不禁疑慮深重:國際社會上要找到一個合適的肝臟腎臟需要數年的等待,為甚麼「奇蹟」唯獨在中國頻繁發生?

據「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主任委員陳實介紹,截至2005年底,中國已累計開展器官移植八萬五千多例,其中腎移植七萬四千多例,肝移植逾萬例,心臟移植四千多例。特別是2002年以來,中國移植業迅速發展,每年開展的器官移植手術超過一萬例,2005年達到了創記錄的一萬兩千多例。

2010年3月,《南方週末》記者在《器官捐獻迷宮》採訪中山一院副院長何曉順時得悉,「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3倍。」

2013年11月5日,鳳凰週刊發表了一篇報導《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文章披露,國際醫學專家根據大陸器官市場的奇異現象分析,認為大陸一定存在龐大的地下人體器官庫,甚至活體器官庫——事先驗好血型和做好相關資料檔案的活體器官供應者,在市場上獲得器官「需求」之後,這些活體器官供應者就被送入「醫院」(屠宰場),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器官市場上「隨叫隨到」的超短的等候時間。

報導稱,在中國無法獲得法律保護的法輪功學員、中國勞教所囚犯、社會流民、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等都可能是這個地下組織盜賣器官的目標。

2013年11月5日,鳳凰週刊發表報導《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網絡截圖)
2013年11月5日,鳳凰週刊發表報導《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網絡截圖)

「法輪功學員被當作生產原料成為商品」

統計數據顯示,自中共江澤民集團1999年迫害法輪功後,在相對穩定、每年變化不大的普通死刑犯之外,大陸器官移植數量一直呈直線上升狀態,特別在2003年至2006年間,移植數量呈現爆炸式膨脹。

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的初期,就叫囂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並且在這一計劃失敗後,明確提出「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學員)」,鎮壓手段也從開始的酷刑折磨發展到直接殺人。

2006年4月20日,一位參與摘取法輪功學員眼角膜的主刀醫生的妻子安妮(Anni)和媒體人皮特(Peter)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麥佛森廣場舉行新聞發布會,使得活摘器官的驚天黑幕首次在國際社會上曝光。

安妮在集會上說她的前夫親手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了約兩千人的眼角膜,他們的內臟器官隨後也被摘取,「他們中一些人在被摘除器官後被秘密火化時還是活著的」。她和她的前夫在2000年到2003年之間曾經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血栓中心結合醫院工作過,「我作證,(這家)醫院犯下從法輪功修煉者活體摘取肝臟和眼角膜的殘暴罪行。」到零四年,該地下集中營的五千多法輪功學員中的四分之三已被活摘器官後焚屍滅跡。

安妮的前夫告訴她,關押在蘇家屯集中營的都是法輪功學員。她說,別的人,哪怕是死刑犯,都需要家屬的許可等手續才可以施行器官摘除。只有法輪功學員,因為中共有「打死算白死」的政策,醫院才可以在完全沒有手續的情況下,關押和進行活體器官摘除。每個主刀人都知道受害人是法輪功學員。

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接受媒體採訪(大紀元)
前夫曾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接受媒體採訪(大紀元)

隨後,多次投書海外媒體的瀋陽軍區後勤部的老軍醫揭露:「全國類似蘇家屯的秘密集中營至少有36個。位於吉林的代號為6721S的集中營,關押了超過12萬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吉林九台集中營的關押人數超過1萬4千人……」

「中共中央軍委在1962年就發文,省級政府有權在所轄軍區的監管下,設立重刑犯的資源再回收機構,這政策一直沿襲至今。據1984年補充規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已被中共宣布為『階級敵人』的法輪功學員不再被當作人類而是被當作生產原料,成為商品。」

中共盜竊死刑犯器官已有幾十年的歷史,形成了一套固定的程序,取器官時被利用的死刑犯常常還沒有斷氣,相當於是變相活摘。在這種背景下,當中共把法輪功當作敵人,一個在司法系統之外的、被政府鎮壓、抹黑、醜化、被仇恨的群體,被當作比死刑犯還不如的迫害對像時,從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輪功器官邁出的就只需一小步。而法輪功這個群體被非法集中關押,人數巨大,那麼,這個群體就很可能成為活體器官庫,特別是被擁有特權的軍隊和武警移植醫院開闢成為新的器官來源。

