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滄州2000位民眾舉報首惡江澤民

人氣 778

【大紀元2016年04月21日訊】從去年冬天至今,河北省滄州市已有2000名民眾簽名按手印聯名舉報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紛紛譴責江澤民的暴行。有的問:怎麼還不把江澤民逮起來呢?

據明慧網最新統計從,2015年5月底到2016年4月15日,明慧網已收到總數207363名(175291案例)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共最高檢察院、法院實名控告江澤民的訴訟狀副本。2016年4月15日一天,超過24人(14案例)遞交訴狀控告江澤民。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不止於此。

訴江大潮中,大陸各地都有不少百姓紛紛簽名或按手印來聲援起訴江澤民這一中國大事。從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截至今年一月份,「舉報江澤民聯署行動」共獲得台灣、韓國、日本、港澳、馬來西亞、印尼及新加坡等七個亞洲國家 與地區 1,233,285民眾響應,

在河北省滄州的《聯名舉報江澤民》的征簽書中列舉了江澤民的滔天罪惡和殘暴罪行。一九九九年,江澤民出於惡毒的妒嫉,下達迫害法輪功及學員指令,並親自建立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指揮實施迫害指令的專門組織「610」,利用其權利掌控下的軍隊、公檢法司以及一切社會體系,花巨資在全國無所不及的推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迫害政策,謊言宣傳欺騙,煽動仇恨,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羅織罪名、枉法裁判製造了無數冤獄,數千萬人受到精神和身體摧殘。據明慧網報道,至少有3925人被迫害致死(由於封鎖,實際人數還要多)。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真善忍,殘害善良,助長了假惡暴的泛濫,使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為了達到迫害目的,江氏採用腐敗的方式籠絡、利用公檢法司及各級行政幹部參與迫害為他賣命。並濫用國庫資金,盤剝民財、帶頭貪腐、淫亂,使政府官員全面墮落,貪污腐敗,假貨泛濫已不可收拾。現在中國的空氣污染、水污染、土地污染、食物有毒、道德缺失、世風日下,到了人人相害的地步,造成民不聊生,怨聲載道,給國家和人民帶來巨大災難,而這一切罪惡根源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漢奸出身的江澤民還是當代最大的賣國賊,簽個字就將幾百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劃給了俄羅斯。

看過征簽書的民眾紛紛譴責江澤民的暴行,從去年冬天至今,滄州市已有2000名民眾簽名按手印聯名舉報江澤民。民眾都說:這個老小子不是好東西,早該逮起來。有一位老大伯搶過征簽本,讓周圍的群眾簽名舉報江澤民。一位村支書也過來簽名,並且說:這個黨不好,我也不參選了。

遭冤獄四年 滄州副主任醫師控告江澤民

河北滄州中西醫結合醫院(又名滄州市二醫院)CT/MR室醫生、醫學影像專業副主任醫師,法輪功學員葛懷強醫生,受中共江澤民集團的長期迫害,二零零三年遭非法判刑四年,至今被迫離開醫院十二年。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葛懷強醫生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請求最高檢察院伸張正義,儘快將首惡江澤民及其犯罪集團的主犯抓捕歸案,繩之以法,追究其必須承擔的全部法律責任。

葛懷強醫生,中華醫學會會員,從一九九七年九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修煉一段時間後,原來的腰疼病和反覆發作的口周皰疹不藥而愈,在工作中兢兢業業,誠實正直,對待患者關心體貼,態度和藹,從醫嚴謹,認真鑽研業務,從不弄虛作假。曾被評為一九九八年度滄州市優秀民主黨員。

下面是控告人葛懷強醫生陳述他被迫害的基本情況:

葛懷強醫生說,「我作為一名醫生,因修煉大法身心受益,對患者、對學生耐心細緻,儀態謙和。我帶教過的河北醫科大學中西醫結合專業的學生,認為我是個好老師,逢節日會收到學生們送給我的節日賀卡。」

「在一九九八年,我參加了國家體育總局等九部委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調查,全國人大的部份老幹部經過對大批法輪功學員周密調研後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就是因為修煉這樣一部高德大法,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我受到了中共邪黨的長期迫害,遭非法判刑,非法刑期期滿,醫院領導仍不予安置恢復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葛懷強本著對政府的信任,進京為法輪功鳴冤上訪,結果中途被公安人員攔截,非法關押到滄州市新華公安分局,後由滄州中西醫結合醫院保衛科人員接回醫院,並以談話的形式辦「學習班」強制洗腦迫害。

此後,「610」(中共 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指使我所在單位每逢所謂敏感日子,就派專人監視醫院的法輪功學員,曾安排與醫療工作無關的活動束縛我。

二零零三年四月的一天,滄州運河公安分局的警察對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抄家,第二天,不法警察將我綁架到滄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繼續非法審訊,連踢帶打,強迫做讓人難以忍受的動作,隨後將我綁架到滄州市第一看守所,期間在路上轉移時我的頭部被蒙上了黑頭套。二零零三年五月九日被非法拘留在滄州市第一看守所。

二、在滄州市第一看守所被迫害致耳膜穿孔

我在看守所抗議非法關押,多次絕食,因而被銬住雙手,強迫灌食,包夾人員用腳揉搓我的大腿肌肉,致使腿疼、腫脹行走不便;灌食後又被多次拳擊腹部、腰部;我被包夾人員用線捻點著燒灼腳趾;有時包夾人員用腳搖晃鎖我雙手的銬子,致使腕部皮肉被磨破;身體多次受到包夾人員的惡毒蹂躪。

