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經濟遺禍(下)

【內幕】江澤民架空朱鎔基 國企改革遺禍至今

人氣 23105

【大紀元2016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唐青報導)東北大衰退已成為中國「揪心」的問題,肇因於國企的腐敗和衰落。十多年前千萬工人失業,下崗潮席捲東北,那是東北轉死為生的一次機會,但改革不徹底,很多大型國企遺留下來,今天再度禍起蕭牆。

一談到國企改革,大家都想到朱鎔基上世紀90年代末大手筆的「下崗潮」。但是從1999年開始,朱鎔基的經濟大權就被江澤民架空。江親自主導國企改革,改變朱鎔基的既定政策。此後的國有企業,一路膨脹成為壟斷企業,成為江澤民集團和腐敗分子掠奪百姓和斂財的國家機器——這在周永康、蔣潔敏等腐敗案中可以清楚地看到。

本文分兩篇披露其中的黑幕,第一篇《東北大衰退 國企腐敗成千夫所指》,第二篇《江澤民架空朱鎔基 國企改革遺禍至今》。以下是第二篇。

朱鎔基惡鬥江澤民

朱鎔基上世紀90年代末那次改革為什麼不徹底?大陸學者和媒體語焉不詳。這要從朱鎔基和江澤民的矛盾說起。

1997年鄧小平去世後,江澤民的權力極速膨脹,既掌軍權,又是「黨核心」,唯一不能插手的是「經濟沙皇」朱鎔基手上的經濟決策權,這是江無法容忍的。

1998年3月朱鎔基當上國務院總理,開始全面推行國企改革、「三年脫困」等計劃。所謂的國企「三年脫困」如期完成,但據中共勞動人事部門的統計,1998年、1999年、2000年全國國有企業下崗職工人數在600萬左右,引起不少反對聲浪。

1999年上半年,江澤民開始系統地插手經濟,先是金融、農業、扶貧,然後是國企改革、加入世貿等等。

1999年4月朱鎔基訪美,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一事未獲美方支持,一個月後更發生美國戰機炸毀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江澤民就以此為藉口,削奪朱的權力。

1999年4月25日,朱鎔基接見到中南海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代表,雙方圓滿達成協議。朱鎔基的開明讓國際社會讚譽,江澤民卻恨得咬牙切齒。據《江澤民其人》描述,在第二天的政治局會上,朱鎔基對江處理法輪功問題表達了不同意見。江一下子站起來,指著朱鎔基的鼻子喊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

朱和江的矛盾還不止於此。1999年4月,朱鎔基以沿海地區走私活動猖獗,影響國家稅收、破壞經濟秩序為由,成立專案組調查,不久揭發出遠華案。賴昌星得到公安部高層通風報訊,全家及時逃往加拿大尋求政治庇護。賴昌星在加國披露,他得到江澤民秘書賈廷安及福建省委書記賈慶林等支持,才能走私大量石油、私家車等戰略物資。

江澤民猛力阻撓朱鎔基。一方面阻撓引渡賴昌星,一方面以受賄罪拘捕朱鎔基親信、中信集團董事長朱小華。那次圍繞賴昌星的江朱斗,最後以江得勢告終。不僅賴昌星沒被引渡回大陸,江的六名親信,包括賈慶林,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中順利晉身為政治局常委,而朱鎔基黯然退下,朱小華被判監15年。

APH2000031507593
朱鎔基曾發誓改革和反腐,可惜被江澤民攪黃了。攝於2000年5月16日(STEPHEN SHAVER/AFP/Getty Images)

江澤民接管國企改革內幕

宗海仁所著的《第四代》一書披露了江澤民全面插手經濟領域、架空朱鎔基的細節。1998年底,有人開始向江澤民告狀,說朱鎔基國企改革方案得罪的地方和部門太多,是「只救好不救壞,只管大不管小」。

江澤民在1999年1月的政治局會議上說,「1998年扭虧解困第一年,從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據看,形勢並不樂觀。虧損面由1997年的39.1%上升到1998年的43%。」

隨後,江找朱談了一次話,名義上是「1999年你全力以赴應對亞洲金融危機所帶來的衝擊,管住金融,國有企業改革我可以和邦國(時任副總理的吳邦國)一起抓。」於是,從1999年4月到8月,江澤民先後在成都、西安、武漢、大連主持召開了關於國有企業改革的系列座談會,以國有企業改革為名,並在十五屆四中全會上專門作出了關於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的若干決定。結果是,在國有企業改革上,朱只有建議權,無最終拍板權。

