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澤民的貪腐治軍(完整版)

江澤民為鞏固其權力,大搞軍中腐敗,致使中共軍隊的腐敗程度早已如陰霾般的烏煙瘴氣。(Feng Li/Getty Images)

人氣: 3625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6年01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郭濟林報導)習近平當局對中共軍中的強力反腐,終使得軍隊內部的腐敗亂象向外界露出冰山一角。

軍中曾經有酒諺:「早上不喝多,上午有工作;中午不喝醉,下午要開會;晚上不喝倒,免得老婆找。酒是糧食做,不喝不好過;酒是糧食精,不喝不是兵;起步一公斤,都是解放軍。」

有報導稱,某裝甲師的體檢顯示,軍官中大面積存在脂肪肝、高血脂、高血壓等症狀,這些人上酒桌「威風凜凜」,上戰場卻邁不出兩步。

總後勤部前副部長谷俊山被調查時,在其家中搜查出各類珍品茅台多達上千箱,價值上億元(人民幣,下同),而一些軍區甚至動用軍車長途運輸「戰備茅台」,似乎中共官兵上前線殺敵已經要靠茅台壯膽了。

追根溯源,中共軍隊的腐敗始於上世紀80年代,加劇始於上世紀90年代。當時江澤民為了收買軍心,給軍頭恩惠,放任軍隊腐敗。江澤民掌軍權前後二十多年,在江的縱容和保護下,中共軍隊貪污腐敗的行為已經達到令人瞠目的程度。

同時,江為鞏固權力提拔了大批將軍,利用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胡錦濤,在軍中賣官鬻爵,培植勢力,到最後甚至走向了活摘人體器官賣錢。

中共軍隊的貪腐為何走到現在這個狀態?本文將從四大方面予以分析,揭露中共軍中的貪腐。

江給胡錦濤出難題,對其未來執掌兵符帶來極多隱患。(大紀元合成圖)
江給胡錦濤出難題,對其未來執掌兵符帶來極多隱患。(大紀元合成圖)

一、胡錦濤出面禁軍隊經商 兩軍委副主席拒出席

放縱軍隊經商 江向軍人大許甜頭

中共軍隊經商,始於上世紀80年代中期,當初鄧小平的目的是為了補貼軍用,試圖「以軍養軍」。

江澤民在1989年上台後,沒有政治資本,在軍中也毫無威望,為了在軍中建立自己的勢力,江開始在軍中大搞貪腐治軍。江向軍人大許甜頭,放縱軍隊大肆經商,縱容軍隊腐敗,以收買人心。江想的是這些人在中飽私囊、貪得無厭時依賴自己,對自己感恩戴德,但由此軍隊貪腐一發不可收,前所未有地嚴重。

舉例來說,當時東南沿海軍隊走私比海盜還猖狂,北方軍隊走私比響馬還厲害。有報導說,1998年7月26日,北海艦隊4艘炮艦、2艘獵潛艇、一艘4,000噸運輸艦,對4艘來自北歐的裝滿7萬噸成品油的走私油輪,進行保駕護航。
  
後來海軍艦隻撞著了公安部和全國海關總署調來的十二艘緝私炮艇。緝私艇向海軍喊話,要求海軍配合其執行公務,也就是搜查。雙方對峙約15分鐘。在這15分鐘裡,為走私油輪護航的海軍緊急向岸上領導請示,上司不敢作主,又向北京軍隊高層請示。高層下令:「給我打,打他個稀巴爛!」
  
於是,海軍一艘炮艦迅速對準海關和公安的指揮艇,發射了數發機關炮。幾乎同時,海軍的運輸艦和其它三艘炮艦,開足馬力,撞向緝私艇。整個戰鬥,歷時59分鐘。

這就是當年的「黃海炮戰」。這個事件造成87人傷亡,事過之後,不了了之,沒有人受到任何處罰。

1998年9月全中國走私工作會議上,朱鎔基講:「近年每年走私8,000億,軍方是大戶,至少5,000億,以逃稅為貨款的三分之一計,便是1,600億,全未補貼軍用,8成以上進了軍中各級將領私人腰包。」
  
同年11月西山軍委、軍紀委生活會上,遲浩田表示:「1994年以來,軍隊所辦經濟實體的資本及收入80%以上被高、中級幹部挪走私分,每年軍費中有50%以上是花在高、中級幹部吃喝、出國旅遊、修建豪華住宅、購買豪華轎車上。」
  
1998年中共軍費加超支共1,311億。

分析:江同意軍隊禁止經商有私心

  
朱鎔基看到軍隊經商嚴重打亂正常的經濟秩序,在1996年就提出軍隊應當禁止經商的問題。1998年,問題越來越嚴重。朱鎔基再次向江提出這個問題,強烈要求禁止軍隊經商。在各方的壓力下,江不得不下令禁止軍隊經商。