軍隊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機構

「瀋陽老軍醫」披露,從1999年到2006年5月,中共中央軍委開過6次針對法輪功的「處理涉外宗教問題」專門性會議。蘇家屯曝光後,中央軍委立即在京召開秘密會議,會後時任總後勤部政委、負責對外宣傳和消聲的孫大發向全國相關軍事機構轉發了這次會議的精神,要求「針對特別軍事監管區(即集中營)問題的資訊大量外洩」問題,進一步封閉法輪功的資訊管道,強化保密體系,並重申對洩密行為的嚴厲處罰。」

原國防部長、中共中央軍委委員梁光烈也於2012年5月4日至10日訪美期間在電話調查錄音中承認,中共中央軍委開會討論過軍隊關押法輪功學員及軍隊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由總後勤部負責此事。

中共以總後勤部為核心,以軍隊為主導,由武警、政法系統、衛生系統配合,將進京上訪和在全國範圍內被綁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造冊、驗血體檢、輸入電腦管理,建立龐大的活人器官庫,進行全國調配,以保證各地能在短時間內快速找到供體,而無需與法院、醫院、器官中介或關押場所打交道,無需走法律形式,無刑場摘取死刑犯器官的不便,亦無後顧之憂,一切按照軍隊特有的隱秘、集權方式進行,由總後勤部統一分配集中營,進行調度、運輸、交接、警衛和核算。

「瀋陽老軍醫」披露了其具體流程:進行器官移植的學員被從監獄、勞教所、看守所、集中營帶離後,將失去名字,只有一個代號,與此對應的是虛構的器官移植自願者,具備完整的資料,並且在器官移植自願書上有簽字(當然是代簽的,許多簽字都是一個人的筆跡),聲稱本人自願進行某種器官移植,並承擔一切後果。該資料保存在省級軍區,查閱資料須經中央駐地方專員批准。

而後進行身體檢查,接下來就是活體移植。若移植失敗,被移植人員的資料和屍體(甚至是活人)必須在72小時內銷毀,這須經軍事監管人員認可,他有權逮捕、關押、強制處決任何洩露消息的醫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員等。軍事監管人員由中共中央軍委授權相關軍事人員或軍事機構擔任。

經「瀋陽老軍醫」本人經手偽造的自願捐獻器官資料就有6萬多份,他指出:「由於有巨大的活體來源,在中國進行的地下非公開的器官移植數量要比公開的多幾倍:如果官方公開數是一年3萬例,那麼實際數量是11萬例……中國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網,成為國際活體器官交易的中心,在2000年以後一直占世界活體器官移植總數的85%以上。以上數據是軍委上報資料的一部分,有幾個人還因在此領域的突出『成績』被晉升為將軍。」

2012年4月14日法輪功學員在德國東部科特布斯模擬演示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
2012年4月14日法輪功學員在德國東部科特布斯模擬演示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

據明慧網報導,在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兩個月後,時任濟南軍區政委徐才厚被提升為中共軍委委員、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因不折不扣地執行江的鎮壓政策,2004年9月徐再被升任中共軍委副主席。

原成都軍區司令員廖錫龍由於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2002年被江提升為中央軍委委員、總後勤部長,主管活摘器官運作,他把活摘器官產業化,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

孫大發在1999年後擔任瀋陽軍區政治部主任,主管活摘器官,2001年被江提為中將,2003年八月後任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2005年7月至2010年12月任總後勤部政委。

軍隊器官移植專家解決關鍵技術

據中共媒體報導,江澤民曾四次會見第二軍醫大學附屬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全軍器官移植會議的首席顧問、有「中國肝膽外科之父」之稱的吳孟超,並親筆簽署命令,由中共中央軍委特別舉行大會授其「模範醫學專家」稱號,頒發所謂的一級「英模」獎章。

吳孟超自上個世紀80年代初即已開始對肝臟移植進行研究,90年代研究中、晚期肝癌的基因免疫治療、肝移植等方面。據報,他帶領東方肝膽外科研究所(即第二軍醫大學第三附屬醫院)解決了肝臟移植的排斥反應和治療問題。到2010年,他本人就完成了4千多例肝移植。

在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高峰時期,吳孟超獲2005年度「最高科學技術獎」。

2006年1月17日,時任總後勤部部長孫大發代表總後黨委向吳孟超發了100萬元獎金,吳孟超也是這次全軍器官移植會議的首席顧問。

2011年5月10日,中宣部、衛生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上海市委在人民大會堂聯合舉行所謂的「吳孟超先進事跡報告會」。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時任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總後勤部長廖錫龍等出席了報告會。這些軍頭都是軍隊活摘器官的關鍵人物。