決定國企改革方向的關鍵一年是1999年。在人民網公布的《中國共產黨大事記‧1999年》中,一整年沒有朱鎔基的名字出現。相反,它記載了4月17日—23日,江澤民在四川對國企改革與發展進行調研並講話。8月11日—12日,江澤民在大連主持召開東北和華北八省區市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座談會,並發表講話稱「國有經濟在關係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必須占支配地位」。9月19日—22日,中共第十五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在北京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這次會議確定了「從1999起到2010年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的主要目標和指導方針」。這次決議就是按照江澤民幾次座談會定調的。11月15日—17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京舉行,江澤民在會上又發表講話重複自己的定調。

《第四代》一書中說,「這個本來由朱鎔基親自決策、組織實施的國有企業改革方案,被江澤民全面接管過去,親自主持起草了關於國有企業改革的決定,並在十五屆四中全會通過。對江澤民主持的這個國有企業改革方案,朱鎔基基本上被排斥在一邊,江要朱就方案提意見,朱只批示「已閱」,未提具體意見。

「所以,國有企業改革的效果是預料中的:迄今為止,中國相當一部分的國有大中型企業仍在死亡線上徘徊,產權不清晰,事權劃分不清,職工利益不能保證,社會福利制度明顯脫節。」

江、朱國企改革思路南轅北轍

從朱鎔基、江澤民的相關談話中,也可以分析出二人對國企改革的思路大相逕庭。

朱鎔基曾多次在政治局會議、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介紹浙江的經驗,稱「浙江是國有企業比重最低的省份,浙江的經驗值得考慮」。他說,「浙江在改革開放以來走了很獨特的道路,國有企業只占10%,比重很小⋯⋯但經濟持續發展,老向姓生活顯著改善。有的地方國有企業占70%—80%,搞得轟轟烈烈,但老百姓生活沒有改善,直至窮困。浙江這個經驗值得考慮。國有企業比重不高,但沒有影響政府領導地位。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有什麼不好?」

鳳凰網2013年7月刊登了一篇文章:《為何600萬下崗職工里部分人對朱鎔基有怨言》。文章中也可以看出朱鎔基對國企改革的思路以及如何看待政府和企業的關係:

「要創造條件,使企業能夠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約束、自我發展,不能再由政府各部門用行政干預來代替企業作生產經營決策。」

「我們提出政府機構減員50%不是沒有根據,政府不直接管企業了,管理機制、工作方法都要從根本上改變,人就可以減下來。」

而江澤民在1999年多次強調:「以公有制為主體,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動搖。」「國有企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的支柱,國有經濟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經濟基礎,是國家引導、推動、調控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基本力量。」「國有經濟在關係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必須占支配地位。」

「要進一步加強企業黨組織建設,充分發揮它們在企業中的政治核心作用。」

「在國有和國有控股公司中,黨委負責人和職工代表可按照法定程序進入董事會,還可按法定程序進入董事會;董事長、監事會負責人和總經理可按黨章和有關規定進入黨委會;黨委書記和董事長可由一人兼任。通過這些措施,形成公司對重大問題的統一決策機制。」

從上面看,江澤民與朱鎔基的思路完全不同,江是從政治的角度談經濟,從社會穩定的角度談發展,從中共領導的角度談管理。而朱則是通過深入的調查研究,從市場經濟規律、國有企業內在變化的角度看待改革。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分析,江強調「公有制為主體」、對國有企業加強「黨的領導」。由此產生的第一個問題是,這個思路直接導致了今天國有企業壟斷、腐敗的局面。從江接手以後,國有企業一路膨脹成為壟斷企業,國有企業改革的話題很少被提起。那時候下崗潮席捲東北,國企本來有機會轉型,那是東北轉死為生的一次機會,可惜改革不徹底,很多大型國企遺留下來,今天成了巨大的包袱。

第二個問題是,江澤民由此可以隨意「按照黨章」指定國企的頭,包括他的親信、他的兒子都可以撈利益。照朱鎔基的市場化思路,官二代們都撈不到錢了。

江澤民打國企改革旗號 懷貪腐私心

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簡稱:上聯)而開始他的「電信王國」生涯。表面上「上聯」是國企,但實際等於江綿恆的私產。

江綿恆以上聯為個人事業的旗艦,坐鎮上海。由於他是江澤民的兒子,所以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做生意包賺不賠,海外華裔和西方商人包括雅虎掌門人楊致遠等紛紛上門拜訪或投靠,幾年時間江綿恆已建立起他的龐大的電信王國,2001年上聯和上聯控股的公司已有十餘家,如上海信息網絡、上海有線網絡、中國網通等。業務相當廣泛,如電纜、電子出版、光碟生產、電子商務的全寬帶網絡等。