出於權力鬥爭的需要,江澤民還是使出了慣用的招法,讓當時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胡錦濤出面來處理這件棘手的事情,自己躲在幕後。當時胡既非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而是負責黨務,這次只好到軍隊硬著頭皮「虎口拔牙」。後來的多個報導都認為,這是江澤民耍手腕「構陷」,讓胡錦濤當「替罪羊」。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認為,江澤民從原來的縱容軍隊經商,到後來的禁止經商,看起來好像是相反的動作,但是,江背後的動機卻是一脈相承的。
  
江澤民當初縱容軍隊經商,是因為他在軍隊中培植親信、濫授軍銜需要一個腐敗的環境。軍隊腐敗一團糟現象對江在軍隊搞幫派是最有利的。但江澤民害怕軍隊經商會給軍人帶來更大獨立性,不利於其控制,因此又希望能斷了軍隊的財路,這樣軍隊在經濟上不得不依靠江來撥款,聽令於江。

石久天說,江其中的另一個目的是「政治構陷」胡錦濤。江澤民的做法,實際是使在前台出頭的胡錦濤得罪了軍隊,也是其後軍隊對胡不買賬的原因之一。

江給胡錦濤出難題

  
《胡錦濤傳》一書說,主管軍隊停止經商、與企業脫鉤的任務交給胡錦濤,江澤民的理由是:中央政治局常委中除了自己是軍委主席,再無軍方代表,而其他常委,都有各人分管的一攤事,這項任務交給胡錦濤,相對之下最為說得過去——他不是馬上要當上軍委副主席了嘛。

書中說,江給胡錦濤安排的第一個插手軍隊事務的任務,竟然是「虎口奪食」,是把軍隊十多年來發展起來的商業利益拿走。這到底是給胡錦濤提供涉足軍隊的機遇,還是故意給胡錦濤出一道兩難習題呢?胡錦濤如果無法順利解決禁止軍隊經商、與企業脫鉤,就表明其才幹不足,難以擔當大任;而如果禁止了軍隊經商,又勢必極大地得罪軍方,對其未來執掌兵符帶來極多隱患。

據悉,1994年,江澤民就曾經命令軍以下單位嚴禁經商,說了跟沒說一樣;1997年,中央又規定「有作戰任務的戰鬥部隊」不得經商,下面仍然陽奉陰違。

軍隊貪腐被揭開了蓋子

軍隊停止經商,與企業脫鉤,衝擊了無數軍人的切身利益,一時間,中共軍隊掀起變賣、轉移、私分軍隊財產的狂潮。當時中央社的消息舉例說:廣州軍區後勤部在中央下令禁止軍隊經商之後的五天內,動用軍區經濟實體的3億5千餘萬資金,在廣州、深圳和珠海搶購了170多棟高級住宅和別墅,還訂購了70多輛旅遊車和轎車。

自中共禁止軍隊、武警、公安經辦經濟實體後,有關經濟利益的爭奪,軍隊與武警為分錢、分贓,爆發武鬥,用槍、用炮用裝甲車,時有發生。國務院、中央軍委不得不於1999年2月2日發出《關於堅決制止爭奪經濟體資金、財產的流血事件發生的緊急通知》。

軍隊經濟實體移交過程中還不斷發生殺人滅口、攜巨款潛逃等惡性事件。中央軍委、軍紀委在1998年秋天的一次會議上披露,從夏天中央下令以來幾個月中己經發生了130起,湖北省軍區參謀長、遼寧省軍區後勤部辦公室主任、濟南警備區後勤部代部長等已攜巨款逃到海外。

據政論人士伊銘援引某位軍內學者透露的情況:前空軍司令員王海,到河南軍區檢查工作,每晚都要回昆明睡覺,因為在河南睡得不習慣;濟南軍區空軍某參謀長竟然帶了一批親信早出晚歸飛到深圳炒股。

兩個軍委副主席拒絕出席總結會 江已準備架空胡錦濤

2000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在京召開「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不再從事經商活動工作總結電視電話會議」。胡錦濤在這個會議上作了總結。

奇怪的是,如此重大的一項舉措,任務被吹噓為「圓滿」完成,出席總結會的,除了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溫家寶,政法委書記羅干,中央軍委出席的卻只有時任委員于永波、王克,兩個軍委副主席張萬年、遲浩田一個都沒有露面。

此前有報導說,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因為胡錦濤當時投了反對票,使得江澤民大為惱火。

1999年,江澤民提拔了徐才厚和郭伯雄成為上將。有評論說,至此,江未來在軍內架空胡的野心「昭然若揭」。

2002年,在江卸任總書記的同年,郭伯雄被任命為軍委副主席。2004年,江澤民最後卸任軍委主席的同年,徐才厚被任命為軍委副主席。

經江澤民一手提拔而飛黃騰達的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其掌控的中共總後勤部直接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將這血腥、殘暴的罪行產業化,用活人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活體器官庫,以此牟利。(大紀元製圖)
經江澤民一手提拔而飛黃騰達的前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其掌控的中共總後勤部直接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將這血腥、殘暴的罪行產業化,用活人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活體器官庫,以此牟利。(大紀元製圖)