軍隊參與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等軍頭都是軍隊活摘器官的關鍵人物。(大紀元製圖)
軍隊參與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前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等軍頭都是軍隊活摘器官的關鍵人物。(大紀元製圖)

軍隊通過活摘器官牟取巨額血腥暴利

據明慧網報導,總後勤部通過各級渠道將供體調配到軍方醫院和部分地方醫院,其運營模式是向醫院提供供體時直接收取現金(外匯),醫院付賬給總後勤部後自負盈虧。軍隊醫院移植是大頭,賣給地方的器官只是額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醫院作為向海外攬客的櫥窗和廣告,否則只有中共軍方做移植手術對世界將難以掩蓋。

由於移植器官的利潤不入軍隊預算,而負責活摘器官的層層系統卻由軍費維持,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成了一條無本萬利的生財之路,軍方高層通過總後勤部牟利。

中共活摘器官罪惡的黑幕已經被撕開,大量確鑿證據和重要線索陸續曝光,黑幕口子被越撕扯越大。(大紀元製圖)
中共活摘器官罪惡的黑幕已經被撕開,大量確鑿證據和重要線索陸續曝光,黑幕口子被越撕扯越大。(大紀元製圖)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對大陸醫院網站和醫學期刊論文等公開資料的不完全統計,截至2014年9月,做人體器官移植的醫院數量超過八百家,完成腎移植超過17萬6千例,肝移植4萬例,眼角膜移植13萬7千例。僅公布的一百家中共中央軍委直屬的軍隊總醫院、各大軍兵種總醫院、七大軍區十二家總醫院、各軍醫大學附屬醫院和序號醫院及各地武警部隊醫院,就實施了至少6萬例腎移植、1萬1千3百例肝移植。

因這些作為統計依據的論文只報告了醫院移植數量的一小部分,而且只是覆蓋有限時間段的階段性報告,這些數字僅是中共實際活體器官移植規模的冰山一角。

其中,第二軍醫大學附屬上海長征醫院截止2013年累計完成腎移植手術4千2百30餘例,肝移植手術1千2百38例,在2003到2006的3年裡實施了120例急診肝移植,皆為入院後平均存活3天的重型肝炎患者,「最短的患者入院4小時即進行肝移植」;河北秦皇島解放軍二八一醫院只是個二級甲等醫院,截至2007年4月,連這個自稱「人員配備少、手術室規模小」的醫院也同時進行6至9例同種異體腎移植達28次;濟南軍區總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醫師李香鐵曾主導該科室24小時內連續完成16例腎移植……

據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國際移植網路支援中心的價目,當時在中國做一個腎移植需要6萬多美元,肝移植10萬美元,肺和心臟器官要價在15萬美元以上;被總後衛生部命名為「全軍器官移植中心」的三零九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醫療毛收入,由2006年的3千萬元增漲至2010年的2億3千萬元,5年增長近8倍;第三軍醫大學附屬大坪醫院90年代末開始器官移植,醫療年收入從3千6百萬增至2009年的9億多元,增長近25倍。

江澤民直接下令操縱國家機器進行大屠殺

從2006年4月開始至今,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大量原始電話錄音調查報導都顯示: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非法牟利的罪行,有些醫院公開承認他們移植用的器官來自於活著的法輪功學員。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的一名醫生甚至說道:「法輪功該用就用唄,管他法不法輪功!」

2014年9月,「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了對原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就軍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調查報告。在錄音文件中,白書忠供認是江澤民親自批示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當時是江主席啊……有一個批示,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應該說,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

此前,2013年8月知情人鮑光(化名)向海外媒體曝光的2006年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訪德期間親口承認是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電話錄音相印證,進一步證實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是由江澤民直接下令、操縱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群體滅絕性大屠殺。#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陳思敏】央視畫面現「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釋重磅信息?
悉尼商業電台介紹控告江澤民大潮
徐才厚有多個隱秘罪名 江澤民力保無用
谷開來離奇謀殺案 牽出驚天黑幕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海航董事長及總裁被抓 孟晚舟將回國
【秦鵬直播】孟晚舟簽DPA協議 解析雙方交易
【新聞大家談】廖天琪:德大選後對華關係有變?
【重播】美日印澳首腦白宮會談 應對中共挑戰
【新聞看點】美4動作踩紅線 戰狼嘆「回不去了」
【財商天下】股價反彈 恒大恐被國有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