在沒有「中國網通」之前,江綿恆是「網通」老闆,他揚言說要吞併「北方電信」,其實他沒有能力收購「北方電信」。江澤民在2001年親自下令中國電信必須一分為二,分為「北方電信」和「南方電信」,把「北方電信」十個省固定資產白白送給「網通」。

還有一件眾所周知的醜聞,2000年9月,江綿恆和台商王永慶的兒子宣布合作搞宏力微電子公司,總投資六十四億美元,號稱合資。但據王文洋透露,實際上他一分錢沒出,全是江綿恆從銀行弄出來的錢。所以有人說「銀行的錢就是江綿恆的錢」。

江綿恆倒騰國企的錢,手法類似已曝光的周永康家族的手法。大陸媒體稱之為「有後台的非典型財路」:利用各種合資、投資案,轉移國家資產到私人的口袋當中,有時通過親友作為白手套。

江家財富暴增時期,正是在江澤民以「加強黨的領導」為名,主導國企改革之後。

江綿恆的財富王國(大紀元製圖)
江綿恆的財富王國(大紀元製圖)

國企成江集團斂財工具

2002年江澤民退下以後,架空胡溫,仍操控黨政軍大權。江澤民集團順勢壟斷中國的經濟命脈長達二十多年,央企和國企幾乎成了江派利益集團的搖錢樹,他們從中大肆侵吞國有資產,瘋狂撈錢,讓老百姓買單。

如江澤民家族把持電信行業,江澤民的心腹曾慶紅、周永康先後把持著石油行業,江派大員李長春家族、現常委劉雲山家族分別染指文化業和金融業,江派要員劉志軍此前一直把持著鐵路系統等。

以周永康為例,他在石油系統三十多年,經營出一連串的金脈與人脈。在2013年爆發的「中石油反腐案」中,中石油子公司「四川華油」、「北京鴻豐投資」在2007年共同出資成立「四川邛崍市鴻豐鉀礦肥有限公司」(簡稱:鴻豐鉀肥),而「鴻豐投資」的第二大股東「北京宏漢」則是由周永康的弟媳周玲英、侄子周峰所控股。「四川華油」將《採礦許可證》作為入股「鴻豐鉀肥」的注資,帳面價值計算為3千萬,只占「鴻豐鉀肥」10%的股份。但單看採礦權的價值,以平落壩的採礦權為例,當出入股的帳面價值僅有300.41萬元,估計市價卻是高達7億以上,這當中6億多的落差,便落入股東們的口袋。

周永康家族斂財管道(大紀元製表)

至於東北當地官員的腐敗程度,看近期落馬的官員名單就知道了:原遼寧省委書記王珉、原省人大副主任宋勇、原省政協副主席陳鐵新、原省政府副秘書長魏俊星、吉林省原副省長田學仁、瀋陽市原檢察院檢查長張東陽、大連市原中法副院長李威、鞍山市原中法副院長宋景春、瀋陽鐵路運輸法院副院長陳長林、瀋陽市原副市長楊亞洲、鐵嶺市原市委副書記林強、鞍山市原市委書記谷春立,還有此前鋃鐺入獄的薄熙來和叛逃使館的王立軍。2001年宣判的「慕馬」大案,更把瀋陽幾乎所有的委辦局一把手全都涉入其中。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正是這些碩鼠們肆無忌憚地侵吞國有資產,加上計劃經濟的崩潰、國企衰敗,導致東北三省再次陷入大衰退,買單的還是普通老百姓。

「江澤民懷有貪腐的私心,使得國企改革變成了一個貪腐的盛宴,也給中國經濟埋下極大的禍根和陷阱,把胡溫、習李兩屆領導人都推入國企的困境中。」#

責任編輯:林銳

相關新聞
中南海智囊透露習近平國企改革底線
美媒:為何中國國企改革總是令人失望?
揭秘習近平推動國企改革的四大手法
陳思敏:習近平國企改革的背後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英首相為何突然飆中文 大陸網沸騰
【遠見快評】四大輿情攪翻網絡 中宣部被拆台
【新聞看點】鄭州大洪水89官被問責 疑點未解
【財商天下】史上最嚴監管 冬奧會倒計時
【馬克時空】俄烏衝突vs台海危機 普京vs習近平
【車評】微型的豪華 2022 Lexus UX 250h Luxury AWD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