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參院聽證外國投資委員會改革 再點名中共

人氣 1910

【大紀元2018年0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報導)白宮三位助理部長表示,當局支持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加緊現代化改革,以應對日益嚴峻的國家安全局勢,尤其是來自中共的威脅。

週四(1月25日),美國會參議院對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改革進行聽證,這是參院十年來第一次就外國投資委員會進行聽證,由參院銀行住房城市事務委員會的主席柯瑞柏(Mike Crapo)主持。

參加聽證會的證人有財政部國際市場和投資政策部助理部長塔伯特(Health Tarbert)、國防部製造和產業基礎政策副部長楚林(Eric Chewning)以及商務部出口管制助理部長阿蘇禾(Richard Ashooh)。三位助理部長強調,必須改革外國投資委員會來保障美國的國家安全,但歡迎各國投資的長期政策不變。

白宮週三(1月24日)也對外刊發通訊稿,指支持參院通過《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美國一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國際投資目的地。現代化法案是為了加強保護國家安全的能力,以及提升長期開放投資政策的信心」。

去年11月,參院推出改革外國投資委員會審查的立法《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由共和黨黨鞭科寧(John Cornyn)、資深民主黨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以及參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布爾(Richard Burr)等跨黨派的資深國會議員聯合提交。同月,眾院也推出類似的提案,並就此主題舉行兩次公開聽證。

財政部助理部長:處於歷史性拐點 必須改革

塔伯特表示,外國投資數量以及複雜性所帶來的國家安全形勢,讓外國投資委員會「處於另一個歷史性拐點」,外國投資委員會現在必須進行現代化改革。

「現代化外國投資委員會是有成本(代價)的,新法案(FIRRMA)沒有(也不可能)完全滿足外國投資委員會以及成員機構的資源需要。但是,成本不應該是唯一的考量。」他說。

「我們必須考慮不作為的成本:美國的技術和軍事可能的潛在損失,它們將是美國在陷入任何衝突中,需要付出的真正成本。」

他梳理了過去40年來外國投資委員會的監管政策,表示「過去幾年來,與外國投資相關的國家安全形勢已經發生變化,超過了過去40年來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時期」。

「外國投資委員會的資源正受到案件數量和複雜性的挑戰。」一直以來,外國投資委員會只對認為有必要的投資案件進行調查。2007年,只有約4%的外資併購案件需要進入調查階段,但是到了2017年,有約70%的案件需要進行調查,而來自中國的併購申請占其中的16%。

塔伯特表示,從進入外國投資委員會調查階段的案件比例變化,以及這些年突增的併購案件數量,外國投資委員會已經超負荷運轉。

此外,外國投資委員會還面臨案件本身的「複雜性」問題。這些複雜性包括:外國政府如何利用投資來實現戰略目標、更複雜的交易結構以及日益全球化的供應鏈。

所以,外國投資委員會需要在調查中投入更多的時間和資源。從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數據來看,在2008—2015年間,關係到國家安全、被暫緩或禁止的交易不到同年審查案件總數的10%,而到2017年,這一比例已經升至20%。

另外,塔伯特尤其指出,國家安全與商業活動之間的演變增加了投資案件複雜性,現在的軍事能力也建立在商業創新活動基礎上。所以,依靠電子數據的經濟活動會帶來前所未有的國家安全漏洞,而收購硅谷的初創企業也可能引起嚴重的擔憂,尤其是收購跟國防或航空航天有關的企業。

「外國投資委員會必須進行現代化」,塔伯特指出,「我們必須保持我們長期以來的開放式投資政策,但同時也要保護國家安全避免當前、新出現的以及未來的威脅。」

他補充說:「這雙重目標(保持公開投資環境以及維護國家安全)不是共和黨或民主黨哪一家的問題。」

國防部副部長:新法案是保險 針對中共的直接威脅

楚林表示:「新法案更應該被認為是整個政府對嚴峻的國家安全挑戰做出的回應,是一個保險政策,對我們每年投資國防工業的數千億美元提高保障。」

「國防部堅決支持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審查程序的現代化,以確保該委員會有權要求處理目前發現的、對國家安全存在不斷變化風險的交易。」

楚林在國防部負責處理公共以及私營部門涉及國家安全、工業以及金融的交叉事宜,有17年的工作經驗。他說:「不要把新法案視為對商業的額外監管,這是很重要的一點。根據這項法案,美國應該且繼續歡迎絕大多數的外國投資、那些對我們國家安全沒有任何威脅的外國投資進入。」

