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字奇解】「女」賢妻 紅「粉」離

作者:鴻儔整理
  人氣: 65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測得賢妻

明代時,曾有一個先生,姓張,他尚未婚娶,因而對婚姻大事極為關心,於是便想乞靈於測字,看看自己未來婚姻是否圓滿。他寫了一個「」字去求測、 顯然這是經過精心選擇的。

測字先生看了看「女」 字,又打量了一下張先生,心裡就大致有了底。他首先問張先生姓什麼,張先生告訴他姓張。測字先生想了一下,斷道:「張姓清河屬水,你寫的『女』字,倘能得『水』,便成了『汝』(你)字,由此看來,你的婚姻是決無問題的。再說,『女』字加上一個『子』字,便成了『好』字。『女』字加上一個『立』字,就成了『妾』字。『女』字加上一個『卑』字,又成了『婢』字。由此來推斷,這女子若是妾也可以立,要是婢女也不卑下,而且她一定沉默寡言,能把家內安置得妥妥貼貼。」

張先生聽測字先生這樣一說,真是大喜望外,但心裡總還是不那麼感到相信。後來,張先生成婚了,一切都很圓滿,而且該女子的情況竟和測字先生所測斷的一模一樣,於是張先生特來致謝。

他見到測字先生,向他說道:「先生真是太神了!您的預測一一靈驗,我的妻子本來是買來作為婢女的,但家人見她穩重賢能,就立她為妾了。有一個問題我還不明白,想向先生請問一下,先生憑什麼知道她沉默寡言的呢?」

先生聽後,朝他笑了笑,解釋說:「道理其實很明白,就在你寫的『女』字中。 『女』字看起來就像是如夫人的『如』字,差別僅在於不露『口』,既然不露『口,』(沒有了口字)當然沉默寡言了。」(出自《幾神驗存》 )

」:粧台留半面,紅粉已分離

清朝時,有一個湖北人,姓方,長期幕游在外。一天,他接到一封家裡來的信,說他妻子得了重病,要他速速啟程,返回家中。

是去還是不去,他猶豫不決,這時,正巧有一個朋友來找他,此人就精於測字,他知道方某正躊躇未決,就對他說:「您不妨說一個字,讓我給您測一下,以便決定去還是不去。」

方某應聲說了一個「」字。友人聽後,測道:「粧台留半面,紅粉已分離,你快快返回吧,遲了可就見不上妻子的面了。」「粉」 這個字,左邊是「粧」 字的一半,右邊是「分離」的「分」 ,所以友人測道「粧台留半面,紅粉已分離」。方某聽他這麼一說,嚇得不得了,於是迅速打點行裝。匆匆啟程。

等到返回家中,他呆掉了,原來他妻子的棺材已放在大堂中了。(出自《清稗類鈔》)(本系列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古代測字術中常常能在吉字中說凶,凶字中說吉,一些知道此種底細的人,常喜歡寫凶字求測,看看這位術士的斷辭。清代時,就有這麼一個人去向測字先生求占,說是自己的一位親人生病。 測士請他寫一字,那人揮筆成一字,測士一看,是個「哭」字。……
  • 華夏大地稱為神州,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是神傳文化,漢字是上天賜予的中華文化的基石。中共持無神論歪理邪說,瘋狂地破除「四舊」,胡亂地簡化漢字,極力地破壞傳統文化道德,違背了天理人道,腐敗透頂,世風日下,積重難返,倒致中共這個紅魔自己走向了垮臺。
  • 或許人類的歷史真的太漫長,太漫長了!我們知道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中有一半,也就是前二千多年,是我們現代人 「不清楚」的,之所以用所謂的「不清楚」來形容,其實意味著我們是知道的,卻漸漸不相信了;另一層意思包含著相對於人的記憶已經遙遠了、淡薄了,一切似乎與現在無關,封塵在記憶的深層裏。五千年以前,我們不知道年代,那更是一段遙遠的歲月……
  • 明朝有位被人譽為「天才狂士」(學問淵博而又敢於仗義直言)的大文學家馮夢龍,他不僅能詩善文,博通經史和風俗人情,以《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蜚聲朝野與民間,而且是位奇思傑構的製謎高手。
  • 紀曉嵐一生有很多偶合事件,測字應驗,也是當中的一項。
  • 據最新一期的《鳳凰週刊》披露,落馬少將郭正鋼的第二任妻子吳芳芳前幾年專門請了風水師同郭正鋼一道赴陝西禮泉縣老家,到郭的祖宅墳地等處看風水作法,測字卜凶。吳還請該風水師為夫家的一位老爺子問了旦夕禍福。大師給吳芳芳口裡說的「老爺子」測字的結果是:老爺子吉人天相,沒事。
  • 【大紀元12月29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江俊亮嘉義縣29日電)嘉義縣梅山鄉將於31日舉辦「太平感恩朝夕節」,在海拔1000公尺的茶園送夕陽、迎朝日;元旦並將舉辦「新年測字」活動。
  • 「亥」字以「二」為字首,以「六」為字身,這是拆字法的初始。漢代的圖讖,大多是點點畫畫。宋代謝石等人,才專門用此卜筮之術,往往有奇異的靈驗。
  • (大紀元記者王明宇臺灣臺北報導)「金曲歌王」翁立友昨天(31 日)在台北為即將推出的新專輯「放手拼」舉辦記者會,現場藝人米可白前來站台,兩人在記者會現場互動精采、妙語如珠。
  • 北宋第八位皇帝宋徽宗才華橫溢,在書、畫藝術上有很高的造詣,尤其是他所創的瘦金體,更在古今書畫界獨樹一幟、無人匹敵。這位信奉道教的徽宗也是相信命運的皇帝,經常請道士看相算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