二、徐才厚死前頭部腫大嚇人 涉活摘器官遭厄運

在中共軍內,拋開個人不說,最貪腐的部門是總後勤部。總後一度因為掌控軍費、基建等大權,成為腐敗集中地。也因為江澤民當年在「禁止軍隊經商」中留下了一個口子,使得越來越向錢看的中共軍隊,開始以活摘器官牟利。對此,前軍委副主席主管徐才厚和前軍委主席江澤民負有主要責任。

據悉,徐才厚死亡前,頭部腫大嚇人,妻子也不去看他。海外的評論認為,徐最後因為膀胱癌死亡,也說明善惡有報的道理。

禁止軍隊經商 江澤民留下一個口子

1998年軍隊不許再經商後,一些軍隊企業無償交給地方,但當時的「改革」並不徹底,仍留下了「有償服務」的部分,實際上成了一種「換湯不換藥」的做法。江當時對此並無異議。

這個「有償服務」的口子,到了後來為軍隊參與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牟利埋下禍根。

軍隊醫院是最典型的對外有償服務

2015年4月17日,陸媒《京華時報》引述中國軍網消息稱,經習近平批准,2015年將開展全軍對外有償服務清理整頓,集中解決存在的違紀違法問題。全軍對外有償服務管理工作領導小組印發《全面開展軍隊對外有償服務清理摸底工作實施方案》,部署先期清理摸底工作。

報導指,一位不具名軍內經濟專家在提到軍隊對外有償服務時說,軍隊對外有償服務,主要行業大概有十幾項,最典型的是軍隊醫院,90%為地方人員看病,其它還有軍隊院校、軍隊科研機構、軍隊倉庫等等。

該專家表示,以最為典型的軍隊醫院為例,軍隊醫院理論上投入不足,想通過有償收費來彌補收入。

該專家還承認,現在軍隊有償對外服務也逐漸存在一些超範圍經營的情況,主要問題是一些違法亂紀行為。

同年11月24日至26日,習近平當局的軍隊改革會議在北京舉行。在官方通稿中,習近平提到軍改要點,其中也提到「下決心全面停止軍隊有償服務」。

大陸「兵部來信」微信公號在隨後刊登了署名趙謙的文章《「下決心全面停止軍隊有償服務」 軍隊醫院去哪兒?》

文章介紹,中共軍隊從延安開始,一直到1949年建政後仍有許多經濟性軍種。「改革開放」後,許多部隊辦企業。直到1998年開始,軍隊被禁止進行企業化生產經營。但這次「改革」不徹底。

「一些企業無償交給地方,但也留下了一部分,改名為有償服務。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軍隊醫院。幾乎每個軍種、軍區、武警總隊以及其它大一點的部隊單位,都擁有自己的醫院。」

1998年,在大約兩萬家軍隊所屬企業中,在當年底只有不到5,000家完成或即將完成向地方交接。

羅宇:江留下尾巴 不想斷軍隊貪官財路

2015年12月12日,毛澤東心腹、中共將軍羅瑞卿之子羅宇在美國接受大紀元等記者聯合採訪時談到了一些相關內容。

當時記者問到,江澤民1998年提出「軍隊不許經商」,可是到了2015年的11月份,習近平又提出「軍隊禁止有償服務」,江澤民當年為甚麼要留一個「有償服務」的尾巴?

對此,羅宇表示,江當時留了尾巴,主要就是不想把軍隊貪官的財路斷了,他的財路就是有償服務。

羅宇說:「這個活摘器官、器官移植,都是有償服務的。軍隊哪有那麼多人去移植器官,不都是給地方來提供服務嗎?所以它就有財路。」

總後勤部前副部長谷俊山的貪腐

2013年1月12日深夜,總後勤部前副部長谷俊山的老家被查抄。20多名身著便衣的武警,排成長長的兩排,相對而立。一箱箱軍用專供茅台,通過這條人手流水線,被傳送到門前兩輛綠色軍用大卡車。

此外,被查抄的還有一艘寓意「一帆風順」的大金船,一個寓意「金玉滿盆」的金臉盆,以及一尊純金毛澤東像。

查抄從下午1點開始,連續兩個晚上。各種財物裝了整整四卡車。抄家的武警白天清查登記,夜裡裝車,「怕老百姓看見影響不好」。

這是財新網2014年1月長篇報導中披露的抄家細節。

而《鳳凰週刊》2014年4月披露,「谷俊山老家抄出的1800多箱茅台原汾酒,有100年陳,有50年,有15年的,還有11張東北虎虎皮,幾十根非洲象牙,這些東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東西,在北京會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一接近專案組的人士說,「辦案人員起初搞不清谷俊山財物藏匿何處,後來由為谷俊山豪宅服務的當地人帶領,才從別墅牆基等處挖出大量贓物,僅黃金就足有400公斤」。

