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美甲師控訴雇主剝削 

【大紀元2016年12月17日訊】12月14日(週三),亞美公義促進中心與Hadsell Stormer Renick LLP律師樓,代表四位越南裔美甲院勞工,向橙縣高等法院具狀控告了縣內知名美甲院Tustin Nail Spa的前任雇主。這些美甲師多年來承受了在業界最常見的非法剝削與勞動要求,包括長時間勞動、期間不給休息不給飯吃,沒有最低工資與加班費。甚至使用院內美甲設施還要付費。

美甲業在全美產值達50億,大都是由第一代的亞裔業者與勞工在經營。許多雇主都不大會說英語,因之在主流社會是頗辛苦生存的。代表本案原告人的亞美中心的律師John C. Trang說:「努力擁有一家美甲院,對於許多亞裔移民而言,具有巨大的驅動力的!」許多美甲院的業者,不但奉公守法,甚至與員工一起打拼分享成功。但卻有些業者,通過剝削員工,只求自己發財。

偽造工作紀錄 積欠薪資數十萬

在Tustin Nail Spa工作過的這幾位美甲師,每日工作10-12小時,她們經常被迫延長工作且不准看時間。老闆以傭金模式(領取客人付費的60%)支付酬勞,造成系統性的低薪狀態,包括未達法定最低薪資,沒有超時加班費等。還有扣薪,美甲師使用店內的座椅和美甲設施都要計費,從薪資裡面扣除。為了遮掩違法事實,老闆偽造了工作時間紀錄,以及假的薪資單,把這一切都做成合法的樣子。

「在美甲界這樣的剝削行為,十分普遍,因此,我們企圖終止這種不法的事!」Mary Tanagho是Hadsell Stormer Renick共同原告律師方的律師,她強調,這些勞工承受如此非法待遇多年了,但是她們終於勇敢的站出來投訴,揭發雇主的惡行。

老闆藉轉賣逃避法律責任

加州勞工局曾經調查並依據勞工法相關規定,罰處了業者兩萬八千美元,但是那並未停止該業者的非法行為。業者啟動了一系列的假業務報表,企圖逃避責任,更在股東的移轉手法之下,一年內,以三倍的高價,轉賣掉了。

「用金蟬脫殼的手法來逃避法律責任,是常見的。」亞美中心協助本案的另一位律師Kat Choi說:「在業界,一般勞工不太敢站出來爭取權益,因為會上所謂的黑名單,我們熱切盼望這個案件將傳達一個訊息,就是所有像亞美公義中心這樣的組織,都出來聲援勞工們,在職場爭取應有的權益。」

員工變合約工 或遭解僱

此外,美甲院的老闆,反覆的嘗試將員工轉換成獨立的合約工,以此來規避法定的基本工資與責任。原告曾召集30位員工,請願反對這樣單方面轉換成合約工的錯誤分類。

正當勞工的反對暫時占了上風時,第三波新老闆聲稱已經擁有美甲院,再度宣布要將員工全都改為合約工。員工請願後幾天,四名原告中的三名被炒了。而在四名美甲師提出法律告訴後,美甲院第四度被轉讓,第四名原告,很快地也被新老闆炒掉了工作。

不懂英語但不再沉默

「儘管我們在客人面前,強顏歡笑,然而事實上,我們只是在默默地忍耐著。我們沒有反抗,是因為我們如同難民一般,不大會說英語。我們只是想養活家庭和子女,在勞工局出面介入調查之後,我們反而處境更慘。就在雇主企圖進一步壓榨,將我們轉換成合約工的時候,我們決定不再沉默!」原告人Jenny Hoang說。她是一位三個孩子的母親。

在Tustin Nail Spa工作了近十年,她說:「我們從未想到雇主會用直接解雇來處理問題,我們對於站出來,以法律要求公平正義,絕沒後悔。這樣做是對的!」

訴狀可上網查看:http://www.advancingjustice-la.org/sites/default/files/nail-salon-case-filing.pdf。◇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新聞
律師慫恿員工告老闆 美甲業主憤怒
數百萬中國民工拿不到薪資 罷工抗議創紀錄
苛扣員工 包商遭令終身不得包公共工程
南加城市欲查大麻貪腐案 民間力挺
最熱視頻
【微視頻】趙婷被中共封殺 另有不為人知原因?
【新聞大家談】美國家實驗室暗查武漢病毒所
【遠見快評】印變種病毒曝細節 歐盟重拳擊中共
【時事縱橫】紅二代與習分裂 拜登模糊保台?
【財商天下】中國滯脹來了?比經濟危機更可怕
【新聞看點】G7變G10齊抗共 中共備戰搶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