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泉:有遠見者才會這樣選擇

人氣 453

【大紀元2016年10月31日訊】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五日有兩篇報導,一篇說的是四川省瀘州市古藺縣土城鄉現年二十六歲的本科畢業生廖挺,一篇說的是重慶南岸區現年三十八歲的張君,這兩個人都因為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而遭綁架,並面臨著非法審判

這兩人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修煉法輪功的時間都不長,廖挺是二零一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而張君修煉法輪功的時間更短,還不到一年。大家知道,法輪功被中共迫害的非常嚴重,然而就在這種紅色的恐怖中他們選擇了修煉法輪功。

張君真正瞭解了法輪功的真相後,大有相見恨晚的心情;而廖挺是本科畢業,學識在一般人之上,他們修煉法輪功決不是草率做出的決定。這說明一點,中共對法輪功的抹黑,絲毫阻攔不了世人對法輪功真相的瞭解,在辨別出真正的善惡之後,世人都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從歷史上看,中共打擊的東西往往是非常珍貴的。比如,中共在文化大革命時對知識份子的打壓,甚至喊出「知識越多越反動」這樣的話來。在那樣的環境下,學生打老師被視為革命小將,交白卷被稱為白卷英雄,整整一代人就這樣被毀掉了。然而,還確實有一些人,他們在艱苦的條件下,默默的看書自學。等到十年文革一過去,高考一恢復,這些人輕而易舉的考上了大學,從而為自己的人生掀開了新的篇章。而那些只會「打砸搶」不學無術的革命小將,看著人家上大學,心中只有羡慕和悔恨。

現在的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他在延安當知青時,其他知青勞動回來就下下棋,打打撲克,誰願意去學那些科學文化知識?一知青回憶說:「人家王岐山就學習,拿個石板做個桌子」,「他就看他的那些物理化學數學。」這名知青對王岐山說:「這個屁用也不頂。」王岐山卻回答說:「‘文革’期間,這個也沒學好,把這個再啃啃。」村支書誇他:「他看外國的經濟方面的書。」而對這樣的書,村裡卻有人議論:哎呀他看的是什麼書?外國的書,是不是不正確的書?

那時認為不正確的經濟方面的書,真的不正確嗎?數理化真的「屁用也不頂」嗎?文革結束後,王岐山憑著他扎實的學術功底,與其他三位同道者合著了一份報告,預測了一九八零年中國經濟將要出現的衰退,分析了衰退產生的原因,並且給出了危機對策,上交給最高當局,引起重視。他們被稱為「改革四君子」。

當年釋迦牟尼佛出家修道前,他的父王為了拴住他的心,給他娶美豔的妻子,過著奢華的生活,以使他迷戀紅塵。可他為了尋找洞徹生命真諦、擺脫生命之苦的法門,毅然離家尋道。當時的世人幾人能夠理解?而他堅定信念,歷經種種苦難,最後證悟了佛法,成了人類敬仰的聖者。釋迦牟尼佛教對整個人類文化的影響極其深遠。

人們往往只看到一個人成功後的輝煌,卻極少去關注他默默付出時的艱辛。一件東西的好與壞,萬不可聽信於流俗,人家說好你就說好,中共說壞你就說壞。從世俗的眼光看,人們認為只要隨大流不吃虧就是最現實的。可是時過境遷後,那些隨波逐流、推波助流者,不都被社會這個大染缸被污染的面目皆非了嗎?他們隨潮起伏,最終葬身海底。而能夠固守良知,在社會潮流中識得真理並持之以恆者,他們在當時很可能會受到不應有的世俗的污辱和攻擊,可是當歷史掀過這一頁後,人們才發現:他們才是真正的中流砥柱。

中共迫害法輪功那麼嚴酷,為什麼始終有人在殘酷的打壓中選擇修煉法輪功?這些人不明智嗎?他們不知道修煉面臨的打壓多麼殘酷?那他們為什麼還在堅持?他們對佛法與自己生命的珍惜不值得我們每個人去審視自己嗎?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千百度:見不得人的非法審判
陳思敏:從習近平談家風想到一位北京畫家
廖平:不罵人不讓進的法庭
新城:中共迫害老人沒有底線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紐約死亡超911 武漢解封無疫情?
【直播回放】4.8疫情追蹤:美國確診40萬
【直播回放】4.8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14.2萬
【現場視頻】剛解封 武漢漢華社區再被封閉
【珍言真語】盧楚仁:美元太強 或引貨幣危機
【現場視頻】武漢礄口區物業與業主爆衝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