400公斤的黃金是甚麼概念?2015年7月18日,中共自己公布黃金儲備為1,658噸。

港媒在2014年5月稱,谷俊山交待,在存有挪用、侵吞公款的帳號中,開出100萬元至2000萬元現金支票110多份。其中,在2009年11月給徐才厚女兒結婚禮券2000萬元、徐才厚生日開了200萬元現金支票,直接打入徐的帳號,另為徐的情婦在杭州買了一幢近800萬元的別墅等。

谷俊山在2009年至2011年轉讓軍隊土地中獲利後,將其中16億元、222套住宅分送給各軍兵種、各大軍區上層。

2010年10月初,谷俊山還挪用侵吞公款2,000萬元人民幣外匯,從香港市場買入1盎司重楓葉金幣、白金幣各200塊,從瑞士訂購勞力士手錶200塊,用作「歡送退休將軍的紀念品」。

當局對谷俊山的調查中,也發現谷從2001年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副部長開始就一路貪腐。而那個時間點前後,正是總後勤部屬下的部分軍醫院對大量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時候。

中共軍隊有償服務涉活摘器官 貪腐與江迫害法輪功政策綁在了一起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政策,與放縱軍隊貪腐的行為揉合在一起,軍內大規模活摘器官牟利的勾當也因此而產生。對此,江心知肚明卻默許。

據明慧網綜合報導,從1999年到2006年5月份,中共中央軍委開過6次「處理涉外宗教問題」專門性會議,主要就是針對法輪功。

在江澤民集團實施的犯罪中,軍隊、武警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場所。

此後,以中共軍隊後勤部為首的軍隊系統層層開動,開始按照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意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販賣器官成了一條被江澤民默認的軍隊生財之路。

據明慧網報導,總後勤部通過各級渠道將供體調配到軍方醫院和部分地方醫院,其運營模式是向醫院提供供體時直接收取現金(外匯),醫院付帳給總後勤部後自負盈虧。軍隊醫院移植是大頭,賣給地方的器官只是額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醫院作為向海外攬客的櫥窗和廣告,否則只有中共軍方做移植手術對世界將難以掩蓋。

由於移植器官的利潤不入軍隊預算,而負責活摘器官的層層系統卻由軍費維持,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成了一條無本萬利的生財之路,軍方高層通過總後勤部牟利。

報導稱,中共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從1999年開始的零星個案發展到2001年底的系統性大規模活摘器官,其中大規模活摘在2003~2006年進入高峰期。

據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國際移植網路支援中心的價目表,當時在中國做一個腎移植需要6萬多美元,肝移植10萬美元,肺和心臟要價在15萬美元以上;被總後衛生部命名為「全軍器官移植中心」的309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醫療毛收入,由2006年的3千萬元增漲至2010年的2億3千萬元,5年增長近8倍。

2014年9月,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一個調查錄音中,前總後衛生部長白書忠承認:江澤民直接下令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移植,並且還不止軍隊一方從事這種殺人的罪行。

徐才厚彌留時刻的細節

徐才厚主管政工,並統管總後勤部和總政治部。徐從2004年主掌中共軍隊政工工作期間,各地軍隊醫院發生大量活體器官移植的行為。

徐才厚在2014年3月15日被調查後,其妻子趙黎和女兒徐思寧也都被抓。

《明報月刊》2015年的文章說,當時徐才厚的病轉移到全身,臉部嚴重變形,頭也腫大得嚇人。徐思寧說:「膀胱癌怎麼會轉移到臉上呢?」301醫院的醫生不耐煩地說:「反正是轉移了。給你講專業術語,你也聽不懂!」

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病死。

之前,當局辦案人員安排趙黎去探望徐,被趙黎一口拒絕。

於是,當局安排徐思寧見父親最後一面。徐思寧帶著兩個雙胞胎兒子來到301醫院。他們在徐才厚屍體前默立。兒子大寶突然說:「爺爺在動!爺爺醒過來了!」所有的人都趕過來。徐才厚沒有動,只是從洞開著的窗戶刮進來一股風,吹動了他的衣角。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王立軍、谷開來、徐才厚都是涉及活摘器官的罪人。其中,王立軍半身不遂,谷開來得怪病,徐才厚因膀胱癌死亡,顯示的就是善惡有報的天理。

江澤民通過裁軍,把大批正規軍變成武警,在2002年後成為江的「私家軍」。(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江澤民通過裁軍,把大批正規軍變成武警,在2002年後成為江的「私家軍」。(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三、江澤民組建貪腐「私家軍」內幕曝光

江澤民在1989年掌權後,搞了兩次裁軍。同時,在江任內,軍方總裝備部成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江在這些動作的背後,都存有私心,回頭來看,江的這些動作都造成了很大的問題。

