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韻:朴槿惠喊話 金正恩能扛多久?

人氣: 13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6年10月05日訊】10月1日,韓國總統朴槿惠在紀念「國軍日」致詞時,罕見地直接向朝鮮民眾喊話:「我們打開大門,給朝鮮人民,追求希望和人生,期望他們隨時前來韓國的自由領土。」她表示,她很清楚北韓人民每天所面對的「可怕現實」,說:「包括自由、民主、人權和福利在內的普世價值,是你們應該享受的寶貴權利。」

這一邊,朴槿惠直言不諱;那一邊,金正恩慌了手腳。據報導,金正恩下令嚴防朝鮮民眾外逃,並且利用輿論反攻。10月3日,朝鮮黨報《勞動新聞》刊文稱,朴槿惠政權使得幾千萬韓國人民身處「懸崖邊緣」,每一年,想要逃離韓國的人絡繹不絕。

每當看到南北雙方各執一詞時,我都會想起兩個人:金姬和銀姬。這一對雙胞胎姐妹是虛構的人物,出自幾十年前的北朝鮮電影《金姬和銀姬的命運》。影片講述金姬和銀姬被分別領養後的的迥異生活。金姬在北方長大,成為一名舞蹈家,幸福快樂。而銀姬不聽家人勸告、執意去韓國的酒樓工作,結果被當作奴隸一樣欺壓。她逃跑後不幸受傷,在身心痛苦中還要擔起家庭的重擔。得知妹妹的悲慘遭遇,金姬十分感慨,決定要做「偉大領袖的好女兒。」

觀看此片時,年紀很小,不懂「三八線」是怎麼回事。但是,有一點心裡非常清楚:那條線分了邊界–天堂和地獄。為了可憐的銀姬,劇院裡的叔叔阿姨,還有我,都哭紅了眼睛。金姬和銀姬,這一對被編造出來的愚人玩偶,煽情催淚,在資訊封閉的年代,騙得了不少人心。

不過,假的畢竟真不了,謊話挺不住太久。有多少人,曾經為銀姬哭得稀裡嘩啦的,在弄清真相後,都對騙局付之一笑。扭曲事實的,何止那對杜撰的雙胞胎姐妹,海峽兩岸的巨大反差,便足夠我們反思。共產當權者為了自己的統治,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黑白顛倒,混淆是非,只求鞏固寶座、魚肉百姓。今天,事實勝於雄辯,何處是「水深火熱」,何處又是「自由樂園」?

據韓國《中央日報》報導,9月29日上午,一名朝鮮士兵跨越到了三八線以南,被韓國士兵發現並確認了他的投奔意願。據韓國消息,從2010年至今年8月底,共有74名朝鮮軍民沒有通過第三國、直接投奔韓國。另外,在駐外機構工作的朝鮮精英外交官也頻頻脫離金正恩政權。

今年4月7日,朝鮮在浙江寧波經營的柳京朝鮮餐廳的13名員工集體投奔韓國;6月初,陝西渭南的朝鮮駐外餐廳平壤先鋒館的3名員工也棄朝投韓;據日本《讀賣新聞》報導,遼寧東港一家水產加工廠的8名朝鮮女工6月底集體逃跑。7月16日又發生了18歲數學「天才」少年在香港脫北的事件。

對此現象,韓國統一部官員說,現在許多朝鮮人也能接觸到「韓流」,他們都希望家人過上更好的生活,因此「移民」韓國,且人數正在增加中。

脫北者的故事個個都驚心動魄,催人淚下。他們冒著被槍斃的危險,穿越國境。許多人取道中國,還有的遠赴蒙古、東南亞,再轉至韓國。有些家庭還有親戚在朝鮮受到威脅。但是為了不再挨餓,為了自由,他們義無反顧。

朴妍美和母親曾經穿越戈壁荒漠,輾轉到達韓國。現在,她在美國讀大學。一次,在回答美國聽眾提問時,妍美表示,在朝鮮,人們也沒有表達愛的自由,因此觀看電影《泰坦尼克號》是她人生的一個轉捩點,她說:「我從來沒有見過電影裡的人可以為愛而死。這是難以想像的。在朝鮮,唯一能表達的愛只能對政權。」

朝鮮的恐怖統治給樸妍美留下了可怕的陰影。她說:「我的媽媽告訴我不要交頭接耳,鳥和老鼠可以聽到你的話。我知道如果我說錯了話,我會被勞改……當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

脫北女子李炫秀說:「在韓國的每一天我都在學習。很多人問我,自由對於你來說意味著什麼?我說我無法給出一個很驚豔的答案。對於我來說,在藍天下,坐在咖啡店享受一杯咖啡,那時候,我會覺得,這就是真正的自由,讓我打心底裡感到喜悅。」

「在朝鮮的17年裡,我有沒有想像過有一天會來到敵對國家,喝上一杯咖啡?我從來沒有想像過。當我藏身在中國10年,我有沒有想像過會過上這樣的日子?也沒有。那時我只想著怎麼逃跑,怎麼逃避員警的檢查。」「所以很多人問我多大的時候,我會說我只有七歲,因為那是我重獲自由之後的年齡。」

李炫秀提到,當她聽說13名朝鮮工作人員從中國的朝鮮餐館逃走時,她很高興,「仿彿聽到了朝鮮政權坍塌的聲音。」

據熟知朝鮮內情的消息人士透露,金正恩近期下令消除一切誘發駐外人員叛逃、失聯等不穩定因素,還要求駐外人員不得使用電腦、手機閱覽韓國出版物、電影等。但是,在資訊高度流通的今日,真實的範例就在身邊發生,想靠「堵」和「禁」來阻擋真相、壓制人們內心的渴望,不會奏效。

朴槿惠的喊話不僅震動朝鮮南北雙方,也引起了大陸網路熱議。廣州線民說:「也給中國開一門唄…」深圳線民說:「感覺她不光是說給朝鮮聽的,好像我也聽到了,真的有希望,幸福來臨了。」中山線民說:「柏林牆要倒了,這下好了。」

盼望柏林牆倒塌的,不止是東德、西德、韓國和朝鮮的民眾。所有嚮往自由的心聲,都在晃動著另類柏林牆的根基。脫北者的血淚自傳,直擊金正恩的宣傳攻勢。處在「懸崖邊緣」的,究竟是誰?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6-10-05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