在聽證會上,他尤其點出中共在軍事方面的政策。「中國(中共)公開講軍民兩用政策,其意圖成為科技的世界領先者,部分通過加強支持工業來實現軍事現代化。」

他表示,除了半導體,中共還注重投資商業和軍事應用的未來關鍵技術——人工智能、無人駕駛汽車、機器人技術、虛景實體技術、指向性能量技術和超音速技術。「我們看到中共在(美國)這些新興技術領域的興趣顯著增加。」

無獨有偶,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週三(1月24日)在達沃斯出席會議時透露,北京的2025科技戰略是一個「直接威脅」。

在聽證最後,楚林還引用了國防部長馬蒂斯(Mattis)寫給參議員科寧信中的話。科寧是改革外國投資委員會法案的主要提起人之一。

「我強烈支持2017年外商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國防部繼續支持符合國家安全保障的外國投資。但是,隨著國家安全形勢的變化,現有的流程和權限也必須更新。」馬蒂斯寫道。

商務部助理部長:強制性申明標準應再定低一些

阿蘇禾表示:「商務部支持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審核程序現代化,確保其擁有處理威脅國家安全的外國企業的權力和能力。」

他提及商務部已跟國會分享對中國(中共)產業政策和活動的看法。「我們支持(新法案)強制要求受外國政府控制實體的交易必須事先申明。但是我們擔心,FIRRMA提的25%的股權門檻太高,而交易可以很容易被規避。我們鼓勵委員會考慮較低的門檻。」

根據新法案,對外國政府直接或間接持有25%及以上股權的外國投資者,或收購美國企業表決股本25%及以上,都需要出具完整的書面通知或聲明,且監管部門可以規定須提交哪些聲明內容。

阿蘇禾表示,雖然改革外國投資委員會,但是美國政府對外釋放的信號——「我們鼓勵外商直接投資的政策」並沒有變化,「我們也很重視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的必要性,並認為外國投資委員會在這方面發揮重要的作用」。

外界認為,美國白宮內閣,包括財政部長、國防部長以及商務部長均對改革外國投資委員會持支持態度,而且新法案由兩黨最有影響力的資深議員提出,三位助理部長的發言更是釋放明確改革的信號,新法案被兩黨通過的可能性極大。

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重要變化

對此法案涉及外國投資委員會部分的重要變化,簡單概括如下:

1. 擴大委員會的管轄權(可能直接排除特定國家的投資)

包括:審核外國對美國關鍵技術或關鍵基礎設施公司的非被動投資,以及審核美關鍵技術公司通過合資等方式向外國投資者提供知識產權與相關支持的情況;審核美軍事設施或敏感國家安全機構附近的房地產的購買或租賃。

對達到標準的外國投資,委員會會免除以上三種交易的審查。標準包括:投資者來源國是否與美國達成共同防禦條約或達成共同協議等標準,並考慮投資者來源國的國家安全審查措施等。

2. 縮小被動投資範疇,對技術公司投資影響大

縮小被動投資的範疇對於對美國關鍵技術與關鍵基礎設施公司的投資而言,將有重大影響。任何在這一領域內的非被動投資都必須受到國家安全風險審查。

即使外國投資者在此類公司收購很小的一部分股權,比如低於10%的安全港標準,如果涉及美國關鍵技術與關鍵基礎設施公司,也必須接受審查。

3. 增加國家安全風險審查考量因素

新增因素包括:潛在的網絡安全漏洞、暴露美國公民的個人身分信息或遺傳信息、對美國技術和工業領導地位的潛在影響,包括相對特別關注的國家而言的潛在技術或工業優勢的削弱、為美國提供戰略性國家安全優勢技術的潛在損失或其它不利影響。

4. 聲明和強制性文件變更趨嚴

新法案將允許外國投資者提交一個簡短聲明(大約5頁),以替代完整的書面通知,來避免外國投資者選擇加急處理。

但對外國政府直接或間接持有25%及以上股權的外國投資者,或收購美國企業表決股本25%及以上,都需要出具完整的書面通知或聲明,且監管部門可以規定須提交哪些聲明內容。

5. 延長審查時限及調整申請費

新法案將把委員會的初次審查期從現有的30天延長至45天,並且將授權委員會將審查期在「非常情況下」,可再延長30天,但只可延長一次。

另外,新法案要求投資者提交書面通知的申請費用,其具體的金額取交易價值1%和30萬美元(通脹調整後)兩者間較低的數額。#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外媒:中共的全球野心可能撕裂世界經濟
美擬推外國投資審查立法 對中共動真格?
針對中共 美國會修改外國投資審查法案
憂國家安全 美政府拒絕螞蟻金服併購速匯金
最熱視頻
車評:完美的油電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觀察】拜登兒子與葉簡明的關係匪淺
【時事縱橫】美大法官補位戰 深遠影響未來
【拍案驚奇】許家印逼宮中共 華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恆大債務捆綁中共 引爆金融風暴?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的「勾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