江澤民借裁軍組建貪腐「私家軍」

江澤民在軍隊經營多年後,於1997年和2003年進行了兩次所謂的「裁軍」。其中,1997年的裁軍歷時三年至2000年,裁減員額50萬。2003年的裁軍歷時兩年至2005年,裁減員額20萬。

江在這兩次裁軍中,把很多裁減的正規軍轉身變成了武警,所以實際上減員規模並不像公布的那麼大。同時,江的「武裝警察部隊」數量一度達到150萬,使中共的武警、公安多達500萬人以上。武警也因為受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雙重領導,逐漸在2002年後成為政法系統周永康控制的武裝力量,被稱為「江澤民的私家軍」。

有報導說,在處理部分群體事件時,周永康多次騙取中央軍委手諭,出動大批武警,故意擴大事端。同時周還因此騙取大量維穩經費,收買武警部隊軍頭。

這次習當局對軍隊的反腐中,武警部隊成為重災區,多名武警軍頭落馬。已公布的就包括:武警交通指揮部前副司令員瞿木田、武警交通指揮部前司令員劉占琪、武警交通指揮部前政委王信、武警交通指揮部前總工程師繆貴榮。

同時,武警部隊司令和政委雙雙被換掉。習近平當局也回收了武警指揮權,國務院不再有指揮權,武警只接受軍委領導。

保留軍區制 江只為私利

以戰區取代大軍區的做法,中共曾經在1995至1996年台海危機期間試行過。《前哨》的報導說,當時由南京軍區和廣州軍區為主,組織成立了東南戰區,由一名副總參謀長協調、指揮。東南戰區在東南沿海地區舉行了三軍聯合作戰演習,南京軍區和廣州軍區的陸海空三軍,以及第二炮兵參加,並在台灣海峽附近海域進行了四次軍事演習。

台海危機和四次聯合軍事演習之後,總參謀部撰寫了報告,總結經驗教訓,其基本結論為以戰區取代大軍區可行,而且作戰效率更高。並建議由七大軍區改為東北、西北、東南、西南四大戰區。

然而,時任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擔心,如果七大軍區重組為東北、西北、東南、西南四大戰區,將要裁撤大批將官職位:而他要以提升將軍來收買、拉攏軍頭,鞏固他的軍權及地位。所以他不作此圖,把這個報告及以戰區取代大軍區的建議擱置一旁。

江澤民建總裝備部的背後

除了架空胡錦濤權力外,江澤民還對軍隊體制有所改動。1998年4月3日,軍方總裝備部成立。

港媒的報導說,江把二級部裝備部從總後勤部分離出來,成立總裝備部,這是為了便於江澤民家族、權貴階層、利益集團和軍頭大肆貪污。首任總裝備部部長是曹剛川,也是江的親信,軍內河南幫成員。

總裝備部成立後,軍內怪象更多。有報導說,在利益的爭奪上,總後和總裝在對外軍火出口上互相拚命惡意壓價,有時是前腳談妥一個價格,後腳就有其它部門報上更低價格,連外國買家都覺得莫名其妙。

貪腐蔓延軍工企業

貪腐不但在軍內盛行,相關的軍工企業也出了問題。

生產陸軍火炮的安徽長城軍工集團在2014年查出貪官。董事長黃小虎涉嫌貪污、受賄、行賄、職務侵占合計3,100多萬元,該集團生產和銷售迫擊炮彈系列、光電對抗彈藥系列、單兵火箭系列、引信系列、火工系列等,是中共軍方火炮的最主要供應商。港媒評論指,連董事長都貪污,那些提供給解放軍的火炮會否是啞炮呢?

上海市紀委早前對滬東中華造船公司董事長顧逖泉立案調查。滬東中華造船廠是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旗下的核心企業,也是中共最大的造船基地。作為中國海軍重要的裝備生產基地,滬東中華被中共吹捧為「護衛艦和登陸艦的搖籃」。最近幾年生產了大量的海軍新型艦艇。港媒繼續質疑,現在董事長被查,如何讓人相信滬東造船廠生產的軍艦沒有質量問題?

海外的報導稱,東海艦隊曾經有一艘新軍艦出海參加演習,沒到台海中線艦艇動力即出問題,無法續航,沒辦法只好把軍艦的油賣給船民,對上報告謊稱「已經到了台海中線」,出現故障請求救援。

據軍報披露,2014年底,海軍三大艦隊在西太平洋進行最大規模軍事演習訓練。一艘052C型導彈驅逐艦「鄭州艦」在訓練中遇大浪,一個艙門被猛烈的海浪沖開,船內入水。兩名士兵用身體堵門,結果一名士兵被當場打暈,身受重傷。

報導指,即使多人同時撐住艙門,在巨大的浪壓作用下,艙門仍不斷撼動,最後人員須緊急將艙門焊死。

052C型導彈驅逐艦是中共海軍裝備的首型擁有有源相控陣雷達及垂直發射系統的第三代導彈驅逐艦,是海軍現役號稱最先進的艦艇之一,被軍方吹捧為「中華神盾」。如此一艘主力「神盾」戰艦艙門可被海浪沖壞,其質量和戰力可想而知。

