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寫手

作者:雨田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29
【字號】    
   標籤: tags: , , ,

李老師是寫詩好手,每趟旅遊回來後就是一篇篇佳作。

相約見面她第一句話就問:「這麼久不見,你修煉成仙了?」

「沒掉進地獄都不錯了。」

我們都知道成仙不是尋常事,能把日子過得平淡就是功夫了,修行就在日常生活中,絕不會是上山煉丹的那一套,她說就算上山也要隨時上得去、隨時下得來。

我說: 「那是你道行高深。」

「我可沒有道行,我只是隨遇而安。」

羨慕她輕裝旅行自由自在,不像我光是想踏踩太平洋的海水竟日復一日遲遲未能成行,而她去趟日本都比我去花蓮更快捷;羨慕她樂觀隨緣度日,才能日日是好日。

沒錯,就是太牽掛,也知道不能等明天、等將來、等以後。也很想跟她一樣走長城,不積極的我卻只能在夢裡遊長城,讀著她的詩跟著文字去旅行。

她可感嘆了:「大好河山,你不去拜訪,她根本不會記得誰是誰。」

「你去了,她也不記得你呀!」

「可是你記得她了呀!你記得她她就相應記得你,你不知道心念是相互的嗎?」

當老師的就是會說道理,我睨眼瞅她,行禮道: 「大師言之有理,我下次去長城尋訪你的足跡。」

「只有相互的心念才能與自然的美景惺惺相惜,要不山只是石頭,水只是液體。」

「你能聽見山寫詩給你?」

「應該這麼說,是山給我靈感,所以我們是相互寫成的,沒有去那個地方,就寫不出來的,所以是和山水相互感應的。」

我很想知道如果山水也有生命的話,她會理會我嗎?

我問:「我傷心的時候山也會安慰我?」

「當然!」

「我佩服你是大自然的寫手,剛好我明天要去爬山,我去跟山對話,也會認真想想你的話。」

「要記得使勁扯開嗓門喊喊喔!」

我用力點點頭,決定去訪山的心臟了。@#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日劇《影子寫手》(Ghostwriter)描述知名暢銷作家「遠野理紗」(中谷美紀飾)是出版社「駿峰社」的搖錢樹,但長期苦於文思枯竭,寫稿十分吃力。滿懷創作夢的「川原由樹」(水川麻美飾)是遠野的忠實讀者,自從擔任遠野的助理後激發了創作天份,逐漸成為「遠野理紗」的幕後寫手。然而紙包不住火,真相總會被揭穿,良知始終戰勝了謊言,作家不能只求成名而丟棄了尊嚴。
  • 浙江天台山有一個和尚叫拾來,他已修行多年,有相當的法術。拾來自幼出家當和尚,夢寐以求的就是成仙。一天,拾來夢見到一個十分奇特的洞穴--「通仙境」。佛祖告誡他只能空身去,也不能化齋飯。…拾來餓得直吐清水,覺得頭暈目眩,好幾次摔倒,最後終於空身爬出了洞。然而他的師兄仙成不了,反而變成了石頭人。…
  • 太多時候,所追求的那些,我們也許早就擁有了,只是被我們擱置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而忘記了。所以,除了不停向前看著追求,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可以審視一下自己已經擁有的東西,那些讓我們心心念著去找尋的,也許就在身邊。
  • 廖婉如和觀眾分享「最難的修行,在親密關係裡!」她說,最難的修行,不是在深山獨處,與人世隔絕;不是在禪坐中,掉入某個境界。最難的修行,是在夫妻親密關係裡。
  • 迷迷亂亂路叉腰,前方何處天道高?心劍合一泯意遼,隨風畫,自在搖,晨星潤雨瀟,氤氳書晴好,造化煙杳。靜如無聲溪流笑,一襲芳香自縹緲。劍在匣中,十年不啟,心任意,緣未了。難找難找,正道逍遙。
  • 在飲茶過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驢」的茶論。寶玉曾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若說黛玉是淚,湘雲是酒,寶釵、寶琴是雪,妙玉則非茶莫屬。香茗、好水、名器、妙論,妙玉在茶藝上的修為已臻極致,真真教人嘆為觀止。
  • 然而世事如麻,光陰飛逝,一口氣上不來,命就非我所有。現在想效仿張良、范蠡、葛洪、賈耽,他們都是功成名就之後尋仙訪道。倘若真能與天地齊壽,與日月合明;或者能跨鶴遊三島,能騎龍上九霄,豈不快哉!當然,話雖如此,但不知是否會天隨人願。
  • 大地是人類的母親,她養育我們的身軀,當思及如何讓大自然永保青山綠水,就是靠友善種植開啟對世界友善的滋長,當我們對大自然有了尊重,對人的防範與距離便在無形中消除了。童心最美,良善相隨,美好假日確實令人回味!
  • 其實書讀多了,看書的速度自然會變快。多閱讀其實才是速讀最大的訣竅。與達到那階段所需要的時間比起來,學速讀法所花費的時間和金錢要多得多。
  • 我和淑琪姐的接觸只有短暫又密切的一年,我相信自己會遇到她是有原因的。她從來不直接告訴我應該做些什麼,而是以身作則地做給我看,無形中似乎在我身上埋下了一顆希望的種子,隨著我的能力逐漸茁壯、生長、繁衍,或許終有一天得以蔚然成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