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章天亮(四)歷史上的預言告訴我們什麼

人氣 2240

【大紀元2018年01月25日訊】歷史上的預言有多大的真實性?

記者馨恬:章教授,您提到在歷史上各個朝代都有預言,那麼現在回頭去看,誰能夠說這些預言是真的呢?畢竟很多事情已經是時過境遷了。

章天亮無論中國還是外國,都有很多古老的預言。這些預言它有一個流傳的過程。舉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推背圖》,這是唐朝的時候,太宗皇帝當時的司天監李淳風寫的預言,他的很多的預言在唐朝的時候就已經在全國各地開始流行了。因為很多人他會拿著這個預言看,說下一步該誰當皇帝了,跟我的這個生辰八字也好、我的姓名也好,或者是我的面相也好,是不是有能夠符合的地方。那他可能就拿這個去說服別人,跟著我造反嘛,所以到了宋太祖趙匡胤當皇帝以後,他就把一些假的預言跟原來的預言混在一塊,然後把原來那個預言的順序給打亂,這樣感覺好像就不太準了等等,但畢竟那個時候已經在民間傳得到處都是了。

那麼現在最流行的《推背圖》的版本是明朝有一個叫做金聖歎的人,他對這個推背圖做了一些批註,他會說這是預言的什麼事情。那麼有很多事情是在金聖歎批註之後發生的,因為它已經在社會上大面積流行了,你不可能再改了,如果還會有很準確的預言,就是發生的事情和他的預言非常匹配的話,你就會知道這個東西是真的,而實際上,確實有很多預言很準確。這樣的東西,具體的例子我就不舉了。反正就是當時推出有60象,那現在可能也就是到了40象左右,就是有很多的預言,在40象之前,就包括今天發生的事情還是能找到。

其實不論是中國的《推背圖》、《馬前課》、《燒餅歌》,還是韓國的《格庵遺錄》,以及西方的預言,這些預言都是說,在歷史的今天,是非常特別的一個時期。會有魔,會有一些組織出來敗壞人類,要人敗壞到神不能救你的程度。

為什麼只有中華文明在「大洪水」中留存了下來?

馨恬:章教授,您提到在世界歷史上的「大洪水」中,所有的文明都被毀掉了,但只有中國的文明被留了下來、承傳了下來,那是為什麼?

章天亮我只是談我個人的一些觀點。神在最後拯救人的時候,他得需要人對神有一個認識,從宗教的層面懂得比如說什麼叫做佛、什麼叫做道、什麼叫做修煉,歷史上如果你的信仰被迫害的時候,人應該怎麼做。那麼這些東西在中國的文化中是有意識地要把它保留下來的。在中國的文化中,佛道的概念,包括中國歷史上留下很多「白日飛昇」的故事,就是一個人修煉圓滿之後就是飛昇走了,包括在藏傳佛教中一直到現在還有,就是高僧「虹化」,就是他圓滿了之後,突然間一聲巨響,整個身體化掉,就是什麼都沒了,就只看到一道光、一聲響,這個人就沒了。

在上世紀50年代的時候,當時中共有一個進藏的少將叫張國華,他和當時西藏的一位高僧有很密切的關係。後來有一天他接到這位高僧的一封信,那高僧說我要出遠門了,你來送我一下。到了指定的那一天,他就去了。他去的時候發現整個環境氣氛非常的肅穆,而且不是那個高僧一個人,他旁邊坐了好多喇嘛。大家都好像都在低頭念經,不像是這個高僧要出遠門的樣子。他很奇怪,但他也沒問,就坐下了。剛坐下沒多久,一聲巨響,就看那個高僧的身體就化掉了,沒有了。看到那個光,聽到那聲巨響,他真的是非常非常震驚。因為中共它是無神論的教育,他沒有想到一個在藏傳佛教中修煉圓滿得大成就的喇嘛是這樣一個結果。不是說這個人像人死了一樣身體化掉的。

像這樣的事情在歷史上有很多,都在告訴人什麼是修煉。再比如說做人應該怎麼做,什麼叫做仁、什麼叫做義、什麼叫做忠,包括在你的信仰被迫害的時候,人該怎麼去對待。中國有「三武一宗」滅佛事件,就是佛教被迫害這種法難的事件。這些事情都要在歷史上發生,人是怎麼去對待它的?這些東西都是神在給人奠定最後能夠認識神的一個文化的基礎。那麼他要選定一個民族來奠定這個東西,我們應該說,很幸運的是神選擇了中華民族,包括整個文化的這種設計都是跟西方不一樣的,中國漢字的設計跟西方完全不一樣,西方的這種語言它是拼音文字,就是它的那個文字是表音的,而中國不是,中國的文字是表音和表意兩個東西結合在一塊,因為它的音和它的意思是分開的,所以不管是什麼樣的方言口音去讀它,在歷史的變遷過程中這個讀音怎麼變化。如果要按照西方的拼寫方法,讀音一變,它的拼寫方法就變,那個文字就再也讀不了了,當你不知道古人怎麼念這個字的時候,你的文字就失傳了,你的這個整個文化就失傳了。而中國不是,中國不管讀音怎麼變,它字形不變。

這個是「音義分開」的一個結果,這樣帶來一個什麼現象呢?就是我們現在的人還可以讀懂古書,就是因為幾千年漢字字形的穩定,它讀音變化了,它今天都城設在西安,明天都城設在開封,後天都城設在北京、設在杭州、設在南京,但不管它的口音怎麼變,它的字形不變。這樣我們還能夠保持對古籍的理解,也就是說這樣的文化它可以承傳下來。

我只是拿漢字舉一個例子。就是神為了能夠保留中國文化,他做了很多很多非常非常細膩的安排。大家可以去看一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本書,第一章就在講中心之國神傳文化,就在講中國文化極為特殊的一些特點,包括中國每一個朝代它有不同的文學形式,詩經、楚辭,兩漢的時候是賦,魏晉、南北朝的時候是駢文,唐朝是詩,宋朝是詞,元朝是曲,明清的小說等等。每一個朝代給人奠定不同的文學形式,奠定不同的哲學思想。先秦是子學,兩漢是經學,魏晉是玄學,隋唐是佛學,宋明是理學等等,清代是樸學,在不同的朝代奠定不同的哲學,都在豐富人的思想,人將來能夠真正去認識神的那些思想,逐漸把它豐富起來。

所以我覺得中國的文化是一個非常非常幸運的一個文化,是神選中的一個文化,所以中國人經常講中國是神州,中國人是神的子民,中國文化是神傳文化等等,這個話不是隨隨便便說的一個口號。聽起來好像是在自我吹噓,而它真的是有背後很深的內涵。#(待續)

(轉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
《九評》編輯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1)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各種版本下載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新書即將出版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楊寧:替中共撇罪 美國病毒獵手確診
【紀元播報】中共隱瞞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約華為
【現場音頻】援鄂醫療隊:武漢比之前更危險
【珍言真語】吳明德:匯豐不派息 英防備通縮
【有冇搞錯】美國遭遇珍珠港時刻
【現場音頻】小區現無症感染者 樓長緊急通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