軍方腐敗因江澤民干政而更盛

由於江澤民的牽制,胡錦濤在軍內權力受限,使得軍方的臃腫、貪腐嚴重。

港媒在去年8月披露,至2015年3月底,隸屬軍事國防系統人員編制238萬至245萬,其中文職軍官編制人員為29.5萬至31.6萬,薪酬福利每年占國防軍事開支的25%至28%,而三軍訓練、演習開支僅占10%至12%。

《前哨》在2014年指,胡錦濤任軍委主席時期,軍費開支逐年遞增。2012年比2011年增加11.2%,達至6,702億元人民幣,其中逾一半的3,400億元落入了貪將們的私囊。據稱瓜分國防經費的,是五十多名中將及上將高級將領。

文章還指,日本及美國的情報分析部門,早就根據數理邏輯方法,以中共公布的軍人工資、津貼、購武價格、軍中貪案等公開資料,推算出每年的總體軍內貪污金額,大體都在國防經費的一半左右。

2014年4月7日,署名為「總政機關幾位知情幹部」的《致習近平和全軍的第二封公開信》在海外公開。信中曝光中共軍費是如何被分發出去的:「47軍政委范長秘來北京請谷俊山吃飯,谷說你喝一杯給你撥一百萬。(因為谷是管給下面各軍區撥款的)。范一鼓勁連喝38杯,谷果然一次性給47軍下撥四、五千萬。有了錢的范長秘一次給郭伯雄的兒子送去一千萬。不久,范長秘果然被提為蘭州軍區政治部主任。」

胡錦濤任內傳裁軍 終落空

在胡的任內,一度也傳出了要軍改、甚至裁軍的消息。

從2009年中共建政60週年閱兵前後,就傳出中共軍隊要大裁軍的消息。互聯網以及手機短信上猜測議論的內容包括,中共軍隊改革2009年10月1日後開始,2012年結束。陸軍減70萬,空海軍各增12萬。大軍區撤成都軍區、濟南軍區。陸軍院校、文藝團體、倉庫、通信和保障單位大幅裁撒。國防部在軍委、國務院領導下自成體系,撤省軍區、軍分區、人武部,改稱國防動員廳或兵役局,3年內由軍人改為公務員。實行軍官職業化,退役後有一筆數目可觀的退役金。第一支航母編隊2013年開始服役。

但軍方有關部門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專門予以「闢謠」。這位負責人說,最近互聯網以及手機短信上出現的有關猜測議論,都是「不真實、不可信」的。

網友質疑,這個「不可信」,是指的裁軍不可信,還是具體裁軍額度和裁軍內容不可信?這位負責人語焉不詳,「闢謠」的措辭似乎有所保留。

2011年初,美國防務新聞網登出中共軍隊裁軍的消息。消息稱,未來幾年,中共軍隊要把總兵力縮減80萬至150萬。大幅削減的軍種是陸軍。

但是,胡錦濤在軍內受到江澤民親信的牽制。

2015年3月初,中國軍事科學院的少將楊春長、羅援和姜春良等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楊春長披露徐才厚等人「把當時的軍委領導人架空,很複雜,這些問題」。楊春長所說的徐才厚等人,指的正是郭伯雄。在談到軍隊系統的賣官現象時,楊春長說,包括武警、解放軍,入個黨要多少錢,提個排級幹部、連級幹部、團級幹部、師級幹部都有行情,都有價碼,大可悲了。

港媒的評論更是指:胡錦濤被郭伯雄和徐才厚架空,自己的政治安全、人事安全都成問題,無法具體實施撤銷七大軍區。

濟南軍區是風向標

上世紀80年代之前,中共有十一大軍區,除現有的七個,還有武漢軍區、福州軍區、昆明軍區和新疆軍區。在80年代百萬大裁軍中,十一大軍區裁減成了七大軍區,其中,濟南軍區的保留最沒有道理。

有報導說,如果說為應對朝鮮半島可能的戰亂,有瀋陽軍區就足夠了。濟南軍區主要作戰使命是為北京軍區提供戰略掩護,並作為全軍預備隊使用。其轄區最小,只管轄山東、河南兩省省軍區,以及下轄兩個集團軍。

報導說,保留濟南軍區的背景是,曾經擔任濟南軍區司令的張萬年,後來擔任總參謀長、軍委副主席;曾經擔任濟南軍區政委的遲浩田,後來擔任第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總參謀長、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部長等職務。他們都偏愛自己的老巢。

