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生官員怠惰 廣東六個月孕婦被迫墮胎

人氣 1436

【大紀元2016年08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北京當局今年取消一胎化政策,許多中國夫妻燃起生育第二胎的希望。廣東省再婚夫妻歡喜懷孕後,發現怠惰的計生官員尚未發布細則,有些人被要求墮胎,許多小生命成為中共官僚體制的犧牲品。

Sixth Tone網站報導,去年十月中共宣布結束自1970年代嚴格執行的一胎化政策,自今年1月1日開始實施二胎化政策,並授權由各省訂定二胎化計劃生育政策的細節。

中國大陸部分省份已公布二胎規則,其中有關再婚夫妻的規定是,不論雙方過去的婚姻生育多少孩子,只能再生育一名孩子,但如果雙方在之前的婚姻中,總計只有一名小孩或沒有小孩,則可以生育二名孩子。

廣東省當局雖然已公布二胎政策規則,但卻沒有適用再婚夫妻的規定,因此省內許多再婚夫婦無從遵循,許多已懷孕者,生活在擔心被認定違法及被迫墮胎的壓力下。

安香懷孕六個月被迫人工流產

安香(Anxiang)與先生都是再婚,夫妻倆以為在二胎政策下,他們有權利生育另一名孩子。今年七月底,安香懷孕六個月,廣東省當局仍未公布再婚者的二胎細則,安香與先生的工作單位對他們下了最後通牒:「中止懷孕,否則​​將面臨罰款和被解僱。」

安香和先生必須保有公職工作,最後被迫選擇人工流產,8月1日在醫院注射中止懷孕的藥物,3日引產已「胎死腹中」的女兒。

引產隔天,安香在微信上的廣東省「再婚孕婦群組」,上傳她來不及出生的女兒死胎照片,並寫道:「我看到我的女兒,她不會動,她已死了。」

林靜欣喜懷孕 頂著壓力持續孕期

「再婚孕婦群組」的另一名成員,38歲的林靜(Lin Jing,音譯),在看到安香終止懷孕的消息後告訴Sixth Tone記者:「一名母親在壓力下被迫中止懷孕,實在令人感到震驚,更讓人擔心的是,其他孕婦也有可能被迫墮胎。」

林靜在廣東省一個小城鎮的高中擔任歷史教師,2009年結婚,是她的首次婚姻,她的先生則是再婚,與前妻育有一名孩子。兩人很快在2011年生了女兒,之後林靜在子宮內裝了避孕環。

去年11月,一胎化政策取消的消息傳出後,高中很多已婚教師取出避孕環,林靜也跟著去做了。當時學校或當地計劃生育辦公室,沒有人告訴她,由於她的先生已有二名小孩了,她不會被容許再生一名小孩。

林靜從未想過會懷孕,因為她五年前的第一次懷孕,是吃了一年的助孕藥物才成功懷孕。然而,去年11月取出避孕環後,到了今年2月她發現自己懷孕了。

她說:「我今年38歲,我的丈夫48歲。這可能是我們最後的機會,這是緣分。」

林靜在知道自己懷孕後,即致電詢問廣東省計劃生育辦公室,官員們要她放心,她應該可以有第二個孩子。林說:「(二月時)他們告訴我,新規定將在三月公布。」

但是,一直等到三月、五月、六月,計劃生育辦公室的官員給林靜的回答千篇一律,就是:「新規定很快公布」。

林靜的肚子一天天地大起來了,為了不危及先生在政府的工作以及她的教學生涯,她刻意不讓周遭的人知道她懷孕的事情。

懷孕初期的兩個月,每到週末林靜花幾個小時到廣州市進行產前檢查,而不是在住家附近的醫院。在學校裡,繼續踩高跟鞋,免得引起同事懷疑;儘量不在白天出門,以免熟人眼尖發現她懷孕。

由於不確定她的懷孕是否合法,林靜的產檢沒辦法納入保險給付,也沒有產假。六月開始放暑假,林靜鬆了一口氣,暑假期間她不用到學校,但讓她最擔心的是九月開始的新學期,到時候她已懷孕七個月了,如果廣東省仍未發布新規定,她將面臨很大的困難。

林靜表示,她的情緒一直起伏不定,面對這麼大的壓力,唯一能紓解的是每天看微信那個再婚孕婦群組的信息,從中得到力量。她說:「如果看到群組中的孕婦成員,被老闆發現懷孕,我就會感到很沮喪,我們都承受那麼大的壓力,但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

今年七月,林靜和其他群組成員到廣東省辦公處所請願,要求讓她們的懷孕合法化,但官員們指責她們故意觸犯法律。林靜說,在沒有得到任何答案下,她流著淚離開。

她說:「官員們認為我們是來搗亂的,然而我們都是守法的人民,我和丈夫在公教部門工作,都已超過15年了。」

安香:廣東省及雇主是殺死她女兒的兇手

安香說:「我們沒有做錯任何事,都是守本份的老實人,沒有試圖破壞制度,如果儘早公布規則,告訴我們不能再有孩子,我們絕不會違反法律。」

該群組另一名女子蘇(Su),被雇主要求簽署協議,承諾如果七月底廣東省當局仍未訂出新規則,就做人工流產,中止七個月的孕期。

由於此事被廣泛報導,廣東省計劃生育辦公室8月2日公開回應,建議雇主暫不處理再婚已懷孕者。

蘇決定持續懷孕,但對安香來說,一切都太晚了,因為她已經在8月1日注射中止懷孕的藥物,她認為廣東省政府和她的雇主,應該要為她女兒的死亡負全責。她說:「罪魁禍首是計劃生育辦公室的怠惰,以及不願承擔責任的經理。」

林靜表示,無法猜測她的雇主對她的懷孕會有什麼反應,但很快就會有答案,因為兩週後,她將到學校參加員工會議。她說:「沒有白紙黑字的規則,表示仍然沒有法律保障,隨時都有可能變化。」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社會撫養費到底撫養了誰?巨額資金去向成迷
一胎化政策停止後 中國夫妻際遇天差地別
佚名:中共的生育政策滅絕人寰
避遭強行絕育  中國女子逃到加拿大申請難民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王赫:中共甩鍋美軍能走多遠?
【直播回放】4.9疫情追蹤:美單日死亡新高
【現場視頻】武漢光谷步行街數十商戶遊行
【珍言真語】麥燕庭:從鳳凰衛視看清中共套路
【直播】4.9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15萬
【現場視頻】伊春市鹿鳴鉬礦污染河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