我一次因絕食,被強迫坐在木凳上,正值夏天,骶尾部破潰化了膿。還有一次,為了反抗長時間不給拔胃管,我自己將胃管弄出,之後被同監室內的馬姓、何姓等惡人一頓拳打腳踢。我還被王姓、韓姓等惡徒多次毒打,一次打我頭部將我的一側耳膜打穿孔,經常耳鳴,頭痛頭暈,走路不穩。還有一次被看守所的警察強迫連續約四、五天的時間不讓睡覺,後又曾被張姓惡人用皮帶抽打。在遭受上述迫害後,還強迫我做手工活,規定任務,有時要被強迫勞動到午夜後一、兩點鐘。我向看守所反映情況,除了一名幹警曾阻止包夾人員的違法行為外,其他警察視而不見,因此,我曾向滄州市檢察院駐看守所的檢察官反映受害情況,但未得到回覆。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滄州市運河區檢察院將我非法起訴;十二月二十四日,滄州市運河區法院將我非法判處四年有期徒刑。我不服判決要求無罪釋放,又上訴到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二零零四年二月十日,滄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裁定,依然維持原非法判決。

我在滄州市第一看守所遭受了十個月的非人折磨,身體出現營養不良狀況,下肢浮腫,用手指一按一個窩兒。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五日被滄州市第一看守所指導員、所長等人綁架到河北省冀東監獄繼續迫害。

三、在冀東監獄遭受的迫害

我被非法關押在冀東監獄五支隊期間,獄警們曾五天五夜不准我睡覺,給我播放誹謗大法、誣陷師父的錄像,強迫我聽隊長和包夾人員念誣衊大法的書,並逼迫要我抄寫,我未答應;有時讓包夾人員架著雙臂強迫快速奔跑;有時開全中隊會進行所謂「集體幫教」,有時強迫我坐小板凳面壁或長時間站立;與家人通電話、通信有時會受到限制,在產鹽季節曾強迫我抬磚、下水池拉大耙扒鹽,在我的大胯被扭傷未痊癒的情況下,仍被強迫勞動。

後來,由於聲明被迫違心所寫的「五書」作廢,繼續申訴,要求無罪釋放,獄警們指使兩個包夾人員架著我的臂膀,兩個獄警輪番用電棍電擊頭頸和背部等處,之後感覺眼前直冒金星;教育科長將我叫到一個屋子內,猛打我的臉部,致使當時口角鮮血直流;教育科的獄警並以要動酷刑相威脅,妄圖脅迫我放棄大法修煉;家人長途跋涉前來探望,有時竟遭到無理拒絕,不讓接見。

二零零四年,五支隊安排幾個從深州等地被轉化的「猶大」來進行所謂幫教轉化,因我拒絕其說辭,被關在「嚴管隊」迫害,被強迫參加訓練列隊,那裡的小屋子陰暗窄小,有時一整天只給一個饅頭,兩碗稀飯,有時不給飯筷。我多次向獄方遞交書面申訴,要求無罪釋放。我在嚴管隊被非法折磨了四十餘天。

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對我的非法判刑期滿,由滄州「610」和滄州中西醫結合醫院派去的人員及家人將我接回滄州。

四、出獄後至今繼續遭受迫害

從冀東監獄回家後,我多次找到二醫院院長和人事部門負責人,要求回院上班,被單位告知沒有崗位,以回來上班醫院有時還得派人看著等等藉口予以拒絕,至今醫院仍未安排我恢復工作。

在我被非法抓捕時,我正參加河北醫科大學在職碩士研究生學習班,學習課程被迫中止;我的妻子傷腿養傷不能照顧;女兒曾一度不願上學,跟同學們在一起怕提起「父親」,幼小的心靈被蒙上了一層陰影。妻子寢食不安,心神不定,一次做飯時廚房失火,幸虧鄰居和消防隊等及時救助滅火才未釀成大火災。我的妹妹聽到我被非法關押的消息後,她多年已經未犯的癲癇病突然發作起來。非法刑期期滿被釋放後,面對各種壓力,我的妻子多次對我念叨「我不想活了」、「活著沒有奔頭」等等,妻子四十剛出頭就已是滿頭白髮了,我女兒說她常常聽到媽媽暗自哭泣;因不堪重負,曾要與我離婚。

葛懷強醫生在控告書中指出:這場由被控告人江澤民濫用職權一手發起、策劃、組織、推動的對上億法輪功學員大規模、系統的滅絕性迫害,已構成人類文明史上最為嚴重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和危害人類罪!其不僅給法輪功學員及其親友造成巨大的傷害和痛苦,更是對人格尊嚴、人類道德的公然踐踏!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專家聲援「告江潮」 血淚匯成的歷史潮流
原廣東深港集團人事經理控告江澤民
原大陸外企高管控告江澤民 其妻女將加入
習在司法系統布局「捉拿」江澤民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普京笑答中共武統 讓北京失望了?
【橫河觀點】董經緯兩個報導 哪個是真的?
【新聞大家談】專訪前核專家:親見恐怖洩漏
【秦鵬直播】一個董經緯兩表述 拜習會啟動?
【首播】前軍報記者:經歷六四 認清黨軍
【珍言真語】錢志健:襲蘋果日報 毀港核心價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