還有報導說,胡錦濤一度想裁撤濟南軍區,但遭徐才厚反對而作罷。

在這次習近平的軍改中,七大軍區傳變成了五大戰區,濟南軍區最終消亡。

為了下台後不在「六四」和法輪功問題上受到清算,江在中共黨務系統和軍隊等領域都布局了大量親信。(新紀元合成圖)
為了下台後不在「六四」和法輪功問題上受到清算,江在中共黨務系統和軍隊等領域都布局了大量親信。(新紀元合成圖)

四、江澤民為防被清算 提拔郭徐禍亂軍隊

江澤民在軍中提拔徐才厚和郭伯雄,以及放任軍隊貪腐和淫亂的後果,就是使得軍隊被搞得腐敗、混亂不堪。從軍內江澤民親信的晉升和徐才厚家庭對話的幾個細節都可以看出,江需要對二十多年的軍中腐敗負總責。

江為防被清算 提拔徐才厚和郭伯雄

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並未得到絕大多數中共高層的支持,為能順利推行其迫害政策,江做了大量安排與部署。在軍隊中,江澤民於1999年9月22日,同時晉升徐才厚、郭伯雄為上將。當時徐才厚是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郭伯雄是總參謀部常務副總參謀長。

後來,郭伯雄在2002年與軍頭張萬年等聯合發動「准軍事政變」,得以讓江澤民留任兩年的軍委主席。同年,郭伯雄被提拔為軍委副主席,成為江澤民掌控軍權的頭號馬仔。

2004年江澤民交出軍委主席職務的同年,徐才厚被提拔為軍委副主席。至此,江澤民架空胡錦濤軍權的主要部署完成。

江防止下台後在「六四」問題和法輪功問題上受到清算,所以在中共黨務系統和軍隊等領域都布局了大量親信。

郭、徐在這十幾年當中,依靠江澤民,將江的「悶生大發財」作法「大力發揮」,軍隊貪腐淫亂驚人。

買官賣官猖獗 軍內貪腐令外界瞠目

2015年3月初,中國軍事科學院的少將楊春長、羅援和姜春良等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楊春長說,軍隊內部的監督機制在某些方面「形同虛設」,導致腐敗滋長。

曾「直接伺候」過徐才厚的楊春長表示,徐用人的習慣有三點,一是認錢多少、二是看關係遠近、三是看感情。「後來徐才厚他們事出了之後,身邊人說他們權力太大,人家一個大軍區司令,就他們你用一個我用一個。給他送了1000萬,再有一個送2000萬的,他就不要1000萬的。」

據港媒報導,2015年3月4日中共政協僑聯小組會向境外記者開放,多名政協委員談及反腐的話題。其中,有侄子在軍隊的恆昌國際集團董事長林曉昌披露軍中的買官賣官問題。他說:「一個人要提到連長,必須給20萬(人民幣),(升)到營長,就要30萬,到團長,就是100萬,這是老規矩。」

此前,署名為「總政治部知情幹部」於2015年1月9日在海外的公開信,爆料中共軍中的買官賣官,稱在徐才厚、郭伯雄擔任軍委副主席期間,全軍上下跑官買官成風,「千軍萬馬」(指軍職幹部標價千萬元人民幣)、「百萬雄師」(指師職幹部標價百萬元人民幣)成為軍內人人皆知的潛規則。團、營、連層層明碼標價,軍心渙散,無人想正事,幹正事,心思全用在請客送禮,搞關係拉選票上。

有報導說,徐才厚在彌留之際講了兩句話,第一句:「郭伯雄的問題比我嚴重多了。」第二句大意是,大軍區正職的將領中,沒有給我送錢的只有四個人。

徐才厚和郭伯雄的貪腐

2014年3月15日當晚,軍事檢察院的辦案人員對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處豪宅進行查抄。接近軍方高層的知情人士對《鳳凰週刊》透露,查抄結果大大出乎見多識廣的辦案人員的意料,「原本以為社會上有關徐才厚涉嫌貪腐的傳聞很厲害了,且從谷俊山案發至今都兩年多了,徐才厚即使有甚麼貪污,財物早就轉移完畢,家裡斷然不會有東西了。」

但打開徐才厚這處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後,辦案人員還是嚇了一跳:徐宅地下室裡到處堆放著現金,有美元、歐元、人民幣,辦案人員一時點不過來,只好拿秤稱了一下,再貼上封條。被查抄的現金居然足足有1噸多重!有的打著包甚至都未開封,而徐宅內各種金銀珠寶更是不可勝數。

從這名前中央軍委副主席豪宅裡查抄的財物堆積如山,辦案人員只得臨時叫來十幾輛軍用卡車才將其全部運走。經過十幾天的緊張工作,疲憊不堪的辦案人員對所有查抄的財物都一一列了清單,事後向徐才厚出示對質。面對家裡被查抄到的大量贓款贓物,徐才厚只得低頭認栽。

2014年12月下旬,中國大陸微信圈一度熱傳一封「舉報信」,披露了郭伯雄貪千億軍費,總參有秘密洗錢渠道等問題。消息稱郭伯雄貪的軍費「粗略估算應不少於千億元」。

除了貪腐,軍內淫亂之風也盛行。

軍內淫亂盛行 禍首是江澤民

在江澤民選定海政文工團的宋祖英成其情婦之後,1991年開始,宋和江之間的醜事就流傳開來。

軍委主席如此,下屬紛紛效仿。隨後,軍內的文工團成了高級將領情婦聚集地。在大陸頗有名氣的民歌歌唱演員湯燦就是其中一例。

海軍前副司令員王守業曾包養多名軍隊文工團女演員,因情婦勾心鬥角,使得王要貪腐數億元才能擺平。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有句話:「中國的女星我都玩膩了,用錢搞定她們。」

近期,有紅二代公開指責,一些軍隊幹部把文工團當作「後宮」。

徐才厚進京後,在2001年谷俊山跟著進京,歷任總後營房部副部長、部長、總後勤部副部長,8年連升5級。

《明報月刊》報導說,谷俊山對徐才厚施以美人計,走了三步棋:第一步,按摩女。他曾安排一個極為妖嬈的小姑娘給徐才厚按摩。徐才厚的妻子趙黎看見後,發了脾氣:「誰弄了這麼個小妖精來?」谷俊山連忙拉趙黎出去吃飯。晚上回來時,谷俊山是和趙黎勾肩搭背走進屋的,趙黎早沒氣了。第二步,把湯燦等女演員獻給徐才厚。第三步,也是最厲害的,谷俊山把自己只有20歲、還是黃花閨女的女兒送給了徐才厚。據說徐才厚和他女兒在裡屋淫亂的時候,他就在外屋坐看,臉色平靜如常。

海軍前司令張定發一路淫亂一路升遷

2006年,有報導說胡錦濤在黃海視察時候,海軍曾試圖行刺胡而未成。此後又有報導說,江澤民的親信、前海軍司令張定發參與行動,但行刺之後幾個月內張突然死亡。

《前哨》去年報導說,張定發人生信條就是「及時行樂」,主要是淫樂。張曾經因此遭舉報和批評,但是一路被「帶病提拔」,一直升遷到海軍司令職務。據稱,張與數個女官兵、駐地的女青年保持性關係。張的妻子多次到支隊告狀。

張1993年1月任北海艦隊參謀長,1995年1月任北海艦隊副司令員,1996年11月任濟南軍區副司令員兼北海艦隊司令員。北海艦隊司令部位於青島,而青島「盛產美女」。張定發藉地利之便,對下級和地方商賈提供的性賄賂來者不拒,不時有緋聞傳出。

到2000年張任海軍參謀長、海軍副司令後,淫亂問題更嚴重。每當週末或休假,他都前往青島、大連趕赴與年輕貌美的女子約會。他還藉到部隊視察之機,在青島、大連、湛江等地的海軍俱樂部以及地方會所尋歡作樂。

301醫院爆發愛滋病 總後勤部緊急指示

2005年底,隸屬中共軍方的301醫院高幹病房死了一名男子,患的是愛滋病。所有和此人有接觸的醫護人員都進行了嚴格檢查,查出301醫院政治部的一名女幹事染上了愛滋病。

這名女幹事是一名海軍前政委秘書的老婆。她交代就是和死去的男子傍上了才染上愛滋病的,僅301院內她就和二十多個男性發生過性關係,院外的男性還不算。

當時總後勤部就此發出三點緊急指示:

第一、301醫院按急性傳染病突發進行內控;
第二、對301醫院內外涉及的人按社會關係的圈子,圈定後進行排查,絕不能再蔓延;
第三、對全院人員組織專題教育。

當時,連國務院衛生部和北京市衛生局也採取了相應的措施,防止在301醫院爆發的愛滋病再蔓延。

有報導說,就在江和宋祖英搭上後,即上世紀90年代以後,中共軍中愛滋病蔓延。團、師、軍一級高級軍官,性病、愛滋病的患病率大增。南京、廣州、瀋陽等大軍區醫院的高幹病房,性病、愛滋病的患者占了近兩成。

2006年10月9日,胡錦濤掌軍權時,軍紀委、總政曾下達文件:各軍兵種、各大軍區、省軍區、警備區,一律不准從社會上招聘女青年任職軍隊、軍事系統俱樂部、招待所服務員,並限期解僱。大多數部隊沒有執行這個文件,只不過走過場、擺樣子,應付上級抽查。事實上,軍隊俱樂部也是地方黨政高層尋歡作樂的場所,不可能禁止,因而也就不可能制止軍中愛滋病的蔓延。

軍內的淫亂猖獗,從徐才厚家庭對話的一個細節也可以看得出來。

消息稱,徐才厚的女兒徐思寧結婚時曾問其母趙黎:「爸爸和丈夫,哪一個更親一些呢?」趙黎說:「所有的男人都可以做丈夫,而父親卻只有-個。」

責任編輯:林銳

評論
2016